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芳室”里“顽石子”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支英琦 | 2015/3/9 9:47:31

      意趣天成 人文情调
      仔细阅读郭石夫的花鸟画,我们会发现画中的意趣天成,往往来自细心体悟的独到观察,来自突如其来的审美感觉。那种灵性闪现的、强烈的艺术冲动,往往像闪电一样,激发浓厚的绘画修养之云,沛然而为一场酣畅淋漓的创作之雨,这种创作状态下出来的作品注定是鲜活的、有灵性的、生动可感的。
       有画为例:他的《蕉阴寂寂》,虽是一幅小品,但让人感到趣味盎然。画的是浓墨淋漓的芭蕉叶下,一只孤鸟孑孑独立,鸟体用重墨浓染,只留出眼嘴部分的白,硕大浓重的蕉叶,反衬出孤鸟的形只影单,一份寂然的秋意,仿佛要从蕉叶上滴下来让人不由生发怜惜之情。
       他在乙酉年夏天所画《跳出樊笼》笔墨更加简练,逸笔淡墨勾勒出一只竹笼,悬在上方,而跳出樊笼的雄鸡振翎欲搏,气势咄咄。这一景象,似乎用水墨画出的生活漫画,带给人的更多的是一种心领神会的艺术哲学思考。
       他的许多作品,完全来自生活里鲜活的场景。你看:两只八哥雀跃于野藤,一只雄鸡振翅在山石,一群小鱼群游在清溪——梅花、喇叭花、荷花、菊花、石榴花——没有奇花异草,没有异兽珍禽,这些生活中司空见惯的花鸟虫鱼,经过郭石夫的笔墨泼洒,一幅幅鲜活生动的生活画卷淋漓尽致地呈现。在他的笔墨下,大写意花鸟“逸笔草草”式的清雅孤高被打破了,源自生活的质朴新鲜的艺术清溪汩汩涌来。
        郭石夫作品的意趣之美,还表现在画面上丰沛的“清气”。他的有些作品,或淡墨疏笔勾勒一石,旁有修竹一丛;或枯笔浓墨擦出虬枝,只一朵闲花挂在枝梢——画面简淡,大幅空白,而笔墨愈简意味愈浓,画面上洋溢着的清幽之气,沁人心脾。“清气”,乃中国文人追求的一种精神特质,一种人文情调,也是一种艺术的品格。这种清正雅逸之气,既是画家对于画境、画格的追求,也是画家自我人格完满的追求。
       郭石夫爱竹,爱竹之清逸,竹之劲节,他在2005年作的大幅墨竹画里题诗:“不是偏心只爱竹,有节虚心只此筠,风雨来时全无谓,赏君令我长精神”,这样的题诗,使画作意趣盎然,同时,何尝不是画家内心情志的写照?
       我在看郭石夫先生的画作时,常常感觉他在用画对人生、对世事发表着善意的述说,也许,正是有了这种述说,画面语境更加深入,使观者恍兮惚兮有了置身画中境界的迷离。
格物咏怀 禅悟之道
       气韵生动,筋骨内含。这是看过郭石夫画作之后的印象,实则也是郭石夫的人生哲学与艺术追求。他的画,不事张扬,不温不火,但神采奕奕,风骨凛然,画面简洁,而又意境深邃,内蕴了中国人特有的察物观道的的审美哲学。
       中国画是强调“格物咏怀”之精神的,画家的文化修养与生活历练,决定着画的品格境界。在我的画家朋友里,郭石夫是对于传统文化非常坚守的一位,他长期研读传统,注重自身修养,在书法、戏剧、篆刻、诗词等领域都有很高造诣。艺术是融会贯通的,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人的观念和审美取向。他的书法劲键有力而又婉转柔美,他常常以书法入画,写出茎叶枝干。郭石夫特别重视书法的修养,他清楚地知道,书法修养对于画家特别是写意花鸟画家来说,几乎有决定性的影响;他的辞赋造诣很高,题写在画上的诗词,多是他依据画境即兴所作,虽是即兴之作,往往发乎心仞,合乎章法,与画面相映生辉,使画面的语境更为深入;他常常用京剧里的表演来借喻绘画的境界,一次,和几位朋友谈到画面虚实的运用,他以京剧《三岔口》说起,剧情表现的是黑夜里两个人在没有光亮的暗室里摸黑打斗,而舞台上确是灯光明亮,观众可以把演员的一招一式看得清楚,而通过演员的动作和表情而感到这是在黑夜里。在这出戏里,演员的一招一式都是实的,而表现的空间、意境是虚的。继而,郭先生回到绘画,他说,写意花鸟里,画家笔下的一点一划都是实的,不画处皆为虚,画面上一切形象、笔墨、色彩、线、块、面的安排都是疏密松紧的变化而非虚实变化。
       讲者随意自如,听者豁然开朗。
       一次谈画,郭石夫先生说,“画非有霸气不可”,俄而,他又微笑补充道,“做人可不得有霸气”。他所谓画之霸气,乃强霸之霸,即神思独运,写尽自然风神,完我胸中意气,令人阅后有惊心摄魄之感。
       他的这种气韵,通过构图来布局,通过笔墨来联通。他的画,不但注重总体的开合,也强调局部的疏密,古人所谓“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画理,他是最好的实践者。
       他认为,一张画作,笔墨技法是精神灵肉的体现,构图章法是其外在奇正平转之需要。他作画时,往往要在宣纸铺展开后,拿着毛笔,审视再三,思衬开合转换,谋划章法布局,一俟着墨,则运气达于笔端,大笔泼墨直抒胸臆,重大开大合的气势,而不拘泥于一笔一划的小变化,阴阳辨证,虚实互转。乙酉年夏天,他画《秋风起后》,竖幅长条,以淡墨湿笔擦出竹子的干,浓淡相间写出斜逸的竹叶丛丛,画幅底端右侧,两只寒鸟寂寂相依,而在画幅左上角,遒劲有力的浓墨题写“秋风起处声啾啾”,整幅画面,相互照应,气势饱满,虚灵冲和,而意境开阔,意趣盎然。
       如果系统地观摩郭石夫先生的画作不难发现,随着年龄阅历的渐增,充溢于画卷的“气势”也在渐变,早年的作品,笔墨劲键,画面苍郁,“霸气”十足。而现在的画作,同样的题材,笔墨转而老辣中见婉转,恣肆里多妙理,野逸犹存,文气充溢,更加沉稳精到。从画理上看,郭石夫近年更强调“中和”,画面的构图讲究疏密有致、以虚实产生意境之美,而笔墨讲究浓淡相宜,以气韵凸显书画神韵。
      “中国书画,是一种高层面上的文化,集哲学、文学、美学多个方面为一体,是画家全部精神世界的反映和生发”,郭石夫如是说。我想,这也是他经年累月在书画艺术上苦行修炼的禅悟之道吧。
静而生慧 静而致远
       郭石夫喜茶,尤喜清茶,香茗一杯,清香缕缕,爱的就是那种茶香缭绕里的清淡味和平常心。
       郭石夫爱戏,情至兴起,他会唱上一曲,荡气回肠,余音袅袅,品得就是那份悠扬铿锵中的韵味和情志。
       生活里,郭石夫是个“人情味”很浓的人。他重感情,他的画室名为“有芳室”,其中的“芳”字,不正来自他的夫人张淑芳?丙戌年秋天,他来济南,专门抽出一天时间登泰山,为儿子祈福,他相信,人和人,人和自然万物,是有一股气相贯通的。有一次我去北京拜访,飞机晚点,从高速路到南城他的寓所的路上,石夫先生打来数次电话,关心备至,令人唏嘘。生活里的郭石夫,没有一些画家身上的那种狷介和狂傲,亲切,平和得一如邻家大叔。
       佛家讲:静而生慧,或许,正是这种难得的静气,使郭石夫先生在旗帜招展的现代画坛,以“顽石子”的精神潜心悟道,静而致远。
       常常,在生活的汪洋里,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一切,莫名地人就漂浮其中,随波逐流。惆怅无助时,就把习惯了匆促快走的脚步慢下来,走进郭石夫的花鸟世界里,擦面而来的微风里俱是岁月的芳馨,野花蝴蝶全是自然的幽微,不用担心雨后的竹林是否新篁破土,饱满的生命在这里都会怒放的。
       看这样的画,会使躁动不宁的心灵因充满美好而安静。
       看这样的画,会引领我们找到精神上回家的奇妙感觉。(连载完   文/支英琦)

