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建:醉雪会友天地宽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潘晓彤 | 2018/12/25 9:50:43

       初见卢建是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台上的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10多年间在世界各滑雪胜地的所见所闻,红润的面色、挺拔的身姿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位年过花甲的长者。再见卢建是在密云区的南山滑雪场,午后温暖而慵懒的阳光毫不吝啬地铺满平坦开阔的雪场,阳光反射在白莹莹的雪道上,晃得人眼睛难以睁开。白茫茫的世界中,一位位滑雪爱好者被太阳剪成一道道矫健的身影,身影中有孩童,还有我的专访对象——中国大众滑雪教父、北京密云区南山滑雪场创始人卢建博士。
      一试成主顾的“雪”缘
      卢建的网名叫“醉雪”,意为“沉醉于冰雪之中,醉心于冰雪事业”。出生成长在南方、又在国务院从事了多年财经工作的卢建是怎么与冰雪世界结缘的呢?说起这个,卢建侃侃而谈道:“我是四川成都人,小时候,我生活的大院里有很多老司机,他们时不时就聊川藏公路上的各种故事,雪域高原常常是这些故事的主角,那个时候我就对冰川、雪山有了向往。”20世纪70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将卢建带到了中缅边境的云南耿马县,在那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大雪山,天清气朗时,巍峨壮美的雪山愈发显得雄浑可敬,让卢建心中崇拜雪山的种子进一步生根发芽。1974年,在云南大学求学的卢建被老师选中,加入了学校的武术和游泳队,培养了他对体育运动的爱好。高考制度恢复后,卢建成为首批硕士研究生进入武汉大学经济系学习,热爱运动的他还因此成为校园中的风云人物。
       毕业后的卢建被分配到了国务院工作,履职后的第一个冬天,卢建就用一个月的全部薪水买了双溜冰鞋,并对这项冬季运动痴迷不已。1992年的温哥华考察之旅,卢建第一次接触到滑雪运动,“滑雪是个神奇的运动,只要试一次就会上瘾,一辈子都戒不掉。那些雪呀,就像有魔法一样,让人欲罢不能。”卢建笑道。两年后,卢建毅然弃政从商,投身滑雪运动行业。也是在这一年,卢建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韦尔(Vail)滑雪场开始正式学习滑雪,至此,卢建儿时心中向往冰雪的种子慢慢长成了参天大树,并逐渐结出了累累硕果。
  从在国内最早倡导发展滑雪产业,到规划建设了中国第一座大型国际旅游滑雪场——黑龙江亚布力风车山庄,再到设计建设北京密云南山滑雪场,卢建对“雪”的热爱和研究从未停歇。“我从1994年就开始普及滑雪运动,办过滑雪学校、开过专题讲座、出版《旅游滑雪》教材、配套拍摄教学录像带并在北京电视台播放,这20多年来我始终专注于这一件事——传播滑雪运动,让更多的人也爱上这项运动。”卢建坦言道。
  除了身体力行地为国内的滑雪产业摇旗呐喊,卢建还经常到国外取经学习,博览众长,将在国外知名雪场、滑雪度假村的所见所闻和受到的影响、启发带回国内。“咱们的滑雪运动起步相对较晚,所以更要大胆地走出去,开阔眼界,学习别人成功的经验,然后化为己用。比如屋顶雪挡,就是我在国外看到后,用相机拍下来,回国后和建筑师反复研究最终设计出来的,能有效避免滑雪者被屋檐落下的厚雪砸伤。”卢建介绍说,“南山滑雪场就是一个将国外经验内化后,在国内引领风向的成功例子。除了创造了国内第一条U型道、第一座单板公园、第一条极限雪沟、第一条猫跳道等多个国内第一以外,还举办了红牛单板公开赛等具有影响力的持续性赛事。多样性的滑雪赛道让各水平的滑雪爱好者都能享受到滑雪的美妙,丰富多样的餐厅和商铺也最大程度地满足大家的各类需求,贴心、人性化地服务雪友。”
      滑雪是邂逅世界的奇妙旅行
  在卢建看来,旅行是一种了解世界、接触异域文化的生活方式,也是一段不断学习成长的过程。早在1988年赴牛津大学做访问研究生期间,卢建就曾用现在最时髦的“背包客”形式,利用暑假时间游历欧洲大陆。带着简单的行囊和睡袋,夜宿过火车站月台,在欧洲的见闻大大扩宽了卢建的见识和眼界。从事滑雪运动后,卢建又多了一条认识世界的途径。
  从南纬45°的新西兰皇后镇,到北纬65°的北极圈格陵兰曼尼索克小岛,卢建的雪板在全球19个国家和地区的滑雪胜地掀起过雪浪。卢建认为,滑雪对他来说不仅是一种运动,更是一种旅游度假体验。通过滑雪,可以感受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生活,品味当地特有的文化背景,让自己的人生变得充实而多彩。
  对滑雪爱好者来说,不可绕开的胜地之一就是瑞士,卢建也不能“免俗”地在那留下过足迹。卢建说,瑞士的滑雪之旅是一种累并快乐的享受。“我们曾有过一天滑行往返两个国家的经历。从冰川天堂策马特出发,一路踏雪狂奔,到达马特洪峰的意大利边境小镇,之后再滑降返回策马特。全程16-20公里,垂直总落差超过4000米,这样的旅行既惊险又刺激,能激发出滑雪者的能力和胆量。在瑞士,你可以在隐藏在山间的木制农舍里简单休整,到古香古色的村落中探秘过往,或是到山中餐吧的露台上尽览无垠雪色,回味纵情银色世界的肆意,每一种体验都足以犒劳认真工作生活的自己。”
