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远渊:自省内修,旅途中觅真实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李霏霏 | 2018/5/14 8:39:12

       顾远渊,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艺术与工程学院老师,同时也是一名创立了个人品牌的服装设计师。正如她的设计风格一样,顾远渊本人的性格、思考方式以及看待事物的角度,令即使是第一次见面的我依然强烈地感受到了现代都市女性身上的那份包容自在。而这种由内而外的感性与独立,与她多年行走世界,不停地、主动地接收和汲取设计灵感不无关系。即便是抛开职业本身,顾远渊于我讲述的那些故事都带有女性特有的细腻与人文关怀,而这正是这场采访的意外收获。一个人行再远的路,如果没有自省内修,也不过是过眼云烟的徒劳与自我感动的演出罢了。
      一名设计师眼中的北欧、意大利与伦敦
       设计师大概都对这三个地方情有独钟:北欧、意大利和英国,顾远渊也不例外。她多次到访冬季的丹麦和瑞典,但最喜欢的还是夏季时节的北欧,安逸又热情,“北欧的人都是慢慢的,从不着急”,她说。因为参加北欧的设计类培训课程,顾远渊得以在设计中心中结识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院校同仁,她默默观察着每一方水土的人有着怎样不同的性格。“有一位老师是从纽约来的,刚从繁华大都市来到北欧乡郊的第一天,看到铺满厚厚草垛的童话式的房子,他兴奋极了,第二天还在享受中,到了第三天,美国老师受不了了,‘我需要一点噪音’,他说。”
       说到北欧,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北欧设计,为什么北欧的家居设计尤其发达,顾远渊认为这和北欧人注重家庭的观念分不开。“一方面,北欧人在家里的时间更长,尤其是冬季,他们最喜欢做一个巨大的厨房。”顾远渊在这个设计中心学习的时候,结识了中心的技术总监佩尔,一位老者,他的太太是香港人,两个人花了半年的时间设计、打造家里的厨房。过年的时候,中国学生吃饺子,佩尔就从家里抱来一瓶珍贵的醋,他说“给你们吃饺子用,吃完了我还要抱回家”。“这就是北欧人,在意生活的每个细节,更不会错过每个细节。”顾远渊告诉我,在北欧的许多商业中心,家居都占到相当大的比重,休闲与家居服常常能占到两层甚至更多的区域。“尤其在北欧的商业街,有大量的类似于小型宜家的家居品牌,包括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许多经典设计因此得以传承。那些古董款的收音机、椅子都标有出处,设计师是谁,信息完整。别看哥本哈根那么小的城市,博物馆却众多,比如911事件中被毁的纽约世贸中心重建项目“自由塔”的总建筑师——犹太裔波兰人建筑师丹尼尔·李布斯金设计的丹麦犹太人博物馆,藏在老建筑中,很小,收藏量也不大,但是想了解丹麦犹太人的故事就一定要来这里看看。”
       “如果是从设计师的角度来讲,可能到意大利这样的地方会给你更多灵感。”她举了个例子,意大利有一个品牌的衣服,上边有罗马的那种像云一样的树,这个图案的设计一直让顾远渊好奇,当她到罗马看到真的有这种树,才明白设计师的心意。“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米兰,每个城市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罗马是古城厚重的历史感;佛罗伦萨是精致的美;威尼斯是热闹而浪漫;米兰则是一个老工业城市,蜕变成时尚之都后还是工业范十足。”
