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凉:天地山海中寻人生多面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王雅琨 | 2018/1/10 11:36:09

       许多人知道石凉是从《档案》这个节目开始的。富有磁性的嗓音、翩翩君子的风度,都让石凉在镜头前的讲述多了几分魅力。当他自己说起主持经历时,笑称自己是那个“有点装模作样、走起路来像个不倒翁、骨子里像是个农民的讲述者”,相比起节目里那个一脸严肃的主持人,生活中的石凉其实随性又潇洒。
       我们的采访是在活动方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里进行的,外面乐音嘹亮,人声嘈杂,可还是盖不住石凉时不时的大笑声。石凉喜欢旅游,喜欢那种突然间置身于陌生环境时带来的冲击和震撼。他说:“旅游嘛,就要看天看地,看山看海。”
      与法国的不解情缘
       石凉本科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国文学专业,后来又考入国际关系学院继续攻读法语硕士。当被问到为何当初会选择法语时,石凉说这可能是因为他那时读到了许多法国文学作品,让他对法国产生了好奇与向往。“我们那时能读到的书很少,大家都是私底下传阅,每本书在一个人手里只能放24小时,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看”,石凉回忆道,“那时法国文学很流行,我也是在那时接触到了《悲惨世界》《九三年》等书籍。虽然我当时只有十三四岁,里面好多内容读得也是一知半解,但依然觉得书中描绘的那些故事太神奇了。”
       对那时的石凉来说,法国文学中藏着一个与自己的认知完全不同的世界,于是在高考时,他毅然选择了法语专业,也开启了他与法国的不解之缘。石凉第一次去法国是1986年,而这个机缘来自于一场他一开始并不想参加的法语歌曲大赛。“我有一个师兄,叫刘欢,他在1985年参加了法语歌曲大赛,得了第一名,奖励就是去法国玩儿一圈。刘欢回来后,就劝我也去参加,还找到系主任一起鼓动我去,所以我就参加了下一届的比赛,也拿到了第一名,就这样我平生第一次走出了国门,去了法国。”石凉说。
       初到法国时,石凉的第一反应就是惊奇,他说:“到了巴黎,什么都觉得惊奇,什么都觉得惊讶。对街上的建筑感到惊奇,对他们的食物也感到惊奇。”那一次去法国,石凉主要游览了法国北部地区,“北部是法国历史底蕴相对深厚的地区,我们当时参观了许多古老的教堂和修道院。相比于中国,法国的历史自然算是很短的了,但他们依然对自己的历史非常自豪,也非常注意保护那些历史遗迹。”
       后来,石凉又去过法国许多次,甚至在那里生活、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从北部到南部,从城市到乡村,他一边欣赏自然风光,一边探索风土人情。随着对法国最初的新鲜感开始消退,石凉也对这个国家和这里的人有了更多的思考。他说:“法国曾经是欧洲大陆上一个十分强大的帝国,这让法国人身上也带了些傲慢劲,但如果你在法国待的时间久了就会发现,他们其实对外来人口和外来文化都非常宽容。”此外,法国人的生活方式也让石凉印象深刻,他们看似散漫,却又对细节一丝不苟。石凉很欣赏法国人这种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他表示:“或许生活的真谛就在于过好每一个细节。”
       我问石凉最喜欢法国的什么地方,他思考了一下后说没有最喜欢。“法国每个地方带给人的感觉都是不同的,去北部可以探索历史和文化,去南部可以享受自然风光。即使是同一个地方,每一次去也都会有不同的体验。”他这样说。
      “我也是个吃货”
       从外表看,石凉不太像一个对吃有很深执念的人,但他坦言,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吃货”。石凉在以前的一次访谈中就谈起过自己对吃的执着,他曾开玩笑说自己这名字倒过来就是“粮食”,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念书时,他自己的粮票也经常不够用,有时要靠同学“接济”。而在旅行中,石凉同样对各地的特色美食充满了探索的热情。“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想方设法地去吃最地道的当地美食”,石凉坦言,“我坚决不在酒店里吃饭,即便是住5星级酒店也不吃。”
