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光北:走南闯北演活血性硬汉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8/2/5 9:37:35

       许多人熟知张光北是从他在《三国演义》中饰演的吕布开始,人们说他演的吕布就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不论是吕布还是后来《亮剑》中的楚云飞,这些角色都能看到张光北本身骨子里透着的那股子傲气。采访当天,北京极寒的一个清晨,张光北如约出现在他位于北二环的办公室。他讲起自己的人生过往,一段段故事,偶尔更是直接就唱起了当年唱过的歌曲,嗓音洪亮,字字珠玑,完完整整。尽管距离我从角色中看到的张光北又是很多年过去了,但是那股子精气神,一点没变。

      火红的青春,艰苦的岁月
       讲述演员张光北的故事,就必须要提到军人张光北的故事。
       张光北,光,四川光字辈,北,就是在北京生活。张光北从小漂亮,漂亮到什么份上呢,反正比女孩还漂亮。张光北从小热爱唱歌,在当时北京各个学校都有宣传队,汇演时张光北就是独唱,他一张嘴,全胡同、全学校跟着欢呼。就连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里也是张光北的歌声。这些是他艺术成长的起点。1976年,北京崇德中学,也就是现在的北京31中,有全北京当时最棒的文艺宣传队,独缺一名拉手风琴的。于是听说可以拉不要钱的手风琴,张光北选择了在此就读。而改变张光北命运的就是他初三时在小礼堂的一场演出。“当时正值西沙之战结束,八一厂又拍了电影《南海风云》,很多北京人没见过海,但是都被这部电影点燃了对大海和海军的向往,我也一样。”正当张光北要上台表演时,突然看到了窗外一群身穿“上白下蓝”海军服的海军战士。“大家说他们是来招兵的,招应届高中毕业生,显然根本轮不到我。”当张光北表演结束一出门,几个当兵的把他围住,问这问那。“你想不想当兵?”张光北说自己不符合报名资格,对方仍然追问,“就问你到底想不想?你要想当,我们就要你。”当晚,张光北向父亲表达了自己想当海军的想法,第二天上午就得知自己被录取,没有检查身体,没拿到军装,三天后,他成为当时北京招收的150名海军之外的第151个破格录取的新兵,坐着火车动身前往了青岛,一路上唱着海军的歌。
  来到部队后,张光北一边和所有新兵一样接受训练,一边还要做着宣传队的工作,到农村,到基层演出。“我是战地广播站的广播员,冬天就住在帐篷里,水在杯子里结冰,喝都喝不到。扛水泥、挖渠,全都干过。就是火红的青春,没觉得苦也没觉得累。”他说。第二年,张光北被分配到北海舰队水警区扫雷舰做航海兵,在真正的一线做海军中专业性最强的兵种。直到今天,张光北仍会算潮起潮落、风向和日出日落。因为海军吃得好,还有皮靴、呢子服,张光北觉得自己好日子来了。“我们属于北海舰队,训练、生活作风、军事训练、出海任务都是标杆,就一样,歌咏比赛、文艺活动不行,尤其是唱歌。”领导有意让张光北发挥他唱歌好的优势,果不其然,不到一年的时间,这条军舰就在全区乃至整个北海舰队获得了歌咏比赛第一名。
  然而就在他当兵的第四个年头,即将入党提干,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一名军人的时候,命运再次出现了拐点。“阴差阳错吧!有一天首长跟我说要来两个相声演员到部队体验生活,我懂文艺,负责接待。”这两个人其中之一就是姜昆,也是张光北口中的恩人。张光北就是从姜昆这里得知当年恢复了高考,中央戏剧学院和电影学院都在招生。“我当时对部队有非常深刻的感情,但我也确实一门心思想唱歌。”张光北问姜昆自己真的行吗,毕竟连初中都没毕业就跑来当兵了。尽管当时不流行“实现梦想”这样不那么朴素的词儿,但是姜昆的一句“没有不成的事“还是让张光北下定了决心:复员,备考。不多久张光北收到曾经教他唱歌的老师寄来的一封信,告知他解放军艺术学院在青岛设立了招生点,让他去试试。