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以北,苍原秘寺照古今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王帆 | 2018/8/27 8:55:00

       来到边境城市扎门乌德的火车站已临近夜晚。国境以北不过10公里,白昼似乎格外地漫长。坐在站台边等待发车,看着月亮不紧不慢地爬上尚泛着白光的天空,一辆开往俄罗斯的列车缓缓而经,车窗边的人们在向我们挥手。前往神秘蒙古国的奇幻之旅,就以这样一种柔和的方式徐徐展开。
      开往草原深处的列车
       跟随着神舟国旅“千人走进蒙古国”大型专列活动的队伍,我们登上了这趟从扎门乌德开往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的火车。此次列车是蒙方首次为中国旅行团开通的快速专列,走进车厢,扑面而来一股复古的味道。印着暗花、质地厚重的红色窗帘与床铺仿佛穿梭到了苏联时期,连刷着白漆、构造复杂的热水箱都有些蒸汽朋克的意味。天色渐暗,汽笛声响起,火车驶向茫茫的原野深处,边境城市的灯光逐渐扑朔迷离。站在最后一节车厢,透过车窗上陌生的蒙语字迹望向窗外,黑暗中一道孤独的铁轨在寂静的草原中无限延伸,月亮有些突兀地悬在空无一物的天幕,安静地只听得见火车的节奏,如同一部荒野公路电影的片头。
       第二天清晨再来到窗边,无际的草原倏尔涌入视野。铁轨两旁,是肆无忌惮的、流动着的草原。雨水降至,灰蓝色的云朵低垂,轮廓分明,黛青的山峦如同浪潮中一座座孤岛,你无从想象这片草原会流向多远的地方。一路上,偶见几处牧民白色的蒙古包扎在连绵的山原中,牛群与羊群兀自悠闲地咀嚼着新鲜的草叶,缓缓踱着步,摇着尾巴驱赶蚊蝇,却不见放牧人。同行的曾到过这里的伙伴说,这里的牧民将自家的牛羊散养在山坡上,因为生灵是属于自然的,是自由的,只有在迁徙之日才会骑着马找回自己的牲畜。
       草原的景观逐渐退去,窗外出现了成片低矮的彩色房屋,距离此行的目的地乌兰巴托也越来越近了。
      苏赫巴托广场:历史照进现实
       此次神舟国旅“千人走进蒙古国”大型专列活动的接待仪式在苏赫巴托广场举行,并受到了当地政府官员的热烈欢迎。苏赫巴托广场位于乌兰巴托的市中心,因纪念1921年蒙古独立领袖达木丁·苏赫巴托而得名。广场中心的巨石之上树立着苏赫巴托骑在马背上的雕像,一手握紧缰绳,一手举向天空,像是发出无声的号召。雕像正对着的便是国家宫,这座建于50年代初期的4层建筑在细雨中更显肃穆庄严,蓝色穹顶与玻璃幕墙发出深邃的光泽。建筑的正中央,一尊成吉思汗的铜像巍然端坐,元世祖忽必烈与蒙古国二代大汗窝阔台汗的铜像分列两侧,与苏赫巴托之像隔百米而相望。700年风云变幻,草原民族从开疆拓土到独立的沧桑历史在这百米之间涌动。
       苏赫巴托广场之于蒙古国人,就如同天安门广场之于我们。国家宫是蒙古国总统、政府、议会所在地,每逢重大节日以及典礼,蒙古国官方都会在这一广场举行仪式。虽然天空飘着细雨,广场上仍聚集着数不清的人。当天正值蒙古国劳动党节庆,当地的人们身着民族盛装在广场上庆祝。披着婚纱的新人在国家宫的阶梯上合影留念,打扮前卫的年轻人插着耳机拎着滑板从苏赫巴托的雕像前经过。站在广场中央望向四周,全然是繁华的都市景象,巨大的LED屏幕循环播放着彩妆广告,林立的高楼汇集了众多国际大牌,纯蓝色玻璃幕墙构筑的蓝天大厦充满未来感。传统,现代,历史与现实在这一特殊的磁场汇集,产生了一种奇幻的空间感。
      近在咫尺的“神秘”国度
       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蒙古这一国度近在咫尺,与我们共享着一些相似的文明,既熟悉又陌生。深厚的宗教文化以及对自然、神明近乎原始的崇拜为这片土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在南博格多汗山脚下的图拉河畔,座落着蒙古宗教领袖博格多汗哲布尊丹巴(1869-1924)的夏宫。这座宫殿是蒙古最后一任“活佛”即帝王生活的宫殿,见证了蒙古近代宗教文化与历史的变迁。宫殿的正门为传统的中式建筑,整个结构未使用一颗钉子,只用了108个榫口。走进博格多汗宫的庭院,古朴素雅的沧桑感扑面而来。不同于故宫的红墙琉璃,博格多汗宫呈现出一种木质结构与青砖瓦饱经岁月洗礼的色调,斑驳的廊柱与褪色的雕梁带来的真实感仿若回到了当年的时空。站在南院的中轴线望向主殿,草木茁茁,雨后青苔漫上石阶,宫殿在阶前青草的映衬下显现出低饱和度的肃穆苍然,却有几多禅意。宫殿内收藏着众多珍贵的丝质唐卡与佛尊。在宫殿的左路,一座二层的藏式建筑面西坐东,这里是博格多汗冬季的居所。楼内珍藏着博格多汗及妻子当年使用过的生活物品和宗教法器,及众多17-20世纪蒙古的传统绘画,步辇与拔步床等皇室用品纵然历经沧桑仍不掩精致华丽。
