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创共享携联合办公来袭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5/2/9 11:54:10

         有人说当下是一个共享时代的到来,从度假屋到汽车,再到私人飞机,这场势如破竹的革命打破了人们旧有的消费观念和生活模式,它将越来越多的人变成兼职甚至全职创业者。度假屋租赁平台Airbnb、租车公司Uber、汽车共享网站RelayRides、宠物寄养平台DogVacay……这些共享型平台正在渗透我们吃、住、行各个方面,如今它又开始向办公领域继续“入侵”,抛出如何通过共享和O2O把办公室利用起来的问题。

        这股关于“共享”的风潮在吹向中国市场的进程中平添了“众创”的意味。1月2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支持发展“众创空间”的政策措施,在创客空间、创新工厂等孵化模式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市场化、集成化、网络化的创业创新平台。“无论是众筹、众包、众建还是共享,这些都是因为互联网而把大家碎片化的财富进行了整合。”SMART度假地产专家委员会副秘书长、SMART联合办公联合创始人刘扬说道。他和很多创业平台创始人一样,为小微创新企业成长和个人创业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开放式综合服务平台自此有了国家层面的政策保障而感到高兴。
        联合办公进入实操阶段
        联合办公空间这个概念最早兴起于美国硅谷,一些小型的创业团队聚集在某个空间中共同工作,分享信息、资源、创意,拓展社交圈。这是一种以租赁为基本模式的商业开发项目,因为单价远低于成熟写字楼等商业地产项目而颇受创业者的青睐。早前在国内是以孵化器办公聚集地、创业园区等形式出现,也有一些如雷格斯、AirS&S、世服宏图等服务式办公室运营商。近日不断有地产开发商向市场宣布推出联合办公空间,如太古地产的blueprint创业加速计划、SOHO中国推出的首个互联网产品SOHO3Q均采用了类似的商业模式:拿出旗下商业地产项目若干层的办公场地划分成许多小块,每月向在此办公的初创企业和小公司收取会员费。一方面创业人群对共享办公空间模式的需求逐渐增加,另一方面O2O短租办公模式已然从虚拟概念转入实操阶段。
        尽管模式类似,打造这样产品的初衷却不尽相同。潘石屹在1月初对媒体表示,SOHO中国不靠SOHO3Q这个短期租赁空间填满旗下写字楼,而是缘于互联网的冲击、众多创业者及3—5人创业团队的增多,办公需求随之出现。在外界看来,这更像是SOHO中国拥抱互联网的一次战略转型。“在新的互联网技术下,办公的状态发生了改变,整个社会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变化。社会上遍布着越来越多具有创造力、办公时间灵活、业务多样的公司,这个市场非常巨大。”潘石屹表示。而自2014年9月太古地产正式推出的由创业加速计划与共享工作空间两部分内容组成的blueprint项目,则更注重培育创新文化和社区精神,太古地产行政总裁白德利就表示,要通过该平台巩固太古坊作为香港一个关键商业区的地位。太古地产不仅为选拔出的创业公司提供办公空间,甚至提供创业家导师指引,协助其研发产品及拓展市场。如此看来,更像是一个激励机制。
        作为一家建筑设计公司,SMART 度假地产日前也推出了联合办公品牌 NIWOTATA,其联合创始人刘扬表示,在建筑设计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规划与实际常出现脱节的情况,明晰业态与引入更多资源成为迫切需求。“我们试图搭建一个平台和体系,从创新服务的角度将产业链打通、整合,固化我们的资源,不仅是物理空间上的交流,更形成一个现代服务业的产业集群和社交平台。”
        搭建社区,办公融入创意体验
        “与那些跟波士顿地产公司签约入驻公园大道写字楼的租户相比,WeWork的初创会员企业互相依靠,想找到归属感。”风靡全美国的联合办公租赁公司WeWork的创建人之一亚当·纽曼说道。事实上WeWork每平方英尺租金相当高:一张办公桌月租350美元,一间64平方英尺办公室租金为每人650美元。如此高的价格仍然让WeWork新开设的办公地点达到80%的出租率。除了与写字楼相比,可令会员享受成本优惠,WeWork营造的社区平台是其最大优势,它有自己的社交平台——类似于Linkedln的商务领域社交应用。相比,潘石屹的SOHO3Q暂时没有开发社交平台,也没有提供企业咨询等增值服务,转而更看重线上交易,如线上选座和线上支付。
