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敬:随心行走,艺术伴游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徐玲珏 | 2020/5/11 9:01:28

       在沈阳市浑南区,有一处落成1年多的莫子山国际雕塑公园,这里以森林为主体、以山水为骨架,30余座雕塑点缀在花园一般的自然景色中,成为了市民和游客来到沈阳的新晋打卡之处。其中,有一座高4.4米的钢铸造雕塑,形状是一双微微合十的双手,对着来人发出祈祷与祝福之意,这是艾敬的作品《艾的祈祷》。“曾经我以为自己要走遍全世界,今天我才发现,我曾经想要的世界应该就是沈阳——沈阳才是我的世界。”雕塑的创作者艾敬说道。20世纪90年代初,艾敬以一曲《我的1997》风靡亚洲歌坛,创下华语唱片销售纪录。从17岁时离开沈阳,艾敬以当代艺术家身份重新回到家乡。曾经,她的那首《流浪的燕子》深入人心,低吟浅唱出一个人漂泊异乡的孤寂以及追寻理想的铮铮信念,当她的足迹遍布世界之后,“如今,我是‘流浪的燕子’归来。”
      回到沈阳,梦开始的地方
       “沈阳啊,沈阳啊,我的故乡。马路上灯火辉煌,大街小巷是人来人往,披上了节日盛装……生活的道路是多么的漫长,而今我向往的地方,有朝一日我重返沈阳,回到那久别的故乡,我和那亲人就欢聚在一堂,共度那美好时光。”艾敬在歌中唱到。
       正如歌词中唱到的那样,艾敬非常怀念儿时在沈阳的生活。艾敬从小生活在沈阳市铁西区边上。小时候,艾敬在工厂的幼儿园里长大,经常去父亲的车间里看他干活。那些转动着的机器发出钢铁之间碰撞的声音,深深地刻在了艾敬的记忆中,巨大吊车在车间里移动着,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机油味道,机床里迸发出耀眼的火花……在她的眼里工厂就如同乐园一般。艾敬常常梦到姥姥和姥爷的家,“出了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就是大片的荒野草原,一望无际。”她经常在那里玩耍,与各种虫子和花草为伴。
       近年常常游历在外,每次回沈阳的行程都很短,但这也让艾敬更直观地感受到沈阳的变化,“无论是高速公路的建设,还是自然环境、城市面貌都在快速发展。”
       艾敬说,自己走上艺术之路离不开家庭的熏染。“我的父亲曾经是沈阳机床一厂的技术工人,会演奏6种民族乐器,母亲年轻的时候热爱评剧。我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天赋,以及母亲的好嗓音和绘画天分,是他们共同基因的完美结合。”
      走遍世界,与艺术同行
       1997年,在纽约东村的村口,艾敬被书店橱窗里的“LOVE”字样小画册所吸引,那是她第一次知道波普艺术家基思·哈林。“他的视觉语言看似很简单,却很有冲击力。尽管直接,但是仍然可以感受到,他在用一种理性的有序的手法,去控制那些对爱的情绪的喷张,同时也有着诗一般的羞涩。”它让艾敬感觉到了流行音乐与视觉艺术存在的某种关联。
       “早在上世纪60年代,纽约就聚集了很多百老汇的各种艺人,在23街六大道那个区域,后来还有很多民谣诗人,如詹尼斯·乔普林、莱昂纳多·科恩,她们来自各个国家,形成一种诗歌、音乐艺术氛围。当音乐陷入低潮,唱片消退,当代艺术又成为具有创造力的部分,对很多人产生影响,又有了画廊、展览,我去那不觉得陌生,我听了30多年的民谣摇滚音乐,我更了解这些流行文化的变迁。就像我们沈阳,有从民国时候就有的艺术院校,多少代人在这里,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这个城市的影响力非常深远,在我身上就有。这就是我愿意回来做展览的原因,在我身有上从未消失的精气神。”从民谣歌手转型艺术家,纽约是艾敬艺术生涯的重要节点。“纽约是一个国际化的舞台,纽约的包容性让它就像万花筒一样,每一个地方的艺术家都希望去那里展现自己,不断地去尝试。纽约就像一个贵夫人打开的首饰盒一样,你会看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色彩和新奇的东西。”
       如何培养对艺术的敏感度?艾敬在实践中给出了答案,“我每到一个国家做展览时,首先会了解这个地区的人文环境、历史和宗教等等,我需要确认自己所表达的思想没有冒犯当地的道德以及法律。在了解更多的资料和信息之后我才去准备自己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我要去发现当地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和当中的精神气质,争取与之相结合或呼应,从而形成一种不同的碰撞与交流。”
       2019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全世界都发起了纪念活动。“去年,我曾前往达·芬奇的故乡,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在达·芬奇出生的里昂纳多教堂的长廊里,我听到了一段有四个音符的钟声,那正是我的声音装置作品《To Da Vinci》里面开头的一段旋律。”艾敬欣喜地说。“走在托斯卡纳地区的烈日骄阳下,那种存在感是很喜悦的,太阳虽然炙热,可是微风徐徐,山峦葱绿,橄榄树和葡萄园生机勃勃。托斯卡纳地区民风淳朴,很遗憾因为语言的障碍我与当地人之间并没有深刻的交流,但是他们都很乐于帮助他人。我们在当地一家有着60年历史的餐厅吃饭,那里有一流的服务和品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高级餐厅在一个小镇里经营了60年,保持着一流水准,迎来送往全世界的食客。”
       “文艺复兴之后,意大利的许多艺术创作闻名于世,这也是欧洲近代史里文明最为辉煌的一个阶段。他们的雕塑及绘画都如史诗一般,这些视觉艺术作品与当时的文学与诗歌是一脉相承的,比如但丁的《神曲》就有着非常宏大的史诗一般的画面。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我们的文明,想到唐朝时的艺术创作也留下了很多珍贵遗迹。”艾敬曾数次深度行走意大利,她的感悟也在一次次地累积。
      “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是崭新的”
      17岁闯入演艺圈,艾敬总在做有趣的事情,唱歌、拍戏、写作、当画家,似乎从不愿意原地等待。但是艺术道路上总会遇到挫折,而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沈阳人的傲骨支撑她迈过重重难关。“我是沈阳人,我们北方人身上有一种不怕吃苦、一条道走到黑的特质。我们不怕别人说什么从而影响自己的判断。”艾敬这样说道。
      “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可以是崭新的,我常常给自己制造一些‘小目标’,学习一件新的事情,幻想着成为这个领域的佼佼者。我们这一代人的知识或者说资讯的掌握肯定不如当今的90后,未来一定属于年轻一代。我们的区别在于可以识别哪些才是重要的,我们这代人需要把有限的力气用于实践。意大利的一切都是美的。他们对于美丽的追求与制作工艺都是最高的标准,他们虽然也经历了战乱,但是文化和艺术得以保存下来,和中国一样,这两个历史悠久的国家都在全球范围发挥着影响力。”艾敬说。
      “我以前在日本参加过很多音乐节,除了排练外,我回到酒店就会练琴。我对自己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现在,每每在艺术展览举办之前,我也会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作品,在作品运走的最后一秒钟才会停下笔来。”除了不放弃,艾敬更懂得努力,她总是把时间花费在实践中,不断地尝试和练习。平日里,艾敬常常在北京埋头作画,有时候一画就是10小时,她笑言必须要穿着“老北京布鞋”,不然脚趾有时会渗血。“就像是运动员在竞技场上,没听到最后一声哨响,绝不放弃努力。”
(徐玲珏)
 

