古风洋魅汇昆山,镇镇激扬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颜铭 | 2015/6/15 9:11:02

       从上海虹桥乘坐高铁前往昆山,一路上列车从好几百米宽的绿化带之间穿过,还没来得及待我把手中的矿泉水喝完,昆山南站已到达,全程17分钟。再从高铁站到酒店,出租车飞驰在宽阔的主干道上,街道被高大的香樟树环抱,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密密麻麻地洒下来,让人心生愉悦。这个地处上海苏州两大名城之间、连续9年位列全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县第一名的县级市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不是高GDP带来的繁荣,而是满眼的绿意和整洁的环境。
       接下来几天,我和来自台湾的作家王翎芳相伴在昆山的几个核心旅游区里闲逛。昆山的旅游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景区,而是一个个的镇。从游客最多的周庄镇,到伴着阳澄湖而生的巴城镇,再到上海人周末度假最爱去的淀山湖镇,还有以“小昆班”闻名的千灯镇和南宋陈妃水冢落户的锦溪镇,我们就这么随心所欲地游走在一个个或古老或现代的小镇里,游走在小镇人的生活起居、一蔬一饭间,而陪伴我们这一路的,是昆山的氤氲水气和暖暖人情。

      千年古镇伴水生
       江南灵韵的精髓在于水,作为典型的江南水乡,昆山境内河道纵横交错、湖泊众多,全市遍布大小河道2800余条、近3000公里长。昆山市西南方的周庄,因为画家陈逸飞笔下《故乡的回忆》中美丽的双桥景色扬名国际。双桥由一座石拱桥(世德桥)和一座石梁桥(永安桥)组成,作为让周庄通往世界的入口,桥街相连,水色清幽。这里时而是熙熙攘攘的世界著名景观,时而是安安静静的小桥流水人家,时光荏苒,静静陪伴着这座小镇以及镇上的人们。
       水道在街巷间静静流淌,船娘吴娟熟练地摇橹撑船,穿梭曲折,舟影波光,悠扬的歌声贴着水面荡漾开去。吴娟告诉我们,虽然充斥着游客,但是周庄依然执着地坚守着特有的传统文化,她推荐我去文化街上和那些老艺人聊聊天。传统土布、木桶工艺、竹编工艺、打铁、纺棉花、编竹器、捏面人……在周庄的文化街上,可以看到各行各业的老艺人。我买了件传统土布制成的衣服,穿上它,再走在周庄的老街上,仿佛换了一种磁场,自己已然不是一个游客了。这个时候,我才看到,虽然开发了不少旅游项目,但是水道旁还是有当地人在捕鱼,甩开游客,逛逛周庄当地人的集市,我很高兴自己感受到了周庄真正的原生态。
       另一个和周庄有些相似的古镇是锦溪。同样是伴水而生,锦溪又多了几分大气,少了很多喧嚣。这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古镇,入口是座漂亮的廊桥。廊桥边,是一汪宽广的湖水,不时有水鸟在湖面追逐嬉戏。南宋陈妃的水冢就静卧在湖心小岛上,若隐若现,不对外开放,远远观望却更添神秘色彩。千百年来,镇上的人们傍河筑屋,傍桥而市,寒来暑往,却依然没有改变这座古镇恬静而悠闲的韵律。在王翎芳的力荐下,我们入住到当地一家很特别的民宿,它的名字古香古色,叫做“汀上古韵”,它的主人却是一个眼睛深邃、鼻梁高挺的老外。作为古镇新住民的葡萄牙人老盖在锦溪拥有两家民宿,我特别喜欢靠近青龙桥的那栋小楼,在二楼的临水露台坐下来,喝口茶,眼前古桥深巷掩映在浓浓绿意中,舒服极了。老盖告诉我,他与中国籍太太因为锦溪的宁静而决定定居在这里。“锦溪的每一个角落都很宁静,这种宁静让人可以获得一种源自内心的快乐。”我回味着老盖的话,感觉眼前的锦溪就像是一位养在深闺中的女子,有着美丽的素净容颜。
