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璐:在旅途中细嗅“人间烟火”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王帆 | 2018/6/25 8:56:21

       她曾是《盲山》中被拐卖深山的女大学生白雪梅,也是《推拿》中与黄轩扮演恋人的“洗头妹”小蛮。她所塑造的角色似乎永远游走在城市的边缘,却又因她“一演入魂”而让观者忘记演员本身的存在。去年年末,一档《演员的诞生》让这个神隐于角色背后多年的名字“突然”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黄璐在舞台上深度演绎了陈可辛作品《亲爱的》中的农村母亲,一度让许多人怀疑“节目组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村妇。”而在国际电影节上,“黄璐的导演”早已成为各国导演打招呼的一种特殊方式。作为中国唯一一位满贯入围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的80后女演员,黄璐凭借匠人般的演技,甚至多次以评委的身份“玩转”世界顶尖电影节,与这个流量当道、纷纷“蹭红毯”的浮华时代似乎格格不入,却弥足珍贵。

      “年度旅行人物”:比表演奖还“实至名归”
       初次见到黄璐,是在北京77剧场后台的化妆间。刚刚结束了上海的行程,黄璐在ITB China上海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上收获了穷游×ITB China“最世界”全球旅行榜单“年度旅行人物”奖项。对于这一跨界的奖项,黄璐笑称比表演奖还要“实至名归”。这已不是黄璐第一次踏入旅游圈,早在两年前,黄璐就与穷游网结缘戛纳,受邀前往巴黎代言穷游锦囊。
       戛纳是黄璐走上艺术电影道路的起点。2007年,李杨的电影作品《盲山》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提名,作为该片的女主角,黄璐跟随李扬导演第一次踏上戛纳的红毯,那时的黄璐还只是北京电影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当时也没有什么经验,花半个小时给自己化了个妆,每天穿着同一套礼服出入各种派对。当时的造型师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我来给你化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因为在电影里我饰演的女大学生被拐卖到了深山,造型师就给我设计了一个‘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造型。”回想起初次戛纳之行,颇有几分“喜感”。
       黄璐凭借《盲山》在戛纳的初次亮相让众多国内外艺术导演“如获至宝”,也使得黄璐在艺术电影界一发不可收拾。“国际电影节上的导演拍文艺片的居多。”辗转各大国际电影节的路上,文艺片的邀约不断,黄璐再次凭借维穆卡提·加亚桑德拉的《世界之间》和娄烨导演的《推拿》分别入围威尼斯和柏林国际电影节,也似乎渐渐被贴上了“文艺片女神”的标签。而对于“实验派”的黄璐来说,并不想被某一种风格定义。“在剧本和题材选择上,会尽量尝试自己没有演过的角色,其实也很想美美地演一个爱情电影。”黄璐笑着说道。演惯了文艺片的黄璐对于商业电影并不排斥,今年5月,黄璐出演的高群书导演的谍战片《刀尖》杀青,而她主演的犯罪悬疑片《血十三》也在近期上映(6月15日)。黄璐在片中首度化身女刑警,“演过太多社会底层的边缘人物,这是第一次饰演这么强势的角色。”
      “主业旅游,副业拍个电影”
       打开黄璐的微博,常常会误以为她是一个旅行博主。黄璐曾笑称自己“主业是旅游,副业顺便拍个电影”。如今她已到过30多个国家和数不清的城市,“拍戏和工作的原因,我曾在十几个国家一待就是一两个月,那种体验不同于走马观花的游览,而是融入当地的生活场景。”
       从黄璐的身上,很少能看到奔波的疲倦,似乎永远对下一站充满期待,又能瞬间融入到眼前全然陌生的景象。“我拍电影的节奏通常不会太紧张,总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感受当地的生活。2008年到斯里兰卡拍摄《世界之间》,在科隆坡、努沃勒埃利耶和加勒整整待了两个月,第一次到这样的国家,感觉一切都很新鲜。最初了解斯里兰卡还是因为老徐(徐静蕾)的一本写真集,之前都不知道这个国家在哪。当时斯里兰卡还处在内战期间,局势特别不稳定,家人也很担心,但我觉得如果这次不去,以后可能也没什么机会了。”那两个月里,黄璐的生活变得很慢。当时斯里兰卡还没有太多中国游客,剧组的中国人也很少,当地人说起英语来摇头晃脑,黄璐不太能听懂,因此在不拍戏的时候有些寂寞。“每天一个人到处‘游荡’,看着大海发呆,有一次还差点被海浪卷走。后来才听说那天有海风警报,我却跑下去游泳,眼看我越飘越远,岸边一个小男孩扔了一个游泳圈把我救了回去。”黄璐笑着回忆道。