  法国的霞慕尼小镇是卢建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在那能感受到法国人对登山和滑雪运动特有的尊重。卢建介绍说,霞慕尼的登山和滑雪历史悠久,法国知名的登山和滑雪学院都落户于这个小镇。每年,学院里还会有隆重的仪式,由当地德高望重的神父主持,为经过多年训练顺利毕业的滑雪教练颁发证书。小镇还有博物馆,里面展示了很多老照片、旧式滑雪装备等,不但清晰诉说了小镇的发展历史,还生动再现了宫廷时代法国贵族们登山滑雪的景象。“我记得有一张照片表现的就是法国贵妇们登山的景象,身着夸张的蓬蓬裙,撑着精致的小洋伞,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特别逗趣。”卢建笑着说。“从这些细节中,能感受到法国人,或是欧洲人对于滑雪运动的热爱和执着。尤其是看到一些滑雪高手在天气情况不佳时,仍坚持登山滑雪的毅然决然,我很受震撼。”
  回忆起在阿根廷的反季节滑雪经历时,卢建认为,滑雪还是一种能迅速融入当地的方式。卢建曾和一群滑雪发烧友在北半球的夏季远赴阿根廷门多萨省的拉斯勒纳斯雪场“过雪瘾”。30多个小时的疲劳旅程在看到安第斯山脉连绵起伏的尖峰和雪沟后,瞬间化作了难以抑制的挑战冲动。“南美人民的开放和热情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他们非常主动地和我们交流攀谈,还邀请我们到雪山里的山吧共进晚餐,品尝醇厚的门多萨干红葡萄酒,分享传说中的巴塔哥尼亚烤全羊和特色血肠。大烤架支在屋子的一角,令人垂涎欲滴的烤肉味充满整个餐厅,阿根廷人、巴西人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虽然大家文化背景天差地别,却因为滑雪而彼此认识成为朋友。同行的两个雪友在山腰的酒吧吃午饭时,热情的店家听说他们来自遥远的中国,不但免费赠送了啤酒,一起拍的照片还上了当地的晚间新闻。这样的经历让我真正见识到了滑雪这项运动强大的社交功能。”
      冰雪运动,未来可期
  谈及我国目前的冰雪市场及其未来的发展,卢建颇有感触:“我还记得亚布力风车山庄刚营业的时候,大概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全国会滑雪的不超过500人,还主要是东北地区的专业滑雪运动员、教练、相关的体育记者和少量运动员家属。有几个雪季,我常常站在亚布力山口,眼巴巴地期待着滑雪旅游者们蜂拥而至。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全国现在有超过1200万滑雪者和700多家滑雪场,还兴建了很多室内滑雪馆,滑雪运动甚至突破地理条件限制,呈南移的趋势,比如在安徽、浙江、湖南都开设了室内滑雪馆。”
  卢建认为,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对冬季运动有着强大的提振作用。借着冬奥会的契机,国内的滑雪产业得到了很好发展:各种与滑雪配套的设备,如造雪机、压雪车、雪板等,国产化程度逐渐提高;和滑雪相关的课程、出版物也明显增多。国家层面的大力推动,鼓励了大众尤其是青少年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南山滑雪场接待过最小的小朋友只有3岁,跑起步来都踉踉跄跄的,却能在教导员的帮助下勇敢地站在滑雪板上了。”卢建边指着窗外边说道:“这些正在雪道上学习的孩子来自密云区内的中小学,统一由密云区教委定期组织上滑雪课。”
  滑雪不仅能改善青少年的体质,更能磨砺他们的品质。卢建说,以前一到数九寒天,大家就喜欢窝在家里“猫冬”,滑雪这个运动就是把大家“拽”出家门,主动对抗风寒,这对磨练意志力、塑造和锤炼坚强的性格大有裨益。在欧洲、美国等地,当地政府甚至通过立法立规,如春假时有两个星期安排滑雪课程,鼓励孩子们参与滑雪运动,从小培养他们坚强独立、能吃苦、耐挫折的品性,以及互帮互助、遵守纪律的团队精神。卢建笑道:“爱滑雪的人大多性格洒脱豪气,毕竟是见过了大风大雪的人,一般不会为了小事斤斤计较。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爱上滑雪,随着冬奥会的临近,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中国的冰雪运动一定会蓬勃发展。”(潘晓彤)
 

杨立新走街串城,看百态人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皇家兰卡斯特演绎伦敦动与

迷恋伦敦的人大多会说,伦敦的美,是一种大气的存在。的确,古典的肃穆与现代时尚的结合,让这个城市看上去庄重又繁华。伦敦帕丁顿站周边多为具有历史特色的古典式公寓建筑,而距车站步行5分钟的一栋外观现代的高层建筑尤为打眼,它就是璞富腾酒店及度假村旗

>>更多

高志权:旅行社价值正在回

日前,全球旅游业权威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一项新调查显示,美国旅行社行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不仅“幸存”了下来,还“活的很好”。传统旅行社在旅游预订渠道中占有30%的份额,超过了供应商网站(28%)、线下直接预订(24%)和在线旅行社(18%),成为最受欢迎的渠道。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