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晞:“灰色发展”与“城市双修”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杨力尉 | 2018/9/17 15:42:58

       民生之大,在国在邦;民生之微,衣食住行。完成这一切的空间场所,共同构成了人居环境。从1999年国际建协第20届建筑大会通过《北京宪章》,吴良镛院士的“人居环境”学说被世界建筑师普遍接受和推崇,到今天房企无不将改善人居挂在嘴边,舒适的人居体验已成为美好生活的要件。清控人居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吴晞作为一名“50后”,是改革开放的建设者和见证者。他与我们谈起中国的城市进化。
      高速发展利弊说
       “中国用了20多年完成了西方国家80—100年完成的城市化进程。利是我们干得快,弊是我们积累的问题多。”吴晞谈到,“摊大饼”式扩张多年来受到批判,但这不单是城市规划的问题,而是社会发展的自然产物。“在距离城市中心30—50公里的位置建卫星城能分化聚和散的压力。但现在城市发展太快,卫星城很快被‘粘’住了。”早年城市规划留下的“后遗症”还有对传统建筑的破坏。蕴含着城市文脉的建筑,如北京的四合院、重庆的吊脚楼,如今已所剩不多,但未经改造的传统建筑没有独立卫生间、下水道,落后于现代居住要求。在过去看来,不合适的建筑就直接拆除,让位给新建设。吴晞表示,由于各个时代需求不同,在当前语境下批评当时的认知是不妥的。在认知进步的今天,人们意识到大拆大改的弊端,提出“城市双修”,即用再生态的理念,修复城市中被破坏的自然环境和地形地貌,用更新织补的理念,拆除违章建筑,修复城市设施、景观风貌。
  “城市病”在大城市尤为显著。在吴晞看来,从环境、交通等直接影响人居舒适度的指标上看,二线城市整体上优于一线城市。但不可否认,不同等级城市发展不均衡。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区域”的视角取代了是否发展特大城市的历史争论。2014年公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发展规划(2014-2020年)》中强调“要以城市群作为优化城镇化布局和形态的主体形态”,以城市群为单位的“块状”区域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我国城镇化率突破58%,但吴晞认为,这个数字反映的并非他眼中的城市化。“真正的城市化是把农村人变成城市人,而不是简单地换一个地方。”他讲到,失地农民的活动空间改造、新农村的改造也是新型城市化建设的一部分。比物理环境更深层次的则牵涉到社会学。“让农民子弟跟我们一样过城里人的生活,受到尊重、享受医疗,这需要很长时间。”
      标新立异与“千城一面”
  改革开放拉开了城市建设的闸门,中国将发达国家从二战后数十年的建筑形式尽数实践仅用了20年。吴晞指出,城市建筑整体质量曲线上扬的趋势下,存在两大问题。一是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奇观建筑潮”。吴晞表示,奇观建筑利用率低、不节能、耗资大,目前建筑学界和政界都提出遏制奇楼地标之风,已见成效。与之相对的另一个问题是“千城一面”。“‘方盒子’建筑节能,但从经济学角度看,很多高层建筑难以收回建设成本。”中国多超高层建筑,也多短命建筑。一旦后来者认为其位置、样式、功能等过时,建筑未到物理寿命极限就面临拆除,以至于中国平均建筑寿命仅30年,造成社会资源浪费。
   吴晞将中国城市规划发展之路与西方国家比较。“巴黎城区建筑都是6层高,意大利建筑都是红顶;曼哈顿20年代战后开始发展,但还留出了大量绿地作为城市的肺。”吴晞介绍道,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庄惟敏最近的课题关注建筑的“前策划—后评估”,通过不断反馈和改进实现建筑发展的良性循环,这一环节在中国长期缺位。“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用敏感的思考,站在未来的高度,解决当下的问题。”未来在城市规划上应当如何注意?吴晞给出“八字箴言”:小心谨慎,虔诚敬畏。
      以人为本,打通微循环
  吴良镛学说中的“以人为本”,旨在让更多的人能够体会到环境的舒适、美观、宜居。要同时实现各种指标,需要好好“算账”,在科学研究调查的基础上,在有限的土地上进行功能分区。吴晞认为,多数城市应该思考如何在一个小区域里满足上学、上班、购物,乃至理发、买花等各种需求,而不占用其他区域的资源,“产城一体化”和“城市微循环”是可行之道。近年来,“打通城市微循环”成为各城市建设的高频词。同等居住密度下,人的感受会因为微循环带来的流动性得到优化。为了打通城市微循环,需要从规划设计入手,制定一系列城市运行规则,推动城市更新。其中,一部分问题是可以依靠合理设计来解决的。比如要使居民出行更便捷,一方面可以设计人性化的城市导视系统,让城市的外观变得有序;另一方面,在各建筑间建立地面以外的步行系统,如空中连廊、地下通道,同时做好服务配套。“联通和配套能带来舒适。”吴晞坦言,人们追求美好生活,需求日益丰富,但还需依靠政府引导资本、带头完善配套。对城市人居的未来,他的态度乐观:“问题都在改善,但需要资金、时间和理解。”(杨力尉)

