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家墩:让田园残梦有机生长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杨力尉 | 2019/3/4 8:44:01

  2月24日,生活在苏沪一带的人们终于盼来了近一个月来“流浪太阳”的首次回归,锦溪镇南首的计家墩村则又向着“理想村”的蓝图迈进了一步。到达计家墩的下午,16位社区治理委员会的参选候选人正在村民之家展开路演,向村民们介绍自己的“政见”,分享自己将通过什么方式推动整村发展,又如何为村民争取利益。带我们参观整个村子的曹佳俊是员工代表候选人之一,走街串巷时和每家每户熟络地打着招呼。“当他们在村里工作或生活中碰到困难时,能够及时给与关怀和帮助。”这是曹佳俊的竞选宣言,也是他对理想村的想象。在这个秀丽的村庄,别处看来不切实际的理想都有了实现的可能。
      结缘乡伴,动迁村重生
  小桥湖荡、稻禾香樟、鸡犬相闻,如常的白墙黑瓦、隐藏其中的设计元素,拼凑起我对计家墩的初印象。从村子外围来看,它似乎只是江南水乡平凡的一角,但平凡之中却又有第一时间难以察觉的不寻常。
  时光倒流回4年前,那时的计家墩只是位于淀山湖和锦溪古镇之间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西至陈墓荡,东有锦商公路经过,南与上海青浦接壤。80年代建成的小村落算不上古村,但工业化时期农村人口只出不进,渐成空心。2014年确定整村动迁后,140多户村民陆续搬离。人去屋空,通常来说,要么政府将集体用地退耕农田,要么由开发商把土地拍走,在原址盖上新楼。计家墩的例子显然是特殊的,乡伴文旅集团租下计家墩村近70亩集体建设用地和25.5亩窑厂片区做开发,保留集体土地性质的前提下,未新增任何建设用地指标,盘活闲置资产并持续运营。
  原昆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副主任许振敏向我们介绍,与乡伴的结缘始于昆山市对全国尤其是浙江乡村旅游的关注和考察,彼时乡村振兴尚未成为热词,而乡伴创始人朱胜萱发起的中国乡村综合体雏形“莫干山计划”,让昆山市政府对乡村建设的期望有了更明晰的线条。也因此,乡伴接手这个项目的初衷就是打造一个“升级版莫干山”。朱胜萱坦言,外界对莫干山的乡村改造试验评价颇高,但他在试验中也发现了民宿个体发展的瓶颈。此后,他牵头成立了国内首个民宿共同体——“宿盟”,又将关于民宿产业发展的思考带来了计家墩。
  锦溪镇政府将土地租给乡伴,放手让“乡建专家”们负责村落的投资开发、招商引进其它业态,同时也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承担外围的大配套、村落里的基础设施建设。“像餐厅、咖啡店、图书馆,原本可以放在各个民宿里;但由政府承担一部分,加上乡伴设计贴补,形成公共空间,会更有‘村子’的感觉。”朱胜萱说。今年1月,村委大楼一层出现了一间小小的24小时乡村图书馆,今后计划每月举办一场“乡村读书会”邀请大小新老村民参加。图书馆库存开放,长期接受赠书;书籍借还同样是开放式的,无论是村里的业主、村民还是周边的来往客,都能来这里读书会友。走上二层,南二餐厅的雅间以“水八仙”命名,推门而入,清香扑鼻,房间里不见香氛,原来是新摘的桃花被用作筷架点缀餐席间;菜品名字起得雅致,“春江花月夜”是蛤蜊丝瓜煨野生河虾,“当春乃发生”是葱油小蚕豆。传菜的阿姨是当地人,一见朱胜萱乐开了花,说起两年前曾为他煮过一碗面,话语间让人融化在这轻松温暖的空间里——“‘村子’的感觉”,便在这细枝末节处滋润开来。
      民宿集群,IP强强联合