       “松弛”是一种生活态度。每次参加完电影节,黄璐都会在当地多住一段时间。“有一次去罗马尼亚参加电影节,就在黑海旁边,当时没有直飞的航班,坐了20多个小时的飞机,到法兰克福转机到罗马尼亚首都,再转汽车,又坐了2个小时的快艇,当时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那时每天都在海边看电影、吃鱼,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电影将黄璐带到了更远的地方,每当走出电影画面,与来自不同国度的人实实在在地接触,对世界的感知也愈发深刻。“2008年在伦敦拍摄《中国姑娘》时,每周末都会到剧场看歌剧和舞台剧。当时剧组有一个黑人演员,经常带我到当地黑人聚集的剧场,当时整个剧场只有我一个亚洲人,连白人都很少,那种文化层面的沉浸感是很奇妙的。”
      “没头脑走天下”
       少女时代的黄璐也喜欢看三毛,想像她一样环游世界。但小的时候晕车严重,很多时候只能待在家里。“第一次坐车还是被爸爸打上去的,他说你不坐车就没法在这个社会生存。”谁都没想到当时那个晕车的小女孩正在实现她环游世界的梦想。
      “天知道我这个连门都不会开,鞋带永远系不紧,筷子永远拿不对,永远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是怎么安全回到家的。”黄璐笑着说,她还想过出一本书叫《没头脑走天下》。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真的不是玩笑话。
       黄璐忆起在戛纳的时候,曾和李杨导演一行人到尼斯玩,半路上突然需要自己回一趟酒店。“当时身上没带钱,只有一个DV,一路走一路拍,结果迷路了,连自己住在哪个酒店也忘了。幸亏路上碰到当地的一个小伙子,我把酒店的照片给他看,他居然带着我一路找了回去。后来偶然间看了《憨豆先生的假期》,憨豆也是在戛纳迷了路,还一边迷路一边用DV自拍,才发现自己怎么跟憨豆先生一个样!”
       尽管“没头脑”,但只身在外的黄璐却足够大胆。在德国工作期间,黄璐突然收到一个前往乌克兰的邀请。“当时自己连签证都没有,一个人跑到完全陌生的法兰克福,一路找到了乌克兰大使馆。当时也足够胆大,把行李往使馆门口一‘扔’就进去了。办理的程序非常繁琐,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反复拖延。直到起飞那天,我一大早赶到大使馆,又被通知今天不能出签,我就用英语在柜台上和他理论,终于拿到了签证。”回想起来,黄璐很佩服自己在陌生城市的灵光一现和意外状况下的勇气。相比跟随剧组出国,一个人的旅行多少会有一些惶恐,“当时没有这么方便的网络,需要把路线打印出来,现在有了手机4G卡,走遍天下都不怕。”在黄璐看来,旅途中偶尔的迷失与惶恐才是旅行最真实的体验。“现在太坦然了,反而好像少了点什么。”
      慢旅途才有人情味
       从东京到上海,再从重庆到北京,短短一个星期,黄璐已经飞了4座城市。快速的空间位移是她生活的常态,但在旅行中,黄璐喜欢慢下来体味“人间烟火”。刚刚结束的日本之旅是黄璐与穷游网的一次全新合作。“京都的那几天节奏非常缓慢,跟当地的师傅学习做和果子,我做的是最丑的,师傅都已经放弃纠正我了。”黄璐笑道。热爱电影的她还跑到了东京柏悦酒店的楼顶,“闯入”了《迷失东京》中浪漫而孤寂的场景。
       无论走到哪里,黄璐最喜欢逛的莫过于当地大大小小的市集,来到东京更是一头扎进日本最大的鱼市——筑地市场。“我特别喜欢路上偶遇的人和当地的菜市场,我觉得那才是当地人真正生活的地方。”避开喧嚣的景点和游人,穿梭在小街小巷,让听觉和嗅觉都能感知到当地的温度,是黄璐独特的旅行方式。德国汉堡是黄璐最喜欢的城市,“大学毕业之后计划了一场欧洲的旅行,第一站就是德国汉堡。我在德国有很多好朋友,他们带我去了当地的一个Fish Market,有很多海鲜和古董。我从小特别喜欢海鲜,可能因为成都离海特别远,总是对海充满好奇,小时候吃完螃蟹还会把壳弄干净挂在墙上。”
       对海鲜市场如此入迷的黄璐对美食也执念颇深,曾经为了煮一个玉米,没有赶上釜山电影节开幕红毯的飞机。“我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乌龙,经常为了吃而赶不上飞机。”每到一个新的城市拍戏,黄璐总能发现那些当地人才能找到的美食。“在湖州拍摄《刀尖》的时候,刚去第一天,到下午已经吃到第三顿了。剧组的人奇怪我是从哪里找到的这些美食,他们来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
       生活中的黄璐已经是一个两岁小孩的妈妈,从前“没头脑走天下”的独行侠也开始了一家三口的家庭旅行。黄璐的女儿不到三岁,就已经跟随她游历了很多地方。“带小孩见更多的世面会对她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之前常常会去一些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喜欢一个人的冒险,有了小孩之后,目的地的选择上会更慎重。之前会觉得新加坡这样的国家太安全、甚至有点‘无聊’,但现在发现很适合带小孩一起去。”今年8月,黄璐即将回到“阔别”10年的伦敦看一看,而南美洲也将成为她个人旅行的下一个梦想之地。(王   帆)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