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诗意栖居苏州悠然情怀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杨洋 | 2014/5/9 10:13:13

       你心中的苏式生活是什么样子?有人说,它是平江路上的青石板;有人说,它是船娘蓝底白碎花的夹袄;也有人说,它是水中打旋儿的青色碧螺春。对于苏式生活的诠释,一千个人的心中有着一千个定义,只因这座城市有着千万般的姿态与情调,多彩斑斓,尤其是在这烟雨蒙蒙的四月之季。
      竹筏慢摇平江路
       苏州的雨,比往年来得早了些,四月过了十多天,雨水就浸透了巷子里的青石板。平江路的小巷,瓦房一间连着一间,斑驳的墙面向游人诉说着这条古巷的历史与沧桑。平江路是苏州最古老的街道之一,平江河也是苏州最古老的河流之一,河路相邻,并行相依。坐着竹筏沿河道缓缓而行,船娘穿着蓝底面白碎花的夹袄,一条粗布黑裤子,手中摇着橹,身子一弓一伸。摇得闷了,就顾自唱起了苏州的曲儿。伴着她唱的曲儿,船就在这平江河上不紧不慢地走着。我坐在船上,望着平江路上的灰瓦檐、青石板、绿垂柳、黄桂花……哪怕是不愉快的心情,此刻也被这舒朗淡雅的江南水气吹散了。
       平江路上的店铺带着文艺范儿,猫的天空之城、青年旅社、咖啡店、画廊……房子的外观虽是古香古色,可走到里头,却是各有各的小滋味,就像女子头上别着的花簪子,非得走近了,才能发现哪支是圆润通透,哪支是细腻雕琢。有人说,平江路是吃货的天堂。就光老字号“品芳小吃”一家的花样,就让吃客挪不动步子。蟹粉小笼、酒酿圆子、手包虾仁蝴蝶饺、桂花鸡头米……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吃法在这里是行不通的。论个头儿,苏州的小吃跟北方的不太一样:玲珑、精致;吃起来,要小口小口地咬,慢慢悠悠地嚼。烧卖、蒸饺三个一份,一份用一个笼屉装着。吃饱了,桌上的笼屉能码上一摞。我慢条斯理地嚼着小吃,望着平江路上湿润的青石板,就这样,开始了此次的苏州之行。
      四月的“青”色苏州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讲的就是姜太公在尚湖垂钓的事。尚湖位于常熟城西,虞山以南,湖水碧波连连。到达尚湖的那天,依旧是春雨绵绵,雨水打在地上,溅起了雾气,让外湖看上去一片烟波浩渺。雨中的尚湖静谧而精致,青色的石桥与绿色的垂柳是这里的主色调,可自从四月的牡丹花与郁金香怒放开来,尚湖的色彩立刻就丰富了起来。红的、黄的、粉的……大朵的牡丹绽放得兴高采烈,花瓣片片清晰、向外伸展,犹如跳舞的姑娘穿着艳丽的长裙,兴高采烈地旋转。
       可尚湖真正令我念念不忘的,却是那些生长在水中的树。成百上千棵水杉齐刷刷地立在水里头,向上笔直地挺拔着,苍劲参天。水杉生长的地方是白鹭的天堂,它们有的立在对岸休息,有的在水杉之间穿梭飞行;它们将巢安在水杉苍绿的枝叶中,身体白色的羽毛一半藏在窝中,一半显露出来。隔岸望去,白鹭白得似雪,水杉绿得如玉,再加上尚湖细雨蒙蒙的雾气,恍惚间令人几乎产生错觉,仿佛来到一片神仙圣地。
       四月的苏州是青色的,青色的水杉叶子、青色的垂杨柳、青色的香椿芽儿,青色的碧螺春……那些“青”色,大多都是春雨过后的新芽,而但凡新芽,都离不开一个“鲜”字。四月的苏州到处都能闻到炒茶的清香。此时的碧螺春,叶子正值娇柔,冲泡在沸水中,嗖嗖地打着螺旋儿,沉了底的叶子又是一撮青绿。吃青菜,也要赶上这个季节。苏州的百姓说,经过了春天与雨水,也才有了它们的第一缕清香,那味道是隐隐的甜,这时的青菜,稍微炒炒就能出锅食用了。过了这一季,青色褪了,也就没那么香甜了,所以,每年此时,苏州人的桌上都会来上几道“青”。香椿、韭菜、荠菜、蚕豆……趁着四月过足了瘾。
