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方圆:寻奇行摄心自宽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荆京 | 2018/7/23 9:04:58

       作为一名出道超过30年的歌手,成方圆是很多人接触流行音乐的启蒙老师,那首《童年》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因为去年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成方圆又重新回到了公众视线中。她更像是厌倦江湖风雨避世修行的高人,人不在江湖,江湖上却留有传说。
  所以当她站在《蒙面唱将》的舞台上,聚光灯打在身上,好似高手出山,赢得多方关注。在这个娱乐至上、快速消费的时代,人们的注意力可以被很多东西吸引。作为一位守望初心的艺术家来说,成方圆坦言,“新时代需要有新的参与者,也有新的游戏规则。”
      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看
       人们总会抱怨由于种种因素无法前行,其实真正阻挡脚步的是自己。成方圆爱旅行,她认真地说,“世界那么大,我想用脚步去丈量。虽说走遍全世界不太现实,但借着这么多年自己旅行和出去演出的机会,也差不多走了四十几个国家。”
  有人说,旅行就是从一个自己呆腻的地方去到一个别人呆腻的地方,这大概更多是一种调侃的意思。旅行的意义是什么?成方圆也没有答案,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段旅行会发生样的故事。只是,当期待成为一种习惯,或许,“未知”就是旅行最大的意义,你会发现有时候,旅途本身就是目的。“好比巴西我已经都去过三四次了,但是并没有厌倦,因为除了城市本身在不断变化,每次去我的心情在变化、视角在变化,甚至是不同天气带来的光线也会不断变化,这些变化会一直吸引着我不断前往。”
  1983年,成方圆第一次出国演出,去了非洲6个国家,从南非一直到西非,这段经历她至今难忘。“我们的大巴行驶在沙漠里,天气非常热,通常有40多度,有时候地表温度能达到50多度,车里没有空调,简直是无法忍受,开着开着,那个车轱辘就冒烟了,司机就要下去换轱辘。”成方圆感慨道,“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非洲,应该再去一次,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成方圆认为的旅行其实是去一个地方寻找不同,与自己平时生活差距越大,她就觉得越好奇、越好玩,所以一些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对她十分具有吸引力。在云南泸沽湖畔,那里的摩梭族至今仍保留着由女性当家的母系社会。“我当年去丽江演出,那时公路还没修好,演出结束后我就约着朋友一起走进摩梭族人家中,去听听她们的一家之主‘老祖母’讲的有趣故事。”成方圆回忆道,“在金沙江附近的一座小城,我很想上厕所,就到老乡家里去了,天呢,这个‘马桶’可把我吓坏了,我脚下踩的长板子下面就是几十米的金沙江,这是我有生以来上过最高的洗手间了!”
      世界是地图,音乐是脚步
       圣塔菲的天空下,开着欧姬芙的花,吴哥千年的废墟间,闪动着橘红色袈裟,追着奔牛去潘普洛纳,兴奋好奇又害怕……
  《一路风情嘉年华》这首歌是成方圆自己填的词,每一句都是她对旅途当中所去过的地方,和想要去的地方的描述。“圣塔菲是非常小的美国小镇,在新墨西哥州,美国著名女画家乔奇娅·奥凯芙直到去世都是在那个小镇上生活,她画了很多非常艳丽的花朵,在我歌里面有一些体现。那时候我还没去古巴,所以我的副歌就是‘我还想要去古巴,看Salsa扭动哈瓦那’,萨尔萨(Salsa)是古巴经典的舞蹈,跳起来扭动臀部很性感,这首歌出来之后我很快就去了古巴。”成方圆一边回忆哼唱着歌词,身体也跟着舞动起来。
