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墅:竹海远山唤童真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杨力尉 | 2018/7/30 9:53:36

      岕者,山与山之间也。这个仅存于太湖流域的古汉字,最早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它不像山谷、山坳这样具象直接,一字留白,勾人遐思:山与山之间会有什么呢?
      总以为地处江南,深山老林无外乎茂林修竹遮云蔽日。而苏浙皖交界处、溧阳美岕山野温泉度假村以其野而不糙、潮而不俗、悠而不闲,重新定义了“岕”的想象空间。
      栖居山林,野而不糙
      7月江南,漆黑得天地一色、只能靠听音来辨别距离的夜里,地上明灭可见的萤火虫宛如天上群星的倒影。在美岕山野温泉度假村的百亩茶园上空见到这些忽明忽暗的小生命时,我这么大个人,和同行的小朋友们一样挪不动步。
       从小到大,我没有真正见过萤火虫,和孩子们相比只是多看了几集电视剧的后期特效。他们尚不知眼前的一幕有多难得,轻巧地将这一夜放入名为“童年”的那本书,而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却是童年缺失的一页终于补足。
       几年前,并没有那么多萤火虫在这片茶园栖居。2015年夏天,度假村在建期间,其创始人仲春明夜访山野,隐约见到远处茶园荧光闪烁,越是走近,心中越是雀跃——只在儿时才见过的萤火虫,竟然在这里“久别重逢”。这一发现让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决定:“茶园一带不设路灯,园区里不施化肥、不打农药,宁可不收一片茶叶,也要留住茶园里的萤火虫。”
       “在山野间诗意栖居”的梦,小动物们比人类更先一步实现。择一登山步道蜿蜒上行,只听蝉鸣声声不绝于耳。原生态的山林是它们的露天音乐广场,傍晚是乐章最为激越之处;日落后蝉鸣渐隐,人声竹语被晚风吹成如歌的行板;鸟儿在清晨时分接续,几声婉转轻啼,又开启一日消闲。或许连“原住民”们都未曾发觉,山野看似未经雕琢,实际上早已悄悄变美:商陆、胡枝子占山为王多时,紫阳花、醉鱼草、马鞭草经人为选种随性播撒混迹其中,漫山遍野的绿中探出艳而不俗的紫花,浑然天成。
       在废弃矿坑上种出鲜花遍野,仲春明的灵感来自在加拿大工作期间见到的比查尔德花园:“溧阳过去也采矿,也有好山好水,为什么不回家乡做出另一个‘比查尔德花园’?” 如今,仲春明和朋友、哥哥共同投建的南山花园,除却山花烂漫,林间还掩映着31幢树屋,每幢1至5居不等,均以各自门前已长成的花木命名,如“凌霄”,如“紫薇”。
      原生自然,潮而不俗
       我住的这一幢名为“丁香”,站在山下时,须得细细数过才能认得出哪间是哪间。不怪眼神不好,而是远远望去,树屋不过是浮在丛林之间方方正正的“木盒”,上层从半山竹林间探出头来,下层则掩映林中,难窥一二。顺着木栈道抵达树屋,眼前的“木盒”高不过3米,略显低矮,然而单开房门的背后俨然另一个世界:从玄关通往客厅,屋顶渐次挑高,越往里走,格局越是开阔,阳光透过木栅格和270°落地窗千丝万缕地涌入眼帘,如弦的光影加上放射状的空间设计,令人大有豁然开朗之感。而当你推开露台上木栅格的窗门,远处的湖光山色、脚下的茶园、两侧环抱的毛竹和栗子树——整个山野的景色都被有层次地迎入屋中,与原木质感的一桌一椅遥相呼应。
       原木家具、棉麻织物的北欧风设计出自荷兰建筑师的手笔。“荷兰人擅长原生态型项目的设计,在尽可能减少对自然干预的同时,也能兼顾良好的度假感和私密性。”仲春明介绍,树屋依山而立,由底部结构柱支撑,运用当地可持续发展的建筑材料和传统工艺建造。最终呈现出来,是冷淡中见温暖、现代中见朴实的效果。
       两居以上的树屋,露台都自带“私汤”,另有9座野池藏在山间,引的是天目湖的氟泉水,偶有树叶被风送来池面,露天温泉的野趣尽在其中。素手汲泉,人得了灵气,山景也因水变得灵动。时值盛夏,更让我心心念念的是茶园上空的无边际泳池。清凌凌的一汪池水,像一方精细切割打磨好的海蓝宝石,嵌在蓊蓊郁郁的树丛间,镜子一般映着云天,隔老远就攫取了视线。无边际泳池每个时段只能预约10人,即使泳池达到最大载客量,也不会产生拥挤感。当我穿过竹林小径来到跟前时,已经有预约这个时段的房客下水嬉闹,透过泳池侧面的玻璃,能清楚地看到水下的动静,这在寻常游泳池里可是见所未见。潜入水中化作一尾优雅的美人鱼,水下视角的茶园山野,比平时多了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此情此景,倒和《断章》中所写颇有几分相似,不过是“你在池中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岸上看你”。
