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建东:营地造趣自然来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9/5/6 8:10:08

       北京密云穆家峪镇有一片自然度假营地,有密度刚好的木屋、帐篷、房车,有市区难得一见的星空、日出、日落。出了营地就可沿着“自然小路”爬上后山,俯瞰密云水库,方圆都是山山水水。这就是孙建东的日光域集团所开发的日光山谷(以下简称“山谷”)。这里是北京的新晋网红打卡地。人们并不是来旅游,只是把山谷作为亲子的一个生活场景,让孩子们在这玩泥巴、看虫子、了解植物,或者准确地说,是探索。
      城市给不了的“撒野”之乐
       “尽管在山谷没时间玩多少项目,但还是感觉很舒服,因为给了我们在城市里感受不到的东西。”我在山谷看到有客人这样留言。
       淳朴、开阔是山谷给我的第一感觉,首先,它的位置非常好找,并不隐蔽,一切都很清晰。山谷的每一个住宿单元,不论两大一小、两大两小,还是四大两小,都有个小院子。院子非常重要,让客人们在户外有一个私属的空间。两个细节值得一提,一个是所有小院子的围墙是镂空的,孙建东说为的是要让客人感受到整个山谷几千亩的山山水水都是他的家,是完全敞开的。另一个是,客户的车都能直接开到住宿单元门口,极大便利了带着大包小包的客人们。
       山谷80%的员工都是本地人,他们有个普遍特点,不专业但很热情。“山谷的员工跟我在西藏看到的当地人的状态很像,是简单的发自内心的热情,所以客户的状态也是很舒服的。”孙建东有个团队叫C.C,是营地教练的英文缩写,和Club Med的G.O有类似,又不完全相同。按照他的理论,山谷的服务解决的就是舒适区的问题。“我去过很多Club Med,欧洲的、国内的,但是我觉得不是所有中国人都能跟着G.O一起玩乐,这和中国人的性格、消费习惯都有关系。所以我想给我们的客人提供一个场景,让他们自己去将氛围调动起来。”
       山谷这片营地乐园更像是一个集散地,孙建东说他非常希望客人来这以后,不局限于呆在山谷内,而是走去周围。山谷的通达性和孙建东团队正在做的周边线路开发,使这个想法成为可能。
       从去年到今年,山谷里所有的产品,比如洗漱用具,逐渐以国产品牌代替。“我们在慢慢找到中国人自信的状态。度假也是,中国好的资源非常多,只是我们没有把它呈现出来。”孙建东说道。
       6月,山谷里的新产品,日光盒子就要正式营业了,它是一处温室乐园,孙建东对这个产品的期待是:希望它像孩子打开的一个魔盒一样。而正在建设规划中的还有自然农场、宠物农场。孙建东说,今年山谷的目标是30%收入来自附加消费。他为我讲述了一个例子,日本的母亲农场,孙建东认为,这是一个理想的文旅产品状态:25%的住宿,25%的餐饮,25%的娱乐和25%的销售,“这是非常牛的组合。”他说。孙建东将法国的PVCP作为对标品牌。过去两年,他反复去考察这个有着欧洲“第一亲子度假村”美誉的度假项目,最大的收获是,运营也是可以赚钱的。“它有地产,但竟然只占20%,占80%的是运营。所以我运营山谷,我更愿意持有。”山谷里的“家庭度假、朋友聚会”的产品模型,去年获得了资本的关注。采访后的一日,我又专程跑到山谷,碰到了正在洽谈收掉周边村庄的孙建东,他告诉我,山谷的二期扩建已经提上日程。
      玉树那漫山遍野的帐篷
       2005年,读大一的孙建东和十几个同学,在暑假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成都骑行到昆明,2000多公里,一路边骑边做公益,那是孙建东第一次全面深入地感受大自然的魅力,“骑到大山深处的那种感觉是只有你自己进去,才会体会到。”他对我说。在这之前,孙建东常说的一句话是“人在历史面前是渺小的”,后来这句话变成了“人在大自然面前是渺小的”。“不是因为自然的宏大,而是我们在里面把自己释放出来那种感觉,会觉得自己渺小,渺小了以后你才知道生活可以有很多种。”