记者手记:
       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中国城市化进程最为明显的40年,中国的城市规划、城市文明与城市精神在这其中有了长足的进步。从“农村社会”到“城市社会”的迈进、万亿GDP城市的涌现、都市圈和城市群的逐步形成。在这个波澜壮阔的进程中,有这样几个城市,它们是改革开放成果的缩影,从中我们更能看到中国城市发展的未来。
       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和“试验田”,广州更像是扮演了一个“探路者”的角色,内地首家五星级宾馆、第一个商品住宅项目、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购物中心都诞生于这座城市。广州是“城市中轴带动城市变迁”的典型例子,比如从天河路商圈到珠江新城的东向迁移。它也是典型的以互联网和创新产业集聚发展金融城的城市。如今,广东自贸区的设立、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更让我们看到城市创新经济、城市生态建设与城市精细化管理协调发展的未来模式。
       40年的时间,“春天的故事”磅礴滋生了一大批见证城市时易境迁的优秀企业,一方面,它们自身成长为改善中国城市面貌与人居生活的中流砥柱,另一面它们见证了改革开放春潮的发轫、涌动、结出硕果。历经37年时间洗礼的深圳特区,是内地接轨世界的一条捷径。星河、华润、嘉里,包括总部迁址深圳的恒大和深耕莞惠的碧桂园,在这里将香港住宅及商业的前沿规划、设计、营销、运营理念,以及具有国际气场与品质的生活消费模式输入内地。这些企业如今依然是中国城市建设与开发的主力军,我们仍能在它们持续开发的建筑作品中,看到独属于深港特色的文化烙印。从特区到湾区,新时代的深港融合进程中,这些企业扮演着重要角色。
       今年还是海南省建省30周年。1988年4月26日,新中国第31个省份,也是唯一的特区省——海南省挂牌成立,成为我国最年轻的省份和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省自1992年初,因中央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步伐,迎来房地产发展契机。当然,随后海南经历了1993年的楼市泥潭,又经历了2000-2007年的房地产上升阶段,万科、雅居乐等头部房企带动“造城时代”,直到2007年年中,海南房地产全面复苏。2010年1月4日,国务院宣布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度假旅游项目如雨后春笋般簇拥于此。30年过去,今年4月,国务院宣布海南将建立国际自由贸易区试行自由贸易港,同月发布的《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中关于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要求,为整个海南旅游行业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国内外企业纷纷看好在海南旅游产业投资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据悉,长隆、乐高、六旗、探索等主题公园都在洽谈落地当中。海南开始谋求通过文旅产品的创新,推动构建旅游多元融合的产业体系。
       作为首都的北京,城市建筑与商业格局的发展非常能体现这座城市的历史变迁。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北京迎来第一批甲级写字楼,包括至今投入使用的国际大厦、港澳中心、国贸大厦一期、亮马大厦等。据第一太平戴维斯华北区董事长麦安东给出的数据显示,直至今日,北京甲级写字楼存量已超过1000万平方米,平均租金人民币355元/平方米/月,两项指标均为全国最高。他指出,改革开放释放了市场化经济的活力,有效刺激了居民消费,直接促使商业零售大幅度发展,零售业态由过去的百货业态升级至购物中心模式。麦安东表示,目前北京百货商场总存量超过200万平方米,购物中心总存量达970万平方米。而“转化”也实实在在成为了北京城市更新的关键词,比如老旧住宅的规划改造、闲置项目的再利用,以及像798这样旧生产方式以艺术视角转变为体验资源所代表的新的消费形态,文化与创意深入地产、商业等各个领域。(李霏霏)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北京东五环路以东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郊野公园,大门上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京城槐园”四个大字。园内林密、草深、水阔,如其名,这里种植的大量槐树展示着北京槐文化特色。
2004年,北京出台了一个“以绿养绿”的政策,1000多亩的槐园因此以集体土地的

>>更多

进博会让意中小企业直通上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周在上海拉开大幕。作为中国在欧洲的重要贸易伙伴,意大利方面对于此次进博会表现出高度重视,派出70余家优秀中小企业参展,展馆面积近1000平方米,参展规模在各国中位列翘楚。与此同时,由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劳动与社会政策部部长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