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大华梦:100年只是起点

来源:环球时报精致生活   | 作者:曾艺 | 2017/9/15 10:25:10

       今年3月的中国国际时装周上,中国纺织业活标本、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传统民族工业代表——裕大华集团以全新的姿态又一次站在了时代镁光灯下。裕大华旗下的两个新品发布秀——“裕大华1919·刘勇”和“冰川·熊昀”成功地吸引了在场许多时装评论员的注意,人们在感叹作品精妙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裕大华,“传统纺织业的老大哥,何时开始涉足时尚了?”
  他们并不知道,这次惊艳亮相代表着裕大华经历了转型的阵痛和考验,重获新生。

      “武字头”的辉煌岁月
  在充满内忧外患的中国近代史篇章里,唯一让人觉得骄傲的,是我国民族工业。如戴着镣铐跳舞一般,尽管饱受禁锢与摧残,却仍生得顽强。19世纪初,武汉的民族工业发展蓬勃,买办资本、官僚资本和商业资本纷纷向工业投资。洋务运动期间,张之洞就在武汉创办了“一黑一白”“一重一轻”两大基础工业。“黑”与“重”指的是重工业,包括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汉冶萍公司。“白”和“轻”指的是轻工业——织布、纺纱、缫丝、制麻四局,这“四局”是湖北最早采用资本主义大机器工业生产方式的官办民用工业,也是中国近代机器纺织业大型企业之一。
  洋务运动时期的“四局”,虽然是大机器工业,但实行的却是腐朽的封建管理方式,一切事宜均要听从官府的旨意。也正是因此,“四局”发展十余年,却始终无法偿还创办时欠下的款项,更不用说盈利了。在这种情况下,官府为了减少亏损,采取了招租的形式。辛亥革命后,民族资本家徐荣廷,著名爱国商人苏汰馀等创办的楚兴公司承租了纱布丝麻四局,并且在良好的经营下成功捞得第一桶金。然而好景不长,军阀眼红他们的成功果实,夺走了他们的承租权。好在徐荣廷等人并未因此退缩,承租不行,那就另起炉灶,1919年,徐荣廷等人在武昌创立了裕华纱厂,两年后,他们又在石家庄创办了大兴纺织有限公司,1935年西安也创办了一家大华纺织有限公司,“我们现在的裕大华是1994年改制时,取了这3个厂的联合之意,成立了武汉裕大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武汉裕大华纺织服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万由顺介绍道。万由顺从1981年就开始在裕大华工作,至今已有36个年头。据他回忆,当年老裕大华的英国进口设备,直到他进厂工作时都还在,可见其精良。
  当年,徐荣廷与武昌起义后担任鄂军都督的黎元洪是“金兰之交”,黎元洪曾邀请这位好友同入仕途。然而,徐荣廷却拒绝了,“官场不懂,让我做实业吧”。在裕大华的鼎盛时期,就连武汉轮渡也是裕大华名下的财产。可以说,它是武汉民族工业发展的历史缩影,“以前有个说法叫做‘上青天汉’,意思是说国内民族工业就数上海、青岛、天津和武汉发展最好。”万由顺如是说。
  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武昌裕华纱厂又有了新的面貌。工人们生产热情高涨,不断降低成本,提高产量和质量。1956年和1959年,企业连续两次被评为全国纺织系统先进单位。1976年在武汉市纺织系统第一家被评为大庆式企业;1956年12月的一天,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偕夫人王光美一同来到裕华,到生活区视察,看望工人家庭。1957年9月6日下午2:40这个光辉时刻,毛泽东主席来到裕华视察,与工人们亲切交谈,给全厂工人带来了巨大的鼓舞。在解放后的60年里,这里产生了52名全国、省、市级劳动模范。
      新时代的冲击,不得不变
