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周平:漂在北京,心在路上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徐玲珏 | 2018/11/5 9:44:51

       2015年,因为参加了上海卫视《梦想改造家》节目,日本设计师青山周平走进了国内大众的视线。节目中,他将南锣鼓巷中原本拥挤狭窄的五口之家重建成集烹饪、洗浴、会客、休息等功能于一体的二层“小别墅”,还顺手改造了四合院中仅有6.8平米的学区房,堪称鬼斧神工的设计让观众惊羡。有人说青山周平是“建筑界的小栗旬”,这位讲着一口流利中文的建筑师颜值和才华并存,或许对于他来说,“走红”并非偶然。
       如今,青山周平不单运营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还是北方工业大学建筑系的讲师。他有很多粉丝,每当参加完活动和演讲,总有粉丝排队与他合影,索要签名。关于名气,他自己坦言,“出名让更多人认识我,让我有更有趣的项目可以实践。更重要的是,有越来越多人关注我的想法和理念,我希望人们知道,建筑师其实不仅仅是建房子的,建筑师的最终目标是应该是通过建房子改变城市,改变人们的生活。”


      日本人在北京
       2005年从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后,25岁的青山周平来到了中国,他已经在北京生活了13年。“刚来北京的原因比较简单,那个时候我刚刚研究生毕业,对新的东西比较好奇。当时北京正在筹办2008年的奥运会,整个城市都在经历很大的变化,有许多正在建设的新项目,国家大剧院、鸟巢、水立方……这些都是国际上很有名的建筑师参与的项目,我在日本看到了这些报道,对北京充满好奇心。当时我恰好有了一个半年的实习机会可以来北京边学习边工作,我就来到了这里。”青山周平发现,中国是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市场。“我的客户、我的工作伙伴还有整个环境都很‘年轻’,在中国做设计师非常有趣,我就留在了北京。”
       青山周平说,自己从日本来,拥有在日本的生活经历,这为他在中国的工作提供了不同的视角和体验。“在日本做建筑设计的日本人很多,在中国做建筑设计的中国人也很多,但像我这样,在中国做建筑设计的日本人并不多。独特的背景和视角与我在北京的体验结合在一起,构成了现在的我,为我的工作提供了许多灵感。”
       在北京,青山周平一直居住在南锣鼓巷的胡同里,他还参与了许多与胡同有关的项目设计。“很多人认为我住在胡同里,是因为我喜欢‘旧的东西’,其实不是,对我来讲北京的胡同很有‘未来感’,是有创造力的城市空间。”
       青山周平认为,胡同的改造是“通过小项目探讨城市大问题的契机”。“我最开始接触胡同改造项目应该是我现在住的地方,把原来的隔墙和天花板的吊顶拆了,加了卫生间、厨房,这是第一次接触北京胡同老房子。后来正好电视节目有赞助商,我们可以做一些民居的改造,也给我了更多经验和想法,后来陆续参与了胡同里其他项目的改造,还有胶囊酒店这种住宿空间的改造,不光给了我经验,也让更多人可以用比较便宜的价格体验到北京很有味道的院子。”
       因为电视节目在中国“走红”,如今的青山周平拥有50万微博粉丝,他会参加许多活动,也有了广告代言。人们对青山周平赞赏有加,许多他参与的项目打出“青山周平作品”,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标签。对于自己的“名气”,青山周平说,“网络传播让许多人知道我,这让越来越多人了解我的理念和想法,同时也会给我压力,督促我做出更好的项目。那么多人看着我,我肯定不能做随便的东西出来,在网络上,批评和赞扬来得一样快。”
      走遍世界,理解不同的生活状态
       “人本过客无来处,处处无家处处家。”青山周平常常说起这句话,也许是生性自由,总喜欢出去走走,“我觉得租房子是挺好的,我觉得生活需要多变化,我没有买房子的原因是我不想把自己的生活状态固定,如果买了房子,你只能住在这个城市,你必须工作来保证有一定的收入,如果不想工作想去旅行,一年后回来再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有房子的贷款。”
       除了北京,青山周平的脚步遍布了中国的各个省份。“其实我在中国去过的地方,应该比很多中国人要多,可能这就是作为建筑师的好处吧。有时候,我们的项目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有时候是在一些鲜为人知的地方。”青山周平一直在思考着人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在西藏,自然条件严苛,海拔高、气温低,本来不适宜人的生存,但是人们饲养牦牛,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闭环的生态链,人、动物和自然产生联系才能相互依存,人是不可能单独生存,我在这些地方发现了人和自然环境之间纯粹的关系,这在大城市很难看到。”
       时间倒转回十几年前,大三那一年,还在东京上学的青山周平决定休学一年,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他从大阪坐船到上海,从上海出发,沿着丝绸之路,到新疆、西藏,从尼泊尔穿越印度和巴基斯坦,前往中东,再从摩洛哥到欧洲,兜一圈之后,青山周平从俄罗斯回到北京,在上海坐着船原路返回大阪,这段旅途正好是整一年,这一年,他走遍了25个国家。
