览胜淘趣海岛外,“菲”常有戏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杨力尉 | 2019/5/6 8:16:31

       飞机降落在马尼拉机场时正值黄昏,金色的光从机翼流泻入地平线,待我们走出航站楼时,已与马尼拉湾的日落擦肩而过。距离机场10分钟车程外的马尼拉娱乐城中,冈田酒店里的亚洲最大音乐喷泉接过下一棒,用绚丽的水幕点亮菲律宾首都旖旎的夜。水珠如雨点般扑打在身上,但前排的观众仍举着手中的摄影设备,试图记录下这流动的红白蓝三色魔术,而我在这时收回了相机——存储卡内的空间,是要留给更多“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风景的。此行我们不去长滩岛,不去巴拉望,跨越其国土的南北两端越野、上天、闹海,在更立体的视角下,海岛之外的菲律宾俨然最熟悉的陌生人,以令人意想不到的百般精彩邀你入幕。
      “棉兰老珍珠”的自然之美
       从3月末乍暖还寒、绿意初萌的北京南下,浓密饱满的绿和三角梅明艳夺目的红撞入眼帘,唤醒了沉睡在脑海中的热带印象。对当地人来说,满眼葱郁、入脾馨香是他们习惯的日常。走在城市街头,有小贩用细线将国花茉莉串成项链售卖;晚上入住酒店,保安又从门口的花丛中信手摘下一枝“桑帕吉塔”赠我别在背包上,回头才发现,可不就是和白天一样的茉莉花?原本熟悉的馥郁香气仿佛因身在南国变得颇有异域感。
       在菲律宾现总统杜特尔特的老家、位于棉兰老岛的达沃,这种自然生机之美在我眼前集中轰炸。在面积达80公顷的伊甸自然公园中,植被的繁茂程度让人很难想象这里95%的风景都是40年前人造的。1971年,杰西.V.阿亚拉发现了这片土地的潜力,命人在山坡上凿出梯田,种植树苗。10万多棵松树恣意生长,竹子、向日葵、非洲雏菊错落交织,乘着接驳车在绿荫中穿行,只消伸手便可摘下一小束薄荷或是迷迭香。在马拉格斯花园度假村中,更是能看到如碧玉葡萄般垂挂的绿玉藤、“兰花皇后”桑德万代兰等奇花异卉荟萃一堂。桑德万代兰1985年才复种成功,是棉兰老岛的珍稀花种,在当地被亲切地称为“华铃华铃”。花草树木给人以赏心悦目的风景,也给了飞鸟蝴蝶栖居之所。站在距地面6米高的树屋,能看到鸟园中的小生命正与人逗趣,取一把鸟食,立在枝头的太阳鸟、鹦鹉们便丢下高冷的伪装,或在游人的帽子上、手臂上排排站立,或争先恐后地往掌心的美食啄去。
       仿佛是被小家伙们的好胃口所感染,在餐厅一份简单的“suman”让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椰奶和生姜蒸成的糯米饭淋上一勺香甜不腻的热巧克力,是地道的达沃式美食。热巧采用了什么特别的配方不得而知,但这美味或许还有因先前手工制作巧克力体验产生的亲切感的加持。巧克力博物馆应该是度假村里最甜美的区域,馆外与人等身的布朗尼、杯子蛋糕、巧克力冰淇淋雕塑迅速吸引了一众大小女孩的目光;门口处的可可果树上挂着棕红的果实,讲解员介绍道,菲律宾种植的可可果是南美洲和中美洲可可果的杂交品种,有着强烈的香气和较低的酸度。“可可果只在热带地区生长,菲律宾产巧克力曾获得多项国际大奖,但遗憾的是,菲律宾目前还未成为主要的巧克力生产国。”可可果从破荚取豆、发酵,到去壳、研磨成浆,过程中会根据品质分线生产,品质最佳的制成巧克力,较次的用作巧克力水疗的护理产品,让远道而来的客人卸下奔波的紧张,制造一场“甜蜜的逃离”。
      穿越海陆空的冒险
