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桥引瀑寻野径,神农探奇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申金鑫 | 2018/1/10 10:05:10

       神农架,用时髦一点的词来形容,是一个自带“IP”属性的地方,炎帝神农氏的故事和充满玄幻意味的野人传说,赋予了神农架极其浓烈的神秘色彩。而当我们所乘坐的车辆缓缓驶近神农架时,不知是山间雨水的作用,还是地形地貌的影响,只觉得周边温度骤然降了两度,周遭的雾气也突然升腾了起来。神农架入口处炎帝、昭君、屈原的石像,也在水汽氤氲的背景下,显得愈发缥缈、悠远。
      山奇水幻,林秀景奇
       车辆行驶在曲曲折折的盘山道上,越向高处,雨势越大,雾气也愈浓。隐约听得到山上飞瀑流泉拍打石块的清脆响声。江水从山上顺流而下,颜色是琉璃一般的碧绿,绿意中透着清澈,仿佛这色彩是两岸碧树一笔一笔染上去的。
       神农架的水流湍急,这一点从天生桥景点看得最为清楚。天生桥,顾名思义,是一座天然形成的石拱桥。由于黄岩河水流经龙头山内部岩层中的裂隙,日积月累,便将其溶蚀,在山中平白打出了一个溶洞。从侧边看,可不就像一座高近20米的天然石拱桥嘛。它的形成也使得河水不再沿龙头山向下游流去,而是直接穿过溶洞奔腾直泄,形成了十余米高的瀑布,水流落尽处,白雾升腾,蔚为壮观。天生桥并不是神农架独有的景观,但是神农架的天生桥颇为独特之处在于,游客在这里可以有机会看到苍鹰飞过。也因此,天生桥下方的潭水被命名为“鹰击潭”,取毛泽东著名诗句“鹰击长空”之意。
       如果说鹰的出现给天生桥景点增加了几分神性的色彩,那么“跑跑猪”的身影则将海拔1700米处的大九湖湿地公园装点得犹如童话中的幻境。 在给景点起名字方面,神农架还是非常有诚意的,既然名为大九湖,这里还真的有九座湖,它们像钻石一样镶嵌在这块高山平原当中。景区的工作人员说大九湖就像高山上的呼伦贝尔,但是看了看遍布在湖区周围的珍贵树植和奇花异草,我却觉得呼伦贝尔没有大九湖这样温柔的气质。走在大九湖中间的木质栈道上,深深地吸上一口气,顿觉满心满神都是清新自在的草木香。夏去秋来,湖区树叶的色彩也斑斓了起来,随便用手机一拍,都是明信片般的风景。前文提到的“跑跑猪”就在树木中间活动,因为出没在湖区,又身心自由,这些猪较养殖场的同类们干净得多,肉质也更为鲜美。
       都说“湿地是地球之肺”,尤其是高山上湿地,更为罕见。据湖北神农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副部长蔚培龙介绍,为了加强对大九湖湿地公园的保护,9座以上乘用车被禁止进入大九湖景点,乘客需换乘景点专用车辆才能上山。“随着停车场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推进,未来我们将实现游客车辆的百分百换乘。”蔚培龙表示,大九湖周边居住的村民也将被妥善安置在公园外,以更好地阻断污染源,维持大九湖的原生态湿地景观。
       神农架归属神农架林区,直属湖北省管辖,神农架林区是中国唯一以“林区”命名的行政区划。如今,这里的森林资源吸引了无数游者和登山客。据景区工作人员介绍,并不是有许多古树的地方就叫原始森林。原始森林有五大特征:有自然倒伏的树木,有藤蔓绞杀,即藤缠树、树缠藤的现象,树上有菌类植物,地面有苔藓植物,溪边有兰科植物。五大特征缺一不可,条件可谓苛刻。我们到访的神农架金猴溪景点,就是典型的原始森林。高高低低的树木遮天蔽日,植被根系在地上盘根错节,仔细看去,能看到许多兰科和苔藓植物。淙淙的溪水清澈透亮,时不时溅起一叠水花,打湿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着走着,一只小松鼠挡住了前方的去路,我们不敢惊扰,待得松鼠跳走,才重拾前路。
