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东军:东西使者探文化背后故事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李霏霏 | 2018/1/22 6:01:32

       第一次见到沈东军,是在“亚洲璀璨之星”的启动发布会上。作为主办方亚洲电影电视推广促进会秘书长的沈东军,将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请来做评委。现场沈东军和记者们畅谈对中韩文化产业的看法。而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除了他直抒胸臆、风趣幽默的个人风格,更缘于他迈出了文化领域中韩关系破冰的第一步。
      “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大IP。”圈中人这么评价沈东军。他创立了自己的珠宝品牌,又收购了比利时王室珠宝品牌;他是最早收购法国高级酒庄的中国人之一;他还将自己的影视情怀延伸到了影视圈内,成立影业公司,成为热门影视剧的出品人和参演者。沈东军实在深谙东西方文化碰撞的游戏规则,他并不是旁观者,而是规则的制定者。他给我讲了三个故事:“卖给比利时人钻石要先让他们结婚”“法国酒庄并非古堡配美酒佳人”“欧洲看我们是复杂的”。或许阅读的你会和我一样,得到一些关于东西文明交流新的启发。

      珠宝是留给下一代的珍藏
       比利时人对自己的三样东西非常自豪:巧克力、啤酒和钻石。比利时也被称为钻石之都,珠宝钻石文化在这个国度有着百年历史,尤其受到王室的钟爱。一顶包含11颗重量在10克拉左右主钻的“九省王冠”,从1926年由比利时政府赐予瑞典公主阿斯特里,以庆贺她与时任比利时王储奥波德三世的婚礼,一共见证了四代比利时王后的加冕。比利时现任王后马蒂尔德还佩戴着这顶王冠。2017年,沈东军始创的通灵珠宝(现已更名为莱绅通灵Leysen1855)对这顶“九省王冠”的品牌方进行战略投资,自此,比利时王室珠宝的钻石工艺被引进中国。
       “和欧洲其他国家相比,比利时是温和的,不张扬,也没有侵略性。似乎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世界组织的总部都设在这里。”这是比利时给沈东军留下的印象,他用舒适、得体这种词汇来形容这个国家,“国宝级的品牌在全比利时也只有一百来个,分布在各个行业、各个品类当中,能够被他们选定一定是工艺精湛。一个诞生于1855年的品牌,经历了世界大战,经历了由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衍变,像活化石一样,凝聚了历史和文化的积淀。而王室,作为一种文化、一种古老的现象、一种神秘的品位,直到今天还是会被赋予各种美好的联想。那么这样的品牌带给消费者的就是一种厚重感。”沈东军对这个国家的文化和品牌基因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他为探寻完美切割工艺钻石,走访了不少国家,而最终选择比利时安特卫普,选择从1855年到现在历经六代传人的莱绅品牌,很大程度上是比利时人擅长将产品做得品质化的传承态度。沈东军对于将比利时的工匠精神带到中国,信心满满。
       “珠宝不仅仅是一件配饰,它是人类艺术的一次壮举,象征着一种勇气,一个梦想,让人不禁想要欣赏,想要触摸。每一件珠宝都深藏着佩戴者一段感动的过往,被家族世代流传,为佩戴者的幸福而生。它的消费往往是和情感,和人生的重大事件关联在一起的。”他说。
       “整个欧洲对于奢侈品的消费态度都更成熟一些。”沈东军告诉我,在他和比利时人谈论如何在这样的条件下扩大珠宝市场时,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婚姻对于越来越多的欧洲人来说,已经不再是必选项,而是可选项。然而,珠宝和爱情、婚姻却是紧密相联的。当地人说:“我们要想卖钻石也许首先得让大家结婚。”这是当地人的幽默,却也不难看出一种社会现象对于消费品发展的影响。后来沈东军赋予莱绅通灵的品牌宣传语,则有意打破了珠宝与爱情的传统绑定,他说要“为下一代珍藏”。“珠宝某种程度是穿越时空的。每一个人18岁的时候,父母打开一个小宝盒,拿出一件心爱的首饰说,‘这是我们以前戴过的,留给你吧’,那个画面一定非常温馨。社会流变,家庭结构也在改变,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也在不断多元化,但是人们对子女的情感不变,那么如果珠宝能够凝聚这种情感与爱心,就是一件美好的载体。”