       顾远渊一度认为英国特别老牌、保守,“其实不然,尤其是伦敦,是一个对于前卫艺术特别包容的城市。比如说在伦敦的街上看来来往往的人,到了冬天大家几乎都是黑大衣,很正式的穿着。而我在一些时尚街区或者设计院校接触的学生却又是个性极其鲜明,比如圣马丁和皇家艺术学院的学生就完全不同,前者生龙活虎,后者风格精致,而伦敦就包罗万象这一切。”
      实验的心态探索西方舞台与东方元素
       作为设计师,对伦敦这样的城市的热爱,也正是对于多元化和个性需求的尊重与渴望。“对于前卫设计的接纳程度,欧美相对而言一定是更高的。”顾远渊对此表示认同。“去伦敦的时候,我会诧异那里众多的设计师集成店、买手店可以如此商业化。比如川久保玲的设计有很多都是特别解构的,你会想象不出来这些衣服是什么样的人会穿,后来我才知道许多人买回去未必只是为了穿,而是收藏。巴黎把时装当作第八艺术,人们就是把服装当作艺术品来收藏。”也正因此,中国许多优秀的设计专业学生反而是先在国外找到展示舞台,转而回到国内进一步发展。
       2016年,顾远渊创立了设计师同名品牌GU’,她告诉我品牌创立的初衷源于只设计自己喜欢的衣裳,并以此寻找同好的任性,但这实则是一个自省内修的漫长过程,她走了许多地方,观察、学习、比较、理解,然后吸收创作,顾远渊说这是以一种实验的心态在探索传统与现代的交汇,她想展示的是一种更为包容自在的穿着方式,一种现代简约的中式美学。
       中式美学、东方风,似乎在西方的时装设计领域时不时就会出现,旗袍、龙凤是最常见的东方元素,但是顾远渊认为西方的设计师只是用所见即所得的方式直给,整体呈现出来的还是一种国际化的外观特征。“当然,现在国内也不乏中式元素的创新设计,方向更多,更丰富。有的人做造型,有的人做图案,有的人做味道。”顾远渊做的,在我看来,更是一种背后的文化,她不常用西方元素,她说西方的艺术、绘画、雕塑会让她觉得震撼,但却没有从内心深处想要去表达的愿望。“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文化根源不在那里,在设计根源的寻找上,跟年纪是有关系的”,她说,“年轻的时候在设计上更多的是无意识的,很多表达是被动的,我开悟比较晚,很多东西确实好玩儿,但我没有跟它形成一个交流,只是觉得这个形式很美,所以也就形不成系统的作品。但是过了30岁以后,看得多了,思考的多了,对于艺术品和设计,尤其是它们的来源、设计师想表达的内容才有了真正的理解。”
       把非常具有东方甚至是民族特色的服装设计介绍到西方的舞台上,是越来越多国内设计师的想法,服装是文化的表达。尽管很少运用西方元素,但是顾远渊依然欣赏西方设计师对于东方文化的表现方式,她认为那更接近现代人的表现方式——直接,年轻,易于接受。“我不希望艺术品,包括服装成为太高高在上的东西,我希望让更多人去了解,使用它,而不是供奉起来。年轻人是传承最大的也是最有价值的一个群体,他们如果不接受的话,你几乎很难去把传统的东西推广下去,没有传承、不继续使用下去就没有了生命。现在国内有很多年轻设计师把中国风做得非常潮,这是一件好事。”
      眼见之风景与背后之故事
       去年6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顾远渊去南疆采风。这是她第一次去新疆,她直接用震撼二字形容,“从天空到地貌,和内陆城市完全不同。”这是顾远渊的第一反应。“想到曾经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古丝绸之路贯通南北东西,繁忙、繁荣;看到在绚烂多姿的龟兹石窟壁画中,比敦煌石窟还要早300年的东方与西域大融合留下的痕迹,我仿佛看到了在这里东西方民族经济、文化、艺术、宗教汇集交融的光辉岁月。太有意思了!”顾远渊当下决定,自己品牌的春夏设计就要做这个。于是在当年的中国国际时装周上,有了“遇见”系列,以极为轻松和自由的方式信手拈来她在现代语境中探索东与西,古与今的对话与转述。龟兹石窟壁画中典型的菱格构图形式,各种故事中的人物、动物和植物纹样都成为了这个系列设计的主要元素。而壁画中天界诸神、日月星辉、人畜花鸟等图案在她的服装中更是活灵活现地得到了运用。
