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绕岭叠望长城,滦平山语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潘晓彤 | 2018/11/12 8:27:03

       “扁担宽,板凳长,扁担想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一首妇孺皆知的绕口令,把普通话的魅力传遍世界各地。一口正宗流利的普通话,字正腔圆的音色让听者入情入境。中国最正宗的普通话在哪呢?答案就是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
       从北京市区向东北方向出发,零星的山丘逐渐连成片,散落在道路两旁和远处群山间的民居点缀着窗外略显萧瑟的秋景。经过了数条隧道,当眼前的大山变得雄浑而高峻,滦平就以如此古朴沧桑的阳刚形象出现了。
       大山素来是一方水土风俗和人文历史的聚集点,从古至今,无数帝王将相、文人墨客都钟爱登山抒怀,凭山悼古,依山而居。从山脚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淳朴生活,到山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万丈,与山对话,山虽不语,却道尽古往今来。
      以山为友,尽览多彩生态圈
       到达白草洼国家森林公园是在暖洋洋的午后,金秋的阳光懒懒地洒在这片森林覆盖率高达97.6%的大园子里,抬眼望去,向阳的山峰像是披了件色调明亮的坎肩。虽然缺席了春季万物竞相复苏的活力、夏季喧嚣纷嚷的蝉鸣,白草洼却迎来了一年中最五彩斑斓的季节。景区入口处几株色泽艳丽的花楸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肥硕饱满的鲜红果实垂坠在枝头,一下点燃了白草洼的色彩之旅。
       白草洼国家森林公园被称为“京北大氧吧”“天然负离子园”。公园里有300公顷的白桦林区,是距北京最近、保存最为完好的一片白桦林,也是园内四绝之一“林海”的重要组成。秋风吹过,层林尽染,满山遍野的白桦林哗啦作响,时而低吟时而高唱。站在小黄山观景台上,白草洼风景一览无遗,目之所及几乎都是白桦林。俯瞰山谷,白桦林犹如一层毛茸茸的地毯,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把。除了白桦林,园内还有数量巨大的落叶松林和枫树。景区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园中植被种类丰茂,不少野生动物如野猪、狼、獾、狍子等也在此安家乐业,林场的职工还曾看到过野生金钱豹出没,白草洼生态环境之良好丰富“可见一斑”。
       “云海”“草海”和“石海”是白草洼的其余三绝。春夏季节,一场润物无声的细雨或者酣畅淋漓的阵雨过后,阳光重新铺满平均海拔1188米的公园,海拔1768米的白草洼主峰便云雾缭绕,宛若“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的仙境,形成了云海景观。主峰附近,有绵延数公顷的亚高山草甸,风过草伏,风止草立,犹如海浪一般。草甸中的金莲花、野玫瑰、小菊等数十种野花也随之起舞,清淡的花草香萦绕在园中的每个角落,这便是白草洼的草海。石海位于白草洼海拔1721米处,由冰川纪地质构造自然变化而成。大量或布满青苔、或嶙峋突兀的岩石裸露在山地中,形态各异,有的三五一堆,有的连片成海。在石海顶端,有一棵百年老桦树。最早居住在附近的人们对这棵古树有着最原始的信仰,人们把心愿许在红色布条上,系在树干枝丫上,祈求愿望成真。被岁月啃食掉颜色和形状的布条随风肆意飘荡,悠悠地吟咏着经历的沧桑。
       在通往石海的路上,有一条树根天然形成的上山路,盘根错节的老树根把泥土隔成了不规则的台阶形状,沿着树根台阶往上爬,心中默默感叹,需要多少的雨打风吹才能打磨出如此巧夺天工的创作。
       除了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自然风光,景区附近的穆桂英拴马石也让这座秀美的自然公园增添了几分人文色彩。北宋时期辽兵犯境,杨家兄弟在老令公杨业的带领下奋勇抗敌,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诗篇。而在这场男人的战斗里,有一位女斗士绝不能被忽略,那就是穆桂英。相传,穆桂英北上时路过今白草洼公园附近,并在此拴马饮马。透过这块如今看似不起眼的石头,仿佛能看到当年那位英姿飒爽的女元帅站在山头,镇定自若地挥斥方遒。
      以山为屏,联通过往与今朝
       大山很多时候都扮演了天然屏障的角色,抵御外敌。明代时,作为当时首都北部门户的燕山,是镇守关内的重地。公元1567年,明穆宗调派抗倭将领戚继光担任蓟镇总兵,在戚继光任职期间,主持修建了万里长城的精华地段——金山岭长城。在后来的数十年里,明王朝不断对金山岭长城进行修缮,使它形成依山置险,凭水置塞,城墙高峙,战垒林立,能守能攻的坚固防线。为了缅怀纪念戚继光这位民族英雄,当地人在金山岭长城脚下立了一尊戚继光的雕像,可一睹戚将军的雄姿。
       金山岭长城全长10.5公里,有9处关隘, 67座驻兵敌楼和3座烽燧。长城上的挡马墙、障墙、支墙、文字砖墙、麒麟影壁墙,及城墙上巧妙的通风孔、礌石孔等设计,既体现了金山岭长城精美的建筑美学,又完善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攻防体系。据说,戚继光当年曾组织16万人马在金山岭演习,检验长城的抗敌作用。
       站在长城将军楼指挥所的观景台远眺,山峦重叠、沟壑纵横,长城如蛟龙一样盘踞在高低起伏的中低山脊之上。湛蓝的天空中只有淡淡的几抹白云,低矮处金色的野草灌木、灰色褐色交错的枝丫、裸露在外的黄土色和城墙边上的松绿色,一层一层的颜色与经历风霜的苍老长城彼此泾渭分明却又互相承托,仿佛一幅未拆封的调色板,共同演绎了最完美的金秋。