  “圣塔菲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城市,它位于新墨西哥北部,四周都是山脉和沙漠,那里见不着现代化的钢筋水泥建筑,所有建筑的外观以黄土色的泥草墙为主,屋顶大都是平的,但转角却是圆的,带有浓厚的印地安风情。但当你走进去看,建筑却是十分现代的。许多艺术家、画家、作家来到圣塔菲定居,这里拥有许多博物馆和一流画廊。”成方圆继续回忆道。
       对于旅行,成方圆会在踏上旅程之前,做好一大堆功课,“现在方便了,像穷游之类的APP有那么多,原来还要捧着那么厚一本《孤独星球》。如今网络世界发达,会让你看到所有你想看到的东西,从视觉上来说就不会令你处于一个封闭状态。”在她看来,旅行中最有意思的是,曾经看过的书、学过的知识,甚至是听过的传说,在当地有了印证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知与行的有机结合。“去年,我去了法国北部城市诺曼底,旅行前我看大量有关二战的书,可能会遇到些捋不清的历史事件,当我看完诺曼底纪念博物和登陆旧址相关景点之后,再反过头来去查一些资料,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东西得以印证,会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
      1998年,成方圆带来震动乐坛的音乐剧《音乐之声》,成为将音乐剧引进国内的第一人。谈起《音乐之声》的创作契机,成方圆透露,在此之前她已经唱了13年,演艺生涯仿佛进入瓶颈期,在好友金星的建议下她只身前往纽约,寻求突破。当我问及她在纽约一年的经历,成方圆用《北京人在纽约》中一句经典的台词回答,“如果你爱一个人,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当初的困难她并没有提及,早已云淡风轻了,而令她开心的是这部音乐剧最终被大家喜爱,而当年剧中的7个小女孩中饰演大女儿的陈数如今也成为了著名演员。
  “在纽约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把百老汇所有的戏都看了,除此之外,还看了各种各样的地下剧场,有特别前卫的表演,你都没法给那种表演形式归类。“每一个艺术家心中都有一个不一样的纽约,在成方圆看来纽约是一个集各种极致艺术为一体的城市,多元化的形式使得它有着极强的特质和活力。“看过大量的演出之后,我找到了自己新的兴奋点。对音乐剧的热爱让我决定做一部戏,《音乐之声》成就了我的梦想,也开发了我的潜力,毫无舞台剧表演经验的我最终完成了跨界尝试。” 
      摄影界里唱歌最好的,唱歌家里摄影最好的
       摄影是成方圆的一大爱好,她的摄影作品几乎都是旅途中积累的成果。在她拍摄的作品中最多的要数人物,每一个人物在他的镜头里都能表现出他们各自鲜活。照片是一种语言,有故事能打动人。“我觉得摄影是一个悟的过程,艺术是相通的,它不在一朝一夕,你要去多看,多感受。”成方圆坦言,在她看来动人的音乐与优秀的摄影是浑然一体、密不可分的,两者在空间上具有相互关联的力量,近年来,她的专辑更是把摄影和音乐结合在一起,让听众在音乐欣赏时通过联想产生更为立体的画面。
  回忆起和摄影结缘,成方圆称是源于一次西藏之旅,“90年代初,我拿着傻瓜相机去西藏,那里的风土人情让我有种对着他们拍的冲动,然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后来我慢慢地对摄影的取景和构图有感觉,别人看了以后也会觉得拍得挺好”。至此,成方圆开始有了信心,后来她有了一台专业相机。成方圆称她对设备的要求不高,“我不是一个唯武器论者,不看重硬件设施。作为摄影师有独特视角是非常重要的。”如今成方圆已经参加过平遥、大理、贵州等多次影展了。