       事实上,顾远渊在旅途中偶然得来的灵感还不止于此。顾远渊曾到意大利一个名为普拉托的小城市,那是意大利托斯卡纳区的一个羊毛产业基地,整个羊毛产业非常发达。那边的一个博物馆专门讲述羊毛织物的背景知识,各种纺毛设备、羊毛纺织技术等,让她大开眼界。“如果说我们为了了解特定地区的服装特点,就会赶一些当地节庆,比如湘西的姐妹节,届时苗族各个支系的待嫁姑娘都会穿着盛装出席,非常难得。”
      所谓隔阂都来自于缺乏交流
      “有的地方可能去过很多次,但是每次去感觉都不一样。其实出国最想看到的就是不一样的东西,包括认识上的不一样、意识上的不一样,还有当地人的生活状态。”顾远渊这么说,而民宿正是她看当地人生活的一个最佳方式。2006年去丹麦的时候,顾远渊住在丹麦皇宫附近的一位老人家里。“我跟她聊天发现她对中国有多么的不了解。我们每天都会出去看展览、逛博物馆、买当地的工艺品。每天回到家里,她都会很诧异,说‘你们中国人为什么会到我们这来买东西’,其实她是觉得我们应该买不起。后来聊天我发现其实是有很多外国人不太愿意主动了解我们,或者说是自以为是。一年后,这位老人终于来中国旅游,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中国跟她想象中完全不同。所以在旅途中一方面会碰到文化差异,一方面又是在做文化交流,所谓的隔阂都是来自于没有交流,没有传达真实的信息。”
       顾远渊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当地的旧货市场、农贸市场,她说看当地人的生活状态,才能对当地有一个真实的了解。“在旧货市场你能看到很多老物件,伦敦著名的二手市集里可以淘到各种古董衣、古董餐具、老饰品……在丹麦,有很多旧的琥珀做的首饰,以及玻璃制品和银器,甚至是旧书,纸张和装订非常有质感。尽管语言略有障碍,卖家也不一定能说出物件背后的故事,但是讨价还价之间竟然也觉得蛮有意思。”
      “走了那么多地方,看了那么多东西,未必是一定要比较出一个谁好谁坏,反而是以更包容的心态去接纳所有的不同。”顾远渊说。旅行的价值是什么呢?我问她,顾远渊没有正面回答我。临别之前,她给我讲了一段经历。那一年顾远渊在湘西的山里采风,朋友介绍去山里人家吃地道的土鸡,要翻过几座山头去老乡家中,那家9岁的男孩跑下山迎接她们,小男孩告诉顾远渊,自己很擅长跑,因为每天要花一个小时跑山路上学。而因为地处偏僻,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只剩两户人家五六口人,除了上学,小男孩与外界唯一的联系和交流就是一部手机。“饭后,小孩领着我们上山后闲逛,有一刻,他兀自对着对面的群山发呆,我看过去,只有山、田埂和悬崖,他却看了很久很久,那个场景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就是留守儿童的孤独和寂寞。”说着,顾远渊红了眼眶,“所以旅行大概就是体味不同的人生经历,感受真实,看清真相,然后依然热爱生活。”她回答我。(李霏霏)
 

张蓝心:“铁女子”的..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张蓝心:“铁女子”的阳光

张蓝心,曾效力于国家队10余年,于2004年获得跆拳道全国冠军。退役后被成龙发掘,在电影《十二生肖》中担任主要演员,进入观众视线。而后,她出演电影《绝地逃亡》《铁道飞虎》等,参演综艺《真正男子汉》《勇敢的世界》等,被定位为“功夫女星”。但在这次采访

>>更多

个性化体验令加拿大“血肉

2018“中加旅游年”是中加两国旅游业收获颇丰的一年。来自加拿大旅游局的资料显示,这一年,赴加旅游的游客人数稳步上升,仅2018年前半年,加拿大便接待了来自全球的近860万游客,其中,来自中国的游客超过30万,与去年同比增长9.1%。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