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落:攀高峰,行远途,知乡味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潘晓彤 | 2020/9/14 8:52:12

       对次落的采访,如同饮了一壶陈酿,醇厚甘洌又余味悠长。20余年的攀登经验、4次成功登顶珠峰的荣耀、完成七大洲最高峰的战绩,每一项履历都足以让人称奇。或许是见过太多风雨霜雪,亦或是峭崖利石打磨出了韧劲,次落每次说话语调虽轻,却掷地有声,交谈时眸中有光,眼神未有半丝游移。当聊起今年5月的珠峰高程测量,听者心潮澎湃,而亲历者却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也许,只有曾无数次一览众山小的人,才会有这般的淡定沉稳。
      一波三折的首登珠峰之旅
  1997年,还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读大二的次落看到学校组织攀登希夏邦玛峰的活动。出于新奇和渴望探险的心态,次落写了申请信,经过一系列体能筛选和集训测试后,次落成为唯一学生候选人。“我还记得申请理由写的是‘熟悉当地情况且具有语言优势’。”次落笑着说:“在神农架集训的4个多月里,老师传授了我们很多关于登山的技术操作和知识。听老师说冰裂缝、雪崩的时候,我还质疑有这么可怕吗,是不是吓唬我们呢。当真正攀登雪山,领队老师用冰镐探出一个巨大冰裂缝时,我瞬间后背一凉。在我们的攀登路线上还发生了雪崩,当我看到那些巨大的雪块时,心里特别震撼,第一次感受到了雪崩的破坏力,也更明白了登山的艰险。” 由于种种原因,对希夏邦玛峰的攀登止步在海拔7850米。在回程途中还发生了小插曲,由于积雪过深,次落没插实用于固定绳索的雪锥,结果借力绳索时雪锥脱落,次落滑坠了一段距离。“滚落的时候,眼前一会儿蓝天一会儿白雪,脑子一片空白。等停下来睁开眼睛的时候,5张脸‘噌’一下出现在我面前。那次之后就彻底理解了前辈常说的一句话,登顶只成功了百分之五十,安全回到大本营才是百分百完成。”第一次登山的场景次落至今历历在目,而他和登山的缘分也就此开始。
      1997年11月,次落入选中国登山队,参加中国和斯洛伐克两国组织的联合攀登珠峰活动。次落首次登顶珠峰的历程可谓跌宕起伏。当年队伍中的主力队员承担了全部的修路、运输、建营等艰苦任务,由于气候条件过于恶劣,第一次攻顶没能成功,同时队员出现胃出血、扁桃体发炎、轻微冻伤等现象,都被送下山治疗。这时,只剩下次落和另一位同样年轻的队员承担起攻顶的任务。“我们当时在8300米的突击营地住了一晚,因为之前都没到过这么高的海拔,也不会使用高山氧气,吸了一会儿觉得没啥区别就不吸了。”第二天早上,队友落枕,且一晚上没吸氧,两人的状态都很差。等走出帐篷,准备去和之前大本营再三嘱咐要跟上的日本队时,发现对方早已走远。心里着急,状态又差,导致队友在还没系稳冰爪的情况下就赶忙出发,结果没走几步冰爪掉落,人也跟着滑坠下去。万幸的是滑坠距离不远,次落搀扶着队友回到了帐篷中休息。体能的巨大消耗、对路线的陌生、队友的负伤、内心的害怕焦灼,让次落和大本营通话申请暂时撤回前进营地。
       而此时,斯洛伐克的3名队员成功登顶,按照国际惯例,联合登山活动只要有队员登顶就算成功,但此前还没有出现过联合登山活动中国队员没有登顶的情况。心有不甘的次落和大本营通话时表示不愿意下撤,但只身难以攻顶。几经周折,大本营联系到还在前进营地休整的南非队,能够带着次落一同攻顶。第二天,次落一个人从一号营地(7028米)到达二号营地(7790米),可到了约定会合点后,次落却没有找到南非队的帐篷,孤独又恐惧的情绪最终让次落连夜撤回了C1营地。而那晚,南非队就在离他约100多米的上方扎营,但没有报话机的次落并不知情。次日,当次落得知相关情况后,孤身从海拔7028米一口气走到了8300米,顺利与南非队会合。谁知,在突击顶峰中意外再次发生。攀登至海拔8600米准备换氧气的时候,次落发现调节器漏气。幸运的是,一同攀登的夏尔巴向导发现了次落的异常,帮他修好了调节器,两人一同继续前行。回想起那一幕,次落至今仍非常感动。全程一直处在高度紧张情绪下的次落,在真正登顶时并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激动亢奋,“当时还太年轻,觉得能参与登珠峰就非常荣幸了,不会想到自己还能有机会登顶,所以,在顶峰的时候心里反而挺平静的。”在前线队员和后方团队的配合下,那次的联合攀登双方都写下了圆满的句号,次落的登山职业生涯也就此拉开帷幕。
      “关于珠峰,中国一次都不能缺席”
       今年5月27日,次落担任2020珠峰测量登山队队长,成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完成测量任务。谈及第四次登珠峰,次落表示,珠峰的高度不只是一个数字,更深的含义是表达一个大国对本国领土的态度,也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体现。“在1960年中国登山队首次从北坡成功登顶珠峰的时候,无论是前线队员还是后方营地,百来号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哪怕珠峰比天高,定叫红旗顶峰飘’。老一辈登山人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一代代延续和传承了下来,于是在1975年,中国登山队二次成功登顶,还发布了关于珠峰高度的权威数据,在珠峰问题上发出了最铿锵有力的声音。自那以后,所有和珠峰相关的测量、攀登活动,中国一次都不能缺席且要发出最权威的声音。”