  从一家奔波到另一家的里程碑式民宿打卡,从2017年起有了新的解决方案。这一年,民宿行业经历了洗牌期,诸多民宿品牌纷纷抱团,集群项目不断涌现,计家墩就是其一,目前已经入驻了大大小小品牌民宿10余家。最靠近村口的是乡伴旗下的原舍·阅水,“阅水”需要载具,故而院中遍布“舟”的元素:庭院内以瓦片为水、土丘为岸,金属折纸船“停泊”渠中;室内吊灯以舟的龙骨为原型,悬置堂中;16间房分别以锦溪当地湖荡“千灯”“长白”“明镜”命名,做成门牌的短桨则把关于流水的记忆带回岸上。有水有木,方成清华,庭院内林木蓊郁,几间玻璃房子掩映其中,原应铲除的香樟树穿顶而过,自然生长。小河迆逦,灰色的水泥墙面和石棉瓦屋顶的网红民宿大乐之野、提供爱马仕宝格丽洗护用品的溪地清舍、跨国企业老总开的不如闲民宿、以禅修为主题的呆不住简奢酒店、针对90后客群的树果民宿沿河而立,在村落中有机融合却又各自生姿。品牌民宿集群一方面缓解了乡伴的现金流,另一方面也让计家墩整体的知名度因众多品牌的光环水涨船高。而新乡村生活示范区里,名为“萱舍”的微民宿开创了民宿的新品类,吸引着往返于城市和乡村的游牧一族按不同年限租赁乡村创客度假公寓的使用权;房屋空置时,可以再以托管的方式将微民宿再度出租。
  民宿构成了理想村的雏形,而在朱胜萱的设想中,理想村要具备的应该比这两者更多;单是有的住还不够,还得有可去、可玩之处。民宿需要的业态支持,用“配套”来简单地一言蔽之略显生硬。在计家墩新乡村生活示范区,拾月咖啡馆里不仅能点咖啡茶饮,还能品尝苏州名点海棠糕;“田园梦想家”里的亲子手工教室里可以做烘焙、做精油护肤品;爿木工坊、陶庐和毕空坊船艇工作室在引进新IP之余提供种种“术业有专攻”的手作体验,让人过把木匠、陶工、造船师的瘾;各家民宿码头停泊的皮划艇替代了传统水乡的摇橹船,赋予小桥流水以现代体验。公开资料显示,计家墩新乡村生活示范区规划整体开发完成后每日人流量最高可达3000人,其中住宿500人,全年游客量约为30万人。除此之外,村域总体还规划有乡村产业引导展示区、观光农业示范区、主题生态公园及生态农业示范区。
      村民自治,民意“乌托邦”
  计家墩的定位是集民宿集群、文化休闲、众创空间、田园观光等功能于一体的新乡村生活田园综合体,要做到“不止民宿”,同时也要区别于城市商业综合体。新乡村生活的要素,还以非物质的形态存在。“很多商业综合体和古镇其实是用了计划经济管控的方式把一切想好配齐,但现在的消费形势下,自我意志的觉醒导致商业逻辑不断地快速更迭。我们觉得在这里面构建一个公平的、有活力的自治系统反而会产生极大的生命力。”朱胜萱解释道,商家跟商家之间有合约,但运营期间还会出现大大小小的超纲问题,于是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的乡伴现任首席执行官吴冲提出组建“村民自治委员会”,致力于解决合约之外的事。
  村民自治不是“过家家”,为了保证选拔民主,一系列约束条款被制定出来:业主按面积计票,员工按人头计票;全程网络直播,镇党委派员督导;乡伴作为开发团队,为防止“独裁专断”,必要时需要回避和限票;投票时,无论你是什么“咖位”,除非开具委托书,否则只有回到村子里投票才算有效票数——朱胜萱对此的解释是,“如果连投票都没有正式化、缺少仪式感,大家更不会尊重村民自治委员会的表决。”说到底,新乡村生活田园综合体已经不是那个住满农家的乡村,新村民的“村籍”也就显得有些模棱两可——他们带着从城市中获得的物质资本和精神资本来到乡村、更新乡村,却不一定长久地生活在乡村。但也正是这样的新村民,在村委投票表决时能抛开自己作为商户业主的个体利益,坚持“自己选的代表,哭着也要支持下去”,让村民自治成为可能。现在看来,朱胜萱在招商时制定的标准相当有远见,“原先是什么商业业态,是否在成熟的商业市场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选择同一类人,热爱乡村生活是第一位的。”