        记者在SMART建筑公司看到,其空间已被改造成联合办公区,且颇具创意氛围。在刘扬看来,SMART并不为了租售空间盈利,而是通过联合办公空间解决自己的问题,“除了咖啡馆,80、90后需要一个更放松的空间产生创意,在这个过程中和更多行业发生碰撞。”
        据记者了解,目前已进驻北京望京SOHO联合办公空间的企业包括美团、施耐德、饿了吗等,进驻SMART东四十条联合办公空间的企业达15家,包括酒店管理品牌、电商、设计公司、集装箱酒店、低空飞行、养老、餐饮等行业,除了小团队创业者,也包括大企业派驻的代表。“这是一个完全合作的模式,企业之间互为甲方,来这里的人思考的是互相到底能发生什么关系,如何跨界。我们也将帮助大家互相引荐,促成创新联盟。”
        除了开放式的办公空间,记者在太古和SMART的联合办公空间都看到了健身区、展示区、游戏区等专为会员企业打造的休闲空间,甚至还有创意床铺,当然这同时也是对进驻品牌的一种展示。刘扬就告诉记者,如一张价值15万的高端床艺品牌就很有可能和高端酒店品牌的会员产生合作。在展示性品牌进驻前,SMART会和其将分成比例谈好。这样的创意体验类产品集合而成的体验中心或将在未来成为联合办公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
        互联网催生团队,未来替代公司?
        专门跟踪联合办公趋势的Deskmag网站表示,现在全球共有约5900个联合办公地点,而5年前只有300个。那时,在这类场所办公的人不到1万,但如今接近26万。去年12月,WeWork通过融资,市值已达50亿美元。两位合伙人预计未来12个月内公司会员数量将从1.4万名增至4.6万名,办公地点也将从现在的21个扩大到60个。除了已正式开放的望京SOHO,潘石屹还将于近日在复兴SOHO布场SOHO3Q产品,并在2015年完成北京、上海总计8个项目,他的野心还包括国外的房源。记者从SMART了解到,目前其联合办公空间已获得7家来自不同行业的风投,今年除了要在北京布局2—3家,深圳、上海也将陆续展开,且每个地方主题不同,引入企业的政策也将不同。
        目前SMART联合办公空间共1200平方米,一张办公桌周租金625元,“这个价格是我们房租水电成本的一半。”刘扬告诉记者。相比较,望京SOHO则设立了价格门槛:一张办公桌周租1000元,独立办公室周租1300元,且均需提前预约。
        以共享办公空间为代表的共享经济的到来,颠覆了企业所有与个人消费的产业模式,使每个人都可同时成为消费者和生产者,而后者提供了产生收入的潜力。潘石屹表示,未来一定是一个极大无比的平台,如淘宝、腾讯、微信。围绕着这些平台的是无数的很有创造力的小公司,这是他想象的未来模式。有业内人士大胆预想,互联网正在改变人们办公的形式,未来公司或会消亡,取而代之的是无数个小团队。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联合办公空间如何将空间变为“社区”,最大程度发挥该平台有效“交流”的特点是最让人拭目以待的,跨界合作能否达到建立平台之初的效果,还需时日检验。(李霏霏)

沈东军:东西使者....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东军:东西使者探文化背

第一次见到沈东军,是在“亚洲璀璨之星”的启动发布会上。作为主办方亚洲电影电视推广促进会秘书长的沈东军,将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请来做评委。现场沈东军和记者们畅谈对中韩文化产业的看法。而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除了他直抒胸臆、风趣幽默的个人风格,更

>>更多

连接人与人,Airbnb

若是要追溯时下最热词“共享经济”,住宿分享平台Airbnb爱彼迎必须是将这一概念带入大众视线的代表企业。创立9年来,Airbnb爱彼迎的房源已覆盖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6.5万座城市,拥有400多万房源,接待2亿多人次。基于参与者的创造力和传播力,Airbnb爱彼迎的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兴业太古汇:“爱混敢嗲”

一向讲究、时髦的上海人,在消费时代也同样强调生活的格调与气质,所以上海从来不乏商业综合体,并且每年都有开发商层出不穷地推出更懂生活、更懂消费者的新型商业作品。就在3个月前,由香港兴业国际与太古地产共同打造的上海兴业太古汇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亮相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