  对于所有成方圆去过的地方,古巴是个特别的存在,对她来说十分具有新鲜感。“古巴很像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让人熟悉又恍惚。街边都残墙断壁,仿佛随时要倒塌的感觉,那里有很多破败的城区。但是这这些东西并不影响我对这个国家的喜爱。古巴人热情极了,他们爱唱、爱跳。那种激情仿佛从血液中流淌出来。”有人说,在古巴,音乐就像河水一样地流淌,这话可一点儿也没错。他们无论是在灿烂的阳光下,还在澄黄的月色下;无论是在街道上,还是在广场内、在公园中、在酒吧里,无时无刻都与音乐和舞动相伴。走在街上,如果看见有人打鼓,成方圆自然也想去“掺和”一下,“音乐是无国界的,那个时候不用说话,就直接跟着他们的节奏律动一起敲,热情大概是融入到拉美人音乐基因中的东西,我很容易被感染。”但大多数时候,成方圆坦言,她还是更愿意举起相机,纪录下那些转瞬即逝的片刻。谈话间,我深深地感受到,她享受着从取景器里看世界和每次用照片记录一切的过程。
      南极归来,美图和经历震撼人心
      “真正的天之涯,地之角。每天与企鹅为伍,和冰山擦肩而过。世界变得无比安静,偶尔远处传来冰山坍塌的轰鸣,忽然觉得尘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这是成方圆南极旅行归来写到的。2011年春节前她在阿根廷的南部港口城市乌斯怀亚上船,经过了两天两夜的惊涛骇浪之后,最终踏上了南极大陆。当邮轮到达南极的边缘,从甲板上能够看到南极的第一个陆地从远处浮现出来的时候,成方圆坦言,并没有预想中超乎想象的壮观。“真实的感受反而是,到达南极大陆之后,整个海面变得非常平静,整个世界突然静谧下来,我们的船慢慢地航行着,这跟之前在德雷克海峡狂风巨浪里颠簸,真的是天堂和地狱的对比。但那种静不是自己宅在家中的安静,而是整个的外部环境让我感觉是人与自然是融为一体的。”
  看到第一座冰山的时候,就真正进入了南极海域,船慢慢地在其中穿行,为了躲避它们,船不得不绕来绕去。别小看这些冰山,著名的泰坦尼克号,当年正是撞上了从格陵兰漂移南下的冰山,才冰海沉船。“海面上散落着形状各异的流冰群,有的底部被海浪冲蚀成漩涡状,像一个个神秘符号;有的玲珑剔透像一朵冰莲花盛开在灰蓝色水面上;有的冰山巨大到可以停直升飞机,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切割得如水立方一般平坦工整,站在甲板上眼看着它们由远及近地贴身而来,又由近到远地漂浮而去不禁感叹大自然的奇妙。”除了冰川之外,在南极看到最多的就是形态各异的企鹅。引导登陆的探险队员反复强调不可以接近企鹅,要保持在5米距离以内。“如果憨态可掬的小企鹅们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地走向你时,你必须要给它们让道。登陆之前我们要宣读《南极公约》,让每一个人了解保护环境的重要性,所有规定必须严格遵守。还要换上统一的胶鞋,登陆后回到船上要用高压水枪冲刷鞋底。每个人都要记住一句话,‘除了脚印什么都不要留下,除了记忆什么都不要带走’。否则极有可能破坏当地生态。”成方圆坚定地说。
  奇幻岛Deception岛是一个马蹄形的岛屿,这里曾经是捕鲸工业的基地,在鲸鱼湾你可以看见一个个巨桶用来盛放鲸鱼油。“当时没有冷冻设施,只能就地加工。后来人类有了能力把巨大、新鲜的鲸鱼运出寒带,这里就渐渐废弃了,再后来岛上的火山喷发伴着泥石流,冲刷了一切。昔日可能是人类在南极建立过的唯一的‘工业基地’,如今呈现在眼前的却是如后星球大战一般的诡异场景。”成方圆感慨道,在登陆Deception岛的那个上午风雪交加,十几级的大风吹得人完全走不动。一代又一代的南极科考人员,在这片冰封雪埋的世界里艰苦奋斗,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
  成方圆除了用摄影来记录这次难忘的南极之旅外,还写了一首《最后的冰川》,“我们的人生太短、冰川太漫长、这世界更是要用亿万年衡量、如果自然绝望我们哪来希望、从此就没有天堂……”她笑言,别指望一次旅行就改变你的人生,但是会给你很多启迪。路在脚下,心在路上,旅途中留下的美好回忆,不仅仅存在于照片中,却是让成方圆不时回味在心间,留在岁月里渐渐沉香。(荆   京)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