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敏:做有温度的生鲜“老字号”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顾欣宜 | 2018/3/12 8:20:12

       “从沱沱工社的总部到北京电视台的距离不过3公里,但这段路,我们却走了整整9年。”这是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在获得第八届“北京影响力”最具影响力十大企业家荣誉时发出的感慨。从中国第一家生鲜电商平台,到自运营农场及物流配送的行业标杆,再到如今风靡京城精英圈的“筷子会”和即将落地的亲子有机生态园,9年来,在互联网的热潮中,沱沱工社始终保持着低调,并且一直在稳步前行。“不忘初心,带着爱和责任做生鲜。”在这简单的13个字背后,是董敏对纯正健康有机食品的追求,和长达9年的不懈坚持。
      时势造英雄,中国首家生鲜电商的诞生
       除了沱沱工社的董事长外,董敏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九城集团的联合创始人。九城集团是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应用软件公司,早在2004年,就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后良好的现金流状况催生了企业向更多领域拓展的需要。游戏代理和信贷等行业都是当时大热的行业,赚钱的模式也比较清晰,可是董敏最终却放弃了这些“好赚钱”的行业,选择做有机农业,并且这一做就是9年,实则源于机缘巧合。
       2008年,董敏现场观看了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开幕式给她带来了极大震撼,激发了她的民族自豪感。可是正当她被这种强烈的自豪感所包围的时候,赴海外考察时外国人却就中国发生的三聚氰胺事件向她发出了质问,给了她当头一棒。“当外国人指责中国人没有道德底线的时候,相信你们也能感觉得到那种耻辱感。”这件事让董敏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件与食品安全相关的事,让中国人吃上健康的食品。沱沱工社就这么开始了。
       “要想让食品安全,首先要从每天吃的东西开始。”董敏说道。于是沱沱工社选择了人们日常饮食结构中最基础的蔬菜、肉蛋和粮食等作为主要产品,并建立起了自己的有机农业种植基地,从源头把控,生产最安全的食品。在当时,还没有“生鲜电商”这个概念,董敏坦言,沱沱工社的产品走向电商销售渠道也经历了一定的曲折,“原先只是觉得我们就要做最安全的食品,并没有考虑一定要用电商卖,其实后来开始在网上售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尽管经历了种种波折,模式的形成也“纯属意外”,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沱沱工社的确是几年后大火的生鲜电商模式的开创者。
      严控品质,做快时代中的“慢生意”
       没有大规模的广告营销,没有狂热的低价促销,甚至2013—2014年的“生鲜电商大战”似乎也与沱沱工社绝缘,与现在许多不停融资、热衷广告效应的企业相比,沱沱工社可以说是一股“清流”。在采访中,董敏表示,“从做有机农产品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了这是一项‘慢生意’。”
       有机农产品的生产受自然因素影响很大,产能有限,所以企业规模不可能迅速扩张,这是这个行业的现实。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许多生鲜电商企业已经死在了路上,其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盲目扩张,违背了商业规律。而沱沱工社始终坚持着做“慢生意”的理念,主要还是因为“初心”二字,也许对董敏来说,生鲜电商不是沱沱工社的最初定位,也不是她的最终目标,这只是她做最安全的食品的一种手段,她也因此更能用平常心去对待行业内的波澜起伏。“我们其实更多的是要做一个产品商,我们就是做最安全的食品。”董敏坚定地说道。