       在很多人看来,今年的珠峰高程测量意义非凡,除了完成对地质演变、资源利用等重要科学研究外,对刚经历完疫情这场战斗的国人而言,成功完成测量,是一件彰显国家自信、提振士气的事情。“攻顶时我们曾经历了两次失败,但没有一位队员表现出低落的情绪,反而所有人心中都憋着一股劲儿——即便再难,也一定要拿下。当时,队员们的凝聚力、后勤团队的支持程度都达到顶峰。”聊起攀登过程,次落说到的一个细节让记者很是触动:攻顶当天风很大,还飘着小雪,因为是凌晨,队员们不能戴护目镜,否则无法看清前路。于是风一吹,雪夹着呼气全冻在睫毛上,队员们只能停下来缓一缓再前进。
      次落告诉记者,攀登珠峰对个人的身理和心理素质要求都异常严格,除了要应对大风、高寒、缺氧、强紫外线等恶劣气候环境外,更需要冷静处理冰裂缝、雪崩等突发状况。很多时候,焦躁不安的恐惧情绪会无谓地消耗体能,这会让攀登过程事倍功半。“登珠峰不只是个人行为,更是团队合作、单位组织帮助和国家支持的综合行动。我们在珠峰迈出的每一步,不仅代表着咱们中国人的精神风气,更重要的,是体现了祖国在背后的强大保障。”
      “登山,就是最棒的旅行”
  出生在西藏日喀则白朗县的次落,一聊起家乡就露出掩饰不住的骄傲。“白朗是重要的青稞产地,制作的糌粑也很知名。小时候,我们特别喜欢看青稞田,田地会随着四季变化呈现不同的颜色:春天是嫩绿嫩绿的,到了夏季变成绿油油的一片,收获的时候,满眼都是金灿灿黄澄澄,特别漂亮。”
      当被问及向往的旅行时,次落笑着回答:“登山,就是最棒的旅行。”因为登山,次落的足迹遍布七大洲,次落说,每一次的攀登,其实都会有不同的体验和收获。“在攀登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山时,我们需要做到提前查资料,对沿途气候、地质环境心里有数,但忽略了了解当地的人文历史。所以,当几个国家的登山队员聚在一起时,我只能当个听众,听大家热火朝天地聊当地的风土人情。那时候就明白了,只了解山不叫登山,掌握山脉所在国家的相关文化才称得上是一次成功的攀登。”攀登麦金利山的过程,次落还体验到了当地对登山运动在管理注册登记、安全急救和环保方面的严格,攀登者不仅需要提前至少一年进行申请,到达山脚大本营时,管理人员还会对进山行李进行称重记录,如果返回时带回的垃圾重量与之不成比例,攀登者将面临重罚。
  次落坦言,每次登山远行,都能感受到高山所在国不同的地域风情和管理特色。“攀登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时,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地对安全的重视程度。当时,攻顶大本营有位负责检查大家身体状态的医生,我们的团队中有位队员血压有些超标,但其实他状态很好,也没有出现任何不适,我们还向医生介绍了这位队员丰富的登山经验,可医生就是坚持不让队员攻顶,还告诉我们,要么他留下观察治疗,要么我们整个队伍都别继续攀登了。当时大家伙儿都觉得医生的做法死板,可后来一想,这样的管理方式其实能将安全风险降至最低,当地管理者认为,在风险面前不能够有任何妥协。”
  “乞力马扎罗山是我向往已久的七大洲最高峰之一,我印象最深的,是攀登过程所见证的风景变迁:从郁郁葱葱的热带雨林,渐变到高耸的落叶林木,再往上树木越来越少,出现了厚厚的草甸,接着又变成了茫茫的高寒荒漠,到了顶上,就看到了赫赫有名的‘赤道上终年不化的冰雪’。我觉得乞力马扎罗山最令人着迷的地方,不仅在于它的知名度高,更主要的是同一座山中竟出现截然不同的风景。”次落说道。
  位于印度尼西亚巴布亚省的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同样也是次落向往已久的山峰。“查亚峰虽然冲顶只需一天时间,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徒步穿越丛林才能到达山脚营地,所以整趟行程更像是一次探险。丛林穿越花费了约一周,这段时间可以说是‘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抬头是生机勃勃且五颜六色的热带雨林,低头则是各种蚊虫攻击。”
      20余年的登山人生让次落遇事谨慎,也让他能从容坦然地处理身份从队员到教练,再到中国登山协会高山探险部主任的变化。“当队员的时候,把自己照顾好,完成你的任务就是对团队最大的负责;当教练的时候,就会重点注意队员的安全和技术培训方面;当变成活动的组织者和策划者时,考虑的事情就非常多了,要把控主要节奏、掌握各个细节、尽量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风险等等。我也在不断地学习和反思中,让自己在知识储备、策划指导等方面变得更丰满全面一些。”次落说:“登山是一项具有一定风险的运动,不仅需要真心热爱,还需要在‘科学、安全、环保、文明’的正确理念下,循序渐进,心中有数再出发。我们也希望更多人士加入到攀登雪山的活动中,能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体验登山、感受登山、爱上登山。”(潘晓彤)

