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艾博凝 | 2019/5/22 8:22:03

       初次见到郭峰,是在为全国助残日录制宣传歌曲的现场。标志性的中分长发、褐色墨镜,他正在专注地组织100余位明星参与录制和创作,忙得不可开交。上世纪九十年代,郭峰的一曲《让世界充满爱》将阳光洒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也唱进了家家户户的心中。而后的多年来,他一直专注于作词、谱曲、作画。作为一位艺术家,他先后创作了禁毒公益歌曲《生命》、爱国歌曲《中国》等作品。作为一位画家,他陷入了线条与色块的魔力之中,创作了几百幅画作,举办了近百场个人画展。他热爱艺术,也专注于艺术,更愿意将自己奉献给艺术。
      城市与艺术
       作为作曲家和演唱家,郭峰已经将歌声带去过近40多个国家,但无论目的地是何,他都一定会前往当地美术馆、博物馆以及书店。我问及其原因,他回答道:“因为艺术成就城市,每一座城市都会有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以诠释城市文化。”
       郭峰告诉我,如果用艺术来诠释开普敦,那这座城市的文化符号是“自然、不刻意”。“南非的雕刻艺术家崇尚自然,顺应自然,比如说他们选用了一块石头来创作,就会完全顺着这个石头的形状去雕刻,不做任何改变。雕刻兔子的时候,可能石头的原本形状不足以支撑整个动物,那这件艺术品就是没有兔头,他们不会为了处理作品而‘破坏’原始。再比如他们选用了一块木材作为雕塑品,那就会做简单的处理,然后再配上铁架,就开始出售了,特别自然,毫无修饰。”
       南非大大小小的商场都会出售自己的工艺品,但这些工艺品已经完全达到了艺术的高度,具有艺术价值,足够可以称之为艺术品。开普敦还有很多工艺品市集,当地黑人随手铺上一层桌布就“摆上了摊”,郭峰对这些当地黑人的创作能力赞不绝口。有一件工艺品,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起眼的铁皮,当地人在上面钻了很多洞,这些洞眼组合成一头大象的形状,在铁皮下面放上一盏灯,“光照之后真是令人惊艳”。当地人这种对自然的热爱不仅体现在工艺品上,还体现在生活方式上。街角的一家烤肉餐厅,用当地的白色石头别出心裁地串联成了一席珠帘。“他们盛菜品的盘子就是草席,像隔热垫一样的草席,在这里用餐就是回归自然的感觉。”整座城市将自然和艺术融合在一起,让游客自行去感受南非的风土人情,同时也赋予它自己一种非常强烈的文化符号。
       西班牙的传统舞蹈弗拉明戈令郭峰为之动容。它在表演时和传统的大舞台不一样,多数演出都设定在小酒吧、小餐馆。“这一次观舞经历让我对艺术有了新的认知。艺术的表现丝毫不在于舞台的大小,而是自己的内心、是自己的能力、是对艺术的热情!”酒吧的舞台很小,场下也仅有50位观众,4位演员分为两组,还有一位负责伴奏的演员。“台下的观众完全被舞蹈感染了,和舞蹈演员一起疯狂了!”郭峰回忆起来仍然十分激动。整个晚上,4位青年演员表演得大汗淋漓,随着音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抖动裙摆,去表达对民族舞蹈的热爱,去致敬对艺术的崇拜。用一种痴迷诠释一种文化,郭峰认为西班牙的文化符号是“热情”。
       墨西哥城,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飘扬着歌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唱歌,唱得还非常好听,这个拉丁美洲的城市太有意思了!”郭峰笑了起来。记得旅行中有一位导游,只要一坐上车的空闲时间,就会给游客们唱歌,一唱就是一路。墨西哥的人也十分有趣,他们习惯于日薪制,每天拿到薪水后就会去喝酒、唱歌,再贫穷也要唱歌,也要跳舞。餐厅的服务人员会端着菜品唱歌,表演的乐队会不定时地来给用餐客人唱歌,广场上随处都是小提琴、手风琴的表演者。“所以从全世界的音乐来源来讲,很多音乐的节奏、形式,其实是源自于拉丁美洲的。如果想要在这座城市以唱歌出名,那可谓十分困难了。”
