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脊线吟唱雄心与兴衰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马剑 | 2018/1/10 17:45:00

       凌晨4点,飞机降落在智利的圣地亚哥机场,天蒙蒙亮时,我坐上了去往市区的双层大巴,整个机场被群山环绕其中,除了笔直的高速路,就是层叠的山峦,看不到一点城市的影子。
  直到大巴开进市区,整个城市的轮廓才开始一点一点向我展开。像大多数的南美国家一样,圣地亚哥低矮的房屋、随处可见的涂鸦,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我心里开始默念:哪里才能看到无数明信片上展示的那道迷人的天际线。当地人告诉我,“在市区是看不到的,你需要去爬山。”
      拔地而起的科斯塔内拉塔,无与争锋
       圣克里斯托巴山所在的大都会公园是观赏圣地亚哥天际线的最佳地点。山顶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圣母像和一间小教堂,不少当地人喜欢徒步上山,我选择了乘坐索道。智利地形起伏不平,一个世纪前,有很多用钢缆在铁轨上牵引的“小火车”,方便了当地人的出行,而如今随着交通工具的多样化,索道已经很少有人问及,反倒是像我这样的游客,喜欢来感受一下这种古老的交通方式。
  圣克里斯托巴山顶正面对着圣地亚哥的老城区,低矮的楼房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脚下,将众多历史建筑淹没其中,难觅踪迹,整个城区更像是由一片矮胖的积木所堆积而成,似乎找不到它的脊梁。
  山顶的另一侧则是新城,远方是雄伟的安第斯山脉,皑皑的白雪覆盖在山尖上,连绵不断的群山就好似一张巨大的五线谱,而它前方300米高的科斯塔内拉塔则是那个跳动最强烈的音符,跃然纸上。
  夕阳西下,阳光投射在科斯塔内拉塔玻璃墙上的反光,让它显得更加耀眼夺目,整个城市的轮廓也被勾勒得动人心弦。那高大健硕的身躯骤然间将城市的天际线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周围的建筑在它的衬托下,显得越发低矮,一高一矮,一明一暗,相得益彰。此时的科斯塔内拉塔就好似一个巨人,如众星捧月般矗立在那里,唯有远处的安第斯山脉可与之相呼应。
  智利处于太平洋板块和南美洲板块交界的环太平洋地震带上,全境火山、地震频发。因此在智利修建摩天楼的技术要求非常高,这恐怕是当地很少有超高楼的原因。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科斯塔内拉塔拔地而起。她不仅成为圣地亚哥的最高建筑,也是南半球最高的建筑。无与争锋的高度,使其为圣地亚哥的天际线树立了新的标杆,这种视觉上的突兀,也让整个城市显示出一种要倾诉的欲望。大概是在告诉世人:“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
      见证城市兴衰的大哥仍在
       一个城市的天际线,就好似人的一身装扮,可以美轮美奂,也可以朴实无华,在不同线条中也多少能窥探出建造者们的性格,甚至能感受到一个时代的脉搏。
  有别于新城,在圣地亚哥的老城很少能看到高大挺拔的现代建筑,这里的天际线被一群上了年纪的老房子霸占着。圣地亚哥是一座拥有400多年历史的古城。1541年,西班牙殖民者瓦尔迪维亚率领150名骑兵来到这里,并在位于老城中心的圣卢西亚山上修筑了炮台,在山下用泥砖和草木建筑了一批原始的住宅区,其周围的建筑渐渐地构成了这座城市天际线的最初起点。
  走在老城的街头,环顾四周,视线被众多的教堂和殖民风格的建筑所遮挡,它们构成了整个城市另一道独特的天际线——教堂高耸的塔尖和老式钟楼,始终昂首挺胸的将自己放在制高点的位置,显得那样“不可一世”。
  老城区的历史建筑中,圣地亚哥主教堂无疑是最显眼的,一眼望去,它几乎抢占了你的所有视线,就像一面巨大的墙,挡在你的面前。这座建于18世纪下半叶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在19世纪末形成了现在的规模,是圣地亚哥规模最大的教堂之一,在漫长的岁月中它几乎见证了整个城市的兴衰。
  如今,圣地亚哥主教堂依旧屹立不倒,仍在把持着老城区天际线中最显眼的那个位置,似乎所有的建筑都在向它低头看齐,就像一个当了多年的大哥,哪怕年事已高,但气场仍在。周围的写字楼哪怕再高,在它的面前似乎也矮了半截。在这里约会的人们最喜欢以它为标志,大多是不会找错的。
      强劲肌肉与平缓线条的各自使命
      历史博物馆、圣地亚哥市政府、圣地亚哥中央邮局以及圣地亚哥皇家大法庭等殖民风格的建筑也在老城区的各处把守着属于自己的尊严,严守着这个城市曾经足以傲人的天际线。整个老城看上去,依旧没有远离历史,无论从何处仰望,都能强烈地感受由巴洛克建筑风格所描绘出的城市边际——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置身欧洲的某条街巷。
  沿着马波乔河畔,从老城走到新城。一边是充满殖民时期风格的大教堂群,仍旧在那里诉说着曾经的历史,一边则是林立的摩天高楼,展示着作为南美强国的肌肉。城市的天际线也随之由老城平缓的低音,猛的向新城的高音迈进,在新与旧,冲突与撕裂中,完成了各自的使命。
  在他们的背后,那层层叠叠的安第斯山脉将整个城市小心翼翼地包裹着。远远地望去,那一道道不与世人争锋的山脊,在天空的衬托下熠熠发光,或许他才是这座城市最迷人的那道天际线。
(马   剑)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未

7月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创1958园区的摩登天空总部。这座厂房改造的红色建筑被印着MODERNSKY的银色幕墙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装置作品。霓虹灯、镭射幕布、信号干扰的电视机组成的交互式声像装置,整个空间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既复古又摩登,充满科技感与未

>>更多

飞越传世名画,匠造主题乐

千年之前,18岁的天才画师王希孟将中国的壮美山水凝于笔端,绘成了流传千古的青绿山水画作——《千里江山图》。或许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人们可以穿越他笔下层峦起伏的群山,跨越烟波浩渺的江河,走近他一笔笔勾画出的流溪飞泉、水磨长桥、渔村野市、茅庵草舍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铜牛集团:从旧工厂至文创

在朝阳路传媒大道的中心区域,有一座由针织厂库房改造而成的铜牛电影产业园。这里曾是铜牛集团所属,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公司厂库区,经历了做厂房、做库房、闲置的一系列“历史演变”后,铜牛电影产业园应运而生。
铜牛集团建于1952年,其前身是国家“一五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