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凌:“古朴”女侠乐行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8/7/9 9:15:04

       关凌和我的采访就约在她家小区附近一个不起眼的甜品店里。当她背着双肩包、戴着棒球帽从楼梯走上来,有那么一刻我觉得有些恍惚,这么多年过去,好像记忆中抹不去的总是那个活力、机智、聪敏、有主意的“贾圆圆”。尽管如今已为人母,做导演、做主持人,关凌身上那种“贾圆圆”似的阳光、快乐、大大咧咧未褪去丝毫,生活反而让她的人生角色更加丰满、柔和、细腻。所以,当我们聊起一段段旅行经历时,讲者尽兴,听者愉悦。这些故事就是她对家人、爱人、朋友,甚至世界的态度,一如她的性格,不粉饰、不保留。
     “给家人看到我看到的世界”
  关凌的旅行三分之二都和家人有关。因为儿时出道,寒暑假对她来说从来都是一如既往的工作,也因此,现在关凌格外珍惜可以自由支配的休闲时光,把它用来和家人呆在一起,用来体验大自然。去年关凌带父母去丽江旅游,这是他们三人的第一次旅行,令关凌印象深刻。“现在我都能想起《丽江印象》里的音乐,就是那种你在城市里可能永远都没有的一种感觉——离天那么近,世界那么干净、清澈。旅行中常说要放空自己,那一刻我是真的很放空。”关凌为父母选择了丽江安缦酒店,独立挺阔的大空间与自然景观的融合,静谧私密,她想父母好好享受一番。“我的父亲是那个年代的知青,在兵团插队,10年奉献给北大荒。他的观点是只在中国旅行,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中国地大物博还看不过来呢’!”一直坚持体育锻炼的父亲在登顶玉龙雪山的途中一路不停歇,把关凌甩在后面,着实让女儿见识了父亲的“斗志”。
  “但是我们长大了,父母却开始像小孩子,他们不会英语,出国旅行的时候走到哪都跟着我。”关凌的母亲没有出过国,她特意安排了一次“母女的旅行”,带着妈妈坐邮轮畅游地中海,那次旅行增进了母女二人的关系。“长大后,我们已经很少跟父母24小时在一起了,更少有机会和父母在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内彼此照顾。船上没有WiFi,抛开工作,抛开朋友圈,我和妈妈每天在一起,看海、聊天,参加船上的娱乐活动,像回到小时候。我妈妈是一个性格比较开朗、容易接受新生事物的人,在游轮上没有什么中国人,基本上都是世界各地的游客,船上有乒乓球室,我妈妈很喜欢打乒乓球,有些外国游客也喜欢乒乓球,虽然妈妈和他们彼此语言不通,却打得不亦乐乎。”这次旅行后,关凌为母亲又报名了一趟邮轮旅行,这一次是和家里亲戚一起,“对于孩子和老人来说,邮轮是一个特别好的旅行方式,去那么多国家都不用拿行李,安全和乐趣都有保证”,紧接着她话锋一转,“当然了,也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比如我们在邮轮上遇到了购物物品在寄送途中丢失、船上没给解决的情况,在岸上消费时遇到了欺诈行为。”每当这个时候,关凌就会像个正义的“女侠”一样,拔刀相助,与对方理论到底,听她说着,我脑海中一下子跳出了当年“上蹿下跳”的贾圆圆。“我特别不怕事,遇到事我都是第一个站出来,不管他是哪国人,我都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当然了,旅途中也分大事小事,把握好据理力争与放松心情很重要。”在旅行中遇到的有意思的事也好,受委屈的事也罢,关凌说,回来以后都变成了难忘的记忆。
