舐痕回甘遇见塞尔维亚坚韧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徐玲珏 | 2018/1/10 10:35:37

      走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街道,这里绝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种欧洲。塞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曾在《扎哈尔词典》一书里写道“幸福到来的时刻,得给它加上一丁点儿轻微的苦涩。这样就能记得更牢,因为面对不愉快的时刻比对愉快的时刻记得更长更久。”这句话恰如其分地写出了我对贝尔格莱德的感受。多瑙河与萨瓦河穿城而过,缓缓流淌,这样临河而建的城市总是带给人平静和惬意。城市里有现代的步行街和琳琅的商铺,也有石板街道,被鲜花覆盖的美丽咖啡屋,但你不会想到也许在下个转角就能看到那些战争的痕迹——被轰炸之后所剩的残垣,过火之后裸露出水泥表面的房屋,历史刚刚过去,却仍然历历在目。
      东方与西方的十字路口
       塞尔维亚,这个位于欧洲东南部的国家,既属于中欧潘诺尼亚平原,又属于东南欧的巴尔干半岛,因此被人们成为“东方与西方的十字路口”。提及塞尔维亚,很多中国人的记忆会回到南斯拉夫战争电影之中,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前者让20世纪70年代的中国人永远记住了萨拉热窝这个城市,电影中游击队的接头暗号“大地在颤抖,仿佛空气在燃烧,暴风雨要来了”一度被观众们挂在嘴边,后者的主题曲《啊,朋友再见》至今仍然在中国传唱。
       特殊的地理位置也决定了这片土地坎坷多舛的命运。从古罗马帝国开始,几乎这里的每一代人都经历过战争。曾经,圣人圣萨瓦写下过这样的文字:“我们开始时都很困惑,东方确认我们属于西方,而西方却认定我们属于东方,我们中的一部分人看不清自己在这场冲突中的位置,哭泣着认为自己无所归属,另一部分人却坚信自己只属于冲突的某一方。”
       历史上南斯拉夫所在的巴尔干半岛一直被不同的帝国瓜分统治,使它的民族和宗教多元化、甚至碎片化。民族和宗教各不相同的人们生活在一起,有融合,也有摩擦。近代以来,这块土地频繁发生战乱。其中最有名的,当属1914年,奥匈帝国的皇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青年开枪刺杀——这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离我们最近的,则是冷战结束后的前南斯拉夫内战,以及后来的科索沃战争。后者引发南斯拉夫最后一次解体,让“南斯拉夫”成为历史,此战中美国战机对中国驻南大使馆的野蛮轰炸,更成为中国人心中永恒的痛。
       随着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的解体,塞尔维亚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常年饱受变迁、内战纷扰下的塞尔维亚人民并没有生活在过去的阴影和伤害下,而是顺从着一切的跌宕,转变,并在与众不同的精神、艺术、建筑和文化的影响下,活出了一种更强有力的生命感。
      在贝尔格莱德苏醒
       塞尔维亚作家杜桑·拉多维克曾说:“这个早晨,不论谁足够幸运地在贝尔格莱德醒来,都会意识到他今天的生活已有足够多的收获。”贝尔格莱德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无论是美食、艺术还是建筑,都在丰富的历史变迁之中碰撞出绚烂的火花。
       向导玛丽娜告诉我们,在塞尔维亚,大多数上班族和学生们的工作、学习时间是这么安排的:上半天上班或上学与下半天上班或上学以每周为单位交替着来。自由时间里,人们可以选择学习乐器、绘画或者继续自己的体育爱好,在生活中投入更多时间去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正如不了解塞尔维亚的人在电视中的体育赛事里所看到的那样,这个国家称得上是一个“体育大国”:塞尔维亚女排常常是中国女排的劲敌;排球名将诺瓦克·德约科维奇也是塞尔维亚的“儿子”;成立于1945年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是前南斯拉夫以及塞尔维亚历史上最成功的球队,做为欧洲历史最悠久的篮球俱乐部之一,红星队向塞尔维亚国家队、NBA和欧洲各大篮球联赛输送了大量的人才。
