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良渚文化村依规生长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顾欣宜 | 2017/9/18 9:53:10

       对于杭州市民来说,位于杭州城北的万科良渚文化村是个比较神奇的存在。在青山绿水中,别墅、排屋、公寓等各种建筑形态融合;亿万富翁和创业青年在同一社区中和谐共居;没有强制约束,居民们自主发起并遵守《村民公约》,形成和谐的社区氛围;近几年,这里还摇身一变成为杭州主要的文创产业基地之一;村中的良渚文化艺术中心虽不在市中心,却广受杭州文化艺术爱好者们的喜爱;养老产业、教育产业、旅游产业也在此蓬勃发展……
       在“特色小镇”成为风口,全国一窝蜂上特色小镇项目的今天,万科良渚文化村项目无疑成为了一股“清流”。17年磨一剑,产业与人居完美结合,居民和谐生活,产业良性发展,万科良渚文化村究竟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它与其他特色小镇有什么区别?对现在的特色小镇建设有何借鉴意义?带着一系列的疑问,记者走访了杭州万科良渚文化村,并对浙江万科南都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海光和副总经理丁洸进行了专访。
      多年规划构思奠定良好基础
       杭州万科良渚文化村项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这是当时第一届西博会上签约的最大的一个项目。与一般地产商拿到地便赶紧造楼卖房变现的做法不同,良渚文化村仅项目规划进程就用了3年的时间。
       王海光和丁洸坦言,良渚文化村项目规划和定位的形成经过了漫长且艰难的过程。地块中有5000多亩林地、山地和丰富的自然水系,生态环境非常优美。项目由毛地开发而来,万科在早期规划中就确立了保护原有生态环境的原则,并且尝试把原有的生态环境渗透到后期的开发建设中去。而良渚本就是5000年良渚文明的发源地,文化支撑元素也就由此确定。
       万科团队用3年的时间研究了全球范围内的小镇项目,并对文化村当地的各项环境条件做了全面的调研,甚至去测量山坳内外的温差,最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念:按照市场原则和客观发展规律形成一个适宜人居的小镇;改变人们对房地产的印象,营造全新的生活方式。“所以3年,我们遵循理念加技术的规范,形成了这个所谓的‘田园生活’的理念,并且形成了一个本子。”王海光拿出一本非常厚的本子,里面记录着良渚文化项目规划时期万科团队针对这个项目做的各项评估和策划,“这个本子里面就表达了我们希望先想通了,先有一套理念,然后再开始行动。”
       三年积淀,厚积薄发,良渚文化村项目牺牲了速度,坚守了品质,这也为它如今成为中国地产行业及特色小镇发展的标杆奠定了坚实基础。
      产业和文化推动良性循环
       我们如今所说的特色小镇概念,是先有产业,以产业为主导的,形成1至3公里的小镇范围,达到产业和生活有机结合的可持续发展的小镇。王海光告诉记者,良渚文化村项目是先有人居,后有产业,但是一样达到了产业和人居共生融合的效果,殊途同归。可以说,在特色小镇如何良性发展的问题上,良渚文化村走在前面做了一些有益且成功的尝试。
      “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良渚文化村进入了第二阶段,产业开始露头。”王海光说道。他表示,希望人们既能在此居住,也能在此生存。“不用再去每天用2个小时长途跋涉上下班,能不能就在这里工作、创业呢?”
       在良渚文化村走访的过程中,最吸引我的便是玉鸟流苏创意产业园和俗称“大屋顶”的良渚文化艺术中心。玉鸟流苏创意产业园是杭州市第一批10个文创产业基地之一,年营收达4个亿。创意产业园中的每家店铺都给人以惊喜,从定制珠宝到个性服饰,从艺术作品到创意咖啡,漫步于此,无尽的惊喜在等着我们去发掘。“大屋顶”就更能满足文艺之心了,据“大屋顶”馆长张炎介绍,不少知名艺术家和文人都来此举办交流活动,“大屋顶”已然成为了杭州市有独特调性的艺术高地。
