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意水韵共描克罗地亚之光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赵乾坤 | 2018/12/3 8:26:04

       夜游克罗地亚的诸多古城,方对古字有了深刻认知。古这个字,有着无法侵蚀的坚定,能接纳自然的风雨冰霜,也能承受人类的炮攻弹袭。它是一面可以看到未来和希望的明镜,也是一道记录欢歌悲吟的辙印,更是一把名刃,将宫楼殿堂刻画出层层恢宏。想以克罗地亚的古城为背景拍照,却猛然意识到,故事在不同的人类躯体里流转,历史和时光却被古城凝住,想来,对睥睨众生的日月来说,古城才是不变的主角,来往的过客才是衬托其意趣的配搭吧。
      萨格勒布不可思议
       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萨格勒布,那应该是“不可思议”。建筑、艺术、美食等的多样化让她成为一座闪闪发光的首都。而这种“多样化”又在不断提醒着旅者,藏在“一流首都”这一鲜焕称号背后的,是曾长期遭受外敌侵略、不断“易主”的血难;亦是多元文化的持续交融;更是由这些种种引起的,当地人对外国人的开放、热情和包容。
       大多数到访萨格勒布的游客都喜欢从耶拉其恰广场开始他们的行程。这座广场是萨格勒布的主要景点之一。广场上的耶拉其恰总督骑马像交代了广场名字的由来,但初次来到这座广场的游客可能会被这里数量庞大的鸽群所吸引。当我们在广场上驻足时,会看到时有群鸟齐舞,掠空直冲目光而来;亦有双飞“佳偶”,旋风而起,唰啦啦聚成一片再呼啦啦散开。对当地人来说,作为交通枢纽地和餐饮娱乐场所聚集地的耶拉其恰广场,是他们平时约会见面的地点;而对旅者来说,体验广场氛围的最好方式应该是随便找一家咖啡馆坐下,与友人谈天说地或独想心事,甚至干脆什么也不做地旁观众生。此时,你会发现,广场上不断有人来人往、他们各行其是。当然,最吸引人目光的是克罗地亚的姑娘们,她们仰着五官分明的面庞,喜欢热情地和人打招呼,然后再迈开大步消失在酒肆或者花店里……
       从耶拉其恰广场上行,可以看到展现着混沌并伟大的市井生活的多拉茨市场,这里出售的各类水果土产凭借店家近乎严苛的重新规整,得以一目了然。其中一位商贩显然是见着熟客了,嘴角轻扬,只是一个清浅的弧度,便让人觉得暖从心生。在这里,时空穿越的成本很低,因为只需一个转角,你就可以从21世纪步入林立着17世纪建筑的Kaptol广场。这里坐落着萨格勒布宗教生活的中心——圣母玛利亚升天大教堂,这座哥特式的教堂拥有两座一模一样的螺旋形塔楼,成为游客拍照留念的重要背景。步入教堂内部,旅者喜欢在巴洛克风格的大理石祭坛、雕像和讲坛,以及13世纪的壁画前流连。之后,我们步行不久便可以到达石门,这里是古老的Gredec城的东入口,现在则是供当地人祈祷、供奉的神龛。而石门之所以在当地人心里有如此至高的地位也并不是空穴来风。据说,1731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木门上除绘画《圣母和圣子》之外的所有部分,由此,人们对这幅绘画所拥有的神性深信不疑。
       如果想饱览萨格勒布的城市全景,则可以搭乘有“世界上最短缆车”之称的缆车前往罗特尔许查克塔。建于13世纪中叶、多次躲过历史浩劫的罗特尔许查克塔在时刻提醒着人们,这里不仅供旅者凭栏远眺,也供文人怀古思幽。据向导介绍,100年来,每天正午,塔上的加农炮都要打响。有传说记载,这是为了纪念15世纪中叶的那一天:当时,人们用加农炮攻打驻扎在萨瓦河边的土耳其人,落下的炮弹正好击中了一只公鸡,公鸡被击成碎片,这沉重打击了土耳其人的士气,于是他们决定不再攻打这座城池。
       凡是来过萨格勒布的游客都会爱上圣马可教堂,这座教堂的倾斜屋顶尤其独特,屋顶左侧是克罗地亚中世纪的盾形纹章,右侧则是萨格勒布的城市徽章。我们抵达时,落日余晖正在屋顶上挥洒轨迹,使这古朴的圣殿变得温润可爱起来,就连哥特式门廊上的浮雕像都收敛了几分高渺离尘,生出几分可亲之色,整个场景,像极了童话中的插页,令人心暖而目舒。
      古意与骨意