       阴郁的天空终于在我们来到乌兰巴托的第三天放晴。驱车前往城外90公里处的阿嘎力格,马群从车前经过,在触手可及的蓝天白云之下格外鲜活。阿嘎力格是蒙古人崇尚天性、生殖崇拜的寺庙,拾级而上,寺庙小巧却金碧辉煌,陈设着众多寓意生殖繁衍的画像与标本。寺庙所在的山峰巨石嶙峋,天然形成生殖器的形状。攀石而上,穿越山洞,有母体重生之意。而这里也是蒙古年轻男女的求子圣地。除了神秘的宗教文化,阿嘎力格还坐拥绝美的山地草原景色,登峰远望,层叠的山峦渐次延伸向远方,连接着一碧如洗的天空,宁静清幽。
      “草原”是一种生活态度
       每年的7月11日是蒙古国最重要的节日——国庆日,全国性的那达慕大会也会在当天举行。我们到访乌兰巴托的几日,不巧刚刚错过这个最盛大的节日。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我们有幸在特日勒吉国家公园体验了一场小型的那达慕大会。
       特日勒吉座落在乌兰巴托以东70公里处的肯特山脉深处,远山在弥漫的山雾中若隐若现,群山中的草原如同柔软的绿毯向山底一路铺去,几株苍松翠柏错落其间。不远处,几只牦牛舔舐着青草上的甘露,眼前的景象颇有几分人间仙境的意味。傍晚时分的那达慕大会将这片幽静的草原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博客图、呼麦、射箭、骑马等原始的蒙古风俗一一上演,远处,一团篝火燃起,同行的人们与牧民围着篝火舞蹈,将夜晚的寒意驱散。
       乌兰巴托的草原永远不止有一种颜色。第三天,在从阿嘎力格返回市区的途中,我们的汽车因为一些小故障停靠在了路边。大家纷纷跑下车,看晴空下的草原由近至远呈现出层次丰富的绿色。白云落在山上的影子缓缓流动,同行的蒙古医生索性将外套铺在草地上,躺在路边小憩。那一瞬间,竟希望车子慢一点修好,好延长这意料之外的片刻惬意自得。
       这次旅行之前,蒙古这个熟悉又陌生国家似乎不在我的旅行清单内。而这次“意外之旅”却让我想要再次寻访这一国度。对于此次千人专列活动,神舟国旅集团中国公民旅游公司包机专项旅游部经理范薇薇表示:“此次专列行程主要针对三类人群。为此我们提出了‘带着父母走进蓝天之国,呼吸新鲜空气’的理念;此外,这一行程还面向暑假期间带着孩子到草原骑马游玩的亲子团。对于年轻的恋人们来说,可以躺在透明蓬顶的蒙古包里看星星,在翟山上牵手看乌兰巴托之夜的灯火。”
       在采访中,神舟国旅集团中国公民旅游公司副总经理夏裔告诉记者:“目前蒙古共和国的游客多半以自由行为主,游客范围以内蒙古为主体。神舟国旅希望通过此次千人专列活动,把蒙古的旅游资源推广到华北地区,让更多国人了解蒙古国区别于内蒙古的文化。两地虽然有着同样的民族,但随着岁月的洗礼和西方文化的熏陶,外蒙古形成了独特的文化背景与旅游资源。对于喜欢神秘文化的人来说,是一个值得探寻的目的地。”(王   帆)

张蓝心:“铁女子”的..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张蓝心:“铁女子”的阳光

张蓝心,曾效力于国家队10余年,于2004年获得跆拳道全国冠军。退役后被成龙发掘,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担任主要演员,进入观众视线。而后,她出演电影《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等,参演综艺《真正男子汉》《勇敢的世界》等,被定位为“功夫女星”。但在这次采访

>>更多

个性化体验令加拿大“血肉

2018“中加旅游年”是中加两国旅游业收获颇丰的一年。来自加拿大旅游局的资料显示,这一年,赴加旅游的游客人数稳步上升,仅2018年前半年,加拿大便接待了来自全球的近860万游客,其中,来自中国的游客超过30万,与去年同比增长9.1%。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