激动的张光北想到如果去了这所学校,就可以既不用复员还能上大学。于是,尽管正在修理厂刮船底没休息好,他还是穿着军装、扛着手风琴去报考了,那天他唱的是《毛主席的恩情比天高,比水长》。初试复试三试一路过关斩将,张光北至今说起那句“我觉得只要我去就要我,没可能不要我”的时候仍然充满着骄傲。然而,命运好像和他开玩笑,就当所有领导和战友都觉得这个在文艺上出类拔萃的兵就要走了,张光北收到了军艺的通知信,上面的内容他至今还可以一字不落地背出来:“……因为名额有限,你没有被录取。希望我们能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为实现中国四个现代化,贡献出自己火红的青春,此致革命敬礼。”无比失落的张光北决定干脆复员,于是1980年,他向部队打了报告。
  然而,部队没有批准他的请求。谁也没料到,一心要回北京上大学学唱歌的张光北在一个周末,竟自己坐着长途汽车到青岛市里找了其实并不相熟的政委。“那时艺术学院的招生有一条限制就是22岁,那一年我已经20了,还有两年的时间,这次的机会也就显得尤为珍贵。”张光北像个毛头愣小子,直接和政委诉说了自己复员的想法,要知道,没人能打包票他一定会考上,如果考不上呢?仅仅初中毕业的张光北,本在部队能得到的一切也就都没了。“我就特别坚定地跟政委说,‘我要考不上大学,这辈子不见你’。”从首长家回到部队,张光北和所有战士一样,抱着即将复员的老兵哇哇大哭,新军装、新皮鞋、平时攒下来的罐头都给了即将离开的老兵。而也就是第二天,政委亲自登舰告诉张光北,你被批准复员了。他一个人登上了回北京的火车,那个镜头他说自己一生都念念不忘。“政委跟我说,‘如果有理想就坚持’,这是在我人生的拐点,领导前辈给我指明的方向,它给了我无穷的力量。直到今天都在激励着我。”
  1982年,被电影学院和戏剧学院同时录取的张光北就此正式踏上了演员的道路。
      生活中有血性,角色里才有力量
  当兵的岁月是张光北一生的光荣,他说,“部队是有传承的,部队作风和战友情怀是刻在血液里的,一辈子,改不了。”五湖四海,即使是久别的老战友、老首长,彼此之间仍是念念不忘,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不用一句话,便默契地互相支撑。那种战友之情无可替代,无坚不摧,一点一滴渗透到张光北之后的人生中。
  退伍后,当张光北真正踏入表演行当时,有人对他说“你太漂亮了,只能演哈姆雷特,哪能演军人啊!“这让张光北心里不是滋味。他在第一部戏——和刘晓庆搭档的《芙蓉镇》中饰演了一名军人,接二连三,之后不少作品都是军旅题材,那些军人角色张光北不用演,他就是。“我不相信一个演员什么都能演,他可以塑造不同的人物形象,但演他最熟悉的,演他自己真正经历过的,是最重要的。”所以,后来拍包括《三国演义》在内的许多作品时,张光北总能和剧中来自部队的群众演员默契配合,他们尤其拥护这位曾经的老兵。今年去武夷山,张光北遇到了一队身着特战服、利用周末时间出来游玩的战士们,都纷纷要求和他合影。合影拜别后,张光北没想到在出口处又和战士们相遇了,“他们捧着一盒茶叶在那里等我,那是他们自己种的茶,叫将军大红袍,是他们跑回去取的,说‘张老师您尝尝’。他们觉得我为部队争了光,所以喜欢我。”
  张光北告诉我,直到今天,他每天的生活习惯是先看中央一的《新闻联播》,后是中央七的军事新闻。事实上,军旅生涯对张光北后来的艺术之路可以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所以人们看到他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有血性的人物,《三国演义》中的吕布、《亮剑》中的楚云飞。“男人演戏得像个男人。军人的血液里充满了激情和力量,而我们看戏的时候都愿意看那种精气神”,张光北说,“不管什么角色,是你,也不是你,最终还是你。如果一个人在生活中没血性,怎么可能在角色里有魅力呢?”