       重檐飞角,丹楹刻桷,只是古意;如今头脚生苔,身披沧衣,却经久不侧,才是骨意。在克罗地亚的诸多古城里,都可以看到这类既有古意亦有骨意的建筑。其中,希贝尼克颇具代表性。
       抵达希贝尼克时,夜色正从四面八方涌来,在中世纪古城内漫步时,感觉我们的一声叹息都能惊出一个沉睡的鬼魂来。当时只感夜风盈袖,冷月清辉,灯火瑟瑟,颇具氛围。不过次日醒来再游古城,却感昨日的印象被完全颠覆,连夜间的阴风也变成了罡风。天光乍开的时候,可见满城金石微芒,有一种孤绝傲然的美;而坡度陡峭的石头街道和狭小到双臂即可测量的小巷则像是迷宫,吸引也迷惑着每位旅人。若想不迷路,那可以选择以世界遗产圣詹姆斯大教堂为旅途的出发点和结束点。这座建筑瑰宝未用一砖一木,全由石头筑造,其外部的71个人头像的带状雕刻极为罕见,这些人像或眼神凝定,或惊惧至极,多数则悲喜难辨,令游客第一眼看去觉得惊心,第二眼便觉得眩惑。据向导介绍,这是为了展现15世纪民众的真实面孔。令教堂本身从克罗地亚众多古建筑中脱颖而出的,还有其颇具传奇色彩的建筑史,众所周知,圣詹姆斯大教堂是尤拉·达马提亚的代表作,教堂北侧的狮子门廊和洗礼堂都出自这位大师之手。但其实,教堂从初建到完工历经百年有余,多位建筑师都曾在这里竞相攀爬艺术的巅峰,使其具有了哥特式、文艺复兴等多种建筑风格。把古城点缀得别有一番情韵的,还有围绕古城修建的4座要塞,其中的圣米迦勒要塞颇具盛名,这里的部分建筑始建于13世纪,如今却已成为夏季音乐节等演出的举办场地。作为希贝尼克的最高点,当在山顶的这座中世纪要塞上俯瞰古城全景时,你会发现,被古宅、博物馆、教堂充斥的古城,与由克尔卡河和亚得里亚海中的诸岛构成的浩瀚美景,对比鲜明。当然,如果你向希贝尼克人打听他们的家乡,他们一定还会热情地向你介绍这里苍莽旖旎的克尔卡河国家公园、逼仄街巷里的时尚店铺、夏日的音乐节和儿童节,以及他们对流浪猫的喜爱。
       喜欢古迹的旅人还很容易在距希贝尼克不远的特罗吉尔沉迷下去。特罗吉尔建筑在希腊与罗马遗址上,是中世纪城市的出色例证,她以一种永不妥协的、追求极致的姿态,顽强地捍卫着两者在建筑上的影响,并以其丰富的罗马式和文艺复兴风格建筑独树一帜。特别是13—15世纪,小城曾在雕塑和艺术最繁荣的时期修建了数座精美的建筑,并将其完好保留至今。其中的圣鲁夫路大教堂是特罗吉尔的骄傲,也是克罗地亚的珍宝,这座教堂融合了罗马式、文艺复兴式和巴洛克式建筑的风格,这与小城曾经历了希腊、罗马、威尼斯、匈牙利等的入侵或统治有关。步入其内,多座雕塑将特罗吉尔多元的文化、艺术展露无遗。而特罗吉尔的最好拍摄点则位于Kamerlengo 要塞,它是法国元帅马尔蒙在拿破仑占领达尔马提亚期间修建的。如今,吸引游客来到这里的,则是夏季在此举办的“特罗吉尔之夏”音乐会。
       仍在克罗地亚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激起翻腾浪潮的还有索林。这座在古罗马时期称为萨洛纳(Salona)的古城常年吸引着克罗地亚的考古学专家们,如今,索林引人感慨的历史依旧是当地居民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考古区域会让初次到访的游客不知所措,因为今日的索林附近已被嘈杂的公路和工业区包围。向导带领我们从Caffe Bar Salona出发,这是参观整个考古区域的最佳起点,从这里延伸脚步,可见嵌入墙壁和花园中的有趣雕塑是如何展现过往的工艺和历史的;可见在基督教合法化之前早期基督教殉道者是为何要以死明志的;还可见索林北城墙南侧、建于1世纪的室内引水渠曾是如何将Jadro河水引入索林和位于斯普利特的戴克里先宫的。而不过步行10几分钟,眼前的一切又会让旅者有了进入古罗马的错觉——建于2世纪的圆形露天剧场布局如棋盘,曾经能容纳1.8万名观众的剧场却在17世纪时,为防止它成为土耳其入侵者的避难所,而被威尼斯人拆除。吸引着旅者停下脚步的是那些残垣断壁,它们虽已七零八落,却仍站立出孤傲又磅礴的气势。
      在水与城之间找到一切