      所以,出门在外,路边摊就成了石凉寻找美食的好地方。石凉说在这种地方吃东西不仅味道正,而且还能有机会深入了解当地的文化和习俗。例如在越南首都河内出差的时候,石凉就爱上了当地的牛肉米粉。“那边的牛肉米粉特别好吃,尤其是汤,特别香。而且要想吃正宗的牛肉米粉,还就得去那种破破烂烂的苍蝇小馆。河内有许多这样的馆子,很随意,老板会把门板卸下来,周围再摆几把小椅子,就可以算是桌子了。盛汤的大桶也会直接摆在路边,老远就能闻见那个香气。”石凉谈起这段故事时乐呵呵的。
       如果说路边摊能让人感受到的是一座城市的烟火气,那么一些稀奇古怪的食物大概就是窥见异域风情的一个窗口。有一次为了拍戏,石凉跟随剧组前往大溪地。大溪地位于南太平洋中部,被许多人称为“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远离了都市的尘嚣和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大溪地那种近乎原始的风土人情让石凉觉得十分新奇,这里的食物也让他念念不忘:“大溪地当地的居民都不太爱干活,因为这里的物产实在是太丰富了,各式各样的植物、鱼类,数不胜数,即使什么也不干人也不会饿死。”在大溪地,石凉吃到的最让他觉得神奇的东西莫过于面包果。早在1769年,跟随库克船长一同远航的英国博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就在大溪地第一次见识到面包果,并把它的种子带到了西印度群岛。如今,面包果依然是大溪地人民的主食。“面包果很大、很沉,当地人摘下来后,会挖一个大坑,先在坑里烧上柴火,再把面包果用热灰埋在坑里,这样烤1—2小时左右就可以食用了”,石凉描述道,“面包果的口感很难描述,大概介于土豆和红薯之间吧,有微微的甜味,还是挺不错的。”石凉笑称,吃这种“不是劳动得来的果实”还是很惬意的。“在大溪地,当地人不用种田。面包果是自己长出来的,鱼也不用特别费心地捕捞就能弄到,这种生活确实不错。”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外出寻找美食都能一帆风顺,石凉说他也遇到过“突发状况”。有一次在缅甸仰光,石凉晚上外出闲逛,走过一个转角时,突然出现了一辆坦克和一大队荷枪实弹的军人,把石凉吓了一跳。“我当时试图和他们讲英文,但是行不通。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军人走到我面前,很怀疑地打量了我一番后说,‘快回你的旅馆吧,这儿没你什么事’。我就只好回旅馆去了。”现在回想起这段有些“惊心动魄”的经历,石凉表示太逗了。“为了找口吃的,竟然撞见了坦克,想想也是挺好玩儿的。”
       有人说世间唯有美食不可负也。或许对于石凉来说,美食虽然不是一段旅程中的主角,却是必不可少的点缀。无论是哪一段旅程,他总能回忆起其中关于美食的部分。他谈到法国的香槟酒、瑞士小镇上独特的小火锅、葡萄牙里斯本的烤鱼……“我喜欢在旅行时把自己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里,食物是了解文化非常好的一种方式。”石凉如是说。
      旅途安放无法割舍的冒险情怀
       石凉的骨子里时刻涌动着一种挑战未知的冒险情怀。纵览他的职业生涯,就不难发现他身上这种“不安分”的基因。出身于法语文学硕士的他,却凭着对表演的热爱毅然投入到演艺生涯中。他在法国居住、工作过,拍过电影、电视剧,也做过导游、翻译、主持人等等工作。即便是拍戏,他也喜欢挑战不同的角色。在电视剧《缉毒英雄》里,他是一身正气的缉毒大队中队长,而在电影《寻枪》中,他又化身为一个胆小黑心的假酒制造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石凉平时喜欢用运动来调剂紧张的工作节奏,而且他尤其喜欢刺激的运动项目。石凉坦言自己并不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也不会追求那种“苦行僧”式的苦旅,但他喜欢那种探险式的旅游,在旅途中用运动释放激情。
       滑雪是石凉最喜欢的运动之一,他说自己每年都要到阿尔卑斯山去滑雪。“阿尔卑斯山的美真的很难描述,只有自己去体验过了才能明白那种感觉”,谈及这里,石凉难掩喜爱之情,“而且一年四季,你在阿尔卑斯山都能体会到不一样的美。冬季滑雪,夏季漂流,硬要形容的话,就是人在那里可以体会到内心的平静。”关于滑雪,石凉还有过一段有趣的经历。有一次石凉在法国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区滑雪,一直滑到了傍晚。眼看就要天黑了,他想再滑最后一次就走。坐着缆车上去后,他沿着一条坡道飞驰而下,滑到山底时,最后一点夕阳刚好被黑暗吞没。然而,当他回过神儿时才发现,自己周围的景色一片陌生。他问同行的人这是哪里,他们说:“你已经滑到瑞士境内啦。”“我跟他们说,不行,我得回去,我的旅馆在法国那边,他们说缆车已经停了,你只能打车回去”,石凉边说边笑,“我打听了一下,发现打车实在太贵,就只好当晚住在了镇上,第二天一早才滑回去的。”这段“一不小心就滑出国”的小插曲也让石凉顺便领略了一下瑞士的风情。“别看瑞士和法国离得近,这两个国家还是挺不一样的。瑞士人做事方方正正、一板一眼,不像法国人那么随性。”石凉说。