       “除了欧洲,很多城市并没有太多著名建筑大师设计的建筑,我也不是为了去看世界遗产,其实我更想看的还是最普通的城市,人们最普通的生活状态,这是最有趣的。”路上他看到了西藏的村庄,磕长头的朝圣者在路上匍匐;在土耳其他路过了荒凉的小车站;在恒河边的早上,一位印度老人在左手边洗漱……对他触动最大的,还是原始而纯粹的地方。在这些地方人们因为生活方式而产生各式各样特有的居住习惯,顽强地与环境斗争,这些经历让青山周平开始以一个“在路上的客人”的视角去观察世界,思考空间和人之间的联系。
       “一年的旅行当中,很难说出哪个地方是好的,哪里是不好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逻辑,人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站在一个日本年轻人的角度,有些东西我没办法理解,但是它的存在一定是有理由的。后来,我再看待一件事情或者一件东西的时候,很少有‘我特别喜欢这个东西’或者‘我特别讨厌这个东西’的想法,我变得比较中立,可以接受任何的东西。”旅行让青山周平变得包容,也让他认识到不要用唯一的角度去看待事物。“我们探索、设计新的住宅的时候,要把自己本来的思维框架都拿掉来重新思考,这是一个建筑师应该有的思维方式。只有到了不同的地方,感受到了人们不同的生活方式,才能加深对建筑的理解和对生活的理解。”
      探索未来的生活方式
       此后多年的求学和工作时间里,青山周平逐渐确立了自己做建筑师的理念——重要的不是设计一个漂亮的房子,而是设计房子与人、与环境的关系。2014年,青山周平和妻子藤井洋子一起创办B.L.U.E 建筑事务所。B.L.U.E 呼应青山周平名字中的“青”,同时也是北京城市环境研究所的英文缩写。
       最近,青山周平参与的“400盒子的城市社区”登上了中央电视台,这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共享社区,床、衣柜、书柜、杂物柜等模块被设计成带轮子的盒子,每个人可以根据需求,定制化组合属于自己的空间,这个创意高度浓缩了他的胡同生活:家门口的菜摊可以取代冰箱,邻居在胡同里坦胸散步是把这里当成客厅的延伸……这个项目恰恰体现了他对于未来生活方式的设想与探索。青山周平说,“对我来说家的概念不等于房子,胡同里的家面积不大,人们大部分活动都是在室外的胡同进行的,这样很多人的生活重叠在了一起,这种开放的状态接近于我理想中‘家’的状态。我认为的家应该是开放的,城市生活融入进家中,家的概念也延伸到城市空间里,同时我理想中的家也应该是和自然融合的。其实最传统的生活方式才是最未来的生活方式。”
       时代在变化,城市中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改变,“父母那个年代的人他们的人生目标就是买房子,自己努力工作然后结婚生孩子,这和现在很多年轻人的目标是一样的。但是现在城市的生活正在发生改变。首先是居住时间越来越短,现在的年轻人,其实真正待在家的时间基本上是晚上,他们白天都在外面工作,早上出门,回家大概8、9点。他们的社交、餐饮、工作可能都在房子外,房子只承担晚上的功能。其次是人们生活习惯变化,比如不看电视,平时看节目什么都是手机可以解决,正常的电视已经被手机和IPAD替代了,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安装那种大的投影仪,因为这个体验是手机和IPAD没有办法替代的,所以这种技术的变化、我们的生活方式的变化会让住宅的细节不断改变。”青山周平认为,未来人们的“家”会有更加个性化、定制化的需求,他希望能探索出一条适合未来年轻人的、有归属感的居住方式。“我也遇到过有人要求家里有两个浴缸,因为这个家庭是两个人都喜欢泡澡的,所以泡澡的时间是有一点像客厅里面聊天的感觉,所以他们一边两个人同时泡澡,然后一起看节目,所以年轻人的家已经不是传统的两室一厅、三室一厅,卧室、书房这些传统的房间的格局,它的未来一定是根据自己的生活习惯进行定制的一个状态。”(徐玲珏)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北京东五环路以东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郊野公园,大门上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京城槐园”四个大字。园内林密、草深、水阔,如其名,这里种植的大量槐树展示着北京槐文化特色。
2004年,北京出台了一个“以绿养绿”的政策,1000多亩的槐园因此以集体土地的

>>更多

进博会让意中小企业直通上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周在上海拉开大幕。作为中国在欧洲的重要贸易伙伴,意大利方面对于此次进博会表现出高度重视,派出70余家优秀中小企业参展,展馆面积近1000平方米,参展规模在各国中位列翘楚。与此同时,由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劳动与社会政策部部长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