王鸥:远行知拼闯乡途觅初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王鸥:远行知拼闯,乡途觅

对王鸥的采访,约在了她的工作室里。虽是初次见面,但她的热情却似见着故友一般,亲切近人。俏皮的面部表情、丰富的肢体语言,甚至不顾“偶像包袱”的大笑,都让记者觉得眼前的她更像是隔壁家的大姐姐。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在外闯荡的精彩,轻描淡写地提及经历

>>更多

俄罗斯蓄力静待美好重临

今年2月,中国仍深陷疫情危机之时,一场“硬核支援”吸引了诸多网友们的目光——一架伊尔-76运输机携带23吨的药品和个人防护品落地中国。物资的来源方正是北境之国俄罗斯,在那里,夏日暖阳下的圣瓦西里升天教堂明艳动人;冬季绚丽的极光映照在白雪上,驯鹿会拖着

地产
>>更多

“5G科技”助力健康建筑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健康”已成为人们甄别一个产业、行业正向发展的重要属性,地产业、建筑业亦是多次举行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商讨健康建筑高质量发展,营造绿色生活空间。
12月11日,以“绿色、健康、智慧人居创新发展”为主题的2019(第四届

>>更多 >>更多

人工智能深入百度发展脉络

近年来,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人工智能正在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今年5月发布的《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以来,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化落地加快推进,为中国新旧动能转换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据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