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洞庭绕岳阳,爱润天下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潘晓彤 | 2019/9/23 8:42:44

       还在学生时代时,怀着对范文正公笔下岳阳楼的憧憬,我初次拜会了岳阳。金色的飞檐、深红的立柱,内敛而庄严,是彼时我对岳阳楼的印象。时隔十载,农历七夕之际,我乘火车从北京南下,当窗外的绿意越来越浓郁,大片大片的水域出现得愈加频繁时,建城超过2500年的古城岳阳就用潮湿的热浪,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依旧潮热的空气、慢调的生活节奏,让我有种故友重逢的感概。路上行人、店铺老板悠然自得地谈天说地,抑扬顿挫的湘音语调好似轻击扬琴时流淌出的叮咚鸣响,让人随着这悠悠韵律徜徉在巴陵古城。
      山湖水色凭楼阅
  谈及岳阳,就绕不开润泽了这座文韵悠远古城的洞庭湖。驻足于八百里水域之畔的巴陵广场上,时不时翻起小白浪的洞庭湖水,铺满了目之所及的所有视野。一座巨大的“后羿斩巴蛇”雕像兀自耸立在广场的正中央,瞬间抓住了我的视线。长发飘逸、身形健硕的后羿踏在滚起的巨浪之巅,张弓箭指獠牙血口大开的巴蛇,静态的雕塑却给人一种恶战正酣的血脉喷张之感,让我对这片历代诗人雅客们竞相吟咏赞叹的湖泽多了一分敬畏。据说,岳阳“巴陵”旧名的来源便和这雕像背后的传说有关。相传后羿把藏匿在洞庭湖中的蛟蟒“巴蛇”斩杀后,附近的渔民把大蛇拖上岸分食了蛇肉,剩下的白骨竟堆成了一座墓陵。事情传开后,十里八乡的人们便将此地称为“巴陵”。其实,相比“洞庭湖”三字,它之前的名字,“云梦泽”更让我神往。“云梦”,令闻者脑中便出现一处由水墨勾勒出的神仙境地,其中看似随意疏浅的线条,实则触及精髓,任性地一抹,便是一汪泉,纵情地一撇,便是一座丘。在这奇幻的境界中,好似卧伏着千万般魑魅魍魉,等待着铁骨侠士荡涤。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居于岳阳古城西门城墙之上的岳阳楼,在历史上屡次三番经历被毁和重建,五朝楼观的青铜微缩铸造将这一段兴衰沉浮的过往通过岳阳楼在唐宋元明清时的变迁展现在我们眼前。范仲淹的千古名篇《岳阳楼记》,让这座久远的木制古楼成了岳阳独有的“忧乐”文化代表。有趣的是,范仲淹一生从未到过岳阳,更不曾见过洞庭湖、登上岳阳楼,仅凭一幅挚友滕子京寄予的《洞庭晚秋》图,便挥笔撰下字字珠玑的《岳阳楼记》,范文正公腹有万卷书的才华着实令我叹服。让我啧啧称奇的还有岳阳楼精巧细致的建筑艺术,整座楼宇没有一颗钉子,全部按照中国传统建筑的榫卯结构牢牢锁定,而且整栋楼的主要重量就靠四根楠木柱子支撑着。雕刻《岳阳楼记》的12块巨大上好紫檀木木刻雕屏,虽历经千年的战火、水患、兵劫,但最终完璧归赵的传奇更是让我感慨万千。
  与岳阳楼隔湖相望,距岳阳市区西南方向水程12公里的地方,有一座面积不到1平方公里的小岛,君山岛。君山岛古称洞庭山或湘山,如今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叫“爱情岛”,不仅因为从空中俯瞰小岛呈桃心形状,更是源于在这里发生的两个经典爱情故事:二妃墓和柳毅传书。据传,舜帝的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见夫久出未归,四处寻找来到君山岛,却闻舜帝逝世的消息,泪涕横流。二位妃子泪尽继之以血,洒在竹上,形成点点斑痕,遂成忠贞爱情的象征——斑竹。二妃寻帝未果,便从君山岛一跃投入洞庭湖,化作守护一方的水神。而柳毅传书的神话则温馨许多,书生柳毅为救洞庭湖龙宫三公主,击榕树、劈卷浪,送信入龙宫,最终不仅成功英雄救美,还抱得美人归。一悲一喜的神话传说让这座岛屿兼具了神秘和浪漫的属性。
  游船一沉一浮地挤进厚厚的芦苇荡,码头边上的垂杨柳随着水波和微风婀娜起舞,姿态妩媚地欢迎我们登岛。72个大小峰峦散落在小岛上,四面环水的地形让岛上气候更为湿润,翠嫩的绿意也因着丰沛的降水填满了岛上的每寸土地。湖风吹过,山丘上的葱郁绿植好似松软的绒被一般,随风摇摆。岛上出产的君山银针茶,可谓驰名海内外,唐朝时就被定为贡品,专供历代帝王饮用,如今也成了君山岛,甚至岳阳的一张名片。君山岛面积虽玲珑,但亭台轩榭、茶园洞穴、湖桥回廊等“配置”却一样不少,且处处细腻精致,别有一番梦里水乡的风韵。难怪太白诗仙曾赞叹“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动人的传奇故事,配上醉人心神的景色,或许解释了2019岳阳七夕国际爱情文化节落子君山岛的原因——既能领略岳阳“一分山色九分湖”的景致,又能感受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爱情文化。
