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养酒,陇南春归酿金徽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杨力尉 | 2019/8/5 9:28:23

       中国白酒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蒸馏酒之一。1951年建厂的金徽酒,其酿酒历史亦可追溯至西汉时期,虽然在目前的白酒行业金徽酒规模不算很大,但建厂后68年的发展历程缔造了不一样的传奇——两度破产的金徽酒在2006年转身,2012年销售突破10亿元,2016年登陆上交所,2018年大胆立下“跻身中国白酒十强”的宏图。根植陇原的金徽酒每次发声都振聋发聩,但在金徽生态酿酒园,最显眼的标语却是“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一派脚踏实地、稳扎稳打的务实风。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务实的风格,金徽酒才能一步一个脚印,从一个“困难户”企业蜕变得熠熠生辉。
      内忧外患,金徽重生
       我国以秦岭、淮河为南北分界线,位于西秦岭南麓、长江上游的徽县,地处甘肃,地貌风景却更近川蜀。据地方志记载和出土文物考证,金徽酒始于西汉,盛于唐宋,徽县自明清时期就是闻名遐迩的“西部酒乡”。1951年,“万盛魁”“宽裕成”“康庆坊”等白酒作坊公私合营,组建了“地方国营徽县酒厂”;60年代,“金徽”商标正式注册,成为全国为数不多首批获准注册的白酒品牌之一;更名为“陇南春”的时期,金徽酒迎来了最辉煌的阶段,成为西北知名白酒品牌。2004年,名优白酒品牌和地方强势白酒品牌抢占白酒市场之际,原国营企业陇南春酒厂不得已实施政策性破产、拍卖重组。在当地政府的牵头下,亚特投资集团投资入股,与原酒厂管理层一起组建了金徽酒业公司,完成了国家和省地县确定的改革方案。然而尽管体制转换后,企业性质变了,但新的市场理念和内部机制并未完全到位,生产经营管理存在不少漏洞,不到两年时间,企业再度亏损负债近亿元,在面临第二次破产的危难之际,亚特投资集团的经营管理团队就在这时入主金徽。
      2006年的金徽酒并不是一块香饽饽,但谁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凝聚了陇原地气的品牌就此夭折。“金徽酒在陇原大地上根扎得很深。陇原大地的父老乡亲太钟爱金徽酒了,这就是金徽酒的价值和希望所在。”金徽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志刚对金徽酒的发展颇有信心,但事实上,13年前他刚刚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时,面临的问题相当严峻,对外要补上供应商的欠款,对内还得解决拖欠员工的工资。新的经管团队认定,不恢复企业诚信、解决历史欠款问题,无以保证生产材料的正常供应以及企业的生产经营。果然,金徽酒“换帅”后的第一场新品推荐会引起了全国“债主”的关注,该来的、不必来的供应商悉数到场。金徽酒在会上向供应商承诺还清欠款,重新签订协议,在保证质优的前提下降低采购价格。
       摆平外忧后,还有重重内患。补发工资后,首当其冲就是人才和技术短缺问题。据公司老员工回忆,彼时厂内仅有用来开发票和打字复印的两台电脑,酿酒、罐装设备亟待更新,而要提升金徽酒品质的关键除了硬件设备外,还需要更成熟的技术团队。为此,周志刚特地将国内顶级酿酒大师、评酒大师张志刚请来出任总工,把控、提升金徽酒品质。
       这番力挽狂澜的操作耗资巨大,据金徽酒党委书记张斌透露,用于“清扫战场”的这笔投资直到2012年才回本。对金徽酒来说,2012年无疑是里程碑式的一年——2008年,重组后的金徽酒刚刚起步,金徽酒就提出了一个颇受同行非议的目标:用5年时间突破10亿营收。新生的金徽酒的第一个10亿比想象中来得更快,在2012年就提前实现了这个目标。谈及上市,金徽酒党委书记张斌笑言,如果不是2015年恰逢股灾,金徽酒的上市应该更早。“上市两次中断,等于在经历一个超长的考验期,所有人都很煎熬。但这时只能稳住,给大家更多鼓舞。”2016年3月,这个迅速崛起的后起之秀成为国内第19家白酒上市公司,逐渐发展成为以优质白酒酿造为主,集科技研发、物流配送、网络营销、观光旅游为一体的现代化大型白酒企业。