      不论走到哪,记住的一定是“人”
       1987年,张光北去新疆拍摄电影《强盗与黑天鹅》。那个时候拍戏讲究体验生活,所以张光北在新疆一呆就是11个月。因为剧情需要,剧组在当地牧民中征用马匹,而这些马并没受过训练,甚至连马鞍都没有。张光北骑的这匹马,主人就是一名维吾尔族老大爷。起初,张光北和大爷套近乎,以当地人爱吃的葡萄干、杏仁为话题,老大爷不为所动。张光北想买大爷家的梨,大爷这么回答他:“一脚一块。”什么意思?就是你对着梨树踹一脚,掉几个梨他不管,反正踹一下一块钱。和这么一个冷酷的大爷不好相处,张光北对大爷的马倒是好得很,他学会骑马也是从这开始的。马爱吃萝卜和苹果,张光北就每天早上买点放兜里,还有鸡蛋,他也不舍得吃,都留着喂马。而这些都被老大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要知道这些马从马驹开始就是这些维吾尔族人全家的命,人住哪马住哪。
  戏拍完了,张光北也要走了。临行出发的前一天,这位老大爷扛着两个大麻袋到张光北入住的宾馆,指名找他。“路太远,我舍不得你走,这一麻袋是馕,那一麻袋是葡萄干,可香了。”时至今日,张光北都记得大爷对他说的这句话。“为什么我们会说在吐鲁番吃的葡萄特别好吃,哈密瓜特别甜,这些可能都是因为当时的一段记忆。一个人记住一个地方可能是因为那里的山山水水。和自然交往固然是一件美好的事,但于我来说,在自然下的人,更重要。一个搞艺术的人这一生都在做情感这件事,艺术表现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所以不管走到哪儿,我记住的永远是人。”张光北对我说。
  在西藏拍《文成公主》,张光北饰演禄东赞。剧中很多角色由藏族同胞出演,他们并不是专业演员,张光北就一遍遍和他们搭戏、手把手教。由于缺氧,张光北身体不适,藏族演员们每天给他煮牦牛奶茶,教他吃牦牛肉,就这样打成了一片,张光北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藏族汉子。拍完戏回来一个月,张光北笑称自己出的汗还是有股牦牛奶味儿,所有的衣物也都是藏袍的味道。“当你真的把心扎根在一个地方,你的角色一定是有生命力的。”
  10年前,一部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60周年的影视作品《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让张光北看到了俄罗斯年轻一代演员对艺术的敬畏精神。剧中有不少苏联女兵的角色,其中有一个来自电影学院三四年级的女学生要拍一场汽油弹爆炸的戏,然而当炮弹爆炸时,因为风向问题,汽油整个撩在了女学生的腿上。大家都觉得女学生肯定要住院十天半个月,戏拍不了了,没成想,第二天一早,这个女孩就回到了剧组继续拍摄。“她还是个在读的学生,还是个孩子,却如此敬业。反观我们的儿女,是不是正缺了点这种精神。”张光北始终说的一句话就是“扎根土壤当中的艺术才能走得更长”。他的女儿要去塞罕坝拍摄记录那里由沙漠变回绿洲的作品,张光北知道在戈壁的拍摄条件一定极苦,他依然鼓励热爱艺术的女儿不要放弃。而他自己也在剧中客串,大家劝他这个岁数找找替身算了,当地零下十多度确实把他冻得够呛,但是他坚持一遍遍带着有伤的身体在戈壁上骑马,他说,人得有点吃苦精神。“我们以前拍一部作品,光体验生活就要一个多月,到农村去要住在农村,演党支部书记要跟那些真的书记在一起,他开会我也开会”,张光北说,“所以生活是土壤,生活是源泉。这是千真万确的。”(李霏霏)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