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争:理性飞行,感性拥抱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徐玲珏 | 2019/4/29 8:51:58

       “小时候,爸爸教我写书法,有一幅字我练习了很久——‘争上’,后来这两个字被小小的我写得很有力量,还在书法比赛中获奖。这可能是父亲想用名字赋予我的品格。” 历经18个日夜、环球飞行了3万8千多公里回到原点之后,人们都说王争是个有飞行天赋的女飞行员。但她却说,自己并非天赋秉异,“只是有一天,倔强不服输的劲头冒出来了。”消瘦的王争骨子里透出精干,旁人看来她不停“折腾”的人生,事实上是一个不甘平庸的故事。“时光转瞬即逝,能为梦想付出努力的年华比金子还要宝贵,希望老了以后回望我的过去,不会因为不曾尝试而感到后悔。‘争’对我来说,是‘只争朝夕’。”

      用飞行的方式拥抱世界
       “我8月17日出发,飞到加州,在那里进行了飞机改装。从加州出发就没有太休息了,一路向西,几乎连续飞行了18天,9月19号回到了德克萨斯。”2016年的夏末秋初,王争从美国德克萨斯州出发,尽管已经过去将近3年,日期她还是记得非常清楚。“中学时,我看到《小王子》这个故事,幻想着自己也能够成为一个飞行家,去不同的地方、看到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彼时43岁的王争,完成了中学时的梦想。
       王争把自己学习飞行称为“一种偶然也是必然”。“2010年,我的家人都要搬到美国,当时的我犹豫彷徨,不知道去美国做什么。有一天,我在喝咖啡时,就遇到了一个飞行员,我们聊到了关于飞行和航天的事情。”王争的父母原来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教授,她觉得自己有“宇航员”“飞行梦”与父母的工作不无关系,“那个飞行员鼓励我,如果喜欢,可以尝试去佛罗里达学飞行。我当时没敢想,是因为我当时的年龄很大,不仅是近视眼,还是女性。”但是自我鼓励之后,王争踏出了第一步。
       对于第一次体验飞行的经历,王争记忆犹新。“当时我的心里其实没有紧张,只有兴奋。我和教练驾驶的飞机很小,像一辆车一样,飞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超级颠簸,然后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乌云压过来。后来我知道,暴风雨来临之前,20海里之内都能感觉到强烈的颠簸。当时教练的水平挺高,安然无事降落了。”第二天,兴奋的王争决定报名学飞,“教练很惊诧地问我,‘你没害怕昨天的飞行?’其实这就是无知者无畏。现在看来,稍微懂一点的人或者英语稍好的人可能真放弃了,因为实在太危险。”
       “学飞的过程中我发现,年龄一直都不是问题,只要我做好自己的心理工作,就会发现离梦想很近。”一开始学飞行,王争并没有想过自己能去环球飞行。“大多数飞行员都会有这种‘遥远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用飞行的方式去拥抱一次这个世界。”
       在环球飞行之前,王争做了许多努力。首先,她考下了航线运输执照和航线运输飞行员执照。“学飞的过程是一个曲线,有时候觉得自己太厉害了,很自大,继续学习又觉得自己知道的东西太有限,到处都是风险。这是一个慢慢积累信心的过程,踏实掌握技能之后,就没有那种泡沫似的自大了。”除了技术,王争觉得环球飞行还要依靠决心。“家人心疼我那么拼,我训练学习遇到困难时,都安慰我别那么较劲,这岁数了不指望做职业飞行员,做点别的生活可以很轻松美好。但对我而言,飞行不是我为了生计的不得已选择,而是我的一个梦想。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开始学飞时的满满激情,说白了,遇到困难时,就像走着走着走到了没有路灯的地方,然后借着来时梦想的光亮,把那段漆黑的路走过去。”
      一路惊险,在风暴中起舞
       “飞行中的一切景色里,我最喜欢辽阔的海洋。”一般而言,环球飞行的飞行员都会选择稳当的飞行路线,这样不仅可以有前人的经验指导,也能增强飞行的信心。王争在选择横跨两大洋的飞行路线规划中,为了能欣赏到大洋深处独一无二的美景,决定不走寻常路。“夜晚星空倒映,没有地平线,我感觉我自由地漂浮在三维的星幕里,海洋之上的星空格外明亮。要说海域,加勒比海是鬼斧神工、浓墨重彩的画笔,绚丽变换的蓝焕发着各种宝石的光泽,海底的浮游生物、悬崖峭壁、环形山顶,在清澈的海水下毕现,不同形态的云雨在加勒比海上空构造着海洋气候。我经常执行飞行的航路就是一面。飞越在无边的海洋上,你会特别珍视遇到的每一个海岛。海岛是漫无边际的休止符,是无尽的尽头,是苍茫中的希望。”