      喝葡萄酒不是做学问,是体验不同人生
       “葡萄酒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农产品,但是法国把农产品做成了文化,做成了国家的名片。这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沈东军曾遍访波尔多当地40多家酒庄,今年6月,作为法国乐朗1374酒庄庄主的他被授予鲁拉德骑士勋章,以表彰他对于法国葡萄酒文化的传播。
       “法国酒庄并非像人们所幻想的那样都是宏伟古堡配美酒佳人,光鲜和浪漫的背后是日复一日的精心劳作和追求极致的匠心精神。”法国葡萄酒酒庄对于原产地的强调和种种严格的监管令他印象深刻,曾经因为眼见产量过剩却按规定必须扔掉大量葡萄,而让他欲哭无泪,“但这就是真实的规定。”还有诸如根据土地、厂房、酒窖的大小限定生产额度;葡萄晾晒严格限定区域;酒标、推广宣传统一规范等等。法国的ROC葡萄酒不允许浇水更是令沈东军一度无法理解,“这么干的田,浇点水有什么不好呢?”其实是当地人认为一旦浇水后,本该向下扎根渗透到岩石里的葡萄可能就会横着长,而渗透到岩石里不仅可以汲取水分,还能吸收岩石矿物质,这种味道带进葡萄酒汁里才能让整个酒的味道丰富多彩。“法国葡萄酒里是绝对不允许添加香精等人工味道去调和的,当地种种看似苛刻的规定其实是确保酒的品质。”所以当沈东军后来看到有人拿葡萄酒当做白酒一样拼酒,或是糊里糊涂喝掉一大瓶红酒,他认为这是非常大的一种浪费,是没有真正了解那些文化背后的故事。
       想要了解一个国家,首先就得从她的文化切入,因为这不仅体现着这个国家的历史传承,从某种程度上,更直接影响着这个国家当下的心智模式。法国经常会有20年、50年甚至100年历史的老酒拍卖,有一次沈东军因为看到一款老酒的酒标烂掉,询问会不会是假酒,“你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对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说,‘对啊,有可能作假,但是我们从没有作过假,关于怎么证明它是真的这件事,我花了10分钟也没想明白如何解释。’其实是他们从来也没有过制造假酒的想法,当地消费者也不会有这样的疑虑。”这件事让沈东军印象深刻。
       在中国传播法国葡萄酒品牌的过程中,沈东军遇到了文化差异。除了收藏红酒的发烧友,对于不少中国人来说还是搞不太清楚瓶子上标着法文的葡萄酒的名字、品种。“比如法国用酒庄的名字命名酒的品牌,我们称之为叫旧世界酒。但是来到中国以后,我就进行了改革。”沈东军收购的法国酒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374年,于是他将这个阿拉伯数字1374作为商标,“全世界人都看的明白。这既有利于在一个陌生的市场传播,又保留了它的差异与特色。”
       “人们通过旅行看到那些精致高雅的酒庄城堡,但更多的酒庄就是酒庄主朴素的日常,他们年复一年地生产、酿造,被关系稳定的中间商收购、销售。”通过收购法国葡萄酒,沈东军更多地了解了西方品牌的运作方式和文化。对他来说,这既是一门生意,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葡萄酒对于法国人来说是优雅的社交礼仪,对于沈东军而言,更是一种单纯的愉悦享受,他反对将喝葡萄酒过度当成一门学问,比如品酒要去上学、像品酒大师一样一定要会说出酒里都有什么道道。“酒为人服务,而不是人为它服务。喝葡萄酒就是对比、品尝、体味不同的人生。除非是专门研究葡萄酒的人。喝酒就像我们看一位女士,漂亮就漂亮,不漂亮就不漂亮,心中有数即可,没必要给它划多少个等级,更没必要把它做成一件非常悬乎的事情。我们给消费者传递的是大致的一个方向。”沈东军认为,葡萄酒未来会成为一个中国主流的消费品,“虽然说中国人很喜欢喝白酒,但是由高度酒向低度酒过渡应该是一个发展趋势。”
       沈东军和法国的情缘不仅仅止于葡萄酒。他的钻石影业投资制作的电视剧《归还世界给你》特意在法国取景。“在我们的真实世界里,东西方两种文化在不停撞击,把一些异国的风情通过影视的形式带进中国,这会构成一种新鲜感,其实也是在做文化的交流。”他对我说。