       将军楼还有段关于女将军伍桂花的有趣历史。据说这位女将军英勇善战,有勇有谋,众将士对她尊敬佩服,直到将军战死后才发现是位巾帼枭雄。与金山岭结缘的还有一位女性,叫“黑姑”。在长城上,有一座两层高敌楼,楼原来是砖木结构,后来改成了砖拱结构。为了减少楼体与马道相连的坡度,楼内专门建有楼梯通道,既减缓了坡度又增加了防御功能。相传,楼曾遭遇雷击起火,随父亲一起修建长城的黑姑在救火中丧生,为了纪念黑姑,这座敌楼在重修后被命名为黑姑楼。
       从长城小金山敌楼顶放眼望去,绵长蜿蜒的长城气势磅礴。耳边呼呼的风声仿佛在诉说着当年金戈铁马的岁月,又像是赞颂如今国泰民安的祥和。
      以山为潮,营造山居闲生活
       忙碌的都市生活让人们总是在奔跑,身体和心灵在这样的快节奏中愈加疲惫,渴望能与自然为邻,感受不断扑面而来的山风和清爽干净的空气,体会一下“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意境。滦平创新地把大山与当下自然旅游潮流相融合,着力打造“闲敲棋子落灯花”的山居生活。
       作为悦苑在中国的首家酒店——金山岭长城悦苑酒店坐落在滦平著名景区金山岭长城脚下。一踏进酒店大厅,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智能机器服务员,熟练地做着欢迎手势,还不忘说着欢迎光临。整个大厅现代感十足:错落有致的空间组合,线条与方形的巧妙镶嵌,层次丰富。大厅立柱上的彩色涂鸦,一改以往单调的样式,更显得青春时尚。二楼大厅上巨大的落地玻璃,让阳光的温度充分铺匀酒店每一个角落,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远处壮美的金山岭长城。酒店中式传统风格的小院式房间,以该地区传统四合院为灵感,充满古雅韵味。庭院中的古树,充满年代感的藤椅,在漫天繁星的夜晚,一家人或几个好友谈古说今,在这享受难得的舒适清闲。入住的时候适逢西方万圣节前夕,酒店为配合西方节日元素,在餐厅专门点上了南瓜灯、食物旁边放置了万圣节特有的恐怖小元素,足以看出其潮流与贴心。
       很多人在水泥丛林里生活久了,会慢慢淡忘和漠视真正的林木。只有对树木带有情怀,山林居所才能被称为生活。燕山植物园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滦平生了根。植物园在一条宽直的马路边,车子一拐进植物园,感觉世界一下就停止了。没有了车水马龙的喧嚣,只有细细的水声。园中引进了省外甚至国外的珍贵树种,如天然珍稀抗癌植物红豆杉和植物界的活化石珙桐。除了林木,园内还有长约1200米的水景带和大小湖泊。植物园的负责人介绍,其实滦平的土壤和冬季的气温并不太适合这些稀有树种的生存,如果引进的树种能在此环境中存活下来,植物园将变成一个极具科研价值的原生态基地。植物园真正建成后,将服务于附近开发的园林红豆杉小镇,让人们感受“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的风景。
       为了圆都市现代人的诗意栖居梦,凤凰谷创始人走遍世界各地,研习各种庄园建筑作品,希望通过凤凰谷庄园群在滦平实现这一梦想。目前,庄园小镇超过四分之一的建筑已经封顶,与之配套的止语岛、生态湖、母亲农场、艺术馆也已完成。其中,山顶艺术馆以其大胆的曲线和边框设计、建筑和自然的融合,或将成为下一个网红打卡地。艺术馆由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的关门弟子、中国新生代建筑师的代表人物李道德先生设计。从建筑微微抬起的入口进入,视线通透,南北均可观远山美景、近处的松柏。户外栈道通过屋顶的起伏与自然山地联系起来,模糊了自然与人工的界限,同时也呼应了与建筑遥望的金山岭长城蜿蜒于山的形态。除了钢材和玻璃之外,建筑还应用了富有传统气息的材料,如竹材、木材,以及烧制的陶瓦。
       此外,饮马川长城度假村、在秦皇岛成功打造滨海旅游度假综合体的阿那亚也都纷纷落户滦平,积极开发山野小筑,打造把诗和远方放在身边的山间感受。
      以山养人,汇聚南来北往客
       滦平处在京承走廊之间,自古以来便是中原通往北方草原以及辽西地区的咽喉要塞。滦平县常委宣传部部长李秀宏介绍,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为集中力量加强对北京城的防守,下令将古北口外的居民和军队全部撤回长城以内,这样一来,长城外就形成了一片无人区,而滦平就处在这个无人区的最南边。这样的情况,一直到清初再次从北京周边向滦平移民开荒才得以改变。
       滦平县常委宣传部副部长吴立国说,他的祖辈就是从天津过来的,他是第八代滦平人。像他这样的“土著”算是极少数了,很多“滦平人”都是从天津、河南、山东等地“移民”过来的,还有不少当年“闯关东”的人家也都来到了滦平。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汇聚到滦平,在这里繁衍生息,不同民族和背景的居民彼此扶持包容,相互融合,逐渐形成了当代滦平人热情好客、豪爽大方的性格。犹如大山一般,以博大的胸怀包容万物,才成就了震撼人心的万种形态。滦平现在是一个以满族为主、多民族聚居的少数民族重点县,满族人口占总人口的62%,还生活有回族、蒙古族、苗族、壮族等33个少数民族。
       俗话说,十里不同音,来自不同民族和方言地区的人们要如何交流呢?早在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计划建立一套规范的通用语言体系,并向全国推广。作为公共用语,需要音节口型顺畅,声调简明,易于分辨,适于广播、演讲和日常交流。滦平话音准分明,字正腔圆,易于学习推广。于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滦平就成为普通话语音采集地之一。在滦平的金沟屯村,上至80岁的老人,下至两三岁的孩子,都能说一口标准普通话。不仅滦平人自己说一口正宗的普通话,滦平还希望通过普通话,联通更广阔的世界。普通话拉近了960万平方千米的距离,也拉近了世界各地人民心与心的距离。(潘晓彤)