      甜酒莲香酝淳情
  团湖的野生荷花世界,是另一个让我感受岳阳自然之淳的去处。5000多亩的野生荷花,使团湖成为亚洲面积最大的野生荷花成片聚生地。在经历了5月初露尖尖角的稚嫩、6—7月“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张扬后,8月的荷花处处摇芳,目之所及都是交错的淡粉、粉白和翠绿。莲花和叶犹如一张平展开来的宣纸上,由无意滴落的颜料凭水渲染成型而来,饱满似珍宝珠玉,娇羞如闺中俏娘。电动船在荷花池里游荡,阵阵凉风扑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若有似无的荷香,肆意绽放的白莲红莲随着风摆动。粉绿的配色一直铺延至最远处的青山碧空,偶有飞鸟划过,黛羽白腹似乎要为这幅素锦勾勒出自由的线条。立于船头,任凭包裹着莲香的风吹拂面庞,朵朵荷花随着游船劈开的水波起起伏伏,我心中不禁涌起了一种返璞归真,化身古乡渔妇的情怀。
  赏荷品莲,怎么能少得了一壶甜酒助兴。有着“甜酒之乡”美誉的长乐镇,是一座有着千年岁月的古镇,早在殷商时期就有先民定居,悠长的历史不仅造就了小镇里浓郁的湖湘风情,还留下了故事饱满的物质精神文化,长乐甜酒便是其中的佼佼者。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在长乐品尝甜酒后,龙颜大悦,御笔亲书“长乐甜酒”四个大字,自此长乐甜酒声名远播,后来逐渐成为婚庆盛宴的首选。
  长乐镇中的麻石古街上,有一座四角飞檐的牌门——回龙门。砥砺了千年风雨的砖石虽然早已没了当年的颜色,却依旧如守卫般,矗在古街之端。镇上的老人说,屈子投江后,遗体上溯至了长乐镇境内的汨江内,镇上的人们将屈原遗体打捞上岸准备祭拜时,只见地上突然腾起一阵青烟,屈子竟羽化成仙,于是,人们便在此地建了回龙门缅怀屈原。后来,每逢丰年或有远方亲朋到来,长乐居民都汇集至回龙门,饮甜酒、敲锣鼓,告慰先灵的同时,也庆祝乐事。
  这样淳朴和好客的风俗也代代相传了下来。到达长乐的大巴车还没停稳,一阵阵大鼓和锣镲乐整耳欲聋,听得大家激情澎湃。时值正午,灼人的骄阳晒得我和几位同行友人汗流浃背,一直沿路寻找遮阳的地方。当地的一位村民不仅邀请我们到家中纳凉,还招呼家里的孩子开电风扇、切西瓜、倒凉白开,村民的脸上始终挂着开朗而质朴的笑容。在我们乘坐的大巴车离开的时候,还有三两个村民用杆子撑起低垂的电线,防止勾挂住大巴车。点滴的无心之举,却让我体味到湘乡人情之淳。
      文旅合作创精品
  “一说起岳阳,大家可能马上就会想起岳阳楼、洞庭湖,其实,岳阳还有很多可游玩的地方,比如君山岛、团湖野生荷花世界、汨罗市的屈子祠,都是值得一去的景点,玩累了,可以听听岳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巴陵戏、洞庭渔歌,尝尝洞庭湖出产的小银鱼。这次在君山岛举办文化节,就是希望将岳阳境内“楼岛湖”文化串联起来,形成规模效应,通过国际友人的口口相传,把岳阳多姿多彩的旅游文化资源宣扬出去,增加岳阳在国内外的影响力。”谈及此次2019岳阳七夕国际爱情文化节的举办初衷,岳阳市文化旅游广电局副局长姚正国侃侃而谈道。
  姚正国介绍,除了“楼岛湖”文化,岳阳还在“红绿乡”上重点发力,即保证绿水青山的同时,把红色旅游和乡村旅游作为深挖的方向,把文化和旅游真正的结合起来。“今年5月,平江县石牛寨举办了以“京韵石牛寨,魅力湘文旅”为主题的京剧快闪活动,吸引了不少游客。龙门镇源里村的鹰嘴桃园重新开园后,很多市内外的游客都过来采摘鹰嘴桃。像这些文化和旅游、农业和旅游结合的活动,不仅宣传了我们的旅游资源,当地的民众也能从中受益。除此之外,我们还推出了一批特色小镇、农家乐,用旅游助力脱贫,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从市区前往火车站的归程路上,依旧炙热的落日余晖,似乎在向我传达着这片土地依依不舍的送别之情。在车中品一口洞庭湖中出产的君山银针香茗,形细如针的茶叶被热水冲泡后,浮沉反复,最终竖悬于水中。好似岳阳古城的发展轨迹,虽在史海波澜中起沉,终究从风浪中以纳三湘四水之势,交汇江湖。(潘晓彤)
 