陈赫:旅行是难得的相处时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次落:攀高峰,行远途,知

对次落的采访,如同饮了一壶陈酿,醇厚甘洌又余味悠长。20余年的攀登经验、4次成功登顶珠峰的荣耀、完成七大洲最高峰的战绩,每一项履历都足以让人称奇。或许是见过太多风雨霜雪,亦或是峭崖利石打磨出了韧劲,次落每次说话语调虽轻,却掷地有声,交谈时眸中

>>更多

“三合一纵”让旅游生态开

上月末,在携程2020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携程发布了全新的“星河计划”,对此,携程集团首席市场官孙波表示,携程将建设一个内容生产的“大脑”,以及侧重运营的“工厂”,通过全新的模式赋能全行业合作伙伴,实现共同进化。而联合、合作、整合、纵横则是他反复提到

地产
>>更多

“5G科技”助力健康建筑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健康”已成为人们甄别一个产业、行业正向发展的重要属性,地产业、建筑业亦是多次举行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商讨健康建筑高质量发展,营造绿色生活空间。
12月11日,以“绿色、健康、智慧人居创新发展”为主题的2019(第四届

>>更多 >>更多

三江之源地玉树以书会友助

9月15日,《玉树文化宝典》《玉树旅游攻略大全》图书启动仪式暨《旅行者-中华大地寻梦之旅》图书发布仪式在西宁举行,借此呈现玉树文化独特神韵,推广玉树文化旅游品牌。
新书 《玉树文化宝典》将囊括玉树地区的历史、民俗、非遗、经济、宗教、艺术、名人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