蓝盈莹:心怀远方,途遇美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蓝盈莹:心怀远方,途遇美

见到蓝盈莹是在北京人艺剧院的排练厅会客室,一身休闲装扮的她带着甜甜的笑容边和我打招呼边走了过来。齐肩的短发、淡雅的妆容,我一时难以将眼前这位1990年出生的姑娘和银幕上那些干练成熟的人物角色联系在一起。洋溢的青春气息和活泼的一颦一笑,恍惚间,令

>>更多

张诚:躬耕城乡,讲述田园

从“特色小镇”,到“田园综合体”,再到“乡村振兴”成为国家战略,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城乡融合发展将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下一个热点。房地产行业大佬万科在2018年初甚至将公司定位从“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变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以此为代表,越来越多的企业

地产
>>更多

金科有望保持高增长

2018年,房地产行业最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出现了一批勇跨千亿、逆势增长的突破型房企。它们具有前瞻性战略布局、极高的执行效率,在整个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的背景下,冲出一条规模增长之路。
来自重庆的金科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

>>更多 >>更多

法国康如:植物改变生活

这是斯蒂芬妮·兰贝(Stephanie Lambey)第一次来到中国。这位法国大名鼎鼎的康如植物学基金会的负责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情,“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路上我看到很丰富的植物,这让我对北京的印象非常深刻。”
果不其然,她的关注点是植物。
我们的采访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