温暖香甜的美食记忆
       对如我这样的饕餮之徒来说,如果一个地方要让我感觉像家一样,那首先这里的食物要能征服我的胃。当听到我这么说之后,老盖和太太便自信满满地带我们走到锦溪古镇上的一家家常小馆,尝尝锦溪的一鹅双吃。咸香软嫩的烧鹅肉让我对昆山美食立刻有了新的期待,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老盖笑笑说,锦溪烧鹅让他想起葡萄牙家乡的味道。
       饭后,我们一起走回民宿,拐角的小店飘出对香味扑鼻而来,老盖太太快走了两步,直接走到店主摊前,问:“是刚出炉的么?一人来一个。”我还来不及拒绝,店主小毛就热情地把一个长椭圆形的“烧饼”递到我手里。“这叫袜底酥,当年宋孝宗避难此地时吃不下饭,陈妃发明了袜底酥供宋孝宗食用,这形状像袜底的点心才因此声名大噪。”咬一口又香又酥、热气腾腾的点心,听着宋孝宗与陈妃的爱情故事,感觉这美味又升了一级。
       再一次被昆山的美食拥抱是在千灯古镇。因为要采访当地的小昆班,我们一早就起床,穿过千灯古镇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石板路前往学校。在我们穿越千灯古镇的同时,初升的朝阳为古镇打上金黄的背光,石板路两侧的商铺正在渐渐苏醒:粽子店的老板一边包着粽子一边听着广播,还有粽子竹叶在沸水中翻滚的声音;卖糕团的店家将蒸笼上锅,蒸气开始环绕石板路;老镇唯一一家咖啡店也开门了,老板娘在屋外的石板路打扫,手工鬆饼从店里飘出香味……我已经忘了那天在路边买了什么点心作为早饭了,但这充满当地生活气息的味道,比美食还难忘。
       提到昆山美食,重中之重便是巴城。作为昆山旅游度假的核心区域,巴城因为阳澄湖大闸蟹而远近驰名。此时并不是大闸蟹的季节,但是有口福的我们在巴城顾奶奶的盛情邀请下,吃到了让我至今难忘的面拖蟹。这是江南地区的一道名菜,选用六月黄(大闸蟹)为主料,将其切半沾上面粉下锅油炸,拌炒时浇上面糊炒匀即成。这样一来,蟹黄更加鲜嫩,肉质也更细软,比大闸蟹更胜一筹。除了大闸蟹,巴城的青团子更是民间美食的代表。在顾奶奶家,她把柴火扔进大灶,上锅烧水,然后俐落地捣碎浆麦草,把汁液拌进糯米粉里,绿色青汁入面团,再包裹进豆沙馅儿,上锅蒸。刚出锅的青团子,不甜不腻,带有清淡却悠长的青草香气。顾奶奶用她自己67年的巴城老住民手艺,让我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游园惊梦,余音袅袅
       即便在熟悉昆曲的人已经不多的今天,昆山的小镇上依然可听到清丽的昆曲、可参与与昆曲有关的文化探寻和体验,当地政府官员也是用自豪的口吻谈论着昆曲。是的,昆曲就诞生在昆山这块富庶的土地上,其前身就叫“昆山腔”。
      “唯昆山为正声,乃唐玄宗时黄幡绰所传。”《南词引正》中这一句,就把能够追溯到的昆曲最早的“源头”,提前到了1200年前。安史之乱后,黄幡绰辗转流落到正仪(今属巴城)一带,无以为生,只有伶人的看家本领——唱戏。唱给唐明皇的当然不能照搬给村夫,必须和当地的民间小调结合。就这样,他在箬帽湖畔扮演参军戏,演“水傀儡”。黄幡绰死后,就葬在箬帽湖畔,墓有土墩,以“山”名之,曰绰墩山;湖以戏名,改为“傀儡湖”。