       如果有什么能比水疗按摩更减负,那必是挣脱常规的刺激项目。在达沃的冒险,可以用“上天入海”来形容。伊甸自然公园提供了“高空铁人三项”:最初级的是空中滑索,张开四肢从草地树林上方飞快地划过,感受的是风的张力;高空自行车稍稍提高了门槛,尽管深知身上绑好了护具,骑行的缆绳也已经牢牢嵌在了车轮的凹槽里,但在18米的高空骑车,绳索不免晃动,直到骑至中央,才放心地低头细数脚下经过了多少种不同的树木;不过在高28米的高空秋千面前,前者都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了,当牵引绳松开,缓冲1秒后的坠落让人不觉怀疑心跳是否漏了半拍。丛林飞跃和入海寻宝之间仅相隔达沃湾上航行的1小时,珊瑚花园就藏在萨马尔岛北部的私人岛布埃纳维斯塔岛(Island Buenavista)附近澄蓝的海面之下。岛上只有登岛处的餐厅能收到通讯信号,让人有了理由谢绝一切打扰,在露天酒店的大床上观星听海。
       从南部的棉兰老岛飞往北部马尼拉西北方向1个多小时车程外的天使城——安赫莱斯市,这里的冒险发生在地平线以上。100多年前,曾经的美国大兵大本营克拉克转型为经济特区,在首都马尼拉开发如火如荼之时,克拉克也日益崛起为国际海岛旅游和商务会展中心,但其血脉中依然留存着昔日的硬朗气质。如今,特区内开设了不少飞行学校,让人得以圆童年的飞行员之梦。带我起飞的是来自南非的前大英航空飞行员老迈克,坐上飞机之前,他已经细致地讲解了如何驾驶仅有机翼和座位的简易动力版超小型“敞篷”飞机,飞行操作相当简单,只要靠单脚踩踏油门,并以一根控制杆调节上下左右便可以了。老迈克传授秘诀,飞到空中后如果晕机,只需要让视线锁定地平线,大脑就会重新“校准”,减轻气流颠簸带来的不适感。这种飞机的飞行速度每小时仅40公里左右,只能上升到500米的高空。在教练的鼓励下,我轻轻动一把控制杆,飞机就轻盈地转了一个大圈,脚下的景色随之从菲律宾小镇风光转场到千亩田园。
       如果要寻求更近距离的刺激,徒步爱好者会选择前往皮纳图博活火山,在苍凉的火山岩间涉水登高。1991年皮纳图博火山的爆炸式大喷发是20世纪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喷发之一,大量的火山灰和火山碎屑流喷薄而出,随后归于平静,吸引着探险爱好者和背包客慕名而来。邻近的普宁温泉则提供了另一种亲近火山的方式,这个温泉胜地是藏在连绵山脉中的宝石,整个火山温泉套装行程分为3站,首先是盥洗用餐的地方,在这里需要换上统一的浴衣,转搭越野车前往热沙浴。躺进热腾腾的沙坑里,服务人员挥着大铲子将一旁的沙堆放在身上,全身被均匀地包裹起来,只剩头部还露在外面,不多时便感到额角、鼻翼渗出细密的汗珠。躺上20分钟,破土而出的一刻,浑身都轻便不少。做完沙浴再给全身敷上火山泥,未抖落干净的沙土在皮肤上细细摩擦,似是有磨砂膏的作用。沙浴池依山而建,底下的峡谷住着矮黑族原住民,成年人远远地观察着我们这些外来访客,孩子们却胆大得很,摆出从往来游客身上学来的姿势,像模像样地接受着闪光灯的注目。带着一身泥,再度登上越野车,一路奔驰在河床湍流之上,不时激起水花,还未靠近,温泉的热度已经扑面而来。当越野车驶出山谷,顿觉豁然开朗,凉亭层叠错落,烟雾从山的缝隙间翻腾而出,眼前的梯田温泉汤池多达10余个,泉水由40度到70度,位置越高,水温也就越高。温泉水冲洗掉未净的沙土,身体被柔滑的泉水包裹,眼前被森林美景包围,好不惬意。
      多元文化雕琢菲式人情
       菲律宾的有趣之处在于不同时期留下的多元文化烙印,不同的城市或地域也因此有着专属的气质。西班牙殖民史被位于巴丹省的卡萨斯菲律宾阿酷扎度假村记录下来,这座占地400公顷的遗产公园让人几乎忘记这里是菲律宾,而恍若置身伊比利亚半岛。2003年,圣何塞建筑商何塞·格里·阿酷扎开始收集菲律宾各省因新建商业设施而面临拆除的历史建筑,历时15年,将近30座西班牙殖民时期的酒店、礼堂、住房等建筑一砖一瓦地移植重建,无论是18世纪的酒店从天花板到壁画的精致木雕、典雅别致的传统菲式砖房落日下鲜艳的橙砖立面和入口处绚烂繁盛的花朵,还是行船夜游时经过的如梦似幻的欧式灯火,都令我心折。盛装打扮的姑娘小伙临河起舞,举手投足间勾勒出旧时菲律宾人的生活。
