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普:遍寻匠心,雕琢自我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徐玲珏 | 2018/8/31 9:07:17

       3年前,赵普在《晚间新闻》向观众们道了一声意味深长的“晚安”之后,在央视荧屏消失。他曾在这个国家媒体留下了太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印记,蓦然离去不免让人觉得些许惋惜。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离开才让我们见到了一个更加多面的赵普。他曾说“总得有人干点和时代脱节的事”,大学研究生导师、公益代言人、互联网创业者等,身份越多,他的轮廓却愈加清晰。对自我认知,赵普感性和理性交融。而在外人看来,赵普的身上一直有一种“承担”,“我对自己的生命质量很满意,因为我的每一个身份都是一个自我突破和自我实现的过程,这个过程很愉悦。”
      成为“守艺人”
       一个人若是充满才情又有既定的方向,那么他的生活必定充实又忙碌。离开央视之后,赵普与合作伙伴王雷、汪之雄共同创建了文化投资机构普雷资本,后又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了互联网电商平台“东家 App”,此外,他还发起成立了一个NGO组织——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积极筹办“中国匠人大会”与“世界匠人大会”。赵普将这些工作称作自己的“投资板块”。在少有的空余时间里,他仍然坚持开拓自己的“艺术版块”,声音艺术导演、出品人、监制、幕后指导,曾经的“央视名嘴”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老本行。至于“公益版块”,则几乎如水一般流动在赵普的生命当中。
       赵普坦诚地说,如今自己选择的工作,更像是一种具有“基因性”的必然结果。“我现在做的所有事情,是30年的媒体从业经历带来的。”赵普说,媒体人身上所具备的职业素养,比如观察能力、分析能力、概括能力、表达能力,都是自己转型之后从事的新事业、新工作所必备的。“这些不是禀赋,而是能力,是后天慢慢修炼而成的。”
       拿加入电商平台“东家App”来说,“我是最早关注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媒体人之一。”早在2003年,赵普就跟随当时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先生共同参与民间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当时我还在北京电视台工作,以制片人的身份筹拍纪录片《传人》。当时有个看似浅显实则重要的观察,为什么中国的传统手艺在消亡?原因很简单,因为用不着。中国手艺是基于农耕文明而产生的,当城市文明发展越来越繁盛的时候,这些农业文明基础上的产物就会面临挑战。时间又过了十几年,我们逐渐发现其实并非简单如此。”赵普说,如今人们对于传统手工艺产品的需求,是一种自发形成的“势”。
       赵普认为需求变化的背后正是中产阶层的身份焦虑。“一个国家物质文明累积到一定程度,就会膨胀出一批中产。但问题是这批靠物质支撑的中产群体彼此太像了,于是它就产生了身份焦虑,迫切需要某种标签来区分彼此。当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时,我们会问,美好生活是什么?美好生活有精神的,也有物质的。当人们的消费开始升级,那些美轮美奂的手工艺制品就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中来。基于农耕文明的手工创造不意味着它‘土了吧唧’,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丝绸制品最早就生产于农村,刺绣也是如此。现在我们认为它是可以登大雅之堂的。好手艺和匠心一直都在,现在缺少的是一个平台,于是就有了‘东家App’。”
       “东家”的含义是“东方生活家”,商业模式是“互联网+手艺+社群”。平台上入驻了几千名传统手艺人,展示和销售的文化产品全部是手工制作,包括首饰、茶具、家居艺术品等。赵普常说的一句话是:“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他希望东家App能给需求方和供给方搭建一个桥梁,用商业的方式传承匠人精神。
       “要让人们使用这些传统手工艺产品,就要拓宽这些物件的使用场景。”赵普用一种国内品质较为上乘的印泥——西泠印泥举例,“这是古人常用的东西,但是现在不同了,除了书画家,用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先在东家App上发起众筹,唤起更多对这个艺术品的关注。为一块印泥配上一方玉质或者石质的印章,再将其同时放置入精美的木盒之内,成为一个文创套装礼物。现在大多数人都不练字,可如果有这么一件产品,就可以在自己珍爱的书籍或是信笺上轻轻一钤,这是一种精神品质的象征。”赵普说,如今做传统手工艺产品的传播,“卖的是生活方式和对生活品位的理解,手艺要创新才和时代同步,但绝不是简单迎合。”在赵普看来,自己正在做的事本质上是美育。“你买了一套茶壶之后,你就会配两个杯子,然后你就会配茶洗、茶则、茶碗、茶针、茶刀全套。久而久之,这些场景就对人产生反向影响。这时你西装革履就不合适,你会选择松软的衣服,你会想要一个蒲团,然后随意地坐在上面,你的生活方式就悄悄发生变化了。”
      行遍各地,发现手艺
       为了让全国的手工匠人能够有更多的交流机会,赵普积极筹办“中国匠人大会”,目前已经举办两届。“在古代,传统的手工艺人是不需要交流的。你很难想象一个苏州的刺绣师父去认识一个陕西的皮影艺人。但是现在不同了,不同的手艺人需要互相交流借鉴。”
