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20年代之交,站在未来回望你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高莘 | 2020/1/13 9:38:59

       21世纪20年代就这样到来了。一个世纪前的此时,无论对于世界还是中国,那都是重要的篇章。而现在,我们自己成为见证历史的人,正在经历新世纪的初期。这个时期正如少年懵懂跌撞,三观还未塑造完成。所以,当我们亲历这个时代的产业变革,所有发生的事件就如历史长河中的所有细节一样,多年之后,当我们回望,就可以将它们连成一个整体,呈现出一幅可以让人豁然开朗、了然于胸的满满意义的画卷。
       在2019年、2020年之交,已被罢免的日产汽车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逃跑”,这个经过精细谋划的爆炸性偶然事件,应和了20年代戏剧性开篇的特点。特斯拉Model 3的提速量产与交付,对中国汽车产业而言,就像一颗从天而降的外来陨石,带来了震动。紧接着,吉利与戴姆勒为smart的全球运营与推广成立的合资公司智马达在浙江宁波落地,立足中国、面向全球的合作方式加上打造中国“狼堡”的雄心,仿佛是一块本世纪全球汽车产业版图的基石。而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在长白山发出的“现在的转型变革或许要伤筋动骨”的行业警示,以及“汽车企业的创新应该更加主动一些”的呼吁,伴随着北汽推出的一揽子迎战变革的计划,验证了20年代特有的不安全感以及新生事物的萌芽。
       汽车产业就这样度过了2020年开头的两个星期。2019年仿佛很快地被抛在了后面,没留一点眷恋。但是,也正是这一年,让汽车产业深切地感受到变革带来的隐痛;也正是这一年,变革的决心从未如此坚决,全面的发展方案层出不穷;也正是这一年,破局与重塑都来得这么干脆高效、不拖泥带水,显现出了紧迫性。
       还记得在2019年上半年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主席迪斯的频繁来访,他来宣布,大众汽车集团未来的核心在中国;他来呼吁,学学中国,一旦决定要做,就放手做,直到结果告诉我们哪种新能源技术路线更合适;他来告知,到2030年大众汽车集团的软件开发将占开发成本的一半,而软件研发的重点会更多地放在基础设施更为先进的中国。
       还记得在2019年的此时,大众与福特召开电话新闻发布会,正式组建全球联盟,聚焦商用车、皮卡等业务单元,针对“新四化”转型的合作也在备忘之列,双方不涉及交互持股;在3月,关于戴姆勒和宝马在开发紧凑型汽车、自动驾驶技术、电动车平台等方面深度合作的消息接连爆出,梅赛德斯-奔驰研发自动化驾驶部门主管迈克尔·哈夫纳说,自动驾驶的开发就像爬山,离目标越近,空气越稀薄,每一步都需要更多力量;在10月底,标致雪铁龙集团与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就合并意向达成一致,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
       还记得从年头至年尾,漫延全年的全球性汽车产业裁员、工厂关撤和产能转移。与此同时,是全球对新技术人才、对可以带领变革的高级管理人才的求贤若渴。还记得前戴姆勒集团CEO蔡澈的退休和年轻有为的康林松的接任,前宝马CEO科鲁格的不再连任和齐普策上任后的雄心壮志。还记得宝马集团董事安德莉现身中国,人力资源会为新的人才需求打造适当的框架条件。
       还记得11月长城与宝马的合资公司光束汽车有限公司落户张家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说,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真正意义上的民营汽车企业第一次与外企的合资;同月,丰田汽车与比亚迪正式签订合资协议,2020年在中国成立纯电动车研发公司,开展纯电动车及该车辆所用平台、零件的设计、研发等业务。
       还记得1月份,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共同发布的《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6月份,国家发改委出台《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从政策层面体现了我国对拉动内需的迫切性。
       还记得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家合作高峰论坛上,魏建军说,“该我们出去了,汽车产业”,随后,长城位于俄罗斯图拉州的工厂投产运营,这是长城在海外首个整车制造厂。而几乎前后几天,宝腾与巴基斯坦阿吉哈汽车集团举行生产技术许可协议交换仪式,在巴基斯坦卡拉奇设海外全散装件组装工厂。2019年底,在被吉利收购股权之后的短短两年,基于吉利博越打造的宝腾首款SUV X70正式下线,体现了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车企对世界的赋能。
       2019年,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的提前实施,令汽车企业清醒了过来,产业的升级不再等人,忧患则生、安乐则亡是亘古不变的法则。2019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四家企业颁发“第五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商用拍照,“5G速度”即将传遍全国,而汽车制造商是5G网络的大客户,智能制造、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都离不开5G的低延迟与高可靠性。
       2019年已挥别而去,2020年已迎面扑来。
       2020年是兑现承诺之年。全球大型汽车企业曾经说过的那些关于纯电动车的数字计划,都将从这一年开始逐渐兑现,安全、续航、空间、互联等硬性指标都将考验着电动车的品质,市场上能否出现越来越多地被消费者真正认可的电动车,从这一年开始检验。
       2020年是变局之年。随着中国的持续对外开放,股比放开的临近,外资企业在中国的动作肯定还会增多。更多的合作伙伴,更加深化的布局,更新的战略定位,除了对其全球布局产生影响外,也将改变中国之于全球汽车产业的地位。中国将有望成为多个外资品牌的全球重要出口基地。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全球化已经成为必然趋势,全球化将成为中国汽车企业崛起的必然路径,同时也是衡量其能力的标尺。
       2020年是考验之年。对中国品牌来说,他们将面临来自跨国公司全面转型带来的压力。一方面在传统核心产品上,跨国车企旗下品牌向更加广泛的细分市场延伸,而中高端市场的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加快,新技术扑面而来,此时,中国品牌能否顶得住压力?另一方面在新能源汽车、互联驾驶和自动驾驶的投放与研发上,外资品牌的实力能否得到进一步显现,中国品牌自身的优势能否进行最大化发挥?而这一切竞争力都需要依靠中国品牌自身体系的成长、自主研发能力的增强以及业务的运筹能力。
        2020年是升级之年。中国消费者的购车、用车会在这一年进一步得到升级。消费者体验将发生更加深刻的变化。随着智能化电动汽车产品的大规模到来,消费者对车辆配置的期待以及对用车便利性的要求将进一步增强。这对汽车企业的观念、响应能力、资源利用、合作网络搭建都提出了新的挑战。
       能肯定的是,2020还会有很多我们现在无法预料的事件和趋势到来;能肯定的是,这一年也将注定变成沧海一粟,铸就历史长河中的一个个节点,最终串联起整个变化的过程;能肯定的是,在数不尽的变化中,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只能“只争朝夕,不负韶华”。
 