  从最初的实业救国,到后来的商海浮沉,裕大华经历了太多。万由顺回忆,在改革开放初期,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那段时光,裕大华逐渐丢失了往日的辉煌,“虽然现在我们常常说要敢为人先,但在那段时光,我们确实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输给了沿海发达地区,那时的观念还是相对保守了。”
  纺织业是基础民用工业,价格高不上去。但与此同时,生产成本却在不断地升高,市场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我们的纺织厂工人都是‘三班倒’的工作模式,工资也不高,现在一般的90后,谁还愿意干我们这行呢?”裕大华集团工会主席姚利军说道。现在的裕大华工厂里的一线工人,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80后屈指可数,90后则更少。
  2015年,在全国纺织企业哀嚎一片的大背景下,武汉的纺织企业也都遭遇了发展瓶颈。裕大华集团(原武汉第四棉纺织厂)运行平稳、略有盈利,但后劲不足;江南集团(原武汉第二棉纺织厂)巨额亏损、资不抵债,濒临破产;冰川集团(原武汉著名羽绒服装厂)停工停产,无力回天;一棉集团(原武汉第一棉纺织厂)合作无果,淡出纺织。如果无所作为,任其自生自灭,武汉国有纺织企业势必走向全军覆没。
  作为一名湖北人,依稀记得儿时,冬日里,满大街的人都穿着冰川羽绒服。20世纪90年代,一件冰川羽绒服售价200多人民币,当时母亲为我买了一件,再三叮嘱我要爱惜着穿。然而谁也想不到,20年后,冰川羽绒服还卖200块,企业的艰难境遇可想而知。
  裕大华作为武汉工业企业代表,在改革改制、在国家经济体制转轨、经济结构调整中连同132家企事业单位被划转到武汉工业控股集团旗下,工控十年经历了改革过程中的全部阵痛。2012年,新领导班子来到武汉工业控股集团,上任的心情都很复杂。武汉工业控股集团董事长王法圣说道:“可以说,这是一个很难收拾的‘烂摊子’,但我们想,与其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不如整合优势资源,转型求发展。”2013年,武汉工控确定了“把工作重点从改制维稳转变到发展上来;把行政化管理机制转变到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作上来”的工作思路,全面启动转型发展。几年来,通过实施债务重组、机构重组、资产重组和产业重组等多轮战略性大重组,逐步形成了实业经营与资本运作双轮驱动,优势制造业、房地产业与现代服务业三业齐飞的全新战略格局,武汉工控开始步入一个健康、快速、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在武汉工控的带领下,下属的纺织企业开始了全新的征程。裕大华集团和江南集团在2015年进行了整合重组;冰川集团和一棉集团在完成清产核资后,优质资产并入裕大华集团。这样历史悠久、规模庞大的四家企业重组,所遇到的难题是你不可想象的。如何平稳安置富余冗员?如何将优势资源进行重新配置?可行的发展方向是怎样的?这种种难题都需要深思熟虑,需要果断坚决。
  对于重组后的战略规划,裕大华集团聘请了中国纺织建设规划院对企业发展战略进行编制,提出了“优化存量,拓展增量、向产业链后端延伸、向价值链高端转型,打造‘高端纺织制造’‘现代纺织服务’‘终端时尚制品’三个相互关联、相互支撑、相互促进的服务板块”。这也是为什么,裕大华要携手刘勇和熊昀两位知名设计师,因为这是将整合优势资源后的裕大华推向产业链后方——时尚产业的第一步。万由顺还介绍,为了迎合“互联网+”的大趋势,裕大华还创立了时纷网,希望能将其打造成“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孵化器”。除此之外,裕大华集团还承办了武汉时装周,近年,裕大华还将筹建武汉国际时尚中心,全面探索产业链后端市场。
  在经历了压减亏损产能、产品库存,改革激励机制、管理体系、运营模式后,裕大华涅槃重生,短短两年内,就实现了从每年5000万以上巨额亏损到一年近4000万盈利的转变,重组成效颇为明显。目前,纺织电子、纱线染整、服装服饰、时尚产业已经成为裕大华集团加速转型发展的新领域,这些领域充满挑战,也充满机遇。
      裕大华人,裕大华梦