       巴城到处都有昆曲的影子。在黄泥山村里居然都有一个昆曲展厅,主要展示了从这里走出去的昆曲演员俞玖林的演艺生涯。巴城老街更是在当地政府的精心规划下正在成为昆曲文化主题老街。在“龙云崌”昆曲茶楼里、在“水磨韵”昆曲餐厅中,茶余饭后听昆曲已是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了。立志要为昆曲做一辈子“义工”的作家杨守松、以一笛飘游天下的笛手陈东宝、竹刻名家倪小舟以及因出演青春版《牡丹亭》中柳梦梅而知名的俞玖林均回到故乡巴城,在老街开设工作室和展览馆,使老街内涵日益丰富。
      “因为喜欢巴城,我梦想移住到巴城来,如果梦想成真,我将会遇见怎样的邻居呢?”在王翎芳的建议下,我们挨个儿地拜访了这些艺术家们。细雨绵绵,就如昆曲的缠绵,我和王翎芳走在有点湿滑的巴城老街上。她告诉我,在老街的一头,有一幢古朴的施家老宅,斑驳沧桑,曲径通幽,恰似昆曲的起落曲折,而这里也将成为她未来的工作室。
       除了巴城,昆曲文化也深入到千灯、周庄等古镇。为了将传统文化更好地发扬,千灯镇不仅修缮了古戏台、顾炎武故居,还建立起小昆班,从娃娃培养对昆曲的兴趣。自开班以来这十余年里,不但学生们屡次获奖,小昆班还走出国门,展示了古老昆曲焕发出的新活力。在顾炎武故居后花园里,来自小昆班的黎渺在充满江南气息的庭园为我们表演了一出《游园惊梦》,童稚声音唱着古老的唱腔,柔曼悠远,古韵今风就此交融。
      在周庄和千灯等古镇,都有着几百年前的古戏台,入夜之后,五湖四海的游客远去了,天南海北的声音消散了,昆山的夜晚是属于昆曲的!古戏台昆曲演出落幕,最后一折是《牡丹亭·寻梦》,“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婉转缠绵悱恻,径曲梦回人杳……
      洋化与草根在此交融
       昆山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淀山湖。淀山湖位于千灯古镇南方,离上海非常近,是高度都市化的上海人喜爱前往度假的世外桃源。来自上海的钱瑛就因为太喜欢这里,而在此开了一家民宿。在钱瑛的民宿里,我们体会到了最原始的老灶头乡村餐,相当舒心。但淀山湖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相隔民宿很近的地方,就是高大上的梦莱茵游艇帆船俱乐部,这里有着淀山湖最美的日落码头和最特色的水上度假屋,还有着堪比五星级酒店餐厅的法式大餐。高级餐点和乡间农村奶奶的传统餐点,不同的是价格,但美味的感受是相同的。
       白云朵朵,三三两两的游客踩着智能单车,在环湖大道两侧湖蓝色的自行车道上畅快骑行,享受着环湖休闲带来的惬意。不远处的梦莱茵游艇俱乐部里人气十足,一只只白色的游艇乘风破浪驶向湖中,高尔夫爱好者则在旭宝高尔夫球场里大力挥杆。享受完这些高端休闲度假项目,我们转身便可以来到农地,与当地农民一起摘采新鲜蔬菜,零距离与大地亲近。在土洋结合的淀山湖,没有高端与低档的区别,我们乐此不疲地享受着差异化带来的乐趣。
       又岂止是淀山湖啊,对整个昆山来说,洋化与草根都正在自行靠近,古老与现代正在悄悄发生着化学反应。在锦溪的古窑遗址,山头烧窑氤氤水蒸气正扑扑而出,老盖与他来自葡萄牙的朋友正愉快交谈,远远看见我们,便亲切地招手示意。紧接着老盖居然如数家珍般地介绍起这百年古窑遗址,即将定居昆山的王翎芳在这古窑前也激动极了,我这才突然领悟:原来他们早已不分国籍不分民族,融为了昆山人。而我又何尝不是在这昆山的山水人情间早就找到了家的感觉。大概,昆山就是有这样一种神奇的磁场,陪伴人们,让心回家。(颜   铭)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