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莹:旅行为生活“画像”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胡茜茹 | 2018/10/29 8:32:27

       丁莹是个非常有规划意识的人,身为奥林巴斯(北京)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品牌战略本部副总监的她,会在受访之前忙里抽空阅完提纲,并在脑海中整理好回答思路。旅行中的她亦是如此,有主见,享受做攻略的过程,是个对旅行目的十分清晰的人。聊到尽兴之处,丁莹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她太明白自己喜欢什么——热衷于逛博物馆,而非景区;乐于享受欧洲老城广场的静处时光,而非血脉偾张的极限运动;喜欢在餐厅里享受一顿慢悠悠的晚餐,而非简单粗暴的快餐式饮食。在旅行的过程中,丁莹逐渐了解到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想象中的理想生活是一回事,这种生活是否适合自己又是另外一回事,她说,只有真正走进当地,接触当地的人文景致,才能渐渐明白自己究竟想要怎样的人生。而这,就是她对旅行意义的解读。
      对博物馆情有独钟的人
       “我喜欢人文风光。”丁莹的这一句表态,开启了整个谈话。大好山河固然壮美,但在她看来,仍敌不过人文历史的风韵。博物馆,作为凝结人类历史与文化结晶的场所,自然是丁莹的所好之处,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让她深感“豪”的冲击,波士顿的美国航空航天博物馆让她感慨人类在科技前沿上的一路奋进,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令她感触世界文明底蕴的深厚,但身为一个骨子里有几分感性且喜爱艺术的人,她坦言自己感触最深的博物馆,要数巴黎奥赛博物馆,这也是她第一次强烈感受到来自文艺的正面冲击,人类历史长河上的诸多艺术佳作一一陈列眼前,这种震撼与力量,难以用语言去形容。
       如果旅行目的地有中意的博物馆,丁莹愿意在一趟行程中特意拨出两三天,单纯花在逛博物馆这件事上。除了一些众人皆知的全球闻名的大博物馆,丁莹也愿意在旅行的路上挖掘一些不为众人所知的小众博物馆。她曾在维也纳霍夫堡宫参观过茜茜公主博物馆,馆内陈列了茜茜公主的整个人生,从嫁给皇室到最后离世,她在平日生活中用过的护肤品、化妆品、衣物饰品都有所陈列。这些小物品、小知识也让丁莹时至今日仍津津乐道。“我可能就是喜欢一边游玩一边翻查资料,一趟行程下来,触类旁通,一个个小知识点累计起来,会让我对这个地方了解得更加透彻。”
       丁莹常年在日企工作,出差加上旅行,去日本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她本身也很喜欢日本的一些人文景致,包括博物馆。不同于欧美国家的博物馆内常年都是固定的展品,日本会有一些专门的主题展,比如在不同时间会展出不同艺术家的主题展,观众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艺术家去观展。采访前的一个礼拜,丁莹刚刚去看了日本21_21美术馆的展,“这个美术馆是由安藤忠雄与三宅一生共同来设计,里面有能给人很多灵感启发的视频展。”
      人生字典里大概没有“极限运动”这个词
       很显然,这么热爱与人文景致“静处”的人,多半不会是个极限运动爱好者。丁莹也亲口证实了这一点,“我不太喜欢极限运动。”曾经有个在朋友圈里‘疯转’的小游戏,记录自己曾去过国内哪些地方旅游,丁莹填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足迹全在东部和中部省份,西部包括新疆、西藏等省,她都是空白。这个小例子足以说明她的旅行偏好。
       自然风光大好的新西兰,在她看来,特别适合爱冒险的人尝试各项极限运动,但最终也被她玩出了“人文气息”——她的新西兰旅行主题是,《指环王》拍摄地之旅。在游览新西兰南岛时,丁莹走遍了《指环王》的取景地,包括霍比特人小屋、帕兰诺平原、阿什伯顿高原地带陡峭的山崖,都能把人瞬间带回影片中的氛围。
       丁莹尝试过的唯一喜爱的运动,大概只有滑雪了。她直言之所以开始滑雪,是想挖掘出冬季旅游的更多可能,而滑雪也让她这个向来不爱登山的人,头一回品尝到了人在山顶登高望远的美妙,“原来山顶的风光可以这么美”。滑雪这件事,给了她观察美好世界的更多的角度。
      丁莹回想起自己最爱的目的地,其实也跟“雪”有那么点渊源。坐落于阿尔卑斯山谷的奥地利小城,因斯布鲁克,至今留在她心里的仍是一副美妙不可言的画卷模样——蓝天白云下,满是奥匈帝国时期留下来的行宫建筑,人们三三两两惬意地坐在中心广场,背后即是直直矗立着的巍峨雪山。被这一派景致吸引住了的丁莹,当时决定要改变行程,她想在这儿多待一阵子,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广场喝咖啡,都是极其美妙的事。
      情缘欧洲