       要说看风景,最好的视角当然是在云顶空间。这里相当于是一间会所,集温泉、Spa、餐厅、影院、会议厅等为一体。站在全景露台俯瞰群山,脑海中已经盘算着邀上一桌人来次“云顶烧烤”聚会。山与山之间,给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留足了想象空间。
      采摘品茗,悠而不闲
       度假体验“山民”生活,悠闲而不无聊,充实而不匆忙。错过了冬春挖笋、清明采茶,7月的樱桃、梨正当时令。那梨刚结出果子就套上了防虫纸袋,揪下一个来看,不过拳头大小,果皮黄绿斑驳,其貌不扬,但轻轻一咬,肉脆汁多。树屋下栽种的栗子树,枝头已挂上绿毛球,再过两个月就是栗子飘香的时节。与南山公园一街之隔,“神马农场”中可闻香草、逗羊驼、遛小马,园中花果满圃,当心一个不留神,树上的果子就被外出遛弯的波尔羊抢了去。
       度假的意义何在?言行举止都很“60后老干部”的仲春明给出了一个颇具“反差萌”的答案:发呆。“我生活在上海,明白周末逃离城市是都市人广泛存在的心理需求。回归自然,其实是需要一个能放松神经的去处。”仲春明所说的“发呆”,并非毫无意义的放空,而是趁远离车马喧嚣,捋顺纷杂思绪。度假村4公里外就是星云大师主持重建的佛光祖庭大觉寺,大师对生死、名利、欲望的领悟留在了这片青山绿水中,凝望着同一片青山绿水的人。
       足不出南山,溪谷之上、竹林深处的无闻茶室在我看来是整个山野最令人平心静气的好去处。大平层建筑是信号的盲区,悬于湖上,屋前几株菩提树,竹栅蔽日,石墙矮门,独得一份清幽。茶室可储茶、会友、办茶会,但并不由度假村参与管理经营,而是托付给仲春明偶然认识的一对半隐居士无闻夫妇。“他们好收藏书画、印章,爱茶,也懂茶。交给他们打理,是缘分使然。”无闻茶室,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字。仲春明与无闻夫妇结缘于茶;来者推门而入,不问是谁,不问来处,一同煮水烹茶也是缘分。而当我行至此处,或许无缘,并未见到来去如风的茶室主人。料想与雅人共饮,应如周作人在《喝茶》中写的那样:“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田园造梦,活化乡村
       “我们会尝试在新的区域做新的项目,但年轻、时尚、小众、自然,始终是美岕的品牌路线。”仲春明的这句话,藏着他不曾忘的初心。最初的美岕只是他想给女儿造的梦:在山间奔跑,去溪水里抓鱼,竹林里挖笋……他童年珍贵的回忆到了孩子这一代,已成了睡前故事里的一纸空谈。作为一个父亲,他将温情赋予龙潭森林深处的这片山野,还原他想要带给女儿的田园体验,不过这种还原,比起原版还是会有微妙的不同。“年轻一代或广大都市人要回归田园,当然也不可能再像我们那个时候那么简陋。要原生态,也要够现代。”
       2000多亩的度假村,目前树屋仅31幢。仲春明表示,新的项目还在后头。在美岕三期50多亩的建设用地,还将新建更多的住宿空间。他透露,近期项目仍会是固体建筑,但美岕品牌在全国的布局将呈现更多的可能性。“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愿景,我们希望在振兴乡村的背景下活化乡村。”仲春明说,目前自己已经参与到建设周边特色田园乡村的规划。以自然教育为主题的新项目将在溧阳的另一个区块落地,未来的森林学校、虫子博物馆将把课堂延伸到森林中去。政府对他提出的方向也十分认可,牵头引进了蓝城项目,对龙潭森林对面的6000亩田园进行一体打造,建成集景观农业、度假康养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仲春明将作为股东之一参与项目。(杨力尉)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李保刚:艺术江湖,道至简

北京东五环路以东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郊野公园,大门上是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题写的“京城槐园”四个大字。园内林密、草深、水阔,如其名,这里种植的大量槐树展示着北京槐文化特色。
2004年,北京出台了一个“以绿养绿”的政策,1000多亩的槐园因此以集体土地的

>>更多

进博会让意中小企业直通上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周在上海拉开大幕。作为中国在欧洲的重要贸易伙伴,意大利方面对于此次进博会表现出高度重视,派出70余家优秀中小企业参展,展馆面积近1000平方米,参展规模在各国中位列翘楚。与此同时,由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劳动与社会政策部部长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