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姗姗:“逆光”旅程,“勇”抱未知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孙雨萌 | 2019/4/1 8:03:10

       见到袁姗姗的那天,她正在顺义的一间摄影棚中拍摄杂志照片。她身着短款运动衣衫,站在搭建起的拍摄场景中做最后调整。彼时,北京空气中的寒意仍未彻底散去,大风透过门窗间的缝隙一股脑地向摄影棚涌来,让散落在棚内的两台热风机宛若摆设。衣着单薄的袁姗姗对这一切似乎恍然未觉,她正将全部注意力放在即将到来的拍摄上,就绑带的缠绕方式和遗留在地面的长度这些微小细节与摄影师认真沟通。
       我和袁姗姗的采访便是在这次拍摄的间隙进行的,她如同生活在隔壁的那个邻家女孩,裹着大衣往我身旁的沙发上一坐,说话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爽利,一瞬间让我遗忘掉了那些贴在她身上的标签,开始真正走近这个接地气的姑娘。
      自我怀疑中的奋斗之旅
       在最初,这个湖北姑娘的兴趣爱好其实是唱歌。但由于自身的嗓音条件偏哑,在演唱方面未必会有较大突破,歌唱老师便劝说她转考表演。对于当时的袁姗姗而言,表演仍然是一件很陌生的事情,考试的一些参考资料和个人才艺展示是在唱歌老师的帮助下准备的,进行人物练习的过程中,整个人也是“晕晕”的。就这样,她误打误撞地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踏上了演戏之路。
       这种懵懂的状态在进入大学之后并没有迎来迅速的转变,纯粹的学习环境、父母的贴心保护以及尚未彻底成熟的心智使得袁姗姗过上了一段按部就班的生活,上课,排练,考试,往返于学校和住所之间。
       随着年龄的增长,袁姗姗逐渐思考起自己的未来。大学三年级左右,身边的一些同学开始进组拍戏,剧组中的那些有趣见闻以及实际拍摄对演戏水平的历练,让袁姗姗很是羡慕,与此同时,她内心深处也生出了一丝压力。半个月,30多个剧组,她开始不停地递资料,试戏,最终能有回音的却少之又少,等到《野鸭子》拍完,袁姗姗又面临着无戏可拍的境地。“我还记得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特别难过,有一些自我怀疑,觉得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做演员。”袁姗姗回忆着。然而这个执着的女孩并没有立即选择放弃,而是与自己定了一个“三年之约”,如果三年之内依然没有做出一些成绩,那就果断转行。
       在随后的生活中,袁姗姗又再次投入到跑组的日子里,在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中寻找拍摄机会。不断的努力终于为她带来了一些回报,从《宫锁心玉》中的客串宫女,到《宫锁珠帘》的女主角怜儿,再到扮演历史上的知名人物孝庄文皇后,这个曾经无戏可拍的小演员面前,也开始出现不同的选择机会。
      “打不倒我的就是财富”
       毕业不过三四年,就能在一些知名作品中出演主角,这听起来应当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然而,迅速走红带给袁姗姗的却是一场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
      2013年夏天,一个名为“袁姗姗滚出娱乐圈”的微博词条开始出现,并很快登上了热搜榜单。网友们在其中列举出的“厌恶袁姗姗”缘由五花八门,长相丑、演技差、角色不讨喜,甚至还有“没有理由”,一时间批评袁姗姗成为了不少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袁姗姗直言,当时有被打懵的感觉,刚步入社会,心中把一切都想得很美好,结果迎接自己的却全是打击。
       而如今再回看那段阴云密布的日子,袁姗姗反倒觉得那是一件好事,其中的许多留言让她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诸多不足,她重新捡起了幼时学习过的小提琴,也开始探索各式各样的新鲜事物,以此来充实自己的生活。她说:“我其实是一个惰性比较强的人,但我又同时很要强,有时候需要这样的外力给予我一些刺激,逼我一下。它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我倔强的性格和更大的潜力。”这种“倔强”在准备《幻乐之城》演出的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这个唱演类节目里,袁姗姗扮演了一位女拳击手。为了达到更好的表演效果,她提前10天就开始练拳,每天练习4个小时,等到了摄制组,练拳的时间则被延长到了8个小时,再加上磨合剧本以及练习歌唱,一整天下来常常疲惫不堪。再次提起这段经历时,这个已经凭借自身努力,成为网友口中正能量代言人的姑娘依然表示,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在准备的过程中其实每一刻都想放弃,但我觉得演员的幸福感就在于此,在不停挑战自己的过程中,达成某一件事情,做完之后会有一种很强的成就感。”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袁姗姗有时也愿意在旅途中“尝鲜”,完成一些富有挑战性的项目。此前她专程飞往三亚,便是希望在当地学习潜水,白天在冰冷的海水中一次次下潜,到了晚上还要准备笔试测验。在她看来,如果喜欢一个行业,那就要为自己的喜欢和工作做一些付出,这些付出未必会让人突然变得优秀,但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个人的思维、气质和感觉,让人在点点滴滴中获得进步。