       另一个导致生鲜电商企业大量“死亡”的原因是商品的以次充好问题,如何对有机农产品进行品质控制呢?“提到品控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董敏问了记者一个问题,在日常生活中,提到控制品质,人们最先想到的常常是用仪器去监测产品是否达到了各项质量指标,但是在董敏看来,光是达标还远远不够。“有机是一个过程”,董敏说道,“它是对整个生产过程的追踪,是靠仪器检查不出来的。”为了做真正的有机农产品,沱沱工社不仅在平谷建立了占地1000多亩的自营农场,还培养了一批专业的农业技术人员,并且制定了自己的农产品检验标准。此外,记者还观察到,沱沱工社的线上产品种类繁多,且不乏一些进口产品,董敏透露,目前,沱沱工社的生产基地已经扩大到了河北、内蒙、云南、海南等地,在全国许多别的地方也有不少合作农场。在她看来,土壤、气候、温度等都是影响农产品品质和口感的重要因素,在适宜的地方种植适宜的农产品,也是对品质的一种保障。“沱沱工社要做的就是在最合适的地区,种最合适的农作物。”
       在采访中,董敏还提到了“动物福利”的概念。究竟什么是“动物福利”呢?董敏举了一个例子:一般市场上有机的猪或者鸡只是吃有机粮、有机菜,并且散养就够了,而在沱沱工社的农场里,公鸡和母鸡的配比数量是一比十,这是鸡的原生部落的生活状态。“这就叫做动物福利”,董敏说道,“我们希望它活着的时候,活得很好、很快乐。我们的理念是只有快乐的鸡,才能产出健康的蛋和肉,因为它是有生物能量在那里的。”
       慢下来,才能生产出最健康的农产品,也只有慢下来,才能在过程中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当被问及沱沱工社是否在公益方面有所作为时,董敏非常自信地表示,沱沱工社做公益不是简单捐钱这么简单,而是把很多公益的理念贯彻到了日常的经营当中,融合到公司的战略中去。比如在农产品供应地区的选择上,沱沱工社会优先选择那些需要精准扶贫的地区。“比如河北的橡子猪基地,那个地方的老百姓太穷了,每一户给我们交两三头猪,一年的生计基本上就有保障了。”除了精准扶贫,留守儿童问题也是董敏一直关心的。在湘西,有的村子原先基本家家户户外出打工,许多孩子成了留守儿童,而现在,他们可以靠种植无硫百合获得收入,就不用外出打工了,可以在家陪伴孩子成长。“沱沱工社的每个产品都是一个特别有爱的故事。”董敏自豪地告诉记者。
      精准定位,构建生活方式新业态
       近年来,生鲜电商领域正在进行着巨大的变革和调整,据业内人士称,在2017年底,中国生鲜电商的市场规模已达1650亿元,且随着消费形态的不断升级、消费者自我意识的不断觉醒,生鲜电商市场规模将呈现持续增长态势。在巨大的市场机遇面前,董敏冷静地意识到,“与其盲目地进行扩张,不如先把自己的优质客户服务好,并尝试一些新的业态。”于是,董敏和她的团队认真分析了平台上的数据,发现母婴客群和精英客群是沱沱工社最主要且回购率最高的客群。通过对这两类客群的精准定位分析,结合沱沱工社的现有优势,董敏大胆地推出了亲子生态园项目和“筷子会”分享平台。
       “北京这么大规模的有机农场,目前只有我们有。”董敏表示,接下来沱沱工社会将现有的有机、生态种植基地资源向会员开放,会员可以亲自参与种植和采摘,沱沱工社希望通过深度开放的形式让品牌与消费者不再是简单的供需关系,而是将消费者融为沱沱工社产业链的一部分,构建更加适宜市场环境的O2O新业态。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审美是核心竞争力’?”在董敏看来,亲子生态园不仅能够让顾客对自己购买的产品拥有很好的信任度和体验感,更重要的是,通过亲子生态园中的各项活动,可以培养孩子对食物的“审美能力”,这在他们今后的生活中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说审美是核心竞争力的话,对食物的审美是最基础的审美,如果你对食物都不了解什么好,什么坏,就不用谈其他的审美了,因为食物是能够把控你一生健康的,所以这个基础的审美要从孩子开始培养。”董敏说道。此外,类似亲子生态园的项目还可以将城市中旺盛的消费力导入到乡村中去,帮助乡村的复兴。在未来,沱沱工社将会陆续在各大省会城市周边建设类似的生态园,作为一种重要的产业补充。
       除了即将启动的亲子生态园外,沱沱工社在2017年3月就成立了整合平台核心优势打造的“筷子会”,为精英“知食分子”以及有态度的吃货量身打造强调生活方式的平台和圈层。加入“筷子会”的会员不仅可以获得一年四季的健康生态美食,享有管家式的一对一定制服务,而且还有定期会员企业互访、高价值知识分享会等“高营养”的交流机会。这种针对精英客群的定向服务不仅增加了客户粘性,而且也有效减少了生鲜品的损耗。精英人群的辐射作用也不容小觑。“我们当时做筷子会的时候,宗旨就是希望用筷子串起各行各业的精英,用健康的吃,让你的家人健康,同时能够拉动生态产业的发展,用吃这件事,让世界更美好。”董敏补充道。