韩雪:实力派在路上不脱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胡兵:果敢远游收集人生拼

我们在新年前夕见到胡兵,几天之后,他作为2020年第10季伦敦男装周首位全球代言人远赴英国。预期之外的是,此次采访,我们被邀请到胡兵在北京居住了20多年的家中进行。坐在客厅沙发,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照在被茂盛花草掩映的壁炉上,此时一身休闲运动装的

>>更多

李建华:把丝绸故事讲给世

很多人可能还记得北京奥运会上的“青花瓷”旗袍。中国手工艺者在一针一线间,在莹白的绸缎上隐隐勾勒出中式风韵。这是“万事利”的作品。此后,从APEC会议上的丝绸唐装到上海世博会的丝绸金石印谱,再到杭州G20峰会中出现的丝绸“套件”,这家丝绸行业的龙头企业以

地产
>>更多

“5G科技”助力健康建筑

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提出,“健康”已成为人们甄别一个产业、行业正向发展的重要属性,地产业、建筑业亦是多次举行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商讨健康建筑高质量发展,营造绿色生活空间。
12月11日,以“绿色、健康、智慧人居创新发展”为主题的2019(第四届

>>更多 >>更多

人工智能深入百度发展脉络

近年来,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人工智能正在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今年5月发布的《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以来,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化落地加快推进,为中国新旧动能转换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据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