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祐宁:技艺满分,随性流放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曾艺 | 2017/8/23 15:53:58

       距离《花儿与少年3·冒险季》完结已有数月,杨祐宁也从一个演技满分的低调演员变成了万千少女心目中的“完美男友”。采访他那日,他正在剧组中,白天忙于拍戏,只能在晚上接受采访。匆忙吃过晚饭后,他便坐到了我面前,“嗨!你好,我是杨祐宁!”,“软绵绵”的语调让我一瞬间有些招架不住,棱角分明的帅气脸庞带着只有常年健身的人才有的那种精气神,即便是在如此高强度的演艺工作下,依旧显不出丝毫疲惫感。
       在看《花儿与少年3·冒险季》之前,我对杨祐宁的印象还停留在《17岁的天空》中那个身材健美、性格害羞的周天财。2004年,初出茅庐的杨祐宁凭借这个角色拿到了第41届金马奖最佳新人奖。的确,明明长着一副帅气阳光的“硬汉”脸庞,却硬是演出了纯情男孩的“软萌”即视感,22岁的他能有这样成熟的演技着实让人惊叹。虽然刚出道就获得如此成就,但杨祐宁一直以来都是相当低调的,面对工作,他不炒作、没架子、专攻作品,面对生活,他是自律而且自由的,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合适的时间去做合适的事情,永远对生活保持着冒险精神与激情。
      旅行技能满点,无所不能的“男朋祐”
      自助游是一个劳神费力的过程,所以人们才常说,如果不确定两个人合拍与否,不妨一起旅游一次。前两季的《花儿与少年》嘉宾之间也是因为旅途中的种种麻烦产生了各种摩擦和矛盾,由此可见自助游对人的考验。虽然这次杨祐宁既不是导游、也不是“流放者”,但他具备自助游所需要的一切技能,善于照顾别人的他更是被队友们称为“杨妈妈”。有耐心,驾车稳、做饭香、英文溜,冲浪、滑雪、射击无所不能……就连古力娜扎也变身“迷妹”赞叹道:“感觉要什么会什么!”
       三观正、会照顾人,更重要的是旅行技能满分,导演组正是看上了他这一点,“前两季,陈意涵上完回来就跟我说,祐,你一定要去上,因为《花儿与少年》真的非常适合你。我自己也觉得有这个机会是很好的,也很期待节目要带我们去哪里玩。”杨祐宁回忆道。
       熟悉杨祐宁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十分热爱运动的人。在节目中,不论去到哪个目的地,观众们都能捕捉到这样的场景:当其他成员还在赖床补眠时,杨祐宁不仅早早起床,还在空间狭窄、资源有限的房间内锻炼身体。他说他是个宅不住的人,一有空就必须要往外跑,喜欢各种户外运动,痴迷冲浪。在里约海滩冲浪时,杨祐宁便完全“暴露”了爱玩的天性,健硕的好身材让他有自信面对镜头的考验,对冲浪的热爱更是让他迫不及待地冲向大海。当他迎着浪头从冲浪板上站起的一刻,电视机前早已有无数颗少女心炸裂。后来,谈及怎样的机缘巧合才爱上冲浪,杨祐宁笑道:“学会冲浪是因为张孝全,当时他觉得很好玩就把我带去海边,让我跟他一起冲浪,但那个时候两个人都不太懂,就拿着板子跳下水,还记得第一次下水是台风天,我们两个还因为浪太大差一点回不来。”他的Instagram和微博上都有大量他运动时的照片,工作之余他一定会留出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流汗,他说:“粉丝们喜欢我的内在,我的内在有六块腹肌。”
       除了是个“运动狂魔”,杨祐宁更是个暖心“大厨”。他大学毕业于餐饮管理科,家里还经营餐厅,自己也是个在吃上绝不含糊的人。节目中,每天早起健完身的杨祐宁还会主动为大家做早饭,锅碗瓢盆熟练地操弄着,浑身散发着沙滩大海与阳光的味道。当被人问及每天做饭会不会感觉自己像厨娘时,杨祐宁说:“我觉得做饭这件事情是超级Man(富有男子汉气概)的,一点都没有厨娘的感觉。”
       总之,生活于他有数不尽的可能性,他热爱运动,常常做饭,痴迷冒险,“爱玩”的杨祐宁,也是“爱生活”的杨祐宁。
      冲浪少年眼中的世界
      平时因为工作,杨祐宁也常常出国。近期因为巴黎时装周的关系,杨祐宁第三次到访巴黎。他说:“巴黎给世人的感觉很浪漫,巴黎人很享受自己的生活,你可以感受到他们时刻都让自己活在一个舒服和浪漫的状态里。就连一杯水都要喝出品位。”杨祐宁最爱的两个城市,除了巴黎便是东京。在杨祐宁心里,“虽然这两个地方很不同,在文化方面也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它们在人的方面、设计方面都会让我很喜欢。他们不求大、求精,他们会在很小的空间里做设计,因为他们在乎人跟人之间的关系。”
       去年,在拍摄近期刚刚在各大影院上映的《侠盗联盟》期间,杨祐宁与剧组在布拉格呆了3个月。“这是我跟刘德华、舒淇拍的一部电影,今年8月11号刚在全国上映。除了拍电影,我们还去了郊区和一些温泉景点,我非常喜欢布拉格,这里消费很便宜,治安也特别好。”杨祐宁说道。
       而在《花儿与少年》节目到过的所有目的地中,杨祐宁最喜欢巴西亚马逊丛林的那段旅途。“因为我对《花儿与少年》的期待就是冒险嘛,亚马逊丛林就是最有冒险感觉的地方。那边的一切都让我震惊,进丛林真的很艰难,我们坐了12个小时的船才进入亚马逊丛林,在里面我摸到了蚂蚁窝、抓了鳄鱼、钓了食人鱼,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丰富的旅程。”