       而起步于良渚的万科养老产业,从邻里式长者活力社区——随园嘉树,到家庭式长者康复护理中心——随园护理院,再到家门口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随园之家,经过8年发展,在杭州、宁波、苏州、南京等长三角城市落地发芽,并发展到了目前120多个项目,服务7万余名长者。并以8大类服务模块和165项服务内容逐步建立中国领先的养老产业生态圈。
       小镇的教育产业拥有完善的五大模块教育体系,有以安吉路良渚实验学校和万科琨山艺术学校为代表的体制内基础教育,及以全领域儿童成长培育体系——万科学习中心、华东区域领先的体验式学习教育营地——假日营地、国内一流音乐表演类活动培训基地——良渚国际艺术学院为代表的体制外素质教育。此外依托良渚博物院和良渚君澜度假酒店,文化村的年游客接待量已达到60万人次,单日最高突破2万人次,年旅游产值过亿元。
      “大屋顶”由著名的日本建筑设计师安藤忠雄设计,时任万科集团董事长的王石亲自邀请他为良渚文化村设计了这座清水混凝土结构的艺术中心。而关于将这个艺术中心究竟做成高端画廊还是贴近居民生活的“群艺馆”,文化村团队曾有过纠结。王海光至今记得他将这个困惑与王石吐露的情景,“这些东西我们的居民需要吗?喜欢吗?他们最喜欢的是什么东西?”王石问。于是良渚文化村团队开始着力做真正贴近业主需求的艺术中心,不聘请所谓的专家学者,而是贴近满足业主和群众的需求。“从最初辛苦搭建,千方百计找资源,到现在有影响力,一年要做100场左右的活动,真正成为了杭州市有影响的文化高地,我认为它是杭州非常好的一个艺术场所。”王海光自豪地说道。
       中国第一部《村民公约》的形成也是杭州良渚文化村的一大创举。《村民公约》是良渚文化村的居民们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整部《村民公约》中没有出现任何“禁止”和“不准”之类的字眼,内容从如何停好车到如何当好宠物的“铲屎官”,对如何构建良渚文化村的和谐生活氛围做出了具体的规范。“过去的乡村基本是自治社会,在良渚,大家又在寻找中国传统社区人与人之间的邻里关系,或者是乡规民约。”丁洸说道,“我们是乡规民约的升级版,村民间的善意守约和和谐成为一件很值得珍惜的事情。”如今,良渚文化村的“村民”们不仅自觉遵守《村民公约》,还因此而产生了浓浓的归属感和自豪感。
      17载春秋,良渚文化村仍然在路上
       王海光和丁洸都是从立项开始便伴随良渚文化村项目一路成长的人,他们说自己幸运,在浮躁的地产行业有机会用十几年的时间做好这样一个项目。王海光笑称:“我们当初觉得有8年的时间足够把这个项目建好了,没想到现在两个8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在路上,‘良渚2.0’(即,良渚文化村进入产业人居融合的小镇全新时代)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历经17年的磨炼,良渚文化村的发展方向已然变得更加理性和清晰。“挣钱已经没有问题了,所以自然要把关注点放到如何和城市的发展接轨,把它打造一个更加产业居住融合的小镇上。”王海光告诉记者。在良渚文化村发展起来之前,杭州城北这片区域主要是传统农业和仓储用地,良渚文化村的发展给这片区域带来了丰富和提升,使得城北地区变得更加“秀气”,与主城发展接轨。而扩大地界,主动向主城区靠拢是接下来要做的事。据透露,杭州万科正在建设未来城四期(本项目推广名暂定未来城四期,核准地名以地名办批复为准),该项目位于良渚文化村的入口处。将打造成集生态居住、旅游休闲、工业设计、历史文脉为一体的城市副中心。150米高的塔式建筑将成为未来这一地区的地标性建筑,能够容纳2000余人的大剧场则将成为新的文化中心。随着良渚申遗的推进,地铁预计年底通车,而浙大创新创业产业园、中国美院良渚基地、小米孵化基地等重大项目也入驻良渚新城,区域迎来新的发展契机,也将加速“良渚2.0”的发展。
      不可复制的项目,值得借鉴的经验
       当被问到是否能够复制良渚文化村的成功模式时,王海光和丁洸坦言,“太难了”。这个“难”主要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如今要找到像良渚文化村这么大的地块已经非常难了,另一方面,十几年甚至二十年专注落实一个规划方案不动摇太难了。