吉克隽逸:道路尽头是阳光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周国平:莫忘来时路,风景

采访周国平的场景可以说有些“出乎意料”。当我们准备前往工作人员提前准备好的贵宾室进行采访时,这位年逾古稀的老者看了看脚下的木质台阶,问我:“你介意坐在这采访么?”
“为什么不呢?”我欣然答应。就这样,这位哲学家、写出过无数直指人心文字

>>更多

曹勇:“国际川”把白酒做

8月的最后一晚,在“川酒集团战略发布暨2020新品发布会”上,董事长曹勇对外公布了川酒集团最新战略规划和目标:通过10到15年的努力,力争销售收入达到千亿元,成为中国酒业的“帝亚吉欧”或“保乐力加”,迈入世界500强。此前,曹勇每两三年就调动一次工作,大都

地产
>>更多

从初探到创变,时代成就房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在国家经济增长、改善人居等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今天,我们想认真地、客观地谈一谈房地产行业这许多年的变化、更新。经历了改天换地的外部更迭与内部裂变,告别了“拿地+盖楼+卖房”的野蛮生长环境,趋于理性的房地产

>>更多 >>更多

人工智能深入百度发展脉络

近年来,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人工智能正在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今年5月发布的《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以来,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化落地加快推进,为中国新旧动能转换和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据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