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泉:带着好奇探索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徐玲珏 | 2018/7/30 9:34:41

       “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希望终点是爱琴海,全力奔跑梦在彼岸……”羽泉的这首《奔跑》大概无人不知晓,以至于一看到歌词,歌曲的旋律就会在脑海萦绕,成为了太多人青春记忆的背景音乐。不过,若是悉心留意,会发现这几年歌手胡海泉频频出现在了财经新闻版。他是专辑总销量超1200万的音乐人,也是7支投资基金的管理合伙人;在2016年通过了国家基金行业执行资格的考试,胡海泉还经常客串一些节目的主持。最近,胡海泉担任出品人和主持人的节目《举杯呵呵喝》也在热播之中。我在节目中的“呵喝小馆”见到胡海泉时,他刚刚结束一期节目的录制,他说“我不在意人们给我的标签是什么,只希望自己的经历有趣、有价值。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都是好奇心驱使着我的理想,有好奇心的状态就是年轻的,这与年龄无关。”胡海泉有太多身份和经历,但他却没有停下来,一直都带着好奇心,一直在“奔跑”。

      带着好奇心的“新青年”
       1996年,21岁的胡海泉从沈阳背着一把吉他来到北京。像所有北漂的音乐少年一样,他经历了居无定所,还有内心的摇摆忐忑。一晃,20多年的组合生涯里,羽泉有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而当时的两个年轻小伙,也变成了国内最著名的乐队组合之一,《最美》《冷酷到底》《奔跑》等作品陪伴一代人从青春走入中年,成为了经典。“在这个行业里面,有太多过客,曾经当红,作品有影响力,可是经过时间考验的,却只剩屈指可数的作品。我觉得,每天都比过去更难,带着惯性走路很简单,突破惯性,反惯性地去创造、创新,或者是突破自己,才是最难的。”
       在一次演讲中,胡海泉说到,“音乐人和投资人的双重身份告诉我,要想紧跟时代脚步,发掘优质的创新创业项目,就必须要依靠新青年。我所说的‘新青年’,并不是用年龄去划分的年轻人,而是那些对未来充满好奇、勇于尝试、敢于实践创新的人群。很多人一听到这样的观点,会瞬间觉得自己老了,但我认为,人的状态更多地来源于心态和自己对人生的选择,与年龄无关,就像我坚定认为自己仍属于新青年一样,因为我对未来以及新生事物充满向往。”
       无论是做歌手、做主持人还是投资人,胡海泉的努力似乎从未停歇。他说,创业、做投资都是压力很大的事情,不过,他仍身体力行地证明着自己。2016年,他通过了国家基金行业执行资格的考试,当年参加这次考试的全国共有11272人,通过率是49.1%。从来没有“学霸”人设的胡海泉当时还激动地为此发了微博庆祝。胡海泉把自己在身份上的转变形容为“命运的推动”,他说,“每个人在某一段时间要找到一个使命感和值得长久奋斗的逻辑,围绕这个基本逻辑去看自己到底该怎么去做。我做一切事情,是基于兴趣,寻找体验感。所以越丰富的经历,就会帮助自己产生更多动力和身份。”
       胡海泉说,作为一个投资人,能够帮助有理想的年轻一代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任何一个投资的项目,我都会深度地去了解。文化产业是一个很伟大的行业,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法,如果能够让更多人去改变生活方式,就会成为一种潮流。文娱内容一方面要为更多人带来快乐,这是文娱内容存在的价值,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把更正向的能量给需要的人。”胡海泉说。
      旅行是“向外探索,向内反省”
       好奇心不光驱使着胡海泉在工作上的转变,也驱动着他探索世界。“ ‘向外’的探索过程,同时也是‘向内’的反省过程。走进这个世界,也是走进自己灵魂深处。人在自己的生活本位里面,总是无暇思考。旅行就是一种旁观,是对自己生活的反思,走得更远,可以离自己更近。”
       作为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区的推广大使,一次去无人区探访野生大熊猫栖息地的经历令胡海泉印象深刻。“当时,我们走进那片原始森林的瞬间,恐惧一下子涌了上来,各种奇异的声音从四周草丛后面窜出来把我包围,就像电影里的场景。无人区没有路,我一天走了二三十公里路程。最后脚趾、脚后跟都磨起了水泡。那趟旅行很刺激,也很艰难。有时候都想放弃,可原始森林里不继续走恐怕就成人家的晚餐了。我还是坚持了下去,最终顺利抵达后感觉很值得。”