       “越南的绘画艺术也很精湛,十分有特色”,郭峰陶醉地介绍道。越南的绘画功底潜移默化地被法式艺术影响。画上的女孩穿着民族服装奥黛,一抹白色铺在画布上,优雅又不失民族特色,有着非常强烈的越南文化标志。而日本的文化符号则是矛盾,它的生活环境有强烈的东洋文化的气息,陶瓷、书法、汉字文化等等又有着与中国文化相似的牵连,雕塑、建筑又有西方艺术的痕迹。“从日本的樱花就能看出来这种‘矛盾’,樱花开放的时候,遍芳四野,这是一种传统的、自然的东西。但看到樱花树下,既有城市里的人在野餐,也有穿着和服的人在拍照,这种结合让我觉得日本既传统又开放,是一种文化的碰撞。”
      眼界与专注
       “走得远,才能看得远”,郭峰非常认同这句话。“走过的路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对艺术的想法,包括创作时候的灵感和构思。”他十分看重“眼界”,因为眼界有多高,就能够产生多高的想法,源源不断的灵感和构思对于艺术家来说十分重要。
       因为全国助残日的到来,郭峰一直忙于为宣传和帮助残疾人事业而录制宣传歌曲,同时歌曲封面及徽标设计也由他亲自操刀。他为我展示了徽标的最初版本,以及经过他设计后的改良版本。简单的图形构成,太阳、爱心,以及“爱的阳光”4个艺术字,只是经过简单的位置变动,明亮调节以及大小变换,就构成了另一种简洁明了的感觉,而最终版本也是选用了他的作品。郭峰向我解释道,其实视觉艺术的创作来源于角度,同时角度的高低则决定了艺术创作的能力。旅行是一种吸收,对不同状态的吸收,吸收得越多自己的“角度”就会随之而变化。对于自己现阶段作曲和作画的“角度”造诣,他理解为天赋,也理解为日常的积累。
       东京是郭峰最喜欢的一座城市,他认为“专注”是这座城市的代名词。“日本人在借鉴外来文化的同时,一定能够专注于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当然他们也有一味照搬模仿的这个过程,但是直到今天为止,日本还是十分重视版权,重视原创。”所以他在日本看到的每一个店,每一位艺术家,都在专注于创造自己的个性,专注于自己的“特色”。每次去东京,郭峰都会去到表参道,“每进一个店都有它自己的特色,没有雷同的地方,而且绝对地保持了自己的品质。”几年前,他曾在表参道的小巷里发现过一家“猫”的图案设计店,“我去的时候就是一个猫的图画设计,当年还是一个小摊铺,出售一些纪念章、鞋子等小物件,是3个大学生一起设计的元素。”若干年后,郭峰在东京的百货大楼里,出乎意料地看到了这些当年的设计品,“一整层楼都是它”。这对正忙于视觉设计的郭峰触动很大,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他看着这款设计元素从“小”做到“大”的成长之路,靠的就是执着,是专注,所以郭峰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设计的作品可以因为专注而被更广泛地认知。
       郭峰还给我展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印章。20年前他曾在日本随手买了一个印章,难以想象印章里的印泥直到今日还能够继续使用。他还认识一位日本的“老店家”,世世代代都专注于制作淘米盆,“在轻工制造业上日本较为先进,但手工做的淘米盆竟然还存在,不得不说用起来确实很方便。”这种对一件事情执着的态度在事业上带给郭峰很大的启发,“所以我就是希望把一件事情做好,做到完美,专注地去完成它。”郭峰痴迷影像,所以他在家中收集了十几台摄像机;他沉迷色块与线条的艺术,所以专注于色彩的组合与线条的构成,创作了百余幅画作,将个人画展开到西班牙、美国、台湾等地;他热爱旋律,于是研究了迷笛技术中16种不同的信号技术,成为国内第一支“只有一人的乐队”——从编曲到制作到配器都由一人完成。因为专注,所以他乐在其中。