       不过很多时候,袁姗姗依然会觉得时间不够用。没有专属时间那她就挤零碎的时间,面膜往上一掀就可以吃早餐,化妆的时候看美剧,跑步的时候听语音课是她生活中的常态,“我可能比较不知足吧,也或许是因为之前的网络暴力,我总会觉得自己缺乏的东西太多。”袁姗姗说。
      在有目的的旅途中寻找惊喜
       提起自己走过的国家和城市,袁姗姗着实思考了一段时间。她笑言,现在出门旅行大多是陪父母一起,等旅游回来之后翻开手机,相册里几乎全是父母的照片,“我就是一个拎包照相的,总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出去一样。”
       由于演员的工作性质,一旦开始拍戏,通常几个月无法与家人相聚,所以袁姗姗格外珍惜与家人的每一次出行,节假日时相约去爬山,抑或是在家边的公园里一起散散步,对于她而言都是一种享受。去年十月份,她还带着父母去了一趟迪拜,一家三口在广阔的迪拜沙漠中漫步,从傍晚走到天黑,感受细碎的沙粒从指缝中溜走,看温暖的夕阳为大漠披上耀眼的外衣,“巨大的沙漠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牵着手往沙坡上跑,感觉什么压力都没有了,心里面满满的全是幸福感。”她讲述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当时的场景,眉眼处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在陪伴家人的过程中,袁姗姗通常是旅行攻略的制作者,她会依据自己和家人的意愿,为父母打造一段贴心的旅程。若是旅伴中恰好有旅行达人,她则偏向于将行程的决定权交给对方,来期待未知背后的惊喜。而一座城市和国家中的特色美食,往往不会让她失望。在她看来,美食之中常常凝聚着各个城市和国家的不同特点,比如粤式早茶透出的惬意悠闲,麻辣抄手展现的川味热情,都描绘着不同地区中,人们独特的生活方式和节奏。不久前刚从巴黎时装周归来的她,对于那座城市里的冰淇淋仍然念念不忘,“香草味的,我一个人能吃俩。”她热情地向我推荐着。而最让她难忘的还是家乡的味道,劲道的牛肉面上点缀着嫩绿色的葱花,浸满肉香的三鲜豆皮挑动着味蕾,再搭配上香脆的面窝,便是一份地道的襄阳“过早”美食。
       不过,一旦美食和工作撞到一起,袁姗姗还是会选择克制。她将工作和旅行分得很开,通常情况下会选择在工作彻底结束后,留出一两天空余时间,然后在当地转一转,全心地体味一座城市和一个国家的魅力。这些旅途所见不止是在那一刻愉悦身心,有时还会在不经意间再次闯入旅行者的生活。聊到这里,袁姗姗想起了自己在泰国拍戏的日子,她说,拍任何戏都是需要了解故事背景的,正因为去过泰国,所以这个国家的人文风情并不是虚幻地“飘”在书本纸张上,而是借由那段旅程在她的脑海中留下了一个相对具象的印记,所以在阅读剧本的时候也能够想的更加深入。
       与旅途中追求安全而不愿过于冒险不同,袁姗姗在工作中反而充满了好奇心,拍戏多年,她依然期待着与全新角色的相遇。她说起热门美剧《杀死伊芙》,里面的美艳女杀手和菜鸟特工上演了一出别样的猫鼠游戏,她直言能演这样有趣又富有个性的角色很幸福,并希望在未来能成为观众眼中的“一个真实的演员”。这句话写在这里,或许还会为她引来一些争议。不过我想,她大概已经准备好去迎接未知的一切,正如她自己在微博上所写,“人生太短暂,没工夫瞻前顾后,你最好勇敢一些,而不是买下所有保险。”(孙雨萌)

刘奕君:深处读城....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刘奕君:深处读城,侧身观

刘奕君是导演和观众眼中的实力派。不论是《伪装者》中的王天风、《琅琊榜》中的谢玉,还是《扶摇》中的齐震,刘奕君扮演的角色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上都举足轻重,大多会是影片的亮点。与其说这些角色似乎为他量身定做,倒不如说他演活了这些看似平凡普通的角色。

>>更多

高志权:旅行社价值正在回

日前,全球旅游业权威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一项新调查显示,美国旅行社行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不仅“幸存”了下来,还“活的很好”。传统旅行社在旅游预订渠道中占有30%的份额,超过了供应商网站(28%)、线下直接预订(24%)和在线旅行社(18%),成为最受欢迎的渠道。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