       2007年,孙建东和创业的合伙人一起,又骑行去了西藏等地。骑到巴颜喀拉山时,很多人都有了高原反应,考虑到大家的身体状况,还是从山顶4000多米的位置撤下,搭了一辆货车,坐在车顶,吹着风一路从巴颜喀拉山到了玉树。在玉树停留的5天,令孙建东终生难忘。“正好赶上玉树三江源赛马节,骑到庆典的地方时,我们一个个都被震撼了,漫山遍野的帐篷,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两层的帐篷,你都想象不到它是一个几百平米的帐篷。”孙建东和朋友们爬到半山腰,在一家牧民院子的边上,搭了两个帐篷,跟牧民聊天,吃他们的手抓羊肉,看他们的各种表演。“整个山坳里,有骑马,有骑牦牛,有斗牛,各种表演,各种美食。这是牧民的生活场景,他们会在那里生活两个月,那种场景里人的状态是由内而外的放松。”孙建东拍了很多照片,他说,当地人那纯真的表情绝不是物质带来的满足。“其实那一幕就是生活方式本身。”
       这次旅途回来以后,孙建东就给公司定了一句话——让露营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后来公司不断迭代,但这句话保留到现在。“我希望更多的城市人能有机会到当年我在玉树的那种场景里,那就是户外本身的魅力,能让我们把各层面具、各种身份放下来。”
      “海报把我拉入户外圈”
       其实上大学前,孙建东对户外并无概念。准确地说,踏入户外圈,纯属美丽的意外。大学期间,因为舍友报名了自行车社团,需要做一张活动海报,找到孙建东帮忙。喜欢地图又万事认真的孙建东,听说要制作的是从成都到昆明的骑行路线,于是一头扎进图书馆查找资料,又连着两天趴在宿舍的地上做出了一张骑行地图,立体的。这次帮忙让孙建东自己也十分兴奋,那时候,他已经察觉出这张海报给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带来了新的可能。海报的成功,让自行车社团坚持把孙建东拉入了伙,还推举他担任了社长,这就是后来他创立的“露营天下”的雏形。
       在孙建东的带领下,社团不断壮大,很快就位列当时江苏省十佳社团的第三名。“骑行让我走了很多地方。”在自行车社团的几年,孙建东不断“探路”,这个探路的过程让他真正理解了户外,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他身上那股子探索精神也是那时打下的基础。“你看我们现在开发的,很多都是别人没看上的地方,但其实有很好的资源,所以我们称之为‘寻找最美的风景’,然后通过我们的方式,包装推荐给大家。”孙建东自信地对我说。
       从2007年创立,到2009年毕业时,孙建东这个名为“露营天下”的社团已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露营用品租赁企业,平均每周有两三百人租赁。
      多年过去,孙建东说自己对户外的感觉本质上没有变化,“它始终给我带来的是心灵上的安慰和宁静。但是我对户外产业的理解却有变化,以前我会简单地认为户外给人带来的是很大的商业机会。所以在十几年的过程里,我不断优化方向。到目前这个阶段,我认为户外其实是一种场景,它可能不再只是一个商业机会。这个场景可以做更多的互联互通,包括5G时代的到来、线上线下体验的结合,因为这些,户外变得更有意义。它不再是一个偏远的、有安全风险的东西,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更愿意到户外去,在这个场景里人与人更容易形成对彼此的信任。所以你看我们现在做的山谷、海岸、农场这些场景,它跟五星级酒店是完全不一样的逻辑。”
      营地就是风景里临时的家
       孙建东一直对“自然”两个字极其看重,这是他整个产品逻辑里面的核心思维。孙建东说,这其中有三个层面,身体回归自然、心灵回归自然,到第三步是最难的,就是自然而然。“山谷的客人见惯世面,他们有丰富的旅行经历,但开始慢慢回归去追求自然的、内心的东西。我们为他们打造一个场景,或者说,是打造第二个家。徒步、登山、骑行、越野归结到一个点就是露营,露营是户外休闲场一个基础配套体系的理解维度,它的本质是户外一个临时的小家。”