      初心不移,做有温度的生鲜“老字号”
       沱沱工社创立9年来,经历的困难不少,由于产业的特殊性,企业至今仍处在战略亏损状态,但是董敏对此似乎并不担心,她告诉记者,自己曾在英国考察过两家做有机农产品的企业,一个运营了12年后开始盈利,另一个则是15年,而沱沱工社的财报显示,企业已经在大幅减亏,所以她对未来的盈利有信心。每当被问到为什么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能够一直坚持下来,并且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董敏会说,“因为你觉得你在做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这是任何人与金钱都不能给予你的巨大的能量,因为你觉得你坚持的每一天都是有意义的。”
       “如果你的企业不是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话,一定挣钱就慢,这是客观事实。”与别的创业者不同,董敏是在原有企业财务状况非常好的情况下创立了沱沱工社,初衷并不是为了挣钱,沱沱工社背负着更多的社会责任,也许这也是她之所以能在行业动荡中放平心态的原因。从最初因爱国情激发的一腔热血,到如今深入行业,沉淀下来做出一件件引领生鲜产业的创举,董敏现在对沱沱工社所要做的事有了更加明确的定位。“其实你看看,当我们从消费端开始倡导这种生态消费的时候,对社会,对环境是有多大的影响。”做有机农业多年,董敏看到了自己的努力给社会和生态环境带来的影响,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我有一个特别大的愿景,就是一定要做一个敬天爱人的事业。”董敏说出了她对企业的愿景,而这个宏大的愿望也是支撑她不管多难都要坚持下去的原动力。
       互联网行业发展到今天,生鲜市场的蛋糕虽大,但仍是大流量平台的天下,如何在高竞争环境下生存,如何与大平台实现共赢?董敏选择踏实做好产品,成为优质产品提供商,与大流量平台优势互补。如今,沱沱工社的产品除了在自有平台销售之外,还进入了京东、盒马生鲜等,在打响品牌的同时也收获了大批忠实客户。
       处在“互联网+”的风口之上,与别的企业一轮又一轮的融资大战不同,沱沱工社目前还没融资,董敏希望能找到拥有共同价值观的投资人。“如果要让一个企业按照你的想法去做的话,就不能有太多的杂音。”董敏笑称自己是个特别保守的人,所以在企业没有找到盈利模式之前,不敢轻易让别人投资,怕自己惶惶不可终日。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今年,沱沱工社即将迎来第10个年头,在董敏眼中,沱沱工社就像她的一个孩子,带着她的期盼在不断茁壮成长。对于第二个10年,董敏表示,要继续带着爱和责任做生鲜,把沱沱工社打造成一个有温度的生鲜“老字号”。(顾欣宜)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未

7月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创1958园区的摩登天空总部。这座厂房改造的红色建筑被印着MODERNSKY的银色幕墙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装置作品。霓虹灯、镭射幕布、信号干扰的电视机组成的交互式声像装置,整个空间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既复古又摩登,充满科技感与未

>>更多

飞越传世名画,匠造主题乐

千年之前,18岁的天才画师王希孟将中国的壮美山水凝于笔端,绘成了流传千古的青绿山水画作——《千里江山图》。或许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人们可以穿越他笔下层峦起伏的群山,跨越烟波浩渺的江河,走近他一笔笔勾画出的流溪飞泉、水磨长桥、渔村野市、茅庵草舍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铜牛集团:从旧工厂至文创

在朝阳路传媒大道的中心区域,有一座由针织厂库房改造而成的铜牛电影产业园。这里曾是铜牛集团所属,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公司厂库区,经历了做厂房、做库房、闲置的一系列“历史演变”后,铜牛电影产业园应运而生。
铜牛集团建于1952年,其前身是国家“一五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