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丽:地产江湖里的优雅传说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李霏霏 | 2014/12/29 10:20:51

       地产圈不乏女强人,不过余丽不是。和她的采访能让你感受到事业为一个女人塑造出的所有美好的特质,激情、好学、坚持和努力。而更多的,还有生活带给她的温暖、平和与优雅。她是方正集团总裁、董事、北大资源集团董事长,她提出的“新文化社区”理念让行业耳目一新;她性格坚韧,即便是讲出曾经的种种不易也有风轻云淡、雁过留痕的豪气。很多人开玩笑说余丽是个骨子里“能上能下”的女人,让她过上等的生活,她比谁都知道怎么讲究,让她要饭她也知道如何去要。这是句玩笑话,却也精妙地道出余丽的经世哲学。顺其自然与倍加努力,岁月给她留下的满是财富。

      三座城市,三段奇缘
  在余丽的生命中,有三座城市不得不提:出生地新疆、成长地郑州和“质变”地北京。这三座城市塑造了余丽的性格,见证了她成家立业、找到人生的方向。军人家庭出身的余丽是家中老大,这注定了她骨子里有非常刚性的一面,而这种家庭背景和性格养成对她的成长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为了一种指引、一种信仰。虽然在新疆的3年还是并不记事的童年时光,但余丽仍然对“环境很艰苦”、“家里床下的哈密瓜很甜”、“妈妈的忠字舞很棒”印象深刻。“我们常常觉得老一代人活得很辛苦,但到现在反过来想,那个时代和那个时代的人,他们的纯粹和简单恰恰就是一种幸福,爱憎分明,哪怕他们的信仰在别人看来有些愚昧,但对他们来讲那就是追求。”
  郑州是余丽感情最深、也是对她影响最深的一座城市。她在郑州完成了13年的学业、找到第一份工作、恋爱、组建家庭、生子、事业起伏……一个女人所要完成的很多事情,余丽都在郑州完成了,这为她后来事业的更大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包括方正的董事长在内,整个方正集团有不少人是河南籍,河南情结自然是有的,余丽当然也看到了家乡近年房地产突飞猛进的势头。开封北大资源城项目就是北大资源6年来做的最大、最持久的一个项目。不过余丽坦言,家乡情结绝不是选择城市落地时的首个考虑因素,当其与集团的战略规划、投资目标、所能带来的经济与社会效益不谋而合时,总是想着家乡的余丽是最开心的。
  在事业上摸爬滚打十余年,当余丽家庭稳定、创业成功时,她又一次做出了事业上的选择——北上,抓住机会找寻更广阔的天地。后来她相继出任了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北大资源集团总裁和现在的方正集团董事、总裁、北大资源集团董事长。“北京是我一生从量变到质变,获得‘重生’的一座城市,是使我深刻领悟到人生很多道理,并产生社会成就感的一座城市。”余丽如此评价道。
     “能上能下”,一个智慧女人的感性十年
      尽管余丽在职场做的风生水起,但令人意外的是,她骨子里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比如她是“毕婚族”,就连什么时间要孩子也是顺其自然;比如她在郑州两度回归家庭、甘于事业起伏,为的就是可以照顾家人;比如她最爱做的事是在家里布置和打扫卫生;比如她在职场所做的全部选择与决定都以家庭为先……这一切锻炼了余丽能屈能伸的性格,她更加自然地应对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好的、坏的影响。
  大学毕业后,余丽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国家机关做公务员,过了6年旱涝保收的稳定生活。直到90年代初国家鼓励公务员停薪留职,余丽骨子里的“不安分”蠢蠢欲动了,一方面她渴望接受新生事物,另一方面她希望担起改善家庭经济状况的责任,于是和丈夫商量,一拍即合,两个人一起停薪留职,无所畏惧地下海了。“那个年代商机处处都有,很容易赚钱,关键是要有胆量走出第一步。”余丽和丈夫的第一份创业项目就是把刚刚落地到广州的卡拉OK引到了河南郑州。从租场地、搞装修,到进设备,所有事情亲力亲为。既有到处借钱的奔波,也有预算超支、付不了钱、两个人大晚上坐在被停下的工程门口的绝望,直到试运营当天就收入1000多块钱,余丽知道,自己创业算是成功了。
      令人意外的是,事业平稳发展后,余丽主动选择了回归家庭,有避免夫妻店出现问题的考虑,也有出于照顾家庭的责任。从共同创业,到回归家庭,再到今天的事业巅峰,余丽并没经历什么挣扎或是纠结,和丈夫这个“革命同道人”无论在各自的事业中还是生活中已然达成了更深的默契,令人不得不感叹这个女人经营人生的智慧,顺势而为恰恰为她带来了好运。