       除了滑雪,石凉还特别钟情于潜水。在他刚刚拿到初级潜水证时,曾在大溪地潜水。“我当时和教练下潜到了36米的深度,觉得特别刺激。大溪地水质清澈,周围的珊瑚和各式各样不知道名字的热带鱼非常美丽”,石凉讲道,“玩儿了一会儿,发现教练不见了。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自己一个人继续欣赏海底的美景。结果我一转身,整个人就定住了,因为就在离我1米远的地方,有一条比我还大的鱼,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当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在水底又不能喊,我也不敢动,就只能和那条鱼对视着。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鱼才游走,我也赶紧游到了船上。”一上船,石凉就立刻向教练描述了那条硕大无比的鱼。教练满不在乎地说:“你放心,那是一条拿破仑鱼,这种鱼很友善的,不会伤人。”“那种鱼因为外形酷似拿破仑戴的帽子,所以被叫做拿破仑鱼”,石凉解释道,“但我当时不知道呀,所以那次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滑雪和潜水都让石凉体会到了大自然的奥妙,而当他的目的地是都市时,他往往会选择跑步来放松身心。“出差或旅游时我一定会带上跑鞋和运动手表,每到一个新的城市,尤其是天气、空气比较好的城市,我都有赶紧跑进去的冲动”,石凉说,“比如之前和家人去丹麦哥本哈根,那里的空气呼吸起来实在太舒服了,让我忍不住就想跑步。”此外,他还计划着下一步去南美和非洲旅游。“南美我计划了许多次,都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去成。我还是比较喜欢和自己生活的地方文化差异大的地方,能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石凉说。
       对于石凉来说,旅行是一个“见众生、见天地、见自己”的过程:“我喜欢那种住民宿、和当地人聊天、自己闲逛的旅行方式。我们常说要寻找‘异域风情’,在我的理解里,就是要让自己置身于一个崭新的文化环境里,在这个环境中去思考、理解、包容不同的思想,从而获得自我的提升和感悟。”旅行给了人们喘息的机会。在行走的过程中,石凉也带着内心的激情与热情,永不满足地探索着一片又一片新奇的天地。(王雅琨)
 

沈东军:东西使者....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东军:东西使者探文化背

第一次见到沈东军,是在“亚洲璀璨之星”的启动发布会上。作为主办方亚洲电影电视推广促进会秘书长的沈东军,将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请来做评委。现场沈东军和记者们畅谈对中韩文化产业的看法。而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除了他直抒胸臆、风趣幽默的个人风格,更

>>更多

连接人与人,Airbnb

若是要追溯时下最热词“共享经济”,住宿分享平台Airbnb爱彼迎必须是将这一概念带入大众视线的代表企业。创立9年来,Airbnb爱彼迎的房源已覆盖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6.5万座城市,拥有400多万房源,接待2亿多人次。基于参与者的创造力和传播力,Airbnb爱彼迎的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兴业太古汇:“爱混敢嗲”

一向讲究、时髦的上海人,在消费时代也同样强调生活的格调与气质,所以上海从来不乏商业综合体,并且每年都有开发商层出不穷地推出更懂生活、更懂消费者的新型商业作品。就在3个月前,由香港兴业国际与太古地产共同打造的上海兴业太古汇终于在万众瞩目中亮相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