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8/11/12 8:14:49

       北京东五环路以东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郊野公园,大门上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京城槐园”四个大字。园内林密、草深、水阔,如其名,这里种植的大量槐树展示着北京槐文化特色。
       2004年,北京出台了一个“以绿养绿”的政策,1000多亩的槐园因此以集体土地的性质而获得了建设指标,其中有约三分之一的土地计划作为垂钓园经营。4年后,这集体绿地3%的建筑指标易主,由彼时因做了“观唐别墅”而在京城小有名气的李保刚接手。他是京城开发商中最早一拨染指中式别墅的,这次,他打算在中式园林山水中尝试文化产业经营,尽管,他起初就想好了这并非一份能快速收益的行当。
融合与沉淀
      在公园里有限的土地上做艺术区,当然是有比例的。重新规划的槐园,其三分之一的树木、水域、园林被升级改造,当中近30亩的建筑面积成了今天观唐艺术区拔地而起的8栋中式建筑,这依然是李保刚的中式情结。
       和他早年做的纯中式风格的观唐别墅不同,观唐艺术区更像是东西文化的融合。建筑外观是汉唐风格,内装设计则更偏西式,比如石材、铜材的大量运用。李保刚更喜欢用“中国的和世界的”来形容“东方与西方”。“汉唐风格其实代表了我们对历史的一种传承,但中式传统的流线有它的局限性和禁锢性,甚至是不科学的地方。”观唐别墅做的是类四合院般的围合式院落,但李保刚对这种“传统”做了改良,以“品”字型将院落的方向与采光做得更为科学。多年后,在观唐艺术区内,他大量采用玻璃代替围墙,增加通透感和现代感。
       李保刚追求建筑与自然的结合。他将自己多年在国外游走,看到许多城市对自然、植物与环境的珍视,融入了对观唐艺术区的打造中。现在大部分时间,李保刚仍是在观唐别墅里待着,他说因为那里有沉淀了十年的园林,“树都那么粗了”,他说,“好的建筑,必须有一个时间的沉淀。观唐艺术区现在还是‘浮’着的,树木都是新的,三年后吧,会是一个精神的状态。”
      几天前,李保刚在丽江的一家民宿,被其利用当地石材和木材搭起的建筑吸引,住了下来。“除了洁具、床单和毛巾是品牌用品,其他东西都是原始材料。”观唐艺术区的建筑中也大量运用了纯木,李保刚认为“木”有一种气场——相比钢筋混凝土和复合材料,木材、土坯、稻草是更健康的,让人就像置身森林中。诸如李保刚办公室15米挑高的空间,在观唐艺术区还有很多,这种尺度感在中式建筑里很少见,但李保刚坚持让设计师完成,他说在这样的空间里,人心中升起的自然是包容与开阔。
       法国建筑大师让·努维尔,这位受“结构主义”影响,天性好冒险,无固定风格,反对千人一面克隆建筑的大师,给了李保刚很多灵感,以至于他游走欧洲、美国、东南亚,眼中看到的都是建筑,思考建筑所传递出的文明与未来。“梵蒂冈大教堂百年前对于空间、结构、石材、工艺的运用就如此令人不可思议,甚至到今天看都有一种文化的震撼;法国波尔多与自然融为一体的庄园,尽管建筑材料简单,但是结构空间却非常考究,艺术感十足;巴黎和伦敦商场里的灯光,亮度与舒适感令人印象深刻,但你仔细看会发现光源是‘隐形’的;在意大利几乎走个几百米,就会看到一个红酒铺,走上一公里,可能就有一个小的私人博物馆……能看的东西太多了,历史的沉淀、文化的传承成为它们城市的核心,甚至整个城市规划都是人文的、艺术的。那种对艺术的追求渗透进当地人日常生活的各个细节,东西的文化差异其实很大程度上就体现在对历史、建筑、文化的尊重上。”李保刚感慨道。
      大道至简是生活的意义
       李保刚非常喜欢安缦酒店大道至简的风格,无论是“隐形”的服务、本地化的陈设还是建筑本身,浮躁的东西被滤去,留下最核心的、能够让人感受到心灵宁静的内力;李保刚曾在自己位于观唐别墅2000多平米的住宅中,接待中法青年领袖的回访团,纯中式的建筑、中国水墨、古琴让法国代表团感受了一次地地道道的中国文化,以至于沉浸其中误了飞机。这两种感受加起来,恰恰是李保刚希望观唐艺术区给人们带来的生活方式——从园林到建筑内在,都达到一种艺术与美。