      精细的苏式调子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北方姑娘的心中都有一份江南情结,至少我是有的。我总想象着江南水乡的样子,那里的园林应当是静雅而精细的,那里的江水应当是波光粼粼的,那里的生活应当是慢条斯理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方百姓注重于“精细”,做一件事,求的是周密与精美,就说那东山雕花楼吧。《吴中胜迹》记载,东山雕花楼兴工于1922年,用了二百多名工匠,历时三年时间,花费了三千多银两。雕花楼本是私家宅院,顺着廊子走,凡是有门窗之处,处处见浮雕。浮雕的雕工极为精美,就连手掌大小的人物的胡须,也几乎被雕刻得根根分明。雕花楼因其雕刻的精美绝伦,被百姓誉为“江南第一楼”,穿梭在雕花楼的廊子间,用手指抚摸着门面上细腻雕琢的图案,才领悟到什么叫做江南的精细。   
      “有一种生活叫周庄。”到了周庄,是要扭着走的。并不是说要成心扭着走,只是不小心被眼前如梦的景色所感染,误以为自己是手撑油纸伞、身着真丝旗袍的江南女子,在烟柳间婉约地踱着步。踏上双石桥的每一个台阶,步伐都变得小心翼翼,轻点半只脚掌,哪怕有半点儿莽撞,都觉得与这景色格格不入。在我心中,周庄最美的时刻在清晨的五、六点钟。五点的周庄,天色微微发亮。这水乡古镇还在睡梦之中,河水中映着它的倒影,房屋小巧玲珑、鳞次栉比。弄出些动静的只有晨曦的鸟儿,船儿泊在水中,微风吹过,几大朵紫花从树上落下,掉在青石板路上。每过几分钟,周庄就变得亮了些,过了六点,拱桥上的石板与旁边房屋的牌匾都被镀了一层金光。人们开始活动起来,有的开店、有的摄影、有的观景、有的扫街……而周庄的生活,就在扫帚的沙沙声中开始了。
       我问自己,究竟什么是苏式生活?是平江路上的青石板?是船娘蓝底白碎花的夹袄?是盛着三个蒸饺的小笼屉?是水中打旋儿的青色碧螺春?还是撑着油纸伞走在拱桥上的婉约?如果非要让我定义自己心中的苏式生活,我想它可以是一块青碧色的良雕美玉。它丝滑柔绵,让人怜惜。垂涎者总禁不住想看上一看,可又怕一不小心,把它打碎。于是,就只能那么小心翼翼地捧着、欣赏着、赞叹着、思念着……
(杨   洋)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未

7月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创1958园区的摩登天空总部。这座厂房改造的红色建筑被印着MODERNSKY的银色幕墙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装置作品。霓虹灯、镭射幕布、信号干扰的电视机组成的交互式声像装置,整个空间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既复古又摩登,充满科技感与未

>>更多

飞越传世名画,匠造主题乐

千年之前,18岁的天才画师王希孟将中国的壮美山水凝于笔端,绘成了流传千古的青绿山水画作——《千里江山图》。或许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人们可以穿越他笔下层峦起伏的群山,跨越烟波浩渺的江河,走近他一笔笔勾画出的流溪飞泉、水磨长桥、渔村野市、茅庵草舍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铜牛集团:从旧工厂至文创

在朝阳路传媒大道的中心区域,有一座由针织厂库房改造而成的铜牛电影产业园。这里曾是铜牛集团所属,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公司厂库区,经历了做厂房、做库房、闲置的一系列“历史演变”后,铜牛电影产业园应运而生。
铜牛集团建于1952年,其前身是国家“一五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