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铁军:不惑之年再悟舍得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杨洋 | 2015/5/15 9:24:04

       回忆北京泽信地产董事长宫铁军在采访当天给我留下的印象,该怎么形容呢?他看上去淡淡的,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举止言谈间十分讲究礼节,虽然比我年长许多,但仍以“您”相称。他是个有故事的人,话语中总流露出些许对于生命的感慨,在不惑之年,对于“活着”,他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份见解。他说,那是从经历中感悟而来的,也是曾被他视为领导,也视为兄长的雅世集团董事长杨双喜教会他的。“他是一个好人,一个胸怀大爱、心怀大志的好人。他走了,但烙印还在,烙在我心里,永远。”
      从日式建筑中汲取灵感
  与宫铁军的正式见面,约在海淀区永定路与田村路交口处的雅世·合金公寓。那是个面积不大,有着淡雅黄棕色小高层的社区。宫铁军站在一栋楼的门口,远远地冲我招手。我快步走上前去,随他进了一楼左手旁的屋,屋里打着暗黄色的灯光,里屋的音响传来阵阵哼唱。屋子家具的风格几分现代、几分古典。几根管道裸露在墙外,倒也不显杂乱。“这屋有个名字,叫合院。几个熟识的朋友都住在这小区里头,每个人都配了把这屋里的钥匙。有什么会谈、聚会的事,我们就到这里来坐。”餐桌顶上那排细细的小管子让我瞧得出奇,宫铁军告诉我,那是会散热的采暖管。“这屋子里的许多管道都是裸露在外,而非隐藏在承重墙当中的,这样做可以确保它们的线路可变。”他又指了指屋里的墙体,“我们在进行房间设计时,尽量减少屋里的承重墙,这样可以满足住户对于户型的可变性。这些设计灵感很多是借鉴了‘日本SI 住宅定义’的。SI住宅定义更强调把住宅的承重骨架建好,室内的墙体则可以根据住户的不同需求灵活转变。”
  雅世·合金公寓是宫铁军身在雅世集团时执行的项目,项目的不少创作灵感来自于日本。在宫铁军眼中,日本的城市建设细节有许多值得借鉴之处。“他们对于规矩十分遵守,讲究细节,对于空间的集约化利用也做得非常到位。日本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国家,但那里的交通、城市化建设,甚至垃圾处理程序都进行得井井有条。我们从中受益匪浅。”借鉴了多项日本技术的雅世·合金公寓也在历次评奖中屡获殊荣,被业内誉为科技领先型项目住宅。
  来雅世之前,宫铁军曾在中建集团工作多年。那是20世纪90年代末期,当时的中国,有关房地产的概念还没有被完全树立起来。宫铁军在广州主要负责总承包工作。“公司里90个人都在做总承包,只有10个人在做地产。直到1999年,大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什么呢?就是我们90个做总承包的人所创造的价值和那10个做地产的人所创造的价值不相上下。但从趋势上判断,后者的潜在爆发力却远远超出前者。”此时的地产领域,已逐渐渡过前几年的下滑与低利润期,并开始出现坚挺与腾飞。宫铁军随后开始操盘地产,并自此与地产结下了不解之缘。
  悉数地产领域的诸多高层,似乎不少人都与中建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这一点上,宫铁军深表认同。他说,在大伙儿眼中,中建集团就像是地产界高管的黄埔军校。之所以“名角辈出”,与中建自身运营能力的卓越有着必然联系。
      十年雅世,思考与缅怀
  宫铁军与雅世集团的缘分,始于2002年。雅世集团的前身为雅世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以来,集团先后开发的“雅世·乐府江南”、“雅世·亮马名居”、“21世纪大厦”、“雅世·东岸国际”在业内博得好评。进入雅世集团的宫铁军被安排担任21世纪大厦项目总经理,负责项目的全局统筹与规划工作。那段日子,他在工作上执着的干劲深受集团高层的赏识,总裁杨双喜更是对他赞赏有加,而宫铁军也视杨双喜为自己的老大哥。“他是个胸怀大爱、心怀大志的人,对员工非常好,肯放权。对我尤其的好,哪怕我表现得有些任性,他也从不计较。”
  2005年,雅世集团决定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如意开发区打造高端住宅项目——雅世·东岸国际。在这个项目上,杨双喜倾注了全部心力。“当时的如意开发区可不同于如今,2005年,那里还是一片不毛之地。如果要建项目,必然是要经历长周期的,而且意味着集团将要投入极大的财力与人力。”做,还是不做。杨双喜的回答异常果断:“你可以叫它不毛之地,这的确是缺憾,但也是机会。所以,这个项目我们要做,而且要全力以赴地做。”为了做好这个项目,宫铁军甚至放弃掉了在成都刚刚谈好的一块地。集团员工大量转战呼和浩特,开始了数个日夜交替的工作密集劳动周期。“杨总对我说,不要吝惜钱,想怎么做,认为怎么做才好,就去做。”
  如今,在呼和浩特如意河旁,一排排大气而别致的高端楼盘沿河而立,它曾在业内传为佳话,为呼和浩特的地产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那里,百姓们视它为一个传奇。然而,杰作在,人却已然远离。2009年12月9日,雅世集团筹备上市事宜期间,杨双喜突发心源性疾病离世。那次打击,对于宫铁军而言,来得太突然。“他是个好人,是个忘我的人,他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非常关心,唯独忘了关心自己与家庭。” 杨双喜离世后,集团员工写下一本书,书的名字就叫做《好人》。
