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奕君:深处读城,侧身观景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荆京 | 2019/4/22 8:40:03

       刘奕君是导演和观众眼中的实力派。不论是《伪装者》中的王天风、《琅琊榜》中的谢玉,还是《扶摇》中的齐震,刘奕君扮演的角色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上都举足轻重,大多会是影片的亮点。与其说这些角色似乎为他量身定做,倒不如说他演活了这些看似平凡普通的角色。有趣的是,很多人对刘奕君的印象是温和。这和他电视剧里腹黑霸气的形象完全背道而驰。
      读一座城,读的是岁月情怀
       大叔们需要把时间藏好,却不必在乎年龄。如今的刘奕君经过时间的积淀,反倒散发出超越年龄的味道:成熟睿智却不沉闷,他的眼睛永远都充满神采,而且声音永远都极富感染力,这一点他在《声临其境2》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所谓把时间藏好,就是把状态调整到最佳,无论银幕上还是生活中,刘奕君总让人有些不相信他是已经结婚多年并且育有一儿一女的父亲,他滔滔不绝却也恰到好处,懂得在谈话中收放,时不时也会蹦出来自创的“格言金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时,你一定要教会他如何观察一个人,如何跟陌生人相处。而书本里的知识是为提高生活技能做准备的,如果它不能用于你的生活中,这书是白读的。”刘奕君谈到旅行对孩子的意义如是说。
  有趣的是,刘奕君选择出演一部剧时,会首先看剧本、角色及合作团队;其次就看拍摄地是否去过。他喜欢有异域风情,或是有文化沉淀的地方。“我有很多城市的地图,你知道吗?”刘奕君得意地说,“每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我便会打开地图。有绿色的地方是我首先关注的,然后再找到我拍戏住的地方,看周围遍布哪些名胜古迹,把它们一一拿笔圈出来,想着明天能去哪里,是特别开心的一件事情。”刘奕君喜欢走路,最喜欢的运动就是徒步。拍戏的时候他从住所走到景点。在北京,他有一次从西直门走到农展馆,再走到天安门,围着广场转了一圈,再走回西直门,一趟走上四五个小时。
  读懂一个城市,不仅要融入它的市井中去,还要去看看这个城市不同的侧面。在刘奕君刚入行的时候,碰到当时是美术师的张国军,后来做了著名制片人。“你一定不知道那个年代美术师是怎么看景的。他就直接走进人家找景、看东西,很多都是穷街陋巷。跟着他一起,总能发现一个城市里你根本不可能去关注的东西,他教会了我用不一样的视角去看一座城市。”刘奕君回忆道。
  如何去体会一座城市沉积的文化?在刘奕君看来要找到那些老宅子,和老住户聊一聊,“他们也许会告诉你,这个院子是300年前建的,中间修缮过一次,这个台阶还是明代的。你就坐在这台阶上,房檐把围墙外的高楼都遮挡住了。一束阳光照进来,你看着那院墙外的天空,没有任何的现代建筑。在这一瞬间,仿佛空间折叠,说不定古时候的院主人也坐在这最舒服的位置才能晒到太阳,他也悠闲地坐在这儿看着同一片房檐上的天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画面被刘奕君描述得太美了。“现在的我们内心太浮躁,找到自己的初心,不要因为世故而世故。”刘奕君坚守自己作为演员的原则,内心平静是他调整状态的必须条件。
      做足功课,从画中取景
       2000年伊始,电视剧《纽约丽人》在洛杉矶、纽约、拉斯维加斯几个城市取景。那个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更别说卫星定位、谷歌地图了。刘奕君出门全凭一张地图,还是全英文的。“第一次出门一定要拿一张酒店的名片还有电话,去哪都拿着地图,提前做好攻略,不论远近,基本都靠走,你要问我去了哪里也想不起来了。大概过了10多年,突然有一天我想起那地方,然后我就在谷歌地图上查,居然让我找到了,而且我还找到了曾经住的酒店,在我住的两个多月里,我经常在那游泳。”刘奕君感慨道。他说,这一幕像极了印度电影《雄师》中的情节:一个印度男孩和父母离散,花了20年时间去寻找自己的父母。某天他突然想起小的时候那个记忆,他就打开谷歌地图,居然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场景,然后他凭着残存的记忆,又回到那个城市找到了他的母亲。
  十几年前,刘奕君看了《梵高传》后感同身受,梵高一生怀才不遇,空有一身绘画的天赋与技能,却无人懂得欣赏,那时的他同样感叹着自己的怀才不遇。去年,刘奕君在马赛拍戏,他得知附近的小城阿尔勒是梵高晚年生活的地方,虽然梵高在那生活的时间仅仅是短暂的一年零3个月,但却成就了他生命中最具创造力的辉煌时光。现在的老城中,仍有许多他当年作画的地点,比如曾经是他治疗精神病住院的地方,现在成了梵高艺术中心,还有《星空下的咖啡馆》的所在。于是,刘奕君做足了功课,去阿尔勒一一打卡。“我坐在梵高咖啡馆,就按照他作画的角度,坐下喝一杯咖啡。还去那个疗养院,找他作画的视角,到底一楼还是二楼,我反复勘察了好几遍,终于找到了,就跟《阿尔勒医院的花园》中的画面丝毫无差。当年梵高一定是坐在这儿,拿着画板,数着到底有几个门栋,那个感觉很奇妙。”刘奕君追求的是从文化和精神的层面带给他的感动,这样的旅途本身也是一个净化心灵的过程。