  这段旅行还有一个小插曲,令关凌以及听这段故事的我无比动容。关凌的父母生活节俭,但那一次她为妈妈特意安排了商务舱,她说就是希望妈妈能好好享受一次。“我记得从北京起飞没多一会儿,我妈就大哭一场,她想起我姥爷了。”关凌的姥爷是北大毕业生,外语说得非常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却直到去世都没出过国。“老人岁数大了以后,子女都担心长时间飞行身体受不了,怎么能出国呢?但是当我妈坐上商务舱,她那种后悔遗憾的心情一下子涌了出来,她说‘没想到其实飞机上条件可以这么好,原来国际航程也没有那么辛苦’。这提醒了我,作为子女的我们,如果有时间、有能力,还是要给父母更多的陪伴和更好的旅行。”
  如今,关凌常将旅途中拍下的画面第一时间分享给家人。比如每当看到珍贵的植物花草,就拍下视频给搞林业的爷爷奶奶看,她说要给家人看到她看到的世界。
      让孩子体会旅途中的纯真,这是件神奇的事
  已经有了一双可爱儿女的关凌,现在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伴孩子,打开她的朋友圈,满满是对儿女成长点滴的记录,“孩子的成长太快了。”她说。不过直到去年,关凌才鼓起勇气第一次独立带着5岁的大儿子出了国。在家里人的眼中,关凌是个过于大条的妈妈,她的儿子反而是个细心的暖男,所以大家得知他们母子二人要单独旅行时,纷纷叮嘱孩子说:“这是妈妈的手机,这是你们的行李一共几件,要提醒你妈妈,自己不要跑丢”。关凌和儿子一起坐新干线、吃拉面、买玩具、数箱子。“旅行中都是小事,但是会给孩子留下很深的印象”,关凌说,“比如当我儿子发现当地的出租车师傅并没有帮我们放行李,就会念叨这个事情。”
  “旅行是启发孩子,让他们看到不同的世界,我们自己也是这样,比如感知大自然就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之所以我很喜欢海岛,是觉得站在大海边,自己特别渺小,但眼界却特别开阔,都不知道看得有多远。每天早上的日出和晚上的夕阳,都是不一样的颜色。有的时候下雨,下一会就停了,都是短暂的。今天上午我儿子还跟我说想去小松鼠的家,我想,是因为他想起在巴厘岛旅行时看到了许多小松鼠。”
  关凌会在旅途中有意无意观察孩子的举动,比如他发现儿子会经常帮忙推车推箱子、拿东西、干活,于是自己就“示弱”了,常表现出“不会”“不行”,需要儿子的帮助,“这个时候他就开始显现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了。”关凌笑着说。
  旅途中有那么多的开心时刻,但是关凌直言她发现小朋友最开心的其实是爬草坡、在几条河流旁扔石头,“真的就是随便跑一跑,最纯朴、最简单的那些举动,反而对于我们这些在城市呆久了的人来讲是那么奢侈的事。科技虽然改变了生活,那一刻我觉得保留古朴和简单反而难得。”
  关凌对亲子游的好处给予肯定,但却并不主张过早带孩子到处旅行。“带我小女儿旅行,一岁和一岁以后的她是两种状态。”关凌回忆道,“妹妹的一岁生日是在三亚过的,听到大海的声音她都不敢靠近,基本什么都没玩就回来了,但是一岁以后再去,她已经能从在沙滩上踩踩水、玩玩沙子、触摸植物中找到乐趣。她开始对自然有感知,有表达的能力。这次从三亚回来,她会时常念叨想再去大东海,说明小孩对美的事物还是有记忆的。这个时候带他们去旅行,我觉得更有意义。”
  虽然同时带两个孩子一起旅行时,总有解决不完的孩子之间的纷争,完全不是想象中“扔到海滩上,各玩各的”的场景,因此旅途并不轻松,但是关凌还是记录了兄妹二人很多温馨的瞬间,一一和我分享。“旅途中孩子的成长还是很快的,比如我们在巴厘岛住的酒店,每天早上都会经过一个竹子的乐器,一名乐手在那里敲。后来两个孩子开始跟乐手打招呼,再到后来他们就能坐在一起敲了。音乐没有国界,最后孩子都能懂。旅行能让孩子有机会独立解决一些问题,比如他说想吃冰淇淋,我就会鼓励他自己去买;在海滩上,看到垃圾,我会跟他说,飘到大海海就脏了,万一被鱼吃到肚子里,鱼就死掉了,于是他就会捡起来;有时候,小朋友会希望喂小动物,但是他手里的吃的可能并不适合,我会告诉他,并且给他解释这个小动物能吃什么。其实这些是很难得的经历,可能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与亲眼看到的并不完全一样。还有就是我觉得孩子与人交流也很重要,比如海滩上免费的玩具,就可以教会孩子们如何分享,要耐心排队等等。”
