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郑还:初心不改,童载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孙雨萌 | 2019/5/6 8:38:26

       在好孩子集团的会客室里,我见到了这位“婴童用品帝国”的创始人宋郑还。这位年逾古稀的企业家精神矍铄,身着灰色的休闲西装和深蓝色牛仔裤,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潮范。或许是因为有这样年轻的心态,宋郑还得以带领好孩子团队,在充满活力的创新之路上不断前行,这条路一走就是30年。
      靠创新闯出的通路
       宋郑还是“被迫”弃教从商的。
       20世纪80年代,昆山陆家中学响应政府号召,搞活经济,遂向教师们集资约20万元,成立了一间校办工厂。由于产品大量滞销,无论是支付员工工资,还是返还集资款,对于工厂而言都成了问题。时任中学副校长的宋郑还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领导选为了校办厂的新任管理者,“被迫”走马上任。
      当了十几年教书匠,说起列公式、解方程,宋郑还手到擒来。若是讲起市场和经营,他却是一窍不通。而校办厂发不出工资,员工们也开始谋取新出路,宋郑还既要做厂长,还要做技术员、采购员、销售员,一时间所有重担都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肩膀上。最让宋郑还头疼的,还是不知道该生产什么商品,才能让工厂起死回生。“我们的条件太差,欠了那么多债,大量员工离职,又没有技术。”宋郑还说道,“要做什么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不要做什么,不要做最底层的那种加工了。我当时讲了一句口号,我说一定要做世界上没有的产品,我们用这个产品去做自己的品牌,然后自己掌控市场。”
       彼时,宋郑还教过的一位学生的家长听说了这件事,他带着一辆童车找到宋郑还,并表示,只要校办厂能够生产这样的童车,他所在的军工厂就能包销。尽管这单生意因为军工厂改制而不了了之,敏锐的宋郑还却迅速意识到了两件事:其一,童车是有市场的,可以继续探索;其二,使用者们会推着童车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公园里,如果产品做好了,便能依靠口口相传打开知名度,节省下一部分广告费用。
想好了就去做,宋郑还立刻从市场上选购了一些童车,然后开始拆卸研究。就这么“硬碰硬”地,世界上第一台两功能童车还真让他给琢磨出来了。虽然因为资金的短缺,宋郑还不得不进行专利转卖,但他知道,“做创新的童车产品”这条路走对了。随后,宋郑还又发明了一辆四功能车,他下定决心举债投产。等到好孩子成立后的第一年,集团便依靠新型童车获得了盈利,第二年,宋郑还便将老师们的集资款全部还清了。
       创新产品为好孩子集团带来了初步成功,同时新的考验也接踵而至。由于童车行业准入门槛低,产品质量往往良莠不齐,而质优价美的好孩子牌童车一入市场,便成为不少企业的仿冒对象,无锡的一家公司甚至表示,要在3年内“干掉”好孩子。尽管宋郑还已经为发明的产品申请了专利,可以通过诉讼来维护自身权益,但数学教师出身的他很快为自己算了一笔账:“假如我集中精力去打官司,官司赢了,企业也倒了。因为仿照品可以做的一模一样,但是价格只有你的一半,人家是一个成熟的童车厂,我们是一个新建的童车厂,成本天生就高,又要保证质量,所以我们一定做不过人家。”然而宋郑还并不打算坐以待毙,这个依靠“创新”获得第一桶金的企业家又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新品创造。他的逻辑很简单,不断地更新换代意味着企业将走在行业的前列,而仿冒者只能永远跟在后面。为此,宋郑还组建起了研发部,以此来研究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并不断开发新品。如今,好孩子集团已经掌握了9000多项行业专利,宋郑还预计,今年专利数量还将继续增长,很快将超万项。
      做旅途中的有心人
       在国内市场做出了一定成绩,宋郑还自然而然地想要出去看一看。