  他怀着对未知旅途的期待,说道,“人在旅途有无尽的可能。也许你眼睛看到的东西、景色、人会让你能找到自己正确的定位,找到自己。”人生还有无尽的可能等待你去探索和发现,与时光来一场较量,刘奕君在这漫漫旅途中找到自己,发现自己的无限可能性。
      体验当地的美食,才不虚此行
       旅途过程中,人们自然可以去探索一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发现当地的特色美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刘奕君拒绝急行军般地行走,不似蜻蜓点水,而是犹如回家一般,融进当地人的生活。而如何融入呢?刘奕君坦言,一定要静下心来,走到当地人饮食和起居生活的区域,寻找当地美食。在吉隆坡拍戏的两个月,他逐渐扩大活动范围,找到居民区里鲜为人知的小饭馆儿。“你知道我是怎么点菜的?”刘奕君得意地说,“进去之后先溜达一圈,看别人吃得挺香的,基本上光盘的,应该就很好吃。然后我再叫服务员来点一通,根本不看菜单,因为我也看不懂。一定要去有很多当地人聚集的地方,而且是饭点儿的时候去,这是经验之谈。”他也爱逛菜市场,每一座城市的大大小小的菜市场就像是一座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民生百态尽藏其中。
  在韩国拍《摩登家庭》的时候,整个剧组就刘奕君一个中国人。聚餐的时候,当地人拿出一种味道很奇怪的食物,刘奕君第一感觉它就像是臭豆腐,毫不犹豫尝试起来。刘奕君认为,接受更多新事物,对自己演戏也会有帮助。
  说起接受新事物,不得不说刘奕君这次在韩国束草拍摄滑雪戏的经历。首尔近郊的江原道束草是一个能让人的心灵放松、眼球净化的地方,在那里,眼里看到的都是自然的颜色。在那里,刘奕君用两天时间学会了滑雪,还成功挑战了中级雪场。都说懂得摔的人才是最有潜力的滑雪新手,这一点刘奕君诠释得很好,“我摔到半山腰上了,也只能继续往下滑,第一趟摔了不下10跤,一路摔到山脚下。非但没摔坏,反而越摔越有经验。第二次上去的时候我基本就能控制速度了,中途也能停下来。再一次上去我就会刹车了。”之后滑雪的戏拍得很顺利,拍摄中,刘奕君赢得了剧组所有人的称赞。从那以后,刘奕君便爱上了滑雪,他现在已经可以驾驭单板了。刘奕君还喜爱摄影、篆刻、书法、绘画、茶艺等,爱好广泛,不仅演技精湛,更是注重自身文化修养。
  这部戏中和刘奕君演对手戏的韩国女演员叫李泰兰,在两个人都不懂对方语言的情况下,拍摄依然完成得很顺利。刘奕君认为,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最大障碍不是语言,就连在国外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也能用丰富的肢体语言解决大大小小的问题。“比如有一次我在温哥华想买拍立得胶卷,但我不知道它的英文怎么说,去到卖照相器材的店,我就边比划,边发出咔嚓的声音,最后还真让我买到了。”刘奕君坦言,“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一定要是真实平等的交流,不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的姿态来看别人。要看你是否真的喜欢,如果你喜欢这个城市,喜欢当地的居民,那么就没有障碍。”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才是真正有思想的人。这种强大不仅体现在知识上、深厚的情感上,还体现在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广阔的视野上。这种内心的强大,常常意味着他的自信,刘奕君正是这样的人。(荆   京)

杨迪:吃笑中游弋善喜人生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杨迪:吃笑中游弋善喜人生

采访杨迪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从见到他开始,我的工作进程中“莫名”持续了两件事:吃和笑,显而易见,他是个吃货,还是个制造快乐的人。从《中国达人秀》到《火星情报局》,大多数观众对于杨迪的印象——长得丑的谐星,对此他一点不生气也不计较,他表示自己

>>更多

张诚:躬耕城乡,讲述田园

从“特色小镇”,到“田园综合体”,再到“乡村振兴”成为国家战略,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城乡融合发展将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下一个热点。房地产行业大佬万科在2018年初甚至将公司定位从“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变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以此为代表,越来越多的企业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