庄子玉:信步四方遇见自己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次落:攀高峰,行远途,知

对次落的采访,如同饮了一壶陈酿,醇厚甘洌又余味悠长。20余年的攀登经验、4次成功登顶珠峰的荣耀、完成七大洲最高峰的战绩,每一项履历都足以让人称奇。或许是见过太多风雨霜雪,亦或是峭崖利石打磨出了韧劲,次落每次说话语调虽轻,却掷地有声,交谈时眸中

>>更多

打通场景,延展文旅生态角

近日,融创文旅集团推出的全功能线上会员平台——“融创文旅俱乐部”正式上线,在归结融创文旅俱乐部的特点时,融创中国执行总裁兼融创文旅集团总裁路鹏指出,该平台打造了用户身边的个性化“即(即想即乐、即刻出发)”乐园,将线上线下打通,构建出开放式的全链路

地产
>>更多

“5G科技”助力健康建筑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健康”已成为人们甄别一个产业、行业正向发展的重要属性,地产业、建筑业亦是多次举行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商讨健康建筑高质量发展,营造绿色生活空间。
12月11日,以“绿色、健康、智慧人居创新发展”为主题的2019(第四届

>>更多 >>更多

三江之源地玉树以书会友助

9月15日,《玉树文化宝典》《玉树旅游攻略大全》图书启动仪式暨《旅行者-中华大地寻梦之旅》图书发布仪式在西宁举行,借此呈现玉树文化独特神韵,推广玉树文化旅游品牌。
新书 《玉树文化宝典》将囊括玉树地区的历史、民俗、非遗、经济、宗教、艺术、名人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