      不是昨天的你,也不是明天的你,就是此时此刻
  当关凌第一次在塞班浮潜,海底的辽阔与变幻之美深深打动了她,自此爱上了大海与水上运动。“塞班的海有好多颜色,看到那么美丽的风景,一开始我还有点小矫情,觉得没能和我的先生一起。但当我和闺蜜手拉着手,一边唱歌一边散步,我觉得也特别快乐,很多事情真的不一定非跟爱人在一起,比如和闺蜜,就是另一种浪漫。”
  关凌是个非常善于观察的人,她很容易在旅途中看到真善美。就在采访前两天,关凌刚去了一趟首尔看樱花。回来的路上正好下雨,路上没什么行人,那时的樱花与街道,俨然韩剧中的场景。关凌学着韩剧里的女主人公的样子,买一把透明小伞,漫天樱花随风飘洒,言谈之间调侃起自己的少女心。“韩国有那种路边的小吃大棚,很多韩剧都有那个情景,我就随便进了一家,老板娘不会英语,比比划划我点了一些吃的,然后开始观察棚里的客人和路上的行人。当时共同在棚子里的还有一批公司聚会的员工,他们点的都是很简单的吃的,举着酒杯开心地聊天,这就是很有当地特色的一个场景。看看塑料棚子外面的雨,还有散落的樱花,即使是旅行中遇到突变的因素,一切却都很有趣。”
  在旧金山,关凌一个人背着书包,“佯装”大一新生,在校园里走走停停;在普吉岛,和孩子玩伴的父母结成好友,从此亲子游的旅程中多了伙伴;在釜山的艺术家村,和朋友“逛吃逛吃”,看到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朋友,其实也有着另外一面。关凌有个习惯,不管在哪个国家的酒店,都会打开电视,即使听不懂,也要看一看当地节目的形式,看看当地人在看什么样的节目,看看他们的娱乐生活是什么状态。
  关凌在采访中说的一句话,让多日后写下这篇文字的我依然忍不住拿出来再品:“旅途中,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样子,不是昨天的你,也不是明天的你。”关凌就是这么一个旅途中的“女侠”、幸福的妈妈,一个从不怕停下脚步花时间寻找快乐的人,一个最真实的自己。(李霏霏)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未

7月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创1958园区的摩登天空总部。这座厂房改造的红色建筑被印着MODERNSKY的银色幕墙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装置作品。霓虹灯、镭射幕布、信号干扰的电视机组成的交互式声像装置,整个空间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既复古又摩登,充满科技感与未

>>更多

飞越传世名画,匠造主题乐

千年之前,18岁的天才画师王希孟将中国的壮美山水凝于笔端,绘成了流传千古的青绿山水画作——《千里江山图》。或许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人们可以穿越他笔下层峦起伏的群山,跨越烟波浩渺的江河,走近他一笔笔勾画出的流溪飞泉、水磨长桥、渔村野市、茅庵草舍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铜牛集团:从旧工厂至文创

在朝阳路传媒大道的中心区域,有一座由针织厂库房改造而成的铜牛电影产业园。这里曾是铜牛集团所属,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公司厂库区,经历了做厂房、做库房、闲置的一系列“历史演变”后,铜牛电影产业园应运而生。
铜牛集团建于1952年,其前身是国家“一五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