       “不追求高效率的生活,追求有文化的生活。”这是李保刚常说的一句话。他的许多知识哪来的?李保刚答,游走来的。启动观唐艺术区之前,他抽出了20天的时间在欧洲旅行。“出外行走与否,差别太大了。而且光行走还不行,要住下来。”李保刚曾在加拿大和美国常住,租房子、租车,感受当地社区的服务,与本地人深入交往。“到这种程度才能对一个国家的方方面面有更深刻的认识。行走与否也体现在所从事的行业,比如建筑领域,中外需要互相吸收的东西太多了,你连见都没见过,体验都没体验过,肯定做不好。能不能把那种文化融进血液里,变成你自己的东西,又会不一样。”
       在尼泊尔,大自然胜景中刚游完泳的李保刚,顺手写了一篇心情游记,从事私人定制旅行的孙博看到文章,大呼激动。后来这篇手写稿落在飞机上,孙博大哭,李保刚很快补写了一篇,然而孙博执意认为文章还是不一样了。“一定是有细微差别的,那种原始的气韵没有了,而这恰恰是最珍贵的。”李保刚说。
       行走的越多,李保刚越喜欢“大道至简”的理念。在戛纳电影节的颁奖大厅里,他注意到阶梯呈上下错齿状,“建筑里的呼应关系就从这来的。”在伦敦海德公园对面的文华东方酒店,李保刚吃了一顿菜品和饮品都十分简单、但价格达100英镑的早餐,别人看到的是价格不菲,他看到的是一次综合感十足的生活体验:精致的餐具、英式的服务、海德公园的美景,“吃饭的时候,我从来不在乎吃了什么东西,我在乎的是环境、灯光、餐具和对面坐着的人,这些是我吃饭的意义和质量。”
       这种至简的感觉大概也是李保刚本人的生活理念,在他看来,成就顶级的是健康、舒适的感觉,这是这个人生阶段的李保刚,所关注的价值所在。
      撞开的大门,闯出的路子
       去年是观唐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登陆三板市场的第一年,在金融与艺术的结合上,李保刚撞开了证券市场的大门。他引入资本的力量操作观唐文化创意产业园,两个战略合作者,一个是北京市文化产业投资集团,北京最大的文化产业集团,另一个是堪称全国投资界排名第三的云投控股集团,三方成立北京云文观唐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李保刚任总裁。
       如果说以旧厂房改造出租为形式的北京798是艺术园区的1.0版本,进一步实现文化产业需求是2.0版本,那么观唐文化想做的是产业相关、业务相关、股权相关的3.0版本。它更像是一个平台级的企业,“1+3”的战略方向清晰,1是高端艺术品经营,3是艺术+科技、艺术+教育、艺术+商业。“整个园区就是艺术家和艺术资源的一个聚集地”,李保刚形容,“我们所做的事简单来说,可以分为刚刚完成的自营业态和刚刚开始的引进业态。”他认为,资源聚集、基金聚集、项目孵化,这三者所形成的联动,从业务层面来说,已经没有“天花板”了。
       李保刚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却是个爱琢磨创新的人。他想在观唐艺术区内做一个艺术酒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让全中国人都想来。他请来意大利著名设计师德鲁奇,对方交出的设计方案如下:以钛合金为建筑材料的酒店取名为“芽”,就像从一片土地中生长出的芽,在艺术区现有建筑100米远的地方,形成围合之势。
      李保刚游走欧洲、美国,和国内外先进艺术园区的开拓者们交流学习,总结了3个发展规律和趋势。首先,国外的一些园区往往都发自于民,但是最后走向规模化,则是政府推动;第二,所有的艺术园区最后都在艺术和商业之间做平衡选择;第三,艺术园区的发展最终离不开两个东西,一个是艺术教育,一个是时尚,这二者最终会形成主流。“在做观唐艺术区的时候,我会借鉴这个规律。我们肯定不会把它做成一种纯商业的东西,一定是要把住艺术方向。我们也绝对不会按传统画廊或美术馆的做法,那样最后需要大量的贴补,这是不可长久的。”艺术品存在一个独特性和时代感,李保刚希望找到一个能自我造血的商业模式。
      理想之下回归初心
