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新:走街串城,看百态人生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侯咏梅 | 2019/2/25 8:43:00

       他是《我爱我家》里,斯文又不失幽默的贾志国。他是人艺舞台上,《雷雨》里的周朴园、《天下第一楼》中的大少爷、《茶馆》里的秦二爷、《哗变》里的伯德大夫……还是《大江大河》中深藏不露的水书记。问他更喜欢别人称他为影视演员,还是话剧演员。他笑着说无论哪个舞台自己都是个好演员。
  “但人艺是家,是有血缘关系的,”杨立新这样说。他和北京人艺一起走过了42年。我们的采访就在人艺的博物馆,他说,在“家”里聊自在一些。

      好戏都在生活里
  喊他一句“贾老师好!”再喊一句“水书记好!”杨立新就笑开了花。正应了他的想法:“我希望观众忘掉我本人,忘掉我之前的戏。在舞台上,我就是角色,也仅仅是这个角色。不管是演大人物还是小人物、戏多还是戏少,一定要演得有意思。”
  有些人天生是属于舞台的,杨立新就是如此,在他口中误打误撞地、靠着幸运进入这个行当的经历简直可以秒杀如今一众小鲜肉们的“陪考”故事。但也就是这样随性豁达的性格,却也有着执拗和倔强的一面。年轻时候的杨立新,没受过专业训练,学习的过程就是站在侧幕条看老演员演戏。碰到一个角色,不知道怎么演,就想想要是于是之会怎么演,朱旭又怎么演,脑子里都是老艺术家们的艺术形象。
  “好戏都在生活里,好演技是琢磨出来的。”杨立新讲以前的老演员们生活素材丰富。比如《骆驼祥子》,老一辈初排这出戏是在20世纪50年代,所有创作人员都是从那时候走过来的,他们见过洋车、坐过洋车,有的人甚至都拉过洋车,那个人物在他脑子里是活的。再比如,童超老先生在演《茶馆》里的庞太监时,还专门去鼓楼大街一个庙里见活着的老太监,跟他聊,揣摩他的细节,然后发现人家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说话也不是“小嗓儿”。
  杨立新也喜欢琢磨。复排《小井胡同》和《天下第一楼》。杨立新说自己有优势,因为从小就是在老北京南城长大,戏里演的都是杨立新周遭的事。“小时候住在珠市口煤市街,旁边就是华北戏院,常年演河北梆子,我看的第一出戏就是河北梆子《八大锤》。南城有好多剧场,比如华北戏院,虎坊桥那边有北京市工人俱乐部,大栅栏那边还有前门小剧场。我从小就是在胡同里乱窜的孩子。”
  但年轻演员们来自天南海北,少了老北京的生活经历。杨立新就带着年轻人,“从正阳门箭楼子下来,走五牌楼,到大栅栏,看六必居、内联升、大观楼,然后往西到观音寺,到朱家胡同,到王寡妇斜街、石头胡同、陕西巷、胭脂胡同、韩家潭、五道庙,一直到湖广会馆……”好戏在生活里,绝不仅仅是台上搭的架子上。
      “那家”的米粉给故事加料
  如今的“老戏骨”,在采访中能够随时沉浸到某一个戏剧片段中,说演就演,说唱就唱。那些角色那些故事甚至那些台词就鲜活地印在他的脑子里。杨立新爱这些故事,他还保留着当年排练的剧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要点和感受。当时的掌声和喜悦,甚至遗憾和纠结在字迹中留存至今。他坚信“好戏是可以流传的”。
  “好戏也是不分地域的。”《小井胡同》讲的是北京故事,《哗变》讲的是美国故事,但是这些不影响不同城市的观众去接受和喜欢。《戏台》的背景也是北京,杨立新带着它到全国十几个城市巡演,“沿着海岸线,从大连、青岛,到南京、温州、惠州、南宁……”每个城市演出4天,加在一起就是四十几天,杨立新很享受这样的忙碌,还在路上交到很多当地的朋友,演出之余,朋友带着他感受当地风土人情:在昆明石林体会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福州三坊七巷了解历史文化……“百年古街、千年巷陌,古风遗韵。仿佛有了历史的穿越感,更感到守望的艰巨与意义。”杨立新不禁感叹。
  了解一座城市一定不能错过地道的当地小吃。“要想吃得正宗,就要跟着当地朋友才行。”杨立新笑言,“比如南宁的朋友一定要带着我去吃‘那家’的米粉,因为最正宗。说实话,可能对我们外地人来说,每家米粉都挺好吃的,‘那家’的米粉的精髓我们根本体会不到。但是对于当地人来说,味道可大不相同。”后来杨立新自己也养成了习惯,有朋友来北京,也一定要带他们去吃“那家”的烤鸭,“那家”的涮肉……
  说他是个包容度很高的人一点不为过,每个城市都有吸引他的地方,都会留下美好的回忆。他喜欢跟当地人交流,不同行业的人操着不一样的口音,聊着家长里短的新鲜事。一边聊着,一边观察。杨立新把这些人物的特色细节都记在心里,才有了一个又一个他塑造的生动的人物形象。“当时黄宗洛先生排《龙须沟》时,在排练厅门口弄堆泥,进排练厅前先在泥上踩吧踩吧,带着人物的感觉进排练场。”这样的细节影响着杨立新,他在之后的演艺生涯中从未停止过摸索和探究。“演员这一行是要干一辈子的,不是干一阵子。”《大江大河》的拍摄中,水书记穿着的几身戏服都是杨立新自己的收藏,“我穿的蓝制服、呢子大衣,还有一套军装都是我自己的,那都是上世纪70年代的衣服,尤其蓝制服,是那个时代最典型的衣服,现在找不到了。”这些老物件,就跟他在生活中不断积累的素材一样,成为宝贵的财富。