       工作之余,杨祐宁也常常自己出境游。“一年只有两个星期的假期,只要让我逮到我就出去玩。”杨祐宁说道。今年的假期,杨祐宁带着父母去了美国,一家人开着车,沿着西海岸一路玩,洛杉矶、拉斯维加斯、旧金山,还去了纳帕酒庄。“我自己带了冲浪板去,因为加州本来就是冲浪胜地,可惜那时加州天气不好,不适合冲浪。但是我父母蛮开心的,他们开店二十几年都没有休息,这次他们在休息之余也能感受一下国外在餐厅、饮食上面的不同之处。”杨祐宁说道。
       父母对杨祐宁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不仅仅体现在做菜上,更体现在面对生活从容而享受的态度上。他的父母平时很喜欢邀请朋友在家聚餐,但并不是那种烧好一大桌菜等着朋友来吃的聚会形式,与其说是请客吃饭,更不如说是“以菜会友”。“朋友们来了先喝酒,然后爸爸进厨房做一道菜,大家继续聊天,接着爸爸突然又有灵感了,就再去做一道菜,有时候一顿饭能从下午4点吃到晚上凌晨2点。”杨祐宁回忆道。
      旅行是一场彻底的“流放”
       作为一个“技能满点”的型男,杨祐宁表示自己并不喜欢一个人的旅途,虽然他也自信地表示“《花儿与少年》中如果是我被流放,我觉得我也可以”。杨祐宁平时较少一个人旅行,他总觉得旅行还是要有个伴。“因为旅途中你一定有很多东西想要与人分享,比如什么东西好玩、好吃、好看……所以还是有个伴会比较好,一个人太寂寞了。不过,在台湾我的确常常一个人旅行。两三天、三四天,有时候就一个人去台东冲浪4天。”我问他,一直冲不会不会很枯燥,他用软软的台湾腔回应我:“超爽的,拜托!”
       虽然他并不爱一个人旅行,但有一次“被动一个人旅行”的经历却让他至今难忘。前年,杨祐宁跟朋友去了北海道滑雪,用他的话来说,滑雪跟冲浪很像,都是注重平衡性,都很刺激。而北海道的冬日和冬雪也是极好的,地广人稀的平原上,四周杳无人烟,无垠的白雪覆盖在大地上,只露出一草一木。“那天晚上滑完雪,大家都回去酒店睡觉了,我跟着另外两三个朋友去了酒吧继续喝酒。喝完酒他们累了就回去了,然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当时我觉得很好玩,自己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外面下着非常大的雪,我还遇到了一群澳洲人,聊得十分开心,跟着他们又去了几个酒吧喝酒聊天。最后,我在下着大雪的北海道迷了路,因为我们住在民宿,那里的街道都长得很像,井字形的路,怎么绕都能绕回原点。”虽然是夜里一个人在大雪里迷了路,但杨祐宁很享受这个过程。“没有人知道我在哪、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要找我。”大雪兀自下着,都没过了小腿肚,享受迷路的杨祐宁在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清醒过来,这样下去不行,可能明天早上会被冻死。“于是我就打电话叫醒我朋友,让他给我一个定位,然后我就顺着定位找回了民宿。”杨祐宁笑道。
       这段经历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晰,那种一个人被流放的感觉,让他在陌生的大雪中与未知人们相遇、与未知的自己相遇。最近,他特别想去斯里兰卡,听说那里的海特别适合冲浪。他说,旅行对于他来说就是流放自己,“不管去到哪里,我会完全把自己流放。尽可能在那个地方感受当地的一切,一直到我开始想念我来的地方,那我就要回去了。”(曾   艺)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聂远:卸下戏装,纵享从容

他毒舌,对殿选女子进行花式嘲笑,损人功力十级:不说黑,说女子顶着酱油晒太阳;不说胖,损人家一天吃五顿饭。这个暑假,随着《延禧攻略》的热播,傲娇又可爱的“乾小四”上线了,而演员聂远做为剧中乾隆皇帝的扮演者,回到观众们的视野中。有人说一部好戏能

>>更多

融会钓美,差异化成为发展

日前,主题为“融·和”的2018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销售巡展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启动,这也是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的首次销售巡展。国宾馆以及集团旗下5家酒店,包括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以及将于201

地产
>>更多

城市蝶变力与新,融合中探

2018年是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40周年。
这40年是中国高速发展的黄金周期,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举世瞩目。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改革开放40年间,我国经济从很低的水平发展到总量跃居世界第二、贸易总额

>>更多 >>更多

汇聚“最强大脑”,培育A

纵观人类文明史,每一次重大技术革命的都将带来社会生产力的全面跨越。从蒸汽时代到电力时代,历次工业革命的进程都证明了这一点。当技术发展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吸引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资源也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最终引发全新的消费需求。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