       虽然神农架如今是一片美丽的绿色天地,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前,伐木是当地最主要的产业之一。伐木业鼎盛之时,平均每一分钟都有一棵树倒下。路修到哪里,树就砍到哪里。神农架林区森林覆盖率迅速由85%下降到63% ,森林可采资源量所占比例不足30%,国外有媒体预言:再过不久神农架将从地球上消失。2000年,神农架被国家纳入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范围,80多家森工企业一夜之间关停,6000多名森林职工放下手中的斧头、油锯。如今,神农架林区的森林覆盖率上升到91.1%,提高了28个百分点。当地人正在用绿色之信念还自然以神奇。
      迷踪幻影,造物神奇
       神农架位于神秘事件频发的北纬30度,说起神农架的未解之谜,首当其冲的便是“野人”之谜。“目前,没有证据证明野人存在,也没有证据能证明野人不存在”,景区工作人员说道,“说野人不存在,可是近几十年来陆续有300多人声称看到了野人;要说野人存在,可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漫山遍野却从未出现野人的尸骨。”神农架景区入口处,便展示着一对疑似野人的脚印,脚印硕大无比,约有常人的两倍长,且依稀可以看到五根脚趾的轮廓。
       在官门山景点的野人档案展览馆,我们看到了300多位目击者口述或照片拍摄的相关资料。其中有一位科研工作者抛弃大城市里优越的生活,专程来到神农架,到深山中寻找野人的踪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除了疑似野人留下的脚印外,一无所获。但是,在寻找野人的过程中,他竟然收获了一段异国情缘。一位西方女大学生倾慕于他对科研工作的执着,自愿嫁给他,与他一起探索野人之谜。当地人还为他们准备了盛大的婚礼。如今,这位科学家是否还在深山中寻寻觅觅已不得而知,但是人们对野人的好奇却愈发强烈。除了国家对野人相关发现进行重金悬赏外,一些民间的野人探险小团队也前仆后继地来到神农架,寻找能够证明野人存在的蛛丝马迹。蔚培龙介绍道,神农顶和天燕景区都有疑似野人栖息地,如果想离开常规景点,到深山中探索,可以找专业的户外公司,跟着他们上山。对于只身到神农架旅游、探险的人,景区工作人员会对他们进行姓名电话的登记,如果太长时间没有离开景区,工作人员将会通过电话等方式与游客取得联系,确认游客的安全。
       除了行踪飘忽的野人,神农架还有许多神奇的生物。在神农架怪异莫测的深山洞穴和溪流泉瀑中,大量动物在这里返祖白化——白化的娃娃鱼“大鲵”、白蛇、白獐、白麂、白龟、白金丝猴、白苏门羚、白鹳、白蟾蜍、白皮鹭……甚至连棕熊也出现了白色的亚种,此前,人们认为只有北极熊才是白色的。神农架的金丝猴也颇具灵性。据说,此前有一位工人听说金丝猴皮毛好看,便独自上山偷猎了一只。他提着猎物连夜回家,又累又饿,便在中途找到了一座药棚子稍作休息,谁知一觉便睡到了天明。睁开眼一看,上百只金丝猴早将棚子围得水泄不通。还未来得及起身摸枪,已被群猴抓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直到他丢下猎枪和猎物抱头鼠窜才罢休。
      神农架不仅生物神奇,这里的气候也非常神秘。“神农架有自己独特的小气候,每年5月山下已经是初夏时节,山上却可能还在下雪。从山下到山上,一个上午可以经历4个季节”,蔚培龙介绍道,“神农架最高处海拔3100米,山上山下温差可达十几度。神农架有30多种杜鹃,从每年3月初一直开到6月底,低海拔处的花开过之后,山上的花接力一般地继续开。此外,山上还有鸽子花、珙桐、报春花、樱花等众多观赏类植物,超长花期让人们可以一次看个够。”