  从民宿到手工坊,从茶室到咖啡馆,每一家店都有一个故事。于是我们看到,汲坞茶室的老许为一杯在锦溪古镇喝到的生普放弃了台资企业的工作,来墩里过起了泡茶、做紫砂的佛系生活,有村里人路过,便招呼进来喝上几杯;在美特斯邦威供职10年的曹佳俊被几张图片、寥寥数语勾来了乡村,如今哪里需要帮忙,他便乐此不疲地去搭把手,村里上上下下都成了他的朋友;聋人手语老师高亭随着好壹咖啡的创始人莉莉来到理想村,用热情的笑容和肢体语言打动着前来咖啡厅的人;自称“刑法女汉子”的许文静化身“大白”,来到乡村画起了田园手绘……他们身上,有乡村理想最鲜活的模样。
      乡村振兴,复刻计家墩
        新村民在这里生活,构成了计家墩的新乡村文化。旧村民离开了,却不代表他们不会回归。2017年的十九大报告和2018年的党中央1号文件将乡村振兴推上了的热点,明确了乡村振兴包括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5个方面。朱胜萱说,计家墩的振兴方案是严格地扣着文件进行的。人才振兴是“空心村”的解药,但需徐徐图之,例如在最初的阶段,保洁、做早餐等工作都是本地阿姨做,只有不到20%的管理人员是本地年轻人,但3年后这个比例可能增加到80%,一方面培养人才需要时间,另一方面,一些有才能的年轻人会被吸引回来。“每个业态在不同的时间段,它的维度会不太一样。用更高效的方式整合资源、做产品、做服务,这个村子好了,周边村的人都可以来这里就业。”
       计家墩是昆山市乡村建设的一次新的尝试,也是乡伴文旅的试验田。更确切地说,理想村就是乡伴作为“乡村振兴服务商”为乡村建设制造的一个模块。朱胜萱将乡伴文旅沿着同周公路做的4个项目比喻为乐高的标准件——计家墩理想村是整村或半村的闲置资产盘活;周庄绿乐园是“乡村+教育”;祝家甸的窑厂改建和原舍作为旧工业遗址改造的范本,让旧厂恢复文化价值,同时开发小体量的民宿;尚明甸则是科创引领的乡野“硅谷”,在村子不动的前提下打造文化和产业地标。“乐高有的需要拼合的模块就那么两块,有的则需要更多;乡建也是在不同的体量下做不同的模块。把几个业态连在一起就是小镇,但我认为没必要。”朱胜萱认为,能靠灵活的物流接驳解决的就不必强行拼凑,能用改建来解决的就不必推翻重建。许振敏对故乡不复存在的失落深有感触。两三年前他回到老家,想看一看儿时生活的村子,靠着河流的方位依稀辨认出了家的位置,但此时老屋不再,原址上已经建起了工厂。“虽然城市化是不可阻挡的,但是在城市化过程中尽可能保留住村庄是我们的职责。乡建的同时把乡村的记忆保留下来,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有共鸣的。我们希望乡伴计家墩能起到火种的作用,来引燃我们的乡村振兴之火。”
(杨力尉)
 

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初次见到郭峰,是在为全国助残日录制宣传歌曲的现场。标志性的中分长发、褐色墨镜,他正在专注地组织100余位明星参与录制和创作,忙得不可开交。上世纪九十年代,郭峰的一曲《让世界充满爱》将阳光洒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也唱进了家家户户的心中。而后的多年

>>更多

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开发与守

在不久前举办的中沙投资合作高峰论坛上,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沙特阿拉伯的“2030愿景”为两国合作搭建了广阔平台,也为中沙在更广泛的区域展开深入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而处在文明十字路口上的沙特旅游新景点——埃尔奥拉(AlUla),也借由此次论坛走入了中国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