       另一次难忘的经历是胡海泉作为绿色和平组织的观察员,在北半球极昼的时候,乘坐科考船‘极地彩虹号’去北极做环保探访。“北极的冰面到底融化了多少?它融化的速度是多少?我和科学家一起去往北极。‘极地彩虹号’是破冰船,只有破冰船能到高纬度的地方。我乘上冲锋舟的时候,担心突然被鲸鱼顶起来怎么办。因为真的会有鲸鱼在你十米远的地方跃出水面……还有野生北极熊,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它们的时候,还是非常兴奋。我在那买了一个望远镜,用了一个半小时,一动不动站在那看它们。我看到一个北极熊的妈妈和一个小北极熊在远处吃一只海豹,白白的大北极熊满嘴是血,这个画面基本上没有人有机会看到。”
       不久前,胡海泉去美国东部的高校进行了一场高校之旅。“我是一个很多元化的人,我需要多元化体验。看完了普林斯顿大学的高校美丽的景色,然后第二天我就去了六旗公园,把世界上最刺激的过山车集中体验了一遍, 有人会说,出门在外必须要住五星酒店什么的,但我只要能做一些没做过的事情就可以。有一天我住在华盛顿,听说河边景色不错,我就去河边溜达,恰好看到河边有个戏院首映一部电影,我就直接去买票进去看了那场电影,我希望旅途中能够随意一点。只要有时间,我会DIY自己的行程,自己定计划、自己租车、自己预订酒店。”
       “很多去过的地方,再重温也挺有意思。比如说罗马,我曾经自己在那旅行过两星期,体验感很深。罗马的老城里面,犹如一个巨型的露天历史博物馆,珍贵的古迹和古建筑比比皆是,每一块砖都是历史。这个民族可以用800年到1000年的时间,持续地盖一个建筑,这值得我们学习。”
       胡海泉说,自己接下来最想去的地方是南极。“本来有好几次去南极探险的机会,都错过了,有机会一定要去一次。我觉得只有在最恶劣的生存环境下,才能最深刻地反思自我。熟悉而舒适的环境会让人变得麻木,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理所应当。当你去旅行,尤其像极地这样的地方,远离了手机、电脑这些现代科技的束缚,生命中最原始、最纯粹、最本质的东西会凸显出来。生命本身是美好的,是值得好好珍惜并为之奋斗的,视野一打开,心胸就开阔起来。”
      浮躁年代的诗酒人生
       胡海泉曾经出版过个人诗集《海泉的诗》,书中,他写道“诗言志,诗无价,这个物物皆有价,人人皆喊价的时代,这个冷眼看诗、嘲弄诗意的时代,正被‘诗’原谅着”。他说自己最喜欢的诗人是北岛,“一个男孩在青春期,反复读同一首诗,很难想象。北岛就相当于在创作道路点拨我的人。写诗是一种隐秘的表达方式,我写诗的习惯还在。现在我的手机里面有一段一段的文字,就是我的一种爱好。不过我写诗确实比过去少了,原因是我觉得写诗被职业化了,下笔一写东西就琢磨有没有更好的韵脚、长短句,变得没有那么单纯了。”
       “这个时代好像要用短跑的速度跑马拉松一样。”胡海泉坦言,自己私下里非常繁忙,“每一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和朋友见一面也不容易。”于是,《举杯呵呵喝》诞生了。“这个谈话类节目最大的特点是比较随意、比较自然,大家可以敞开心扉去聊天。我们把日常生活中普通一顿饭的场景运用到节目中来,真的像是一场朋友的聚会,在小酌之后,人会放下平常的‘伪装’,从节目的逻辑和流程设计来讲,我们都希望还原最真实、自然的状态,不会去刻意设置什么必谈的话题。”
       在一期节目中,岳云鹏就谈起了自己的相亲经历。在饭局谈笑之间,岳云鹏回忆一共相了三次亲,第一次的相亲对象是他三姐帮忙介绍的,当他和女方见面后回家,却没想到,他还没有走到家,三姐就已经把女孩拒绝了他的消息带了回来,岳云鹏人生第一次相亲就这么结束了。“整个节目应该是温暖的、自然的、善意的、解压的。这样一个轻松的氛围之下,嘉宾都会变得‘更可爱’。和朋友聊天是很放松的状态,在别人叙事的时候,呈现的是他们的人生哲理和态度。我们希望回到人们内心深处,借生活的场景呈现出更加真实的自我,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呈现的观点,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胡海泉说。
      “我们的聊天不会被什么刻意推动,好玩的就是好玩的,说到动情处就会深情沉默一会儿。我希望观众在看节目的时候,一方面能够解压,另一方面也能够主动给朋友打个电话或者发个微信,组织朋友来我们的呵喝小馆聚一聚。时代变化太快,每天都在变,每个人的忙碌好像是来自于一种相对的恐慌,大家都怕被落下。但是事实上,人生就像一个皮筋,不要一直抻,抻到一定程度,要么就断了,要么就没有弹性。所以跟朋友聊天是一个很好的放松过程。”(徐玲珏)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