       沈东军大部分的时间用来工作,做个完整的旅行的机会不多,但只要条件允许他就会在当地生活一段时间,跟着当地人去拍照。他自诩是个矛盾体,一方面渴望旅行,另一方面又控制旅行。“那种陌生感,那种冲动,我想慢慢体会。”被问到大多数时间用来工作是否会错失不少美景,他回答:“生活不就是一场游戏吗?这块是工作,这块是学习,这块是生活,大部分的人是这样割裂开的。而我的工作中就有生活、有学习,生活当中也有工作,这是同一个时间的纬度,彼此唤起美好回忆,又能给我新的启发,本身就是件快乐的事。”沈东军喜欢摄影,喜欢欧洲的小城镇和那里的古老建筑。“古老的建筑反而会给我们带来审美的新鲜感和差异感,罗马的建筑、古埃及的建筑、希腊的建筑,这些建筑和他们当时的哲学文化、宗教信仰密切相关。看,然后学习、反思、对比,这对于丰富我们的人生见识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电影是东西方文化交融的图腾
       事实上,认识沈东军,就必须了解他在电影以及跨文化交流方面的作为。“过去我们通过小说来了解世界,而现在是通过电影,在120分钟时间里感受它所传递的故事。信息容量是巨大的,影响力也是巨大的。而电影节就是电影人的一种图腾、一种仪式。电影人是非常尊重获奖机会的,我们这次在做亚洲璀璨之星的时候,曹宝平导演也好,金基德导演也好,评委之间会有争议,会有自己的坚持,每个人都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个事情——亚洲文化要在未来获得世界的话语权,离不开亚洲各国文化内部交流融合。”沈东军希望通过电影这种形式把亚洲文化推向世界,他说,欧洲看中国是复杂的。“欧洲就像一个富二代,积累了巨大财富的工业化、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都让他们骨子里迄今为止还有傲慢的一面。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们引以为豪的曾经又变成了掣肘,制约着他们的发展。而中国在经济、科技上不断的崛起,老百姓购买力越来越强,亚洲其他国家诸如日韩的发展更是不容小觑。所以欧洲有相当一部分精英人士也在反省,这种平起平坐甚至是超越实际上确实给他们的内心带去了冲击。”
       沈东军看到了欧洲的观众和欧洲的电影人对于了解亚洲发生了什么、亚洲电影人处在什么样一个状态的那种迫切。“文化就是润滑剂,一旦别人喜欢上你的文化,那么它就会对你有好感,也会喜欢上你的其他产品。亚洲文化特有的差异性会给我们的创作带来一个巨大的空间。我们说文化自信,那么最重要的就是变成一个产品、一个载体,而电影就是这个载体。”(李霏霏)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未

7月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创1958园区的摩登天空总部。这座厂房改造的红色建筑被印着MODERNSKY的银色幕墙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装置作品。霓虹灯、镭射幕布、信号干扰的电视机组成的交互式声像装置,整个空间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既复古又摩登,充满科技感与未

>>更多

飞越传世名画,匠造主题乐

千年之前,18岁的天才画师王希孟将中国的壮美山水凝于笔端,绘成了流传千古的青绿山水画作——《千里江山图》。或许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人们可以穿越他笔下层峦起伏的群山,跨越烟波浩渺的江河,走近他一笔笔勾画出的流溪飞泉、水磨长桥、渔村野市、茅庵草舍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铜牛集团:从旧工厂至文创

在朝阳路传媒大道的中心区域,有一座由针织厂库房改造而成的铜牛电影产业园。这里曾是铜牛集团所属,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公司厂库区,经历了做厂房、做库房、闲置的一系列“历史演变”后,铜牛电影产业园应运而生。
铜牛集团建于1952年,其前身是国家“一五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