      “太阳升起来之后,我就丢不了了”
  采访从白天进行到天黑,杨立新一直滔滔不绝、神采奕奕,讲起他刚结束的一个多月的巡演,满是意犹未尽,没有半点疲倦。“这跟我从18岁开始,一直坚持运动应该有关系。”儿子杨   在采访中有提到,“我小时候,每天早晨在东二环辅路上,你能看到一个后来被叫做贾志国的人,穿着跨栏儿背心运动短裤,一边跑着步,一边推着一带棍儿的童车,车上面坐着个使劲蹬的小孩儿。俩人每天从东二环光明桥跑到建国门桥再跑回来。”
  后来为了帮杨   备战中考体育考试,杨立新每周末又带着儿子去龙潭湖公园跑步。直到现在的年纪,他依然可以轻松跑个10公里。厉害的是,杨立新的跑步可并不会因为出差或者拍戏中断。“我有个能力,无论哪个城市,只要太阳升起来之后,我就丢不了了,琢磨出自己在城市的哪个方位之后,就能规划出一个跑步线路,跑上一圈。比如在沈阳的时候,从大北门福胜门跑起。边跑边了解了城市的大概脉络:沈阳的城墙,是沿留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才消失的‘老城墙’。现在的南、北顺城路,东、西顺城街所圈定的范围就是老沈阳城的大致范围。这些街路就是在原护城河的大致位置上修建的。”
  哪怕是不能外出跑步的日子,杨立新也要在健身房里“打卡”。他打趣道:出差城市的酒店健身房的跑步机上几乎都留下了自己的身影。记忆深刻的是在南京的酒店健身房里,窗外正好能看见紫金山,南京人有句老话:“春牛首、秋栖霞,四季皆在紫金山”,不同的季节来紫金山都能品味出不同的美妙滋味。“而一边跑着步一边欣赏着紫金山的滋味更是难得。”杨立新得意地说。
  英达曾经打趣说他:“杨立新每天跑一个小时,坚持一辈子,结果比我们多活了10年,可到最后一算那10年都跑步去了。”
  风风雨雨的,半辈子就这么跑过来了。
      儿子带着看世界
  杨立新很为自己的儿子骄傲,从想当初不同意儿子走自己这条路,到现在父子两人经常一起聊戏一起研究,杨立新渐渐意识到儿子好像没选错。杨   也很珍惜从父亲身上日积月累汲取到的养分。拍《大丈夫》,杨   半夜三更回家把杨立新从睡梦中拽起来给自己支招。某场戏、某句台词,杨立新会从对手演员是谁,他会有几种表演方式,来建议杨力用多少种方式“接招”。“从小到大,我隔三差五地就在家里听他说起的那几个戏:《茶馆》《雷雨》《天下第一楼》《红白喜事》《哗变》;我听他一聊戏就总提起几个人:焦先生、于先生、林先生,听着听着就好像我都见过他们一样。”
  杨立新承认,儿子说的这些对他自己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财富。“杨   去美国上学的时候,我让他带着《欧美戏剧精品选》走的,我说你翻一翻,这个东西不是笑一笑、哭一哭,几秒钟能把眼泪掉下来就算表演啊,要是这样的话,可能就没有那么多人锲而不舍地、用一辈子去研究它了,那还不如不干呢。”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杨立新说他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让杨   去的英国和美国。如今,两个人一起看《诺丁山》,杨   做翻译,给他讲文化的差异。杨立新能从儿子身上学到不少。“出差去美国,转机去他上学的城市看他,因为不懂英文,只能傻坐在登机口死等,连登机口换了都不知道,差点错过了飞机。”杨立新说现在得跟着儿子的脚步了,一家人出去,杨   是司机、翻译,还是导游。而自己,最喜欢的还是老习惯,从各个地方淘些特别的小玩意儿回来保留起来:死海边上覆着白盐的石头、爱尔兰机场“不摔不相识”的啤酒杯……“每样东西都有一段故事,留着慢慢回忆。”
(侯咏梅)
 

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郭峰: 艺术世界的旅行家

初次见到郭峰,是在为全国助残日录制宣传歌曲的现场。标志性的中分长发、褐色墨镜,他正在专注地组织100余位明星参与录制和创作,忙得不可开交。上世纪九十年代,郭峰的一曲《让世界充满爱》将阳光洒向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也唱进了家家户户的心中。而后的多年

>>更多

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开发与守

在不久前举办的中沙投资合作高峰论坛上,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沙特阿拉伯的“2030愿景”为两国合作搭建了广阔平台,也为中沙在更广泛的区域展开深入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而处在文明十字路口上的沙特旅游新景点——埃尔奥拉(AlUla),也借由此次论坛走入了中国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