      生命与生活
       郭峰刚刚结束在日本的旅程,会面时他还贴心地带来了日本的手信。这次他摘掉了自己标志性的墨镜,带上了日式渔夫帽,也扎上了一个辫子,一时间竟让我没认出来。这位上世纪80年代的当红歌手比想象中更为精神,“也许是因为做艺术,所以心态一直常青”,他打趣道。采访进行了一个上午,郭峰一直神采奕奕地为我介绍他正在忙碌的事业。他投身于公益事业多年,也参与过关于以残疾人为主的慈善活动。但亲自策划,并联系百位明星参与录制歌曲,再到后期制作剪辑的“一手包办”——只为号召全社会关注残疾人事业却是第一次。
       在歌曲录制的过程中,郭峰结识了一位有意思的“盲人旅行家”。这位盲人旅行家到访了32个国家,“你根本想象不到,他可以正常地发信息、看图片、用手机。”而这些旅游经历,这位盲人旅行家全部都能感受得到。至于怎么做到的,或许只有他自己能够解释明白。用凳子代替双腿的舞蹈家,每走一步,凳子就挪一下,但她却有着发自内心的开心和笑容,“这是一种强大的心态,也是一种对艺术热爱的表现。”郭峰对此激动地评价道。通过这些神奇的朋友们,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人类的生命力如此顽强,你更应该认真地去工作,去充实地活着。”同时他也认为这种正能量,应该向社会传递出去。
       他非常喜欢陵水。渔民们在海上生活,渔排连成一片,延伸至宽阔的海面。“这里的水绿得见底,这些渔民一辈子都在水上生活,在水上建造房子,靠海吃海。”房子的四周被一块块木板固定住,把这座渔村紧紧地安定在海域上,而横竖交织的渔田则被渔民用来养殖,大大小小的船只在狭窄的水道上穿梭。“渔排上有几千家餐厅,需要打电话预定,然后渔家就会划着船来接我们,吃完饭还会再划着船将我们送回去。”每天天微亮的时候,渔民们就会在鱼市上贩卖新鲜的海产品,大批的海鱼、海虾、海蟹、海螺等等,等待着买家的光顾。“因为他们靠打渔为生,以舟楫为家,这种生活让我们这些外来客感到十分有意思!”为此,郭峰还特意创作了一副画作,用来记录这些错落有致的木屋带来的新鲜感。
       他还忙碌于筹备自己的演唱会和画展。他对我说,艺术创作是他生命力的表现。不论是赠送给我的专辑,还是摆在家中大大小小的200幅画作,都来源于他的“眼界与专注”,而旅行于他来说就是丰富眼界的机会。“有机会一定要去尼日利亚、耶路撒冷和埃及,去‘吸收’他们的文化中所包含的审美力和创造力”。
(艾博凝)
 

阿雅:“韧”性旅途,拥抱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阿雅:“韧”性旅途,拥抱

我与阿雅的采访是在酒店的露台花园里进行的。彼时,北京天气正好,细碎的阳光让人觉得暖洋洋的,一如阿雅给我的感觉,温暖而通透。她总是眉眼含笑地看着我,在倾听的过程中不时点点头,然后仔细思索出一个更好的答案。
这位深受观众喜爱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更多

肖文华:敬世界一杯中国茶

与肖文华的初次见面,约定在清晨7点半的福建大厦。在前一天晚上刚刚结束的外交部福建推介会上,肖文华带着华祥苑的“金砖阵容”赴会,以正宗的闽茶之味博得满堂喝彩。为了赶赴上午飞往马来西亚考察的航班,肖文华一大早便来到了相约的采访地点,几乎一夜未眠的

地产
>>更多

丽湖潮城产业梦,园创新苏

知乎上有一则帖子,题目是:苏州工业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神奇的存在?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弱者喧嚣,强者沉静,园区相比皮囊,更有骨相。”这个骨相在于什么?我想先抛出我心中的一个答案。她是开发高度克制,相比商务区的名字,更符合“中央公园”的金鸡湖气质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