  涅槃重生的裕大华集团,将按照百亿企业千亿产业板块的要求,从战略发展高度对全产业链进行布局,重点发展高端纺织、印染、服饰、汽车装饰布和贸易。推进阳逻厂区生产线智能化改造,建设纺织服装智能制造示范基地;整合沙洋华溢公司,打造全新生产基地;明晰博奇公司发展战略,推动博奇公司做优做强做大;选择目标公司进行并购重组,推动服饰、染整等产业发展;探索“互联网+纺织”新模式,谋划建设纺织原料、大宗纺织品交易平台,推进服装体验店的布局建设,实现裕大华集团的快速发展。同时,裕大华集团要承接筹办武汉时装周,筹建武汉中法时尚学院,积极参与武汉国际时尚中心建设方案的策划,加强对时尚产业的研究和布局。
  采访期间,记者去了裕大华集团位于阳逻的工厂。在一线的生产车间内,百余台织机轰鸣,噪音震耳欲聋,即便用吼着说话,旁人也听不到。纺织工人们带着口罩,头上都插着一根细细的木签,在错综复杂的丝线格局中熟练地将它们重新排列组合。我们在车间见到了厂里的明星员工——骆艳玉,她是裕大华纺织服装集团的纺织女工。21岁就获得武汉市劳动模范称号的她,是一位妈妈,更是车间里仅有的两名90后之一。
  90后劳模骆艳玉16岁就已经是一名纺纱工,至今已有10年工作经验。近几年,纺织行业不太景气,很多人选择了离开。有的同事还劝骆艳玉:“你年轻又聪明,名和利都有了,在哪里都能找到比这好的工作呀”。骆艳玉没有离开,依然选择了坚守,“每个行业都要有人做啊,干了这么久,跟这些棉、纱都有感情了,反正就是一句,要我走,我舍不得。”武汉市总工会专门以骆艳玉的名字设立了一间创新工作室,工作上的墙上贴着优秀员工的事迹和照片。骆艳玉热情地指着照片上的人,一一地向我们进行介绍,她的师父、与她年龄相仿的90后同事、让她羡慕不已的正在北京进修的同事……眼神里闪着光芒。
  “要说目前最缺的资源是什么,要数人才。”万由顺说道。裕大华集团工会主席姚利军告诉记者,未来,为了解决人力资源的问题,将逐步采用机器替代人工,并且通过生产高附加值产品,提升盈利水平,提高员工福利,留住优秀人才。
  从1919到1951年,裕大华为民族复兴而奋斗;1951年至1994年,他们为国家建设奋斗;1994年至2002年,他们的目标是开拓市场;2002年至今,他们给自己的目标是,要成为百年传奇。这个目标马上就要实现了,到2019年,裕大华将迎来历史上的第一个100年。这一个世纪,有辉煌,有低潮,然而过了一个世纪,裕大华还在,裕大华人的精神还在。这一次的转变,仅仅只是个开始。重组整合开疆扩土、转型升级扬帆起航。历经百年风雨沧桑,裕大华在成功与曲折中不断探索,经百年之磨砺,积百年之荟萃,毓百年之精神,成就今天裕大华之品牌,更憧憬明天裕大华之辉煌。裕大华人希冀:百年华诞之日,即是转型梦圆之时。(曾   艺)
 

陈罡:资深“老驴”分..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陈罡:资深“老驴”分享旅

就在我和马蜂窝的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陈罡带着他标志性的浅笑,穿着橙色套头衫,戴着无框眼镜走了进来。这位坐拥1.2亿用户的全球旅游消费指南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乍一看和普通程序员并无二致,但是当我们聊起他的旅行故事和创业历

>>更多

用音乐打开深度美国

继《国家公园探险》之后,美国旅游推广局再次携手麦吉利夫雷-弗里曼影业推出了《美国音乐之旅》,这部纪录片通过音乐展现了美国文化的多样性和创新精神。而“音乐游”也成为今年美国旅游推广局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主题。近日,记者采访了美国旅游推广局全球旅业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My Side大数据支撑

3月19日,第33届深圳国际家具展在深圳会展中心启幕,美国科技睡眠品牌My Side·唛赛床垫携全新版bedMATCH科技睡眠测试系统及My Side全新进口系列产品亮相。
大数据支撑下的床垫科技定制
My Side是美国科技睡眠品牌,由香港雅兰集团引入国内并经营。美国My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