       由于经济原因,常常会有人回忆起那段南斯拉夫的“辉煌岁月”,不过放眼历史的长河,也许正是因为塞尔维亚所在的土地饱经风霜,才造就了这个民族的韧性与乐观。无论是漫步在现代的米哈伊洛大公街,还是沧桑的卡莱梅洛丹城堡,你都可以看到街头艺人弹奏着本地乐器歌唱着,歌声悠扬映衬着古老的城墙,仿佛千百年来都不曾停止过——当然,与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看到来自中国的游客,一些街头艺人还会用熟练的中文说“你好!”我们在傍晚时分来到市中心享用晚餐,餐厅位于一条石径小路上,路两旁热闹非凡,带有阳台的欧式建筑顺着小路延伸,一楼是用作餐厅或商店的商铺,人群熙熙攘攘,谈笑着走向自己心仪的餐馆。当夜幕将至,不同的餐馆有不一样的音乐团体为客人献唱,一切又是如此和谐悦耳。
      遇见不一样的欧洲
       入夜,我们步行走回住地,也许因为恰逢周末,或者也许这就是常态,尽管时间接近凌晨,广场上依然人头攒动,有年轻人相拥亲吻,有孩子们嬉笑着成群跑过,路边等红灯的行人甚至和早高峰上班的人一样多。这在如今安全局势堪忧的欧洲可能并不常见,但贝尔格莱德却非常地安全,这里甚至被评为世界十大最佳夜生活城市之首。
       行至贝尔格莱德电视台的遗址,身后的快乐仿佛戛然而止。1999年北约轰炸之后的断壁残垣赫然出现,不远处的一个石头纪念碑诉说着这段过往。石碑前摆放着一个蒙灰的钟表,那是从废墟中拿出来的,时刻还永远停留在轰炸发生之时。你甚至可以在路上看到山坡钟楼上钟表的时针与分针相反,这也是当时为了迷惑敌军所用——这种体验很难在别的旅游国家得到。
       自今年年初,塞尔维亚成为了中东欧地区首个与中国达成互相免签协议的国家。论旅游业的发展,这里并不如西欧或者南欧发达,但却恰恰因为其小众和独特性而受到越来越多旅游者的欢迎。塞尔维亚旅游局首席执行官玛利亚·拉波维奇(Maria Labovic)表示:“得益于免签和官方宣传,今年1-8月来到塞尔维亚旅游的中国游客比去年增长了174%。塞尔维亚对于游客来说非常安全,这里的人民对外国游客也非常热情,尤其欢迎我们的中国人民。在塞尔维亚,游客可以在不同季节拥有不同体验,冬季可以滑雪、泡温泉,夏季可以体验骑行、漂流等不同活动。一年中的不同时间,我们还拥有许多传统节庆活动。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对于普通的旅行者还是商务游客、团队建设游客,我们都有相对应的旅游资源。”(徐玲珏)

成方圆:寻奇行摄心自宽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成方圆:寻奇行摄心自宽

作为一名出道超过30年的歌手,成方圆是很多人接触流行音乐的启蒙老师,那首《童年》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因为去年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成方圆又重新回到了公众视线中。她更像是厌倦江湖风雨避世修行的高人,人不在江湖,江湖上却留有传说。
  所以

>>更多

香港:有限空间内创造无限

近日,香港旅游发展局联手音乐唱作人王嘉尔,推出了新一轮针对年轻客群的市场活动,力求通过高科技手段,吸引内地游客体验地道香港。对此,香港旅游发展局副总干事叶贞德表示:“王嘉尔的独‘嘉’香港AR魔法书是旅发局在品牌传播上的一次创新尝试。随着内地旅游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店铺勤“签到”,图述品位

拍摄几张精致的照片,配上一段精心编写的文字,发送到社交网络,已经成为都市人的生活常态。这时候,“在哪儿拍”便成为了一门学问,人尽皆知的热门旅游景点早已不是都市潮人钟爱的拍摄场景,一家精致小众的餐厅,一座别有风情的书店,一处时髦风尚的店铺,成为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