       从小居住在四合院的李保刚,对房子和京味文化便早早有了体悟。后来,道家思想、毛泽东哲学成为他的创业思维。从事地产与商业之前,李保刚是个“文化人”,他最早的职业是一名记者。因为特殊历史阶段,李保刚下海了。从媒体跨界进出口,从进出口跨界金融,从金融跨界地产,从地产跨界综合投资,他从不认为知识结构或专业性有多大的作用——搞清楚一个行业背后的哲学理念才是根本。“学问到了一定的高度以后,无非是从北坡还是南坡上喜马拉雅山。最后到了山顶,大家看到的风景是一样的。”
       2008年经济危机时,李保刚恰逢做完观唐别墅,转战合肥。但也是那个阶段,他经历了连50万元都要靠借的日子。每天一睁眼,他的总经理打来电话,“不用说,我知道要钱”这是二人之间最常见的对话。李保刚固然知道,民营企业永远缺钱,因为永远在做事,钱绝不会闲置。但因为对经济形势判断不准,当要大投入之时,金融紧缩。让李保刚并未山穷水尽、大起大落的还要归咎于他的危机意识。“每次都是在很困难的时候忽然有神来之笔,要不就是天道酬勤,帮你一把,这个关就过去了。”李保刚说。“乱世出英雄”,那和平社会靠什么?或许是经济。“做经济到一定程度,我想回归文化。”其实这更像是回归李保刚自己的初心,或者说理想。
       挥别30岁创业时说干就干的锐气,现在的李保刚更显稳妥。他有个“四条”理念:一般不做事,不和一般人做事,不做一般事,做事不一般——是不是站在巨人肩膀上,是不是与水平更高的人合作,战略发展和近期效益是不是吻合,一旦决定了做一件事就不轻易改变。他十分赞同冯玉祥说过的一句话,“凡能成事者都是傻子”,“其实就是执着,在纷杂的过程中,还能笃定坚持自己。”李保刚说。
       艺术行业因一级二级市场的差别巨大,不确定性因素诸多。在人生这个阶段选择跨界文化艺术产业,李保刚并非基于市场考虑,“几个亿的纯投入,而产出之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哪天。”他坦言。或许更多是个人喜好与人生观念催生了这份决心。从中学开始李保刚就热爱诗歌,采访间,他常常脱口而出唐诗宋词。2016年他回到母校北京四中担任诗歌音乐节评委,并给予这个活动30万的赞助。他说,诗歌是一种艺术,每一首都是经典的设计产品。“艺术是相通的。如果说在人生中对人振奋最大的,一定不是钱。可能是诗词,可能是音乐。这些东西构成了人生更高的一种精神境界。古往今来,推动历史发展的,相比经济与科技,更大的力量我认为是文化艺术。”
       法国印象派大师毕沙罗的孙辈参观观唐艺术区时,对李保刚说了两句话:你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你做这个事只是一个好事的开始,后面会更加复杂、困难。“我现在已经感觉困难重重了,很有可能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才是开始。”李保刚说。“不过至少做观唐艺术区这几年来,我是在快乐中度过的。无论是谈合作,还是消遣,文化爱好者聚在一起,谈的都是我们喜欢的东西,这是以往所从事的行业所不曾带给我的。”
       “观”意为探索、发现、挖掘,“唐”意为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中国美学与文化。德不孤,必有邻,近者悦,远者来。或许,将来在观唐艺术区,我们会看到仿若大唐盛世,又兼容西方文化的一幅艺术交流胜景。

张蓝心:“铁女子”的..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张蓝心:“铁女子”的阳光

张蓝心,曾效力于国家队10余年,于2004年获得跆拳道全国冠军。退役后被成龙发掘,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担任主要演员,进入观众视线。而后,她出演电影《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等,参演综艺《真正男子汉》《勇敢的世界》等,被定位为“功夫女星”。但在这次采访

>>更多

个性化体验令加拿大“血肉

2018“中加旅游年”是中加两国旅游业收获颇丰的一年。来自加拿大旅游局的资料显示,这一年,赴加旅游的游客人数稳步上升,仅2018年前半年,加拿大便接待了来自全球的近860万游客,其中,来自中国的游客超过30万,与去年同比增长9.1%。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