       即便在去过各大洲的多个目的地之后,丁莹仍然最喜欢欧洲,从东欧到西欧,从南欧到北欧,各个国家都有浓厚的历史韵味,细品起来,又各不相似。有一回,丁莹从波兰玩到捷克,又路过奥地利,再到匈牙利,返程又路过了芬兰,这一圈让她玩得不亦乐乎。
       在奥地利的时候,满街的音乐氛围让丁莹深受感染,最后还去金色大厅听了一场音乐会。如今回想起这件事,令她记忆深刻的,倒不是音乐本身,而是一件颇为有趣的事——去之前,她恨不得以为在维也纳听音乐会的观众个个都有音乐家的风范,直到她看到了身边一对当地老夫妇,“因为年纪大的缘故,老爷爷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老奶奶全程都在掐他,这边掐一下那边掐一下,我当时就觉得,原来不光我们自己这样,维也纳的观众也会听睡着啊。”她笑着回忆道。
       在欧洲,丁莹还曾遭遇过一次“失物惊魂”,在捷克丢的手机,竟在奥地利物归原主。原来丁莹在手机落在了从捷克到奥地利的过境巴士上,等她发现手机不见的时候,已经人在维也纳了,“没办法,我只好打电话给车辆的公司,再联系到司机,司机人不在维也纳,但一通话发现我过几天要去的萨尔斯堡,司机也会去,便约在萨尔斯堡的酒店拿手机。”丁莹到了萨尔斯堡后便直奔酒店的前台,司机早在她抵达的前一天便把手机送去了酒店,“当时真是太开心了,跨着国还把手机给找到了。”
      在路上,亦不失去对寻常生活的热爱
       虽善于规划,但丁莹也乐于享受旅途中的“意外”所带来的感动。“我第一次去布拉格住在一家民宿里,民宿老板问我们是来参加马拉松的吗?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抵达布拉格的第二天就要举办著名的布拉格马拉松。”丁莹虽然不是跑步爱好者,但也决定趁着这个巧合去观摩下马拉松的盛况,“马拉松的队伍中,有的人身披盔甲戴头盔,有的人赤裸上身着古装,还有些婴儿坐在婴儿车上被父母推着跑步,人人都爱跑步。”这种自由自在、热爱运动的氛围感染到了丁莹。平日生活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都市人,早已习惯了日复一日地穿梭于高楼大厦里的日子,听惯了身边人讨论买房、升迁、挣钱之类的话题,突然有这么一大群身着奇装异服、追逐自由的人出现在眼前,丁莹被感动到了,那一刻,她觉得,“无论何时,无论是来自哪里的人,拥有怎样的身份地位,都应该始终对生活满怀一份热爱。”
       丁莹骨子里是个情感细腻的人,善于观察细节,也容易被细节所打动。有一回,在日本名古屋的车站等车,对面站台的一位四五十岁的清洁工引起了她的注意。“起初他一直在那儿蹲着,我还挺纳闷,直到车辆过去了,我才看清楚,原来他蹲着在擦一个垃圾桶,而且是一边哈着气一边认真地擦,就跟我们平常擦眼镜一样。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会这么仔细地擦一个垃圾桶。”没有人会被要求哈着气擦拭一个垃圾桶,这位清洁工的举动让丁莹觉得肃然起敬,“这是一个人对自己工作的自我要求,是他自己觉得应该努力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清洁工这份工作虽然在常人看来微不足道,但是他对眼前工作的认真程度,赢得了发自内心的尊敬。”
       这些来自细微之处的感动,也在不断厚实丁莹的内心,让她不管身处何方,都拥有一颗对生活至真至诚之心。现在的她,是一个到任何地方都喜欢逛逛菜市场的人,是一个会花半天时间在纽约中央公园坐着看陌生人打沙滩排球的人,因为那就是生活。
       “年轻人的奋斗目标,往往是成功,是所谓的‘有朝一日’的生活。但成功不一定等于幸福。”跑了世界那么多地方,看到了不同地方不同人的脸,丁莹明白幸福感并非源于成功,而是源于对生活的热爱,“你想要过什么样的人生,其实在旅行的过程中,自己慢慢就会‘画像’了。以旅行的方式提前体验一下‘有朝一日’的生活,你才能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真正在意并感到舒适的人生。”(胡茜茹)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北京东五环路以东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郊野公园,大门上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京城槐园”四个大字。园内林密、草深、水阔,如其名,这里种植的大量槐树展示着北京槐文化特色。
2004年,北京出台了一个“以绿养绿”的政策,1000多亩的槐园因此以集体土地的

>>更多

进博会让意中小企业直通上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周在上海拉开大幕。作为中国在欧洲的重要贸易伙伴,意大利方面对于此次进博会表现出高度重视,派出70余家优秀中小企业参展,展馆面积近1000平方米,参展规模在各国中位列翘楚。与此同时,由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劳动与社会政策部部长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