       陕西的刘晓东拥有制造“蔡伦纸”的技艺。“秦岭山区有大熊猫的踪迹,古代造纸时,当地人在纸中添加熊猫粪便,这是经过了消化的竹纤维,但事实上比我们传统使用的书画宣纸质地要差很多。不过,‘蔡伦纸’的存在有它珍贵的历史价值和意义,如果通过匠人大会,手艺传承人能够认识更多设计师和手艺人,把纸张加以改良,这对于蔡伦纸的传承将会很有益处。”赵普说。
       赵普还提到一位制作潮州手拉朱泥壶的艺人,“他是一个四川人,艺名叫做铁人。他跑去广东拜师学艺,把广东喝茶用的紫砂壶带回到四川成都,这就是两种茶饮文化的交融借鉴,正是我们举办中国匠人大会想要看到的结果。”
       “其实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关注是一个体系。你说我只是喜欢一个杯子、喜欢匠人的工艺、欣赏匠心,不是的。你看能够制造出如此精美器物的民族,一定是会享受、会创造的,我经常拿这个例子和外国友人讲。哲人说美就是人性,而手艺就是最好的了解人性的媒介,它不空洞,你会从每一个细节上感受到人的存在和温度。”赵普说。
       除了跑遍国内大江南北发现手艺,赵普的脚步还遍布世界各地。对此,他的感触很深,“当一门老手艺或者一个老品牌传承了很多代,这一定程度上是一种社会稳定性的象征。一个传统业者,他可以一家人几代十几代去做一件事情,这说明他可以安心地从事自己的事情,不会简单逐利,不会什么赚钱就去做什么,也说明他所从事的事情获得了极大的被需要感和社会的尊重。”
       “去京都时,我们随便去了一家卖莜面的馆子,进去一看,发现一家有400多年的面馆,这真的令人惊叹。”赵普分享自己去日本的经历,“有一个组织叫金刚组,是专门从事古建筑修缮的组织。距今已经有2000来年了,这个组织时至今日还在运转。原因是什么?因为他们有活儿干。为什么有活而干?是因为日本的古建筑保护得好,古代优秀的传统文化还有需要,所以金刚组忙不过来,到处去修缮。这对于我们来说很有借鉴意义。”
      赵普还向我们分享了一个“8000块皮带”的故事。“有一次我去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众所周知,那里因西部牛仔而闻名。我想去买一条皮质的腰带,就去拜访了一位当地有名的制作腰带的匠人。当时他的店已经传到第五代了。一开始,他家是做马鞍的,但是现在人们对于马鞍的需求渐渐变少,于是他开始制作皮带。我去他的工作室参观,这位匠人告诉我,自己用的所有工具都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虽然有时候觉得工作很枯燥,但是还是觉得,祖辈传承下来的工作,应该继续做下去。”赵普说,当时定制的一条皮带花了8000块人民币,虽然很贵,但是很值得。“贵意味着人们对于手工制品的尊重,它不是机器制造的,每一件产品都不同,都有匠人的独特印记。”
    “感恩需要我帮助的人”
       和所有站在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人一样,赵普遇到过许多质疑。“我自己是一个比较坚持原则的人,不喜欢和别人打嘴仗,所以我不会去辩驳,只会用行动去证明,因为我坚信‘闻其言,观其行’。我的每一个不同身份都是一个自我突破和自我实现的过程,这个过程很辛苦也很愉悦。”
       赵普形容“公益”就像水一样流淌在自己的生命当中。在官方的公益体系里,他有着北京希望工程大使、中国消防大使、中国边检监督员等身份,而在民间的公益体系里,微博打拐、免费午餐、大病医保、让候鸟飞、水安全计划等等,几乎所有的公益领域都有赵普的身影。对于做公益,他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理解。
       “很多人觉得做公益,是‘施’,是给予,但我的观点不同。一个人在小的时候,最需要的是安全感,如果周围不平静,他会哭,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等他长大一些,他需要的是满足感,达到了一些目标,人会开心、满足;再往后发展,一个人需要的就是‘被需要感’,也就是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被社会肯定的人。”赵普说,做公益的早期层次是“名”和“利”,自己已经度过这一阶段。“说到底,我要感谢这些需要我帮助的人,我帮助了他们,让自己感觉到了‘被需要’,让自己的心里得到了宽慰,这是我做公益的动力。有人说这是一种谦卑,我觉得不是,说到底,我还是自私的。”
       在讲述中,赵普分享了一个小寓言。“同样的大山中劈出来的石头,一个做成台阶,一个做成了佛像,台阶跟佛像对话,它说凭什么我就被人在脚下踩,你就被别人供奉烧香。佛像说。很简单,因为你只被砍了几刀就变成了台阶,而我被砍了很多刀,还被磨砺了很久才变成了佛像。”赵普用这个寓言来比喻如何超越自我。“做生意赚到的不是钱,而是福报。就我个人而言,福报就是遇见更好的自己,这个完善的自我在未来,这个自我雕刻的过程是痛苦的,是疼的,但是只有这样才能不断遇见更好的自己。”(徐玲珏)
 

张蓝心:“铁女子”的..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张蓝心:“铁女子”的阳光

张蓝心,曾效力于国家队10余年,于2004年获得跆拳道全国冠军。退役后被成龙发掘,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担任主要演员,进入观众视线。而后,她出演电影《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等,参演综艺《真正男子汉》《勇敢的世界》等,被定位为“功夫女星”。但在这次采访

>>更多

个性化体验令加拿大“血肉

2018“中加旅游年”是中加两国旅游业收获颇丰的一年。来自加拿大旅游局的资料显示,这一年,赴加旅游的游客人数稳步上升,仅2018年前半年,加拿大便接待了来自全球的近860万游客,其中,来自中国的游客超过30万,与去年同比增长9.1%。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