       与普通旅客偏爱秀美风光或历史人文景观不同,每当到达一个新国度,宋郑还往往一头扎进当地的商场里,在婴幼儿商品店铺中来回转悠,仔细研究当地产品的性能和功用,感受每个品牌背后的产品特色和当地商业模式中的新玩法。在他看来,创新这件事情好孩子已经“趟过水”了,差别在于,以前好孩子要研究中国人的需求,现在要研究外国人的想法。在不同的商店中穿行,他逐渐琢磨出一些门道,比如,美国的童车大多讲究性价比,只要产品功能不差,价格适中就行;欧洲市场则对产品的安全性以及外观的设计感有更高的追求;而日本商品则聚焦于人,产品的设计要更符合消费者的使用习惯。考虑到好孩子在功能和结构打造方面拥有更强的能力,宋郑还便将进军国际市场的第一站选在了美国。
       目标市场定下了,新品亮点却还未有头绪。宋郑还并没有停下脚步去闷头苦想,而是继续行走在各大市场中,那些奇妙的灵感就这样在行走间与他不期而遇。
       宋郑还至今仍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在荷兰的那段经历:“我当时正在逛一家百货商店,顾客不太多,环境相对安静。这时候一对夫妇推着自家孩子进来了,小孩在不住地哭。妈妈担心孩子的哭声会打扰其他顾客,就推着婴儿车轻轻撞着台阶,撞了几下后孩子不哭了,但是一旦她停下来,小孩就又继续哭。当时点子就来了,婴儿和妈妈在一起的场景应该是温馨的,碰台阶这个动作多粗暴啊,如果这辆童车是个摇篮呢?”以此为契机,回到国内后,宋郑还很快打造了一款秋千式摇篮婴儿车,他参考当时的流行趋势,将产品轮廓设计为大弧线型。功用方面,宋郑还特别定制了两种摇法,一种是左右摇摆的平行摇,另一种则是围绕中心转动的弧形摇,他给这两种摇法起了个温馨的名字——妈妈摇和爸爸摇。彼时,由于好孩子在国外的知名度不高,宋郑还决定与当地的企业进行合作,通过独创的OPM模式,让好孩子的商品搭配知名的国外品牌,两相结合进行销售。从1996年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到1999年在美国达到销量第一,好孩子仅用了大约3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国内到国外的第一次跨越。
       乘车在欧洲的高速公路上穿行,宋郑还的头脑中又产生了新思考,“我发现,欧洲高速路上的车行速度通常比国内快很多。因为国内高速路会进行限速,欧洲的一些国家是没有的,或者限速数值定得很高。”按照全球行业的测试标准,儿童汽车安全座的碰撞测试时速只需达到50公里即可,宋郑还敏锐地意识到,这样的碰撞测试时速其实已经不符合实际的使用需求了,因为按照这样的产品标准,如果汽车在欧洲高速路上发生事故,儿童的生命安全很难得到有效保护。于是,好孩子的工程师研究出了一种GBES宇航吸能技术,并将这种技术加入到高速汽车安全座中,一旦发生意外,它能够迅速吸收大量能量,降低碰撞冲击力对于儿童的损伤。而在企业内部标准中,好孩子也将碰撞测试时速从50公里提升到了80公里。
       从商30年,宋郑还走过了美洲、欧洲和亚洲的多个国家与城市,他把工作和旅行融合在一起,在生活中留下了许多精彩时刻,也在好孩子的市场拓展和产品创新中镌刻下独一无二的印记,他笑言:“像这样让商业和出行结合着,就算是我们的旅游了,挺开心。”聊到这里,他还分享了在旅途中收购德国CYBEX的幕后故事:“我和CYBEX创始人马丁相识已久,两家公司都想做一些能改写行业格局的事。有一次在从美国东海岸飞西海岸的航班上,我们刚好坐在隔壁,借着同事的翻译,我们越谈越觉得志趣相投。快到目的地时,我俩把拳头一并,决定把两家公司并在一起。”常在海外行走,英文不好成了宋郑还心中一个小小的“遗憾”,但语言上的小障碍并不影响宋郑还和外国伙伴之间的关系,在他看来,这是因为理念、为人与经营之道,是不需要依靠语言来表达的,或者说这就是最好的语言。
      满怀匠心,尽力做事
      聊到公司与行业的未来发展,宋郑还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现在好孩子手中是有很多技术专利的,如果有一天行业的标准提高了,其它企业需要借助好孩子的技术来生产更好的商品,创造更高的价值,我很愿意放弃这项专利权。”