       神农架去年刚刚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此次入选,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功不可没。这里生长着3700多种植物,可入药的就有近2000种,最有名的当属神农架独有的“四大名药”——江边一碗水、七叶一枝花、头顶一颗珠和文王一支笔。其中,七叶一枝花就是著名的解毒药,可治蛇虫咬伤。中科院还专门在神农架设立了野外台站,对这里的动植物进行保护性的科研和考察。据说,在神农架申遗过程中,还专门邀请了中科院的专家团队当“高参”。
      亘古传说,源远流长
       “神农氏架木为梯,以助攀援;架木为屋,以避凶险;最终架木为坛,跨鹤飞天”,神农架由此而得名。据说,神农架是华夏始祖、神农炎帝在此搭架采药、疗民疾矢的地方。传说神农氏在神农架采药时,登上了有仙境之称的燕子垭、天门垭,随后他到达了回生寨,并将回生寨的72种还阳药记入他的《神农本草经》。当神农氏跨越回生寨中的独木桥时,不慎将《神农本草经》竹简落入桥下,惋惜为难之际,忽然一群白鹤从空中出现,把他接上了天庭。回生寨从此一年四季香气弥漫,因而更名“留香寨”。有趣的是,一群科考队员约30年前在留香寨附近发现了一座炎帝骑鹤飞升的石刻雕像,恰恰对应了上述传说。
       位于木鱼镇附近的神农坛景点,集中展示了神农始祖的业绩与功德,每年农历4月26日的炎帝诞辰,这里还会举办盛大的祭祀活动,教育一代又一代华夏儿女莫忘始祖莫忘根。走进景区,迎面而来的便是一株高大的千年古杉王,树上挂满了黄色的丝带和祈福木牌。神农坛依山而建,分为天坛和地坛,以阴阳五行之理布局。相传炎帝牛首人身,故天坛正中耸立着的巨型雕像也以此形象示人,雕像庄严肃穆,双目微闭,似乎在洞察世间万物。雕像的尺寸也暗藏玄机,它以大地为身躯,头像高21米,象征中华民族在21世纪蒸蒸日上;塑像宽35米,与21米的高度加起来共56米,象征着56个民族大团结。
       炎帝神农氏是中华民族传说中的“神龙皇帝”,唐中宗李显则是中国正史中的“神龙皇帝”。他曾被武则天流放于房州,流放期间,常率领人马到神农架打猎,到三宝洞、神农塔、神农庙、老君观、白云庵、张公院、玉皇阁等处游玩,进香问卦。传说中,他就是在神农架密谋了发动政变等事宜。公元705年,李显复位,改年号为“神龙”,并自封为“神龙皇帝”,修《神龙历》,并建神龙殿,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也是在神龙殿度过。外界普遍认为,这与他景仰神龙氏、长期生活于神农架有关。李显曾经游历的地方被命名为“太子垭”,沿着长长的栈道走去,可以观赏到美丽的原始森林和高山箭竹林。颇为独特的是,太子垭的树木中不少都生长在石头上,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的影响一般,斜向上延伸而去。
       先人已去,留给我们的不只是扑朔迷离的传说故事,还有自然精萃与人文气息并重的旅游胜地。据蔚培龙介绍,“十三五”期间,神农架将持续进行老景区的提档升级,在基础设施、文化、信息方面为人们提供更智能、更具体验性的服务;此外,当地政府将全面统筹全域旅游的发展,充分利用当地民族、民俗旅游资源,加快新景区、新旅游产品的建设。其中,土家族主要聚居地夏古土家族自治乡的景区建设已经启动。未来,将给人们提供土家族服装展示、民族节庆和歌舞等特色民俗展示。此外,神农架与周边景区也实现了良性互动、优势互补,在中青旅的旅游线路中,就将神农架与三峡游进行了串联,大交通上也有多种选择。错开假期出游高峰,带上家里的小朋友探寻野人足迹,抑或陪伴家中老人到神农架修养身心、品尝养生美食,都是神农架的绝佳“打开方式”。在来神农架之前,我们满心满脑想的都是那些神异的传说,而几天的体验下来,我们发现,神农架带给游人最宝贵的礼物,其实是对我国珍贵自然和人文资源的亲近与了解。至于那些神秘的传闻与现象,则给年轻一代更多探索与研究的动力。(申金鑫)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