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洪峰:用时间度量旅途愉悦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侯咏梅 | 2019/1/7 8:50:55

       认识郑洪峰是在空客图卢兹总部的采访活动中,他当时的身份还只是民航资源网的创始人。采访结束之余,大家天南海北地聊天,郑洪峰严肃地说他出行的基本要求是“节约时间成本。”这一言竟也是为他之后的事业发展埋下伏笔。之后的2013年,郑洪峰以“准哥”的身份亮相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介绍当时流行的手机应用APP之一——飞常准的各项功能,包括实时定位所在地相关机场上空的飞机情况,所查航班具体机型、客舱图、机龄等情况,成为了民航圈的“红”人。
  几年后的现在,飞常准已经成为经常出行的人们必备的手机应用:提前查询机场、航班情况,让自己出行时间拿捏得刚刚好。再和郑洪峰聊起对于航空行业的想法,发现他对于“时间的生意”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一方面直接面对旅客,管理旅客出行时间;另一方面帮助民航业(机场、航空公司和ATC)运行得更加智能高效,让行业更快速,让飞行更省时。“旅行过程中节省时间是让人愉悦的。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旅途更省时、更幸福。”
      理工科思维喜欢“省时”旅行
  郑洪峰庆幸自己作为70后赶上了第一个互联网时代,并抓住了机遇。当时广东电信推出免费空间,可以在上面发布主页,郑洪峰就用自己的业余精力搜集民航新闻,再放在上面。“这就是民航资源网的雏形。”郑洪峰说道。如今一晃20年过去了,郑洪峰一手创办的民航资源网平均每5位民航人中就有一位在每天阅读民航资源网信息。据Alexa统计,民航资源网是目前最大的中文民航网站。
  随着移动互联的飞速发展,市场逼着郑洪峰往前走,他一手打造的飞常准在2009年应运而生。“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飞常准是不可能做起来的。2011年,飞常准APP上线当年,就实现了100万注册用户,而我们前面在做民航资源网时,10万注册用户花了将近10年。”郑洪峰对此记忆犹新。
  飞常准做的是时间的买卖,郑洪峰这样定义。“其实民航就是一个围绕时间开展的生意。就像100多年前的第一个商业航班,它的存在就是为了省时间,要不是能把20小时的车程变成20分钟的飞行,谁会去买这张票呢?再包括‘协和号’,虽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是大家也很怀念它,因为它能把当时飞行的时间节省一半,即使它的票价非常昂贵,但是大家还是愿意买。”
  在空客图卢兹总部的飞机博物馆中,“协和号”修长的机身,微微下垂的机头,尽显英姿飒爽,堪称空中“美男子”。每一个参观者都不禁要与之合影留念。就像郑洪峰所言,无论如何它曾代表了人们对于出行的美好愿景,再次实现超音速也成为近年来的趋势。在郑洪峰看来,飞机制造商们一直在以时间为基准,不断提升技术,让飞机可以飞得更远更久,更加节省旅客的时间。
  而另一部分可节省的时间则是机场能够决定的。郑洪峰说他习惯了延误和晚点,能理解,更能应对,“如果提前查询到飞机将会晚点,我会当机立断地改签,或者干脆改乘高铁。民航与高铁的协同将会更为和谐默契,这是欧美市场不会经历的。”以自身为例子,郑洪峰做的就是用技术解决和实现如何让旅客在机场的时间更有效地利用起来。
  “中国还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但是不得不承认,一年飞5次,和一年飞50次、100次是完全不一样的。你对整个行业的认知也是不一样的。”郑洪峰更期望把中国还没有坐过飞机的10亿人带到这个行业里来,让他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值钱。
      用职业病的方式去“打卡”
  但郑洪峰说他自己其实并不是飞行达人,飞行的点也都大多是固定的几个城市。“我很珍惜每年一次跟家人的出行,是难得的‘尝鲜’的机会。”问他通常会选择去哪些目的地,他说会去民航业发达,机场中转效率高的城市。“还是没离开自己的工作。”郑洪峰无奈地笑了。