       “我独自一人与海天大地身心交融,呼吸太平洋的海风,穿越中东沙漠,触摸地中海夜晚的风暴,追赶大西洋的落日,沐浴中秋的月光。风沙星辰间切割着地球的经线,有一种感动很特殊,这一切来自飞行之美。夜航时,我经常仰望着无尽的星空。从夜空向下眺望,云卷云舒,气吞山河,有谁会在乎陆地上甲壳虫大小的汽车,是奔驰还是宝马?有谁会在乎嘴上的口红是什么名牌?房子有多么豪华?我在感受无边宇宙的浩瀚的同时也深切感受了我们星球的渺小。”王争感性地说。
       虽然在飞行中经历了很多无法想象的困难和境遇,但王争仍乐于沉浸在征服这一场看似不可完成的旅途。一次,在落地菲律宾克拉克国际机场前,她曾遇到雷雨,航班落地都因此取消。而王争此时格外冷静,她依靠经验成功降落,是当天雷雨后唯一一驾落地的飞机。“遇到暴风雨时,你不能选择对抗,否则飞机会失速,造成飞机结构解体,所以你只能选择随着暴风雨‘起舞’。随环球飞行之前,我九十五六斤,飞完了大概88斤,1米70的身高,80多斤很可怕,就是‘奇丑无比’。”王争笑称。“飞行结束之后,我亲吻了我的飞机,那时候我觉得飞机是有生命的,它跟着我去闯荡了这个世界一圈。”
      女性要“悦己”,鼓励女儿追求自我
       如今的王争,是美国商业航线银色航空公司的机长,除了执飞,她还是一家飞行学校的教官。“我从没觉得性别是一个限制。”王争说,“传统概念里,一个‘好’的女性应该是个好妈妈、好妻子、好女儿。悦人、体贴、依附等这些好女孩的特征被传颂,可其中并没有‘悦己’,如果回归一个简单的生命个体,问一问她们,你喜欢做什么、什么使你内心真正愉悦?会有什么结果?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对生活有了不同的追求,我如果能给这样的女性一点点勇气,是我的荣幸。”
       事业忙碌的王争是一位单亲妈妈。但她却一直用自己的言传身教陪女儿去追寻自我。“我从我自己的经历看,言传身教中,‘身教’的意义更大,她至少看到我没有因为家庭、孩子等原因放弃自己的梦想,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她的未来,我希望她能成就她自己的梦想,不要枉度一生。”王争说,人生的起跑线始于“自我觉悟”,早点晚点都没关系,赛场上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我一直很欣赏一种态度: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女儿刚到美国后,从语言的适应到文化的适应,都需要她独立去面对,我给不了她太多的帮助,只是陪伴着她做着同样的事情,她学习她的课程,我学习我的飞行。我们互为榜样, 我从她的身上,学到了一个孩子天然的无畏和勇敢,看到了成年人背负太多的生活包袱后的患得患失和举步维艰的胆怯。女儿带给我快乐、希望,她的成长是我的榜样,让我也得以成长。”王争说。“作为职业飞行员,我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就像是口感强烈的意式浓缩咖啡,感官和体验都很丰富紧凑。”一个周末,王争的女儿专门找到她执飞的航班,飞到美国最南端的西锁岛。“我们就算母女共度周末了,我做机长广播时,开玩笑地说我女儿在飞机上,所以这次飞行会格外平稳,并公布了她的座位号,乘客之中一片欢乐。”(徐玲珏)

杨迪:吃笑中游弋善喜人生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杨迪:吃笑中游弋善喜人生

采访杨迪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从见到他开始,我的工作进程中“莫名”持续了两件事:吃和笑,显而易见,他是个吃货,还是个制造快乐的人。从《中国达人秀》到《火星情报局》,大多数观众对于杨迪的印象——长得丑的谐星,对此他一点不生气也不计较,他表示自己

>>更多

张诚:躬耕城乡,讲述田园

从“特色小镇”,到“田园综合体”,再到“乡村振兴”成为国家战略,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城乡融合发展将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下一个热点。房地产行业大佬万科在2018年初甚至将公司定位从“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变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以此为代表,越来越多的企业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