       达沃人更擅用乐器讲述其丰富的部落文化。土生土长的达沃旅游达人欧兰·艾姆波斯卡多介绍,6个摩洛族部落和5个卢马德族部落构成了这个南部城市最初的原住民群体,随着城市的发展,原住民与新居民的交流增加,一部分土著居民如今在市里已安置了住处,有的还在卡达亚万民俗村谋到一份工作,展示部落的特色建筑与文化——曼萨卡部落以竹瓦树屋为主,阿塔部落则是方方正正的草盖木屋,巴国波部落的房子通常建在山顶,他们坚信房子最好是在满月时盖,并且要尽可能避免使用弯折的木材,以免厄运缠身。11个部落间流行着相似的乐器,但音调、名字又略有不同。卡鲁蒙演艺团的艺术指导马里奥·里奥弗携两名乐手为我们演奏了铜锣编钟“库铃镗”、下巴竖琴“库平”、黄铜“阿贡”锣和形似三弦琴的“樊隆”。“弹奏琴向外,但发音的位置靠近心脏,因为我们相信,用樊隆奏出的音乐就是心的声音。”马力欧说,如今人们正在尝试将传统乐器和现代曲风结合起来。他弹唱起脍炙人口的歌谣《孩子》,部落乐器空灵的音色直击人心,似乎要用曲中的轻愁勾出听者遥远的记忆。
        菲律宾传奇歌手弗雷迪·阿吉拉尔创作的这首《孩子》似乎对每一个菲律宾乐手来说都是拿手曲目,在达沃最适合观夜景的山顶餐厅里,背着吉他和低音大提琴的艺人为我们带来了另一个版本。伴着低吟浅唱,倚着被城市灯光点缀的溶溶夜色,忽然有了细品美食的气氛。菲律宾的美食是江湖气的:在有“菲律宾的果篮子”之称的达沃,吃榴莲是要堂食的,夜市里卖榴莲的摊位支了几张小桌,戴上一次性手套掰下一块软绵的果肉,就着玻璃瓶装的可口可乐,把“重口味”吃成“小清新”;达沃有名的“金枪鱼十吃”在各种部位的烹饪上煞费苦心,摆盘方面却不肯下更多功夫,非得让人专注于食物本身的味道;备受推崇的菲式烤串以味甜微苦的焦香为特色;全程最受欢迎的“国民美食”铁板猪杂碎采用猪头皮、猪耳、猪颊肉等经过盐渍水煮,炸得香酥可口,再混合辣椒一起搅拌,最后挤上几滴酸柑,看似平平无奇,但当酸、辣、咸、香四重滋味在口腔炸开,便是老饕的味蕾也足以征服了。
       我对欧兰说,达沃的自然、人文、美食无一不引人入胜,实在是一座“宝藏城市”。欧兰却认真道,达沃的精彩远远不止此行见闻。杜特尔特曾在此执政30年,让达沃也深深打上了他的烙印。在其铁拳治理下,达沃被评为了世界最安全的十大城市之一;当地饮食文化的江湖气,说不定也与杜特尔特对路边摊的钟爱有关。欧兰称,如今来达沃旅行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新一代游客用英语沟通更顺畅,在当地的体验也更深入;不仅如此,达沃市和萨马尔岛之间即将修建的大桥正是由中方投资的。未来的中国游客还将探索到何种风景尚未可知,他们或许会和我一样,即便归来,仍为这个满是宝藏的城市、国家心驰神往。(杨力尉)
 

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初次见到郭峰,是在为全国助残日录制宣传歌曲的现场。标志性的中分长发、褐色墨镜,他正在专注地组织100余位明星参与录制和创作,忙得不可开交。上世纪九十年代,郭峰的一曲《让世界充满爱》将阳光洒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也唱进了家家户户的心中。而后的多年

>>更多

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开发与守

在不久前举办的中沙投资合作高峰论坛上,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沙特阿拉伯的“2030愿景”为两国合作搭建了广阔平台,也为中沙在更广泛的区域展开深入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而处在文明十字路口上的沙特旅游新景点——埃尔奥拉(AlUla),也借由此次论坛走入了中国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