      生态酿酒,饮尽风流
       如今我们看到的金徽酒厂区,已全然不见亚特团队初到金徽之时的破败颓唐。经过上亿元的投入、700多人工程队的改造、徽酒文化的注入,金徽酒厂区不仅被评定为全国绿化模范单位,还赶上了工业旅游的热潮,在2014年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2009年开启的“金徽生态游”内容随着厂区建设日益丰富。驾车驶入金徽生态酿酒园,窖香先风景而至,仿佛是从酒文化广场上那只镂着古法酿酒图的巨大酒坛蒸腾而来,顺着天河盈满整个河岸。据导游介绍,不收取任何门票等费用,也不向游客兜售任何酒产品,游客只需在入园前进行身份登记,就能在导游的带领下乘坐电瓶车游览园区。周志刚表示,绿色、健康、生态是金徽酒的品牌理念,整个酿酒工业园区都是按照酿酒微生物生长繁殖的特点建成。园区标榜的“生态”,不单指青山绿水,抑或工厂背后那一汪干净得将几尾鲤鱼养得长且肥的排水池,更是工业旅游的环环相扣的“有机感”——从重技术的优质酒技改项目、酿酒车间、陶坛库到重文化的养酒馆、酒文化展览馆等,这里既是具有产学研意义的工业博物馆,也是可供员工、游客和周边居民游憩的开放空间。“三四月樱花节的时候,广场旁的樱花大道成了‘网红打卡点’。”从今年樱花节的照片可以看到满树烂漫,如云似霞,难以想象,旁人节假日才能前来观赏的风景,对金徽员工来说只是日常。
       在陶坛储酒库和酿酒车间,随处设有品酒区,邀来客品尝不同车间酿造的金徽酒;而在有更多酒文化沉浸式体验的金徽养酒馆,每一杯酒都是“文物”。藏酒面积约3万平方米的养酒馆集陶坛储酒区、品酒区、私人订制区和天然洞藏区于一体,上下行处以宋朝雷简夫的《新修白水路记》、唐朝柳宗元的《兴州江运记》等名篇装点。地下的酒海库展示了国家一级文物——国槐酒海。“酒海是古代用的储酒器具,类似西方储存红酒的橡木桶。这样一个矩形的大木柜,最多能储酒约3.5吨。”导游介绍道,景区的酒海库内至今还完整保留着50具酒海,包括明代的酒海8具、清代的20具、民国时期的16具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6具,其中以3具明代万历八年的酒海年代最为久远,经过岁月的沉淀,已经成为无法复制的“活文物”。酒海易干,需要不时注入少许新酒,滋润的同时不影响陈年美酒的风味。得到允许后,我们小心翼翼地开启了其中一具酒海,舀起一杯缓缓入喉,仿佛饮下数百年的风流。
      十年公益,惠及于人
       在金徽生态酿酒园住了两日,每个午后都能听到金徽人洪亮整齐的口号:“金徽酒,正能量!”这句口号被写进企业内刊《金徽人》《生态金徽》中,甚至成为金徽酒的一个中高端系列酒。
       “企业没有社会责任感,那将会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企业发展,除了让企业自身得到好处,还要惠及更多与企业没有直接关系的人。”金徽酒投资人的理念落到实处,成了金徽酒正能量公益,一做就是10年。对内,金徽酒投资人出资超过10亿,在徽县县城为员工建造2020套精装关爱员工公寓,不仅免收水电等各项费用,还投资2000多万元配套建设了高标准的金徽爱心幼儿园。工作人员透露:“员工结婚,公司发10万元‘红包’;有了小孩,可以免费入读金徽幼儿园;员工父母每年春节前都会收到2000元慰问金和慰问信。”
       对外,教育扶贫是金徽酒精准扶贫的重点方向。在金徽酒投资人李明夫妇的牵头下,金徽酒联合兄弟企业成立了金徽正能量公益基金会。近年来,基金会先后捐建了多所小学、幼儿园,向定西通渭县、陇南徽县分别捐赠1000万元,设立“金徽班”。2009年起,金徽酒每年向兰州大学、西北师范大学等5所高校的家庭贫困大学生发放助学金;2018年开始在西北地区开展金徽正能量精准扶贫公益助学活动,每年惠及3000余名贫困学子。据6月19日发布的公告,今年夏天,金徽正能量公益基金会在甘肃、陕西、宁夏、新疆继续开展精准扶贫公益助学活动,向符合标准的学子一次性发放助学金2000元。“数额不大,但我们一直在坚持。”张斌说。