       孤独星球对克罗地亚的评价耐人寻味:“如果你的地中海之梦是温暖的天气和古城墙下蓝宝石般的海水,那么克罗地亚就是你梦想成真的地方。”在克罗地亚,那些新城旧廓,无不气势磅礴;而围城而过的海河,却一概水色潋滟。在诸多城镇中穿梭,你会发现,殷红如血的屋顶、古朴铁灰的石墙、沿海飘摇的船舶,还有绵长的海岸线、曲折的胡同,都在层层堆叠的黑、灰、粉、青的流云下,一同沉淀到相安无事,守口如瓶的状态,苍莽又俏丽。特别是在斯普利特、扎达尔、杜布罗夫尼克,亘古的重楼巨殿和江河湖海正完美并存,它们正随着水湾无边无际地逶迤。此情此景,又会让你觉得,古城的苍凉沉重都在千里万里的水波中慢慢化开了。
       扎达尔的迷人之处当然离不开圣西梅翁教堂。还未接近,这座巴洛克建堂的华美气势一下就倒入眼波,蜂蜜色的石墙将看客的瞳仁瞬间便染成乌金之色。其内,中世纪金器工艺的典范之作——圣西梅翁石棺的镀金银浮雕则照得人脸一片返白。但扎达尔的魅力更存在于城里独一无二的景点海之风琴中。如果不是向导带领,你很难发现海之风琴的妙处所在。它坐落在扎达尔的堤岸上,由中空的几层石头台阶构成。台阶一路向下通往大海,台阶内设有风管和汽笛,当海风吹过时,便会有类似呜咽或叹息的声音传来,也似远古的钟声,直直撞击耳膜和心底。
       与扎达尔相比,同样作为滨海城市的斯普利特要热闹得多。特别是以雄伟的沿海山脉和蓝绿色的亚得里亚海为背景的滨海大道,总是生机勃勃。水与城、自然与遗迹、传统与现代在这里达到平衡。在世界遗产戴克里先宫内,你虽然仍可以感受到昔日古罗马的辉煌——华丽的寝宫、雄奇的城门,但真正让人们簇拥到此的原因却是因为这里的另一职能——城市跳动的心脏。酒肆传来的玻璃杯碰撞之声、餐馆和咖啡馆内传来的沉郁之馨,还有被精品店、手工艺品店充斥的迷宫般的街道,都让你想扔下前尘后世,尽情放纵此刻的痴欲俗心。昔日的军事要塞、奢靡华堂,此刻却是百姓结社会友、设酒飨客之地,这不可思议的种种,对斯普利特人来说,却早已成为寻常生活的一部分。
       让杜布罗夫尼克从克罗地亚众多城市中脱颖而出的原因很多,这里有熠熠生辉的中世纪旧城,也有水波潋滟的地中海盛景,集古城之奇与水色之幻于一身,让心敬畏也让眼惊艳,难怪会在热播的电视剧《权利的游戏》中占尽风头。Pile 城门是游览杜布罗夫尼克的起点,人们喜欢从这里走向门口的吊桥,然后仔细端详被安置在拱门上方的城市守护神——圣布莱斯。之后你的目光会被主街道吸引,因为这里总有烟火气。当然也会有人喜欢在欧诺佛喷泉边停留,感受当时可用人工奇迹来形容的供水系统。再之后,旅者会被城墙和堡垒吸引了去。我们在城墙上游走时,目光不断地在水与城间切换。时而,眼前是亚得里亚海的无边浩瀚,它正闪耀着璀璨华光,明珠一般惑人;时而,你又可以在城墙上寻到曾经的战争给这座城市带来的伤痕。吸引人的还有波卡尔城堡、Minceta塔以及罗维里耶纳克要塞,曾经,正是它们构成了三角立体防御系统,保护着Pile 城门和其内的子民。当搭乘缆车来到塞德山顶时,太阳将落未落,我发现,杜布罗夫尼克古城的红色屋顶都似戴上了冠冕,灿然如金;纵横的街巷与房舍,正以不变的姿态呈现着往事的格局;城墙则如青虬黑龙般自古盘亘,不可侵犯。置身城水之间,那些褪了色的历史卷宗,那些旧人的衣香鬓影渐渐糅杂成片,如这潋滟之海,忽晦忽明,却清晰温暖……(赵乾坤)
 

张蓝心:“铁女子”的..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张蓝心:“铁女子”的阳光

张蓝心,曾效力于国家队10余年,于2004年获得跆拳道全国冠军。退役后被成龙发掘,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担任主要演员,进入观众视线。而后,她出演电影《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等,参演综艺《真正男子汉》《勇敢的世界》等,被定位为“功夫女星”。但在这次采访

>>更多

个性化体验令加拿大“血肉

2018“中加旅游年”是中加两国旅游业收获颇丰的一年。来自加拿大旅游局的资料显示,这一年,赴加旅游的游客人数稳步上升,仅2018年前半年,加拿大便接待了来自全球的近860万游客,其中,来自中国的游客超过30万,与去年同比增长9.1%。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