       曾在美国五大湖区域自驾露营过的孙建东,在去年3月,又和朋友们到澳大利亚的东海岸线开了10天的房车,天天住在房车里。“澳洲大量的营地配套会让你发现那是一个极其美好的体验过程。你在手机上可以选择很多落脚点,像家一样,也就是说你在10多天的过程里,随时可以在一个风景里安家,并随时安排下一步,用我们公司最想要实现的那句话来讲就是,自由。”露营经验丰富的孙建东和我讲起国外不同地区露营的特点,比如澳洲和美国的房车露营从资源上讲更开阔,很宏大,没有边界;欧洲则是紧凑性的,一个营地会圈在一个范围内。“无论是欧洲、美国还是澳洲,到这些地方露营,你会发现很舒服,因为它总有厕所,总有可以洗热水澡的配套。大概我们国内的露营和它们的差距就在这里了,换句话说,其实是思维方式的差距。”
       采访中,孙建东最常提及的词有几个,例如“有趣”“酷”。即便是有点糟糕的旅行体验,他仍然会以有趣来形容。2014年,他和太太到新西兰自驾,过程并不顺畅,却是说起来印象最深刻的。“当时我们要从一个城市开到南岛最南边的一个峡湾。我计划性很强,需要几点必须到哪个位置。当天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们看完一个非常漂亮的小镇,准备从那开往峡湾,其实也就100多公里的距离,我太太当时建议因为天色已晚,第二天再出发,但我执意前往。也就才走了十几公里时,孙建东看到了一个说明前面有塌方,注意安全的提示牌。他没有停下,不多久就开到了密林深处,“尽管是无人区了,但居然还有路。”越走越黑,孙建东开始有些崩溃,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当他判断前面大概还有三五十公里就到目的地时,出现了隧道,然而此时车已经快没油了。是继续往前开到目的地加油?还是现在就另寻他路,尽快加油?权衡再三,加上经历了轮胎被水淹等问题,孙建东和太太决定原路返回至一个小城市。不料那里的3个加油站都没办法使用,最后二人从手机上查到了一处小营地,在车上度过了一夜。
      就在我以为故事结束的时候,孙建东突然话锋一转,“不过这些不是我要说的重点,这段故事里还有一个小故事。”
       当天,在天黑之前那段行程里,曾几乎每二三十公里就遇到一个小营地,这让孙建东十分兴奋,以至于每到一个小营地,他都要停下来研究一番。“在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经常还有完整的指示牌,甚至会有一面墙,告诉你,从这个小营地的小路进去会有一个瀑布。瀑布有多美,附有照片和文字,包括从这条路到瀑布的距离,它需要走哪几段不同类型的路,以及注意事项都有详尽的指示——这其实做了一个最基础的工作,就是消除人内心的恐惧,让你想去和敢去,让你没有因为未知,因为不安全感而放弃。而这恰恰是我们现在国内自驾露营,除了配套设施以外,一个很大的障碍。”
       “如果说,到了2022年,中国有100亿旅游人次的话,80%-90%是自由行,那么这些问题是我们该好好思考的。”孙建东说。(李霏霏)
 

杨迪:吃笑中游弋善喜人生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杨迪:吃笑中游弋善喜人生

采访杨迪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从见到他开始,我的工作进程中“莫名”持续了两件事:吃和笑,显而易见,他是个吃货,还是个制造快乐的人。从《中国达人秀》到《火星情报局》,大多数观众对于杨迪的印象——长得丑的谐星,对此他一点不生气也不计较,他表示自己

>>更多

张诚:躬耕城乡,讲述田园

从“特色小镇”,到“田园综合体”,再到“乡村振兴”成为国家战略,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城乡融合发展将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下一个热点。房地产行业大佬万科在2018年初甚至将公司定位从“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变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以此为代表,越来越多的企业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