      二次创业,陇南春归
       金徽酒最传奇的是历时11年的翻身仗。时间倒流回20世纪70年代,那时的金徽酒更多地以“陇南春”的名字为人所知。这款研制于1977年的浓香型白酒窖香浓郁、绵甜甘爽、香味协调、尾尽香长,填补了甘肃酿酒史上浓香型白酒的空白,推出后很快受到消费者青睐。在那个年代,“抽海洋烟,喝陇南春酒”成了甘肃人引以为傲的生活方式。直到今天,即使陇南春因与金徽产品高度重合已被“雪藏”近10年,其瓶身上的反弹琵琶的“飞天”形象依然能勾起一阵“回忆杀”。
       而如今,陇南春重返陇原可期,这个背负着一代人情怀的历史品牌即将复苏。当初“雪藏”陇南春用了足足3年,直到2010年,产品线才彻底清理干净。当地人回忆,陇南春退出市场时,大家起初以为只是“一瓶难求”的常态,直到后来才明白过味儿来;身边但凡有在金徽酒工作的,都不免被拉住问一问:“陇南春怎么不做了?”可见陇南春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仍非同一般。即将回归的陇南春并不一成不变地复刻当年的配方,而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据悉,金徽酒从2013年起就开始逐步确定陇南春的香型、口感以及运作手法,预计在2020年上市。“有位阿姨是我们的‘老粉’了,听说陇南春要重启,专门建议酒瓶怎么设计,连广告文案都替我们想好了。”张斌笑道。陇南春面世后,将填补高端领域产品的空白,和现有的金徽品牌以双品牌战略抢占中高端市场。
       重启陇南春,堪称金徽酒自2016年上市以来最引人注目的一步,更多的时候,金徽酒的步调显得稳健而谨慎。上市后,尽管产品线向中高端布局,但金徽酒并未急切地进行全国化扩张,而是立足甘肃,深耕西北。“西北有420亿元的市场,有待金徽酒开拓发展。”张斌介绍道,目前金徽酒已全面开发宁夏、陕西市场,局部进入新疆、内蒙市场,青海市场也在布局中。公司去年提出,2018年以后的10年,金徽酒将开启“二次创业”新征程,力争实现“建成中国大型白酒酿造基地,打造中国知名白酒品牌,跻身中国白酒十强”的目标。现在闻此宏愿,或许正如10年前听到周志刚“5年突破10亿营收”的目标一般难以置信。但金徽人坚信,方向对了,缔造又一个传奇不无可能。(杨力尉)

阿雅:“韧”性旅途,拥抱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阿雅:“韧”性旅途,拥抱

我与阿雅的采访是在酒店的露台花园里进行的。彼时,北京天气正好,细碎的阳光让人觉得暖洋洋的,一如阿雅给我的感觉,温暖而通透。她总是眉眼含笑地看着我,在倾听的过程中不时点点头,然后仔细思索出一个更好的答案。
这位深受观众喜爱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更多

肖文华:敬世界一杯中国茶

与肖文华的初次见面,约定在清晨7点半的福建大厦。在前一天晚上刚刚结束的外交部福建推介会上,肖文华带着华祥苑的“金砖阵容”赴会,以正宗的闽茶之味博得满堂喝彩。为了赶赴上午飞往马来西亚考察的航班,肖文华一大早便来到了相约的采访地点,几乎一夜未眠的

地产
>>更多

丽湖潮城产业梦,园创新苏

知乎上有一则帖子,题目是:苏州工业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神奇的存在?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弱者喧嚣,强者沉静,园区相比皮囊,更有骨相。”这个骨相在于什么?我想先抛出我心中的一个答案。她是开发高度克制,相比商务区的名字,更符合“中央公园”的金鸡湖气质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