       良渚文化村是在政府引导下,以市场为主导,由企业独立完成的项目,反观今天快速发展起来的诸多特色小镇,则大部分来自于政府的强力主导。虽然这些特色小镇也都能发展起来,但是否真正经得起市场的考验?当被放到完全市场化的环境中时会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有待商榷。
       良渚文化村持续良性发展的秘诀究竟是什么?在采访过程中,王海光和丁洸反复强调的一个词是“规律”。“几万人要在一个地方持续健康地生活下去,相应匹配的产业也能自然而然存活并且健康发展,它是有一定规律的。”丁洸说道。这个规律除了自然规律和市场规律之外,还有时间。许多特色小镇项目讲求“快”,3年要见成效,在丁洸看来,这是一个违背规律的做法。“人们聚集于一处并形成产业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如果人为加快这个过程,违背了发展的规律,可能结果不会太好。”
       那么在特色小镇发展的过程中,究竟应该人居先行还是产业先行?从良渚文化村的发展经验来看,急于把产业的概念扔进一个地方或许不是好的选择,首先要考虑的是几万人口怎样生活好,然后才有工作、就业,才形成产业。
       王海光也肯定了规律的重要性:“以良渚项目为例,除了长时间的积累,更值得提炼的是它背后的科学和规律,市场的原则、建设和规划的科学、城市发展的规律,这是最根本的东西。”长达3年的规划时间,17年的发展历程,在快节奏的今天看来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它确实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事实也证明,正是这些赋予了良渚文化村如今强大的生命力。“这是一个正在生长的小镇。”王海光如此形容良渚文化村。
       而对于商业项目来说,需要面对的另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是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取舍。丁洸告诉记者,他不太愿意把什么项目都拔高到情怀的高度,既然是商业项目,那一定是要着眼于利益的,而在他看来,着眼于长期的效益和利益,一定会带来最大的收益。
       当特色小镇成为风口,当政策和资本同时流向这片蓝海,当“一窝蜂”和“同质化”的乱象开始浮现,也许我们应该慢下来思考一下,是否快就意味着好呢?产业和人居到底应该哪个先行?小镇发展的规律究竟是怎样的?特色小镇到底应该“特”在哪儿?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上,我们也许可以从万科良渚文化村的项目中得到一些经验和启发。“如果违背规律一定会产生问题,标签化和急功近利的行为一定要避免。”丁洸提醒道。(顾欣宜)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沈黎晖:“生活家”行走未

7月的一个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创1958园区的摩登天空总部。这座厂房改造的红色建筑被印着MODERNSKY的银色幕墙包围,如同一个巨大的装置作品。霓虹灯、镭射幕布、信号干扰的电视机组成的交互式声像装置,整个空间如同它的名字一样,既复古又摩登,充满科技感与未

>>更多

飞越传世名画,匠造主题乐

千年之前,18岁的天才画师王希孟将中国的壮美山水凝于笔端,绘成了流传千古的青绿山水画作——《千里江山图》。或许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人们可以穿越他笔下层峦起伏的群山,跨越烟波浩渺的江河,走近他一笔笔勾画出的流溪飞泉、水磨长桥、渔村野市、茅庵草舍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铜牛集团:从旧工厂至文创

在朝阳路传媒大道的中心区域,有一座由针织厂库房改造而成的铜牛电影产业园。这里曾是铜牛集团所属,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物资公司厂库区,经历了做厂房、做库房、闲置的一系列“历史演变”后,铜牛电影产业园应运而生。
铜牛集团建于1952年,其前身是国家“一五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