       从1996年创设好孩子教育基金,到2000年创立科学育儿网站,再到如今入驻各大机场的上百间母婴室,在好孩子集团的30年历程中,宋郑还带领团队完成了无数个对孩子成长有益的项目。除去发自内心的对孩子的关爱,宋郑还说,这与他早年间的一段出访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
       1992年,宋郑还前往日本拜访一个名为阿普丽佳的企业,它是日本当时数一数二的婴儿车品牌,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很高。在宋郑还的想象中,这趟行程应当是一段朝圣和学习之旅。然而,在与创始人葛西健藏的聊天过程中,宋郑还却没有听到任何一句与这家企业的商业传奇有关的故事,葛西健藏只是从陈列柜中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其中的照片记录着他与世界各地的专家们为推动科学育儿而做出的努力。宋郑还的内心感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再次回忆起那个午后,他的语气中仍充满敬意:“整整一个下午就谈这些事。我真没想到原来日本人真的在很多公益性的事情上面花了那么多精力。”与葛西健藏的这段交流在他的耳畔不断回荡,返程的路上,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重新拟定企业宗旨,从原来的“关心孩子,服务家庭,回报社会”这3句稍显宽泛的短句改为“改善儿童生存环境,提升儿童生活品质”这样掷地有声的话语。宋郑还坦言:“虽然我们的力量很绵薄,但是我们要以这样的精神,把能做的事情,尽力地去做好。”
       当我们走进好孩子的检测中心,这样的匠心随处可见。除了利用仪器设备对产品进行检测试验,这里仍保留着一种看似“蠢笨”的测试手法。检测中心的员工们会推着婴儿车在各种复杂路面上来回走动,以此来检验一辆婴儿车的实际使用情况。宋郑还也曾想过以全自动的机器来替代这些人工检测,然而他很快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人和机器是不一样的。从早上上班到下午下班,机器会以不变的动作进行测验,然而人在不同的情绪状态和身体状况之下,动作的幅度、姿态都不一样,会有各种各样的体验感受,这些软指标的检测机器是无法进行的。”
       几年前,宋郑还听说过一件事,一对夫妇的孩子生病了需要急救,然而附近的医院已经没有多余的救护车了。当时他就想,如果好孩子能成为一个更广阔的平台,当用户遇到问题时,就可以直接从好孩子这里获取帮助。这位坚韧不拔的实干家为自己设定了一个时间节点,在2023年之前要实现公司的平台化,这个平台将是一个由用户运营的、由一个个小平台搭建起的大平台,让好孩子从曾经的卖产品、推品牌,走向做用户、成平台,然后再走向生态圈,把想象中的事情一点点、一件件去落实。然而,不论好孩子在未来会如何发展,永恒不变的是这家企业的本质和内核,那就是宋郑还不断对我强调的——“只要这件事对孩子是有益的”。 (孙雨萌)

阿雅:“韧”性旅途,拥抱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阿雅:“韧”性旅途,拥抱

我与阿雅的采访是在酒店的露台花园里进行的。彼时,北京天气正好,细碎的阳光让人觉得暖洋洋的,一如阿雅给我的感觉,温暖而通透。她总是眉眼含笑地看着我,在倾听的过程中不时点点头,然后仔细思索出一个更好的答案。
这位深受观众喜爱的电视节目主持人,

>>更多

肖文华:敬世界一杯中国茶

与肖文华的初次见面,约定在清晨7点半的福建大厦。在前一天晚上刚刚结束的外交部福建推介会上,肖文华带着华祥苑的“金砖阵容”赴会,以正宗的闽茶之味博得满堂喝彩。为了赶赴上午飞往马来西亚考察的航班,肖文华一大早便来到了相约的采访地点,几乎一夜未眠的

地产
>>更多

丽湖潮城产业梦,园创新苏

知乎上有一则帖子,题目是:苏州工业园,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神奇的存在?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弱者喧嚣,强者沉静,园区相比皮囊,更有骨相。”这个骨相在于什么?我想先抛出我心中的一个答案。她是开发高度克制,相比商务区的名字,更符合“中央公园”的金鸡湖气质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