  他确实有点“职业病”,在不同的航空公司航班上,会到洗手间看看细微的差别;在飞机餐摆上桌以后,立刻掏出手机拍照片完成“打卡”;在中转和等行李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计算时间……“我尤其对于各个国家的机场很感兴趣。各有不同,很有地域特色。”郑洪峰谈起他在美国东海岸体验的几个机场,“当时在亚特兰大,我买了达美的航班,出票的时候发现自动选择的两段航班间中转时间只有40分钟,我心想这怎么可能中转得上?结果我从下飞机到上另一架飞机只花了10分钟,包括从到达口走到小火车的3分钟,等小火车、坐小火车到下个航站楼的3分钟,再到走到下一个登机口的3分钟,10分钟左右就顺利地完成了全部中转。”行李跟踪系统也让郑洪峰印象深刻,“你的行李不管是落地还是上飞机,每一个流程都清楚显示行李位置,通过APP就可以看到。这些东西都令我震撼。很值得我们学习。”
  而日本机场的高准点率也吸引了郑洪峰专门去考察体验。在他看来,常年保持高准点率除了与日本人工作效率高有关系之外,也与日本的航空公司应急机制健全有关,一旦有紧急或特殊情况发生,备用的机组和人员便能够及时应对。除了备用飞机,日本的航空公司在处理飞机晚点方面有着完善的体系。一旦航班延误或取消,航空公司会在最短时间内通过网站、售票网向乘客手机发送短信等方式告知,尽量支付被耽误乘客的开销,即便是不可抗力延误。
  “当然,优势背后也有放弃的部分,在机场的打造上,必须要考虑自己适合的优势。”欧洲机场近年来的发展也让郑洪峰印象深刻,“欧洲现在想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前往。他们会很诚恳地来咨询我们,怎样可以方便中国游客。我们会给他们建议中国人在机场所需要的服务,比如开通支付宝及微信支付功能,提供开水,普及WIFI等等,这都是中国人个性化的服务需求。”
      冷冰的技术与温柔的旅途并不矛盾
  从旅行又聊回到了他擅长的机场的话题,理工科出身的“工作狂”的旅行经历仿佛有点枯燥。他对这样的评价并不认同。“今年我尝试了一些新的东西,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比如,其实不管你在北京呆了多久,都会发现有很多胡同是不知道的,有趣的是这些胡同已经有一些新的玩法了——比如,有人专门研究胡同文化,带你去小众的胡同,跟你讲它整个的历史人文,这应该是一种新的旅行模式吧。国外也有这种,无论你喜欢古迹,还是艺术,或者体育,甚至其他小众的爱好,都可以有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带你旅行、给你讲解。”
  旅行正在变得小众和专业。郑洪峰已经嗅到了其中的滋味。他确实是一个对于行业变革反应异常敏感的人。“在为旅客节省出行时间之后,我们必须把眼光放到效率问题的根本。我们现在正在帮助机场做提升他们运行效率的A-CDM系统,这个系统跟欧美完全不一样。比如说现在欧洲有比较完整且成熟的欧控ATFM,即它的流量管理系统,所以它很多的数据比较精准,依靠精准的数据会做很多事情,所以它的效率就会提升起来。而我们的做法是眼睛向内看,先帮助机场把它的保障资源数据化,再将地面所有的保障时间拆卸,拆完之后我们才知道机场到底哪块保障有问题。”
       这个系统目前在贵阳机场已替代了一部分原有系统功能,实现对航班保障进程全程管理。未来还会融入行李跟踪技术,保证对行李所在位置定点掌控,尤其是中转的航班可优先找到行李。
  这些听起来冷冰冰、硬邦邦的技术手段其实就是旅途背后不能缺少的一个环节。就像郑洪峰所坚持的,“把这些时间节省下来,才会让旅途有更多幸福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体验当地的美好。”
(侯咏梅)
 

戴玉强:台前幕后....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戴玉强:台前幕后都有诗和

  12月13日,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正迎来一出百年大戏。由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创作的校园歌剧《北大1918》在第三届北大歌剧论坛期间首演,将时间倒回北大脱胎换骨的那年,以当下大学生的视角凝视100年前初现峥嵘的新北大。前军旅歌唱家戴玉强在采访结束后即

>>更多

高志权:旅行社价值正在回

日前,全球旅游业权威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一项新调查显示,美国旅行社行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不仅“幸存”了下来,还“活的很好”。传统旅行社在旅游预订渠道中占有30%的份额,超过了供应商网站(28%)、线下直接预订(24%)和在线旅行社(18%),成为最受欢迎的渠道。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