  宫铁军说,他已经很久没有接受过采访了。这几年来,他一直很低调,他在缅怀,也在思考,思考究竟什么才是活着的意义。“我开始试着慢下来,少了几分当初的冲动。我需要回归,实现事业与家庭的均衡。”2010年,带着无限怀念的宫铁军离开雅世集团,那一年,是他在雅世走过的第十个年头。
      成功的定义,舍得的智慧
  选择一个新的企业对于当时的宫铁军来说十分艰难。他说,那时的自己觉得再也找不到杨双喜那样的好老板了,直到泽信控股董事长单伟勋的出现。“我曾与单总有过交流,他与杨总的建设理念有着相似之处,厚道而实在,他们都是在用良心做事的人,他们要实现责任地产,这一点触动了我。”2012年7月,宫铁军加入泽信地产,并开始在楼盘项目的建设过程中不断尝试新技术的运用。在对北京西四环泽信·悦府项目的建设过程中,宫铁军开始采用社区O2O服务模式。他希望通过互联网,让泽信·悦府的业主在足不出户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去享受生活上的便捷。不仅如此,项目设计还引入了雨水回收、太阳能一体化、新风系统利用等多项节能环保技术。他的目标,是把泽信·悦府打造成绿色三星项目。
  宫铁军总在说,新时代的建筑方式日新月异,自己当初学的那些东西早已经过时了,他必须不断督促自己去学习、去吸纳,因为,这背后渗透着责任。“房子的好坏,关乎几百甚至上千个住户的切身利益,对我来说,责任重大。”
  地产白银时代的来临让宫铁军的行动更加缜密,他开始留心观察,观察房地产的新时代特征。因为他清楚,只有了解动向,才能够出一手好棋。“首先,是人才饱和问题。房地产人才流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迅速,我们从新闻报道中知道更多的,是人才流向地产以外的圈层。此外,整个房地产产业链的合作方价格开始平稳下降,最显著的是钢材或钢筋混凝土价格的下降。这个行业的暴利正在削弱,逐渐回归理性。再者,房地产的金融属性愈发明显。金融思维正在渗透地产领域。这也就导致了运营为王、资本为王局面的形成。把项目做好已经不仅仅是地产人的最终目的,他们希望实现的,是以项目撬动资金的流入。”
  时刻提醒自己“慢下来”的宫铁军开始渐渐增加生活中阅读与跑步的频率。他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备受赞誉的心理学家凯利·麦格尼格尔写下的那本《自控力》。他最欣赏书中的9个字“我要做、我不要、我想要”。他说,年轻人对这9个字不必计较过多,奋斗的岁月不该被过多的经验与准则束缚住脚步。但他不同,他已过了不惑之年,所以,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做什么。“这9个字成了我做事的准则,它与信仰无关,只是一种反思,让我更明白,对于不想要的东西,要控制自我的欲望。对于想要的东西,要尽量争取。”而跑步对于宫铁军而言,也由年轻时的一项肢体运动升华到宫铁军对于生命的思考。“我常参加毛大庆组织的跑团。在跑步的过程中,我可以感受到一股正能量。我为此而深受感染。”对于成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标准。也许,对于宫铁军而言,十几年前的他仍将事业上的成就视为衡量成功的标准。但如今,他对此已不甚在意。经历教会他对“舍得”一词度的拿捏。争取想要的,舍弃不要的。在过程中不依附、不谄媚、不自卑,他学着珍惜,就在此时、此地、此刻。(杨   洋)

沈东军:东西使者....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东军:东西使者探文化背

第一次见到沈东军,是在“亚洲璀璨之星”的启动发布会上。作为主办方亚洲电影电视推广促进会秘书长的沈东军,将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请来做评委。现场沈东军和记者们畅谈对中韩文化产业的看法。而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除了他直抒胸臆、风趣幽默的个人风格,更

>>更多

连接人与人,Airbnb

若是要追溯时下最热词“共享经济”,住宿分享平台Airbnb爱彼迎必须是将这一概念带入大众视线的代表企业。创立9年来,Airbnb爱彼迎的房源已覆盖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6.5万座城市,拥有400多万房源,接待2亿多人次。基于参与者的创造力和传播力,Airbnb爱彼迎的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兴业太古汇:“爱混敢嗲”

一向讲究、时髦的上海人,在消费时代也同样强调生活的格调与气质,所以上海从来不乏商业综合体,并且每年都有开发商层出不穷地推出更懂生活、更懂消费者的新型商业作品。就在3个月前,由香港兴业国际与太古地产共同打造的上海兴业太古汇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亮相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