  而后,余丽发现全职在家的种种问题,还是选择了工作,不过这个选择让她在河南的职场起起伏伏近十年,她打趣说如果按现在的人力资源标准,自己是一个来回跳槽、最不被企业欢迎的人。她做到过河南最大广告公司的副总,又放下身段跳到另一家公司做下单员,只因为她“工作不能耽误家庭”的原则。“每到一个公司,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哪怕是做一个很基础的工作,也一定做到极致,我有一句工作座右铭就是‘没有做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但随着职务提拔,工作量加大,应酬变多,矛盾接踵而至,余丽再次回归家庭,然后再去找一份清闲的工作,就这样反反复复。余丽说,当在工作中失去那些光环的时候,她得到的是接送孩子的保证,这就足够了。后来,余丽在方正物产集团从零做起,到今天有了一支稳定的团队,以及一年七八百亿的收入,包括成为现在方正集团董事、总裁、北大资源集团董事长,余丽说,都是那起伏的十年为自己积累了各式各样的工作经验,所以说,那感性的十年恰恰又是令她骄傲的十年。
      被动选择的快乐
  从恋爱,到结婚、生子,余丽打趣说自己全是被动接受的,不过这种被动却恰恰为她带来了幸福,当然,这和她总是考虑他人感受的习惯有关。“为了别人的感受做出选择不见得对自己不好,我又是一个很讲究生活的人,喜欢新生事物并接受挑战。”不过无论是当初接任方正集团首席财务官,还是后来临危受命执掌北大资源,余丽的第一反应都是拒绝。非专业出身让她有那么些不自信,劳碌命的自己也不想去受那份累。“其实我是以最大的弱势接下了这两个位置,一来我很讨厌财务,小时候家庭条件艰苦,晚上睡觉都是爸爸拨弄算盘的声音,我对这声音很抵触;二来我对数字也并不敏感,又是一个方向感极差的人,做地产实地看项目,我往往就没概念了。”
  余丽笑称集团让她任职的决定也是冒险的。2009年初兼任北大资源集团总裁和方正集团首席财务官,余丽所面对的是内忧外患的局面,外是整个房地产行业的瓶颈期,内是北大资源的巨额负债。不赚钱,没项目,没团队,上百个官司等着清理,余丽当时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个烂摊子整好,不论是出于责任,还是领导的信任。那几年北大资源发展突飞猛进,余丽的工作得到了方方面面的肯定。“可能领导更多看到我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比如不撞南墙绝不回头的坚韧,他们成就了我。至少首席财务官和北大资源总裁这两个位置对我人生的事业进程来讲,是里程碑。这让我自豪。”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一旦选择,余丽就会主动从中寻找快乐,善于调整心态成了她的优势。余丽把工作以外的时间全部用来陪家人,以他们的喜好为主,慢慢已经忘记自己的喜好。“我发现跟着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时,我也很快乐。工作也是这样,很枯燥的事一旦选择,一定要找找里面的快乐,把这件事作为自己热爱的一件事,用快乐影响自己的心情。”
      做地产要懂生活
  余丽用了近5年的时间将北大附中、幼儿园、北大医疗健康管理中心等产品整合进了北大资源的地产平台,这个跨行业的整合也被认为是打通了方正内部的对话机制。2009年,时任北大资源总裁的余丽琢磨着要将北大资源转型成一家资源整合型城市运营商,用产业服务来定位城市。随后她又将“北大资源大讲堂”和“北大书院”开进了社区,她说要做“新文化社区”。“很多地产开发商可能更关注一砖一瓦、房型结构,将这些硬件的东西标准化。我们的标准化则体现在社区里的内容和服务,这些软性的东西上。”她比喻北大资源更像是“吃着馒头找面包”,“馒头”是当今普通的住宅开发模式,“面包”就是有医院、教育等配套的“新文化社区”。做“面包”前,先要有馒头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批量生产“面包”。“别人买地盖房子,我们不做别人做过的商业模式,我要以配套做房子,就是教育、医疗、文化这些居民需要的东西,我想办法放在我的地产开发项目里。这种模式政府欢迎,老百姓也欢迎,又是城镇化需要的。”
  让梦想照进现实,的确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余丽带领集团,花了10个月的时间编纂了一本厚厚的北大资源典。她很传统,电子版不行,必须是有纸墨味道的东西。她成立专门的小组,将北大、方正所有产业的点点滴滴、院系特色、优势集合成这本工具书,要求所有员工必须先学它,“学了这个东西才知道北大有什么,方正有什么,然后把这些东西融在我们开发的项目里面去。”
  不过在最初做这一系列庞大的工程时,余丽的想法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北大的元素、北大的气质是什么?我们都在大学读过书,受过教育。我们受教育的体现方式一个是去上课,一个就是去图书馆。北大是取之不尽的一个文化宝藏,让居民通过在北大讲堂里听北大老师近距离讲课,在北大书院里感受读书的乐趣,提升修养,感悟生活。这也符